综漫穿越二三事

综漫穿越二三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6章 饼公大战黄鸡生

李小狼在隔壁洗澡。

面对这个暗示和“邀请”,陆天俊内心天人交战。

终于,陆天俊下定决心。

陆天俊脱光衣服,冲了进去。

然后,陆天俊看到……李小狼正在清洗一盘青枣!

“原来是在‘洗枣’么……”陆天俊呆了。

李小狼也呆住。

除了李小狼外。黄鸡生、木之本樱、大道寺知世等人和一些并不算熟的同学也在——她们为了给陆天俊一个惊喜正躲在这房间里准备冲出去放拉花。

回忆到这里,陆天俊痛苦的捂住了头。

在他不远处,两个小孩正在追逐抢夺一只气球。小孩子尖锐的叫喊声,让陆天俊更加头痛。

这叫声,仿佛一把利矛,扎透船底。陆天俊开始下沉,沉入那时的回忆。

自从那件事以后,陆天俊的校园生活就毁了。

但陆天俊一点也不在乎——天生就拥有上辈子部分记忆的他其实内心有一种自己都没有察觉的骄傲。他并没有把那些“凡人”放在眼里。

他所在乎的,只有那么少数几个人。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

陆天俊想向小狼挑明一切。

陆天俊找黄鸡生做参谋。

黄鸡生表情复杂:“阿俊,有些事我不得不告诉你了。”

“什么事?”陆天俊摸着下巴,“还有什么事比我的恋爱更重要?”

“……”黄鸡生沉默。

“阿俊,其实……”黄鸡生欲言又止,“其实这都是我骗你的。”

在陆天俊越来越可笑滑稽的表情中,黄鸡生说出了隐藏的真相。

原来黄鸡生一直暗恋着李小狼,最大的渴望就是能舔李小狼的脚。

那次的合宿——“李小狼的告白”,其实是半夜黄鸡生没忍住,结果把对方惊醒。

黄鸡生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假装熟睡,让陆天俊背了这个锅。

在李小狼对陆天俊发脾气的时候,黄鸡生将李小狼带到一边,用粤语小声解释说这是他和两人之间的惩罚游戏。

撒了一个谎,就必须再撒更多的谎。

黄鸡生为了不让自己的一时糊涂暴露,只能继续在两者之间进一步的欺骗。

“额啊,”陆天俊瞳孔缩成一点,上嘴唇抖了抖,“你,你在骗我对不对?”

“对不起。阿俊。”

陆天俊疯一样跑了出去。他要找李小狼问个分明。

“哈?我喜欢你?”李小狼满脸不敢置信。

在他的眼神中,陆天俊看到了惊愕、不解、迷惑。

会不会还有厌恶和嫌弃呢?陆天俊不敢求证,转头跑了。

黄鸡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对不起,阿俊,是我害了你……”

陆天俊右手盖在脸上,手指插入散乱的发中,手掌遮住了右眼,“哦呵呵,我要杀了你呀——!”

……

从那以后,陆天俊变得讨厌txl和阴柔的男人。也从原来的学校去了另一个地方。陆天俊正是在那所学校读国中三年级时与沙仓枫一班。

“竹原……”

好像有谁在叫自己。

一阵痛感从手上传来,陆天俊闭紧眼。

“竹原!”

谁抓住自己的手用力一拉,自己整个人被扯得差点向前扑。陆天俊睁开眼,在眼前的是一个蓝发御姐。她表情有些慌乱。

“是名津流啊。”陆天俊喘了口气,挤出一个笑,“沙仓枫呢?”

名津流打断他的话,“先别管这个了,你的手……”

我的手?陆天俊低头。自己的右手被捏扁的易拉罐扎到,正涓涓躺着红色细流。

“没有事。”陆天俊冷淡地回了一句。想要抽回手,却被名津流死死抓住。

“笨蛋!”名津流声音提高了几分,用更大的力将陆天俊的手拉向自己,“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还好我随身带着创口贴……”

听到平常总是唯唯诺诺,像兔子一样的名津流发出这么大的声音,陆天俊身子一颤,竟短暂愣住。

名津流害怕陆天俊逞强收回手,用右边胳膊和腋下夹住他的手腕,侧着身子用左手去拿包里的创口贴。

在这样的姿势下,颇为不便。名津流不得不扭了扭身子。陆天俊的手也碰到了一些不该碰的地方。

陆天俊内心满是尴尬:她没感觉到吗……

名津流却仿佛对现状毫无察觉,脸上没有半分羞涩,只有严肃认真。

看着平常受气满满的名津流展现出如此强硬的一面,陆天俊心头涌现出一股莫名的感觉。

陆天俊感觉鼻子前的空气变得稀薄。心中痒痒的,甚至连旁边两个抢气球的小孩的叫嚷声都仿佛变成了某种美妙的伴奏。

“有了!”终于抓到想要的东西,名津流喜笑颜开,将手从兜中抽出。

“来。”名津流还抓着自己的手,没有放开。

细腻,柔和,温暖的手握着自己的手,为自己贴上创可贴。感受到强硬的名津流特有的细腻与温柔,陆天俊沉默。

名津流的笑脸,近在眼前。

此刻却仿佛与天边飘渺的白云融为一体。

陆天俊想起了和她的第1次见面。

那时,自己正因为买光盘的尝试失败而苦恼,内心烦闷。又遇到了猛犬一般的红发女。

不管是久违的.....还是从乱枪下的逃生,都是她所赐予的。

这一刻,名津流的形象在陆天俊眼中分为了两份。

一份是如光一般圣洁,如精灵一般飘渺,威风凛凛如同女武神。从天而降的大姐姐,将自己从内心的困惑与外界的危险拯救而出。

另一份,是那个迟钝、唯唯诺诺的小兔子。不明白别人的心意,不会拒绝别人的无理要求,却很会关心人,对谁都是一副笑脸的温柔少女。

每一个名津流,都是那么真实。确切的存在于自己面前。

又是那么的飘渺,仿佛如同阳光穿过雨雾折射出的飘渺四散的彩光,让人捉摸不定。

“竹原,竹原……”

那个有些低沉的温柔声音响起,将陆天俊从梦中惊醒。

“啊,名津流……”陆天俊轻轻收回手,转开脸,看着地面上的彩色小方格。

陆天俊心很乱,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数着地面上的红色小瓷砖,目光顺着瓷砖,不由自主的移到了名津流的脚上。

她穿了一双凉鞋。

从这个角度,陆天俊能够看到她右脚四根晶莹如玉、纤细秀美的脚趾,以及一个胖乎乎的、很可爱的脚拇指。

好Q的脚拇指……

不行!陆天俊连忙转移话题,“那个,沙仓枫呢?”

“沙仓同学?我让她离开了。”

“是吗。”陆天俊有些惊讶,从名津流刚才的表现中,她明明很在意沙仓枫,为什么会让沙仓枫离开呢?

名津流笑了,“因为现在可是‘我们的约会’啊……”

陆天俊呆住。他还以为名津流早把自己忘了。

没想到,她并没有将沙仓枫看得那么重。

阳光下,名津流的笑脸似乎散发着柔美的白光,白光渲染下,如精灵一般。

陆天俊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这样美丽的景象是天地自然所能诞生的吗?

名津流缩了缩手,刚才不知为何手环突然发光了,害她差点变回去。好在她压下了。

“名津流。”

陆天俊刚要开口,名津流就惊呼一声,整个人扑倒陆天俊怀中——有一个在抢夺气球的小孩奔跑中撞在她背上。

两人的身体相互接触,陆天俊的嘴唇划过她滑嫩细腻的侧脸,接触到了名津流右边嘴角。

“大姐姐对不起!”

小孩跑开了。

名津流扬起头,将脸从陆天俊嘴唇边移开,脸上带着几分后怕:刚才一直在关注手环,没有留意身后,结果竟然被小孩子撞倒了,要是刚才没忍住变回去就糟了……

名津流脸色有些苍白,呼吸急促,不敢看陆天俊。

这份担心,在陆天俊眼中,完全变成了少女的娇羞。

看着名津流娇羞的脸,陆天俊的心跳也变得如同名津流一样快。

突然,两个名津流的形象,在陆天俊眼中合为一体。变成了一个无比真实,美丽非凡的成熟御姐挂着羞涩的笑的脸。

或许,我真的爱上她了。陆天俊想。这种感觉无关**。即使那天她没有让自己时隔三年又一次感受到那种感觉,自己也已经爱上她了。

咚,咚,咚……

不知是谁的心跳。

两人间的气温逐渐升高,陆天俊又一次感觉空气变得稀薄了起来。

在这样奇特的氛围下,名津流目光有些迷离。

爱是一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去形容。有时候,人们无法分清担惊受怕和心动不已两种状态下的心跳加速。自然会将它混杂。

名津流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这,是怎么回事,好奇怪的感觉……

“名津流……”

“竹原……”

在这样的气氛下,陆天俊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向名津流压去……

“名津流!竹原!”

一阵大叫声传来,惊醒了沉醉的陆天俊两人。

抬头一看,竟然是近堂水琴和美屿红音。三乡雫和穿着玩偶服的沙仓枫也在。

近堂水琴指着陆天俊,咆哮出声:“你们两个在干什么?!还好我们跟了过来……”

“唔啊!”名津流连忙从陆天俊怀中起身。

陆天俊有些头疼,没想到竟然遇到了“暗恋自己的近堂水琴”(雾)。

另一边,名津流向近堂水琴两人慌乱地解释:“这都是不可抗力!”

陆天俊心跳回缓,有些乏力的坐回了座椅上。

三乡雫走到他面前。

“竹原,约会如何……”三乡雫顿了一下,在陆天俊身边坐下,“为什么你好像很烦恼?”

“我在想欧洲的野牛和十四行诗……开玩笑的。”①

陆天俊抬起头,没有说话。看向不远处四个美少女中那蓝发的女孩,目光变得坚定:我,喜欢你!

……

因为近堂水琴几人的搅局,陆天俊的计划自然泡汤。只能咬紧牙拿出“男人的风度”,请几人一同游玩。

好在沙仓枫还在打工,在以“你都和竹原亲亲了”为由闹着让名津流答应下周末去她家后,便和几人分开了。否则陆天俊还会更加头痛。

直到下午,太阳变得昏红。

几人才吵吵闹闹的向外走去。

阴影中,一个苗条的人影盯着阳光下的陆天俊,右手轻轻抚在脸颊上,舔了舔红色的下唇:“嘁,没想到这家伙的精神比我想象的坚韧,只是这么点‘力量’,还没办法让他崩溃……”

——————————

①:欧洲的野牛和十四行诗——梗出自《洛丽塔》

恒德道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