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在小说里

第2章 金手指: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庙堂高远。

作为区区一个双阳县尉……呃,也就是双阳县公安局局座,连去见一下那些大佬的资格都没有,没必要杞人忧天想的太多。

齐平川安静下来后,便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朝堂江山之争,那是神仙打架。

当下,还是考虑自己的生存之道,规整一下自己的特长,看能否在这个封建王朝里过得更好,徐徐图之,也许某一天就位极人臣了呢。

也许某一天……自己就是成功版的安禄山呢?

况且,我是穿越者啊!

不该有个金手指?

重新铺了一张纸,齐平川写下特长两字,准备罗列一大段可以吊打大徵土著的特长。

现代人还干不了你区区一群封建落后愚昧的土著?

笑话!

然后,齐平川一脸尴尬满心忧伤。

没有特长?!

酿酒、烧瓷、炼钢、杂交种植、医学……一概不会!

勉强可以算特长的是旷日持久披肝沥胆从游戏里锻炼出来的手速和反应,貌似没啥鸟用。

唯一拿得出手的,便是小学生都会的那些耳熟能详的唐诗宋词。

足以胜任文抄公。

这俨然是地狱模式呐。

金手指?

并没有系统什么的出现在身体里。

也没有一块田一口井。

齐平川很想说一句:金手指,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现实却是金手指回一句不敢,直接杀死比赛。

是夜,齐平川辗转不眠彻夜难安,心中充斥着远离亲人的悲伤和对未来无知的惶恐,却又充斥着爆棚的雀跃……

封建王朝,有钱男人是可以妻妾成群的,能不雀跃?

一夜宁静。

顶着熊猫眼起床,出门就见小萝莉站在门口,递给自己一个瓷杯,一根柳枝以及一小包白色粉末。

齐平川一脸懵逼。

这是干什么?

小萝莉满脸嫌弃的挑眉,“公子今天不想漱口?”

齐平川恍然大悟,然后肉牛满面,我可是用电动牙刷的懒人,现在竟然要用这玩意儿刷牙?

这穿越的人生真是个寂寞如大雪崩……

洗漱之后,小萝莉端了稀饭和包子,笑眯眯的道:“公子吃了早食,得去衙门看看,今日凌晨全城贴榜,说是昨儿个夜里从京都那边来的朝廷公文,昭宁公主失踪,全国悬赏呐,依我看肯定不是失踪,估摸着还是受不了奸臣的迫害,从京都逃了出来。”

齐平川唔了声。

作为县尉,负责双阳县治安,这时候确实应该去应班。

也就走走过场。

对昭宁公主倒是有点印象,传说中的京都第一美人儿。

不过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

这位公主的封地在昭宁县,确实在双阳县旁边,可就算是出逃也不会傻乎乎的跑封地来——公主的封地和藩王的封地意义大不一样。

藩王在封地是如鱼得水。

公主回封地……呃,貌似封地就是个说辞,除了收点税根本没啥鸟用。

蓬!

正在就着稀饭啃着包子的齐平川看着闯进院内的女子,又一脸懵逼。

啥状况?

又是一个小美女!

难道我的金手指就是自动吸引美女聚集在身边……

这个金手指硬是要得!

小美女踉跄了两步,扑倒在地。

一阵血腥味传来。

齐平川一手端着稀饭碗,一手举着包子在嘴边,暗想着莫不是要捡个妹子养着,然后等她及笄了就可以行那八百字不可名状的事情?

放下碗筷,起身,还没迈出一步,就见一位黑衣男子出现在门口。

男子腰间佩刀。

无视院子里的齐平川,上前将小美女一把捞起,转身欲走。

齐平川顿时怒了。

我擦,到手的鸭子岂能被抢,吼道:“放下那个女孩!”

让我来……

齐平川没注意到,站在一旁的小萝莉商有苏眼眸里浮起一层浅红,一身长裙无风自动,袖口鼓舞,隐约可见寒光闪耀如秋泓。

翩若仙子。

黑衣男子闻言,侧首看了一眼,一脸冷漠。

额头青筋倏然一跳。

他看见了那个衣衫鼓舞的小萝莉,心中大惊,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从腰间掏出了一块腰牌:“绣衣直指房办事!”

齐平川怔住。

绣衣直指房?!

什么鬼。

双阳县这屁大个地方竟然有绣衣直指房的人。

大徵王朝的绣衣直指房其实就是大明王朝的锦衣卫北镇抚司,都是天子直辖,只不过如今是幼帝执政,绣衣直指房很难说被谁掌控着。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齐平川只能眼睁睁看着黑衣男子就要转身而去。

受了伤的小美女忽然抬头,微弱的喊道:“平川哥哥……快逃……”

声音很小,却如惊雷。

她认识我!

齐平川一瞬间想到了很多,莫不是……老子的爱慕者,甚至娃娃亲来投奔我?

那可不行!

不假思索,上前一步大声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我双阳县尉面前强抢亲良家闺女,真当大徵律法形同虚设不成!”

估计打不赢那佩刀男子。

齐平川也不笨,关键时刻抛出自己的县尉身份,好歹也是官场中人,他总该有点忌惮吧。

然而他忘记了一点。

别人是绣衣直指房的人,别说区区一个县尉,知州来了也得低眉顺眼。

果然,黑衣佩刀男子一脸看白痴的神情。

下一刻,脸色大变浑身汗毛倒竖,二话不说,丢下受伤的小美女转身就走,如惊弓之鸟眨眼就消失不见。

齐平川口瞪目呆。

我擦,好俊的逃命功夫……话说,这个观井天下,是有武侠和江湖存在的。

倒也反应了过来。

双阳县的县尉,能把绣衣直指房的人吓得闻风而逃?

不科学啊。

他当然没注意到,站在他身后的商有苏双眸染红如赤瞳,此刻无声的叹了口气,一身鼓舞如蓬的衣衫垂落,眸中赤红褪去。

又恢复成了那个鲜活的普通小丫鬟模样。

齐平川上前几步,将那受伤小美女抱在怀里。

心中一沉。

小美女身躯尚温热,然而齐平川感受不到她一点生机。

死了?!

先前还在提醒自己逃跑,被那黑衣男子扔到地上就死了,难道是个脆皮法师。

齐平川茫然的很。

抱着尸首,齐平川看似稳如老狗,实际心里慌的一批。

商有苏悄无声息的飘了过来,蹲下,看着睁大双眼死不瞑目的小美女,叹了口气,“伤势过重,能活着见到公子,已经是奇迹了。

顿了下,“她就是昭宁公主,也是公子小时候的娃娃亲。”

齐平川心头狂跳,“齐平川”的记忆里确实有桩从没见过面的娃娃亲,只不过家境中落后,这桩娃娃亲再没人提起,连她名字都遗忘在记忆里了。

貌似也是开国功臣之后。

怎么成了昭宁公主?

现在倒不纠结她为何会成为公主,也不纠结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认识自己,关键是,她死在了自家院子里。

黄泥巴掉裤裆里了。

别人穿越后各种退婚那是因为家道中落需要崛起需要打脸的快感。

我特么穿越了,“未婚妻”却死在面前。

根本木有打脸的剧情。

玩你妹啊!

何时秋风悲画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