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欲上青天

第175章 众里寻她千百度

“别激动,淡定!”

“你搞什么,明明昨天她都还在的,这算什么!”

“你想干嘛?”

“我完成任务,你一直拦着我干嘛?”尚甜甜气不打一处来。

他收回自己的手:“那行,我不拦你!”

甜甜环顾四周:“门呢?我从哪儿出去啊?”

“这是你的事了!”他慢悠悠地说道

尚甜甜碰壁碰了一圈,无奈地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对着他嚷道:“人命攸关的大事,你赶紧的,放我出去!”

“我知道,请问你出去了能干嘛?”

“我……我救人啊,不是还有愿望的吗?”

“愿望是有的,不过要看人们想不想要拥有了,杨迢最后一个愿望不就浪费了的吗?”

“我不管,我暴露也得去试试!你快放我出去,我或许…一定可以说服她的。”

“尚甜甜,你知道你是有试用期的吗?”

“什么试用期?”

“八天,其实我不止你一个徒弟的,在你之前还有无数个,每个人的试用期都是八天,主要看你八天里的表现,表现好的话你就可以继续表现,表现不好的话我就满足你的一个愿望,然后你从何处来再往何处去!”

“什么是表现好?”

“其实这也主要看运气,不过貌似你的运气也不怎么样,表现是一直呈下滑趋势,所以…你现在或许就可以许愿了,想好了,就一个,你可以是任何愿望的。”

“我想好了,让我把试用期过完!”

“嗯,你确定就是这个愿望?你是可以…”

“确定了!”

“你应该可以理解我的意思的吧?如果我实现了你的这个愿望之后,你应该就要真死了!还是淹死的,死相应该…一定是很惨的!”

“惨就惨吧,生死之外没什么大不了的,生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决定好了,就这样吧!”

“我再问一遍,你确定?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下不为例,师父,你又变得好啰嗦,快点儿吧!”

“那行,咱们换个花样!”

“我忽然发现我们的存在还是蛮有必要的,尽管事后我们并不存在!”她喃喃念叨着,“诶?你怎么直接给我快进到下一天了?”

“我说了,换个新花样!”

“你除了坐井观天,坐吃山空,坐等日落,你还会什么啊?”甜甜小声嘟哝着。

“你被禁言了!”

“……”

――

“老公,回来了?”年轻女人一边贴着面膜一边对着刚回来西装革履的男人说道。

“嗯!”

“过来,我有话跟你说!”女人躺在沙发上,拖着一张被面膜敷着的白白的脸笑道。

男人有点儿诡异地看着她:“怎么了?”

“你耳朵贴过来,我跟你说!”女人笑道。

“你把那玩意拿走吧,我看着慎得慌!”男人坐过去,用指尖捻住了面膜的一角,“这玩意有用的吗?我怎么看着你还不是一直那个样子!”

“别动!”女人拍了一下他的手,感叹道,“你真就是个钢铁直男,一点都不懂得欣赏美!”

“那你慢慢敷,我去…”男人看了看厨房水池上早饭的碗,无奈道,“洗碗,然后做饭!”

“诶――别洗什么碗了,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咱们晚上出去吃饭!”女人道。

“又出去吃?还是我去做吧!”男人唏嘘道,“咱这房子车子的贷款还都多着呢,能省点儿是点儿吧!”

“我说陆佳禹,”女人直坐起身来,继续拨弄着脸上的面膜,“你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咱现在的生活贵在享受当下,钱,慢慢赚呗,咱们工作稳定,慢慢还,急什么?有了的东西就该要好好享受的。你想不想那些都是那样,干嘛非得去想的啊!你就一点儿不知道享受…”女人说罢又躺了下去。

“咱们就两个人,出去吃太浪费了,不仅仅是浪费钱,更是浪费精力和时间,依我真不如省着路上的时间让我多睡会儿。而且关键我也吃不惯外面的饭,我以前自个住的时候,吃盒饭吃怕了,也算是磨练就了点儿厨艺!”男人起身说道,“我去做,我洗碗!”

“诶,你这个人啊!”女人摘掉了脸上的面膜,起身站到了他面前,摩搓着自己光滑的手,“两个人浪费,那三个人呢?”

“三个人?”男人愣了一下。

女人重新端坐到沙发上,也不说话,若无其事地看了看自己的指甲。

“你的意思是…是…”男人有点儿愣神地蹲在了女人的面前,激动地拉着她的手道,“你的意思是我要当爸爸了!”

“咳咳!傻样,我去做饭,都在家待一天了,又不收拾屋子又不做饭的,陆先生该要在心里把我这个懒女人嫌弃死了!”女人将手轻搭在他的肩上,看着他道。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我高兴得不得了,老婆辛苦了,你等着,我这就去洗澡,咱们一会儿出去吃饭,你随便点,想吃什么都行,我掏钱!”他亲了她一下,便就快快地自己奔向了卧室。

“傻样!”女人笑了,继续低头摆弄着自己才做的指甲。

“你等会儿,我要赶紧先把这个消息告诉我老家的爸妈,他们肯定高兴死了!”临行起陆佳禹道。

“你先别打电话,那个,佳禹,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把孩子生下来吗?”女人试探性地问道。

“生啊,怎么不生呢?那肯定是得生的啊!”

“生孩子应该挺麻烦的,而且啊,咱俩平时工作都忙,孩子没人照顾也是不行的吧?再说了,咱俩现在车贷房贷都没还清,这房奴车奴再摊上个孩子奴,话说是真挺烦的吧!”

“那你的意思是不想把孩子生下来了?”男子皱眉道,“那你的意思是咱们不要孩子了吗?”

“不是啊,我的意思是还有这么多要考虑的事情,我想等咱们至少先把车子房子还完一样后再考虑的吧!”女人道。

“默默,你把孩子生下来,我是一个男人,是一家之主,我可以养家的。我要是都还养活不了了一个孩子,我算什么男人的啊!”男人愤慨道。

“我又不是这个意思,你凶什么凶,我有我的顾忌。”女人一脸委屈道。

“好了,对不起。默默你听我说,孩子,你生下来,生完了坐完月子你想工作你继续工作,你要想歇歇,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带孩子。哦,对了,咱们俩以后也不用什么经济独立了,都是一家人,当然,我的意思是,你挣的薪水你还自己攒着,我的工资就是用来养家的。”他断断续续地说着。

“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家本来就是咱们两个人的家。”女人轻轻拥抱了男人,“陆佳禹,你会一直对我好的吧!?”

“当然会了,我可是你的丈夫的!”

“你发誓你一定会一直对我好的,我生了孩子,要是身材走样了,要是成黄脸婆了,你也不能嫌弃我的。”

“你原来是担心这个的啊?”男人笑了,“真是到哪儿都改不了你爱美的习性!”

“哪个女人不爱美的啊?”她重重地锤了他一拳,“我要生了孩子,那孩子就是咱们的牵绊了的,咱们就一定要给他一个完整的家的,要他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成长!”

“那当然了!”

“那咱们就是彻彻底底的一家人了的,就不能分开了的!”

“嗯嗯,那是一定的,还用你说吗?!”男人点头,分外温柔地答道。

“陆佳禹,你要是敢骗我的话,我肯定不会让你好过的,知道吗?”她看着他,一本正经道。

“知道知道!”他和她深情拥吻着,“走,出去吃饭,以后什么都依你!”

“真的?”

“真的!”

“我新看中了一个名牌包,还有最近网上有化妆品店打折,很大优惠的,还有我都没有好看的衣服了,以后肚子大了都没衣服穿了的…”

“好,买,要多少钱你跟我说就行了!”

“这么慷慨大方的呢!”

“我有对你很小气的吗?每个月还不都…”

“知道了,陆先生对我最好了!”女人挽着男人笑道。

“让我感受一下孩子!”

“孩子还小呢,你能感受个啥啊?”女人双手紧握着他伸来的手,“我都还没太感受到什么的!不,有点儿,我感觉应该是个女孩儿。”

“为什么啊?”

“感觉呗,我发现我近几天特别能吃辣!”

“你明明一直很能吃辣好不?”

“我不管,反正肯定是个女孩儿的。我说老公啊,你舍不得在我身上花钱也就算了,但是咱们的女儿你可千万不能亏待的,我一定要让她成为一个小公主,比我小时候还漂亮!”女人笑道。

“我没舍得在你身上花钱?何默默,你摸着你的良心再说一遍。”男人看着她道。

“哎呀,我那些阔太太同学总都在我面前炫耀的,人家那都是大手笔的,”女人嘟哝道,挽着他,亲昵地靠在他的肩上,“我才不像他们呢,他们那都是离了老公就活不了了的,我是自食其力,跟她们才不一样呢!当然了,他们老公对她们可是没有我老公对我好了,她们可是吃不到老公亲自下厨做的菜的!”

“你当初看上我就是因为我在你饿的时候给你做了顿饭的吗?”陆佳禹缓和了语气道。

“差不多啊,要征服一个女人,首要征服她的胃的,我一直坚信这一点,刚好你有这一点,一拍即合,解了各自的燃眉之急!”

“默默!”

“嗯?”

“你爱我吗?”男人低声道。

“都结婚两年了,还说这个,你这人真是的,现在骚情了!”女人偷笑道。

男人偏过脑袋,不说话了。

女人低头拨弄着手机:“老公,我可买了哦,你不能食言的,并且这是你对我的爱的!”

“嗯!”男人轻声应道。

孩子七八个月大时,陆佳禹把老家的母亲接来家里住了,帮忙照顾着妻子和即将出生的孩子,毕竟他母亲也是过来人了的。

然一切并没有进行得太顺利,婆媳关系总是难处的,尤其是对于陆佳禹妈妈这位传统的一辈子没太出过农村的农村女性和他妻子这样一个追求时尚花钱大手大脚的女性。

陆佳禹一回家,就感觉比工作还烦。回家吃饭时大家一家人还说说笑笑挺好的,大多也是两个女人在说,看着聊得还挺好,没什么问题。

然一到晚上,妻子便跟他说些悄悄话,当然她说得含蓄又有礼貌,话里有话的意思总是能点破。陆佳禹听多了,也无非就是抱怨食物太清淡了不合她的胃口,还有时而婆婆没有给她好脸色,还总是试图插足于她的生活方式,这些都让她很反感。

等周末有空了,陆佳禹陪着母亲出去买菜,母亲又是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说是这个城里媳妇肯定是看不起自己农村来的,表面和气,总是话不有话地嫌弃在,甚至有点儿道出了他的心声,她太挥霍了,还说道他既然是丈夫就该管管的。

两个女人都在他耳边叨个不停,把他夹在中间是真的难做人,好在她们明面上都不曾撕破,没发生过太大的正面冲突。他每每都怕了要回家,要做父亲了的喜悦也正一点点被冲淡。

他盯着妻子鼓鼓的肚子看着,不由得想可千万别是个女儿,他不是重男轻女,他家里也没重男轻女,主要是他一想到他女儿长大后也会和妻子一样,他就不禁有点儿反感。他看着妻子的脸,每每都会有同事夸赞他娶了个宝,说她妻子好看又热情,他却也都是付之一笑,最初认识的时候妻子就很坦诚地告诉过他,她稍稍整过容,就是对脸部有了个小调整,他当时还挺欣赏她的坦率的。

他平躺着,侧着脸去看了她一下,继而又转过了身,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他睡不着,他一想到女儿若真和她妈妈一样了,就觉得心里分外不舒服。辗转反侧,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难道他并不爱妻子这种女人?诧异地看了看妻子,继而又消散了诧异,大概他的妻子也并不爱他这种太本分工作又没什么浪漫细胞的无趣男人的吧!

他轻叹一口气,他们的婚姻真的挺像是硬凑起来的缘分,倒是还不如以前的媒妁之言,媒妁之言是父母之命,不幸福可以统统归结到别人身上,可是他们,明明就是他们彼此选中了彼此的,又怪得了谁呢!

青星月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