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在小说里

第117章 我还没发力,你们就倒下了

尘埃落定。

齐平川看着殿门大开的议事大殿,回头问崔六甲,“确定梁思琪只有这些人手?”

崔六甲点头,“只有这么多。”

齐平川挥挥手,“你们等着,我进去取她人头。”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高冷御姐而已。

天下女人总不可能都像裴昱和赵负商那样,长得好看还练了一身好武功。

不科学嘛。

收了大黑伞按剑进殿。

虎跳峡的议事大殿确实比晴雨山高大上,仅是那一尊高高在上的虎皮大椅就霸气外露,只不过显得匪气十足。

梁思琪坐在虎皮大椅上。

一只腿垂下,一只腿曲在椅子上,手肘撑在膝上,以手支脸,侧身向着大殿,目光泛散。

乍然看去,齐平川还以为看见了现实世界安岳县的那尊翘脚观音。

极美。

左右打量确定没有藏匿高手后,齐平川心中大定。

笑道:“明知必输,何必挣扎。”

梁思琪哦了一声,一动不动的看着齐平川,没有失败者的绝望,反而是一股如释重负的云淡风轻,喃喃自语,“不应该如此的。”

齐平川扯起嘴角露出一抹流氓的笑意,“那应该如何,遮莫你认为我要输给你,然后成为你的面首这样才好,如果我输了,我确实喜欢的紧,不过我更喜欢当下。”

梁思琪这个姿态我给满分。

可惜了。

今日我齐傲天要辣手摧花。

叹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梁思琪翻了个白眼。

我乃大徵皇室,你区区一个开国功臣之后,拥有大逆之意的乱臣贼子,敢说我是贼?

真是讽刺。

沉默许久,忽然问道:“陈弼手中可有太平佩?”

她现在怀疑出现在信州让自己来虎跳峡的先生,很可能就是陈弼!

齐平川眼皮一跳,讶然失声。

“太平佩?!”

梁思琪颔首。

齐平川急忙追问,“你可是见过一辆马车,第一次见时,似乎有黑云遮天铺地而来,一线如潮欲要吞噬山河,马车车夫是个年轻剑客,侍女是个肌肤很晶莹一看就很好推倒的大姐姐,马车里有位不说话不露面的先生?”

梁思琪哭笑不得。

这么正经的事情,他竟然又绕到了男女之欢上去了。

得了,毕竟是脸皮不输陈歆慕的主。

听他语气,似乎不是陈弼,问道:“不是陈弼的话,是谁?你见过他?”

齐平川没有回答,反问,“是他让你来的虎跳峡?”

梁思琪点头。

齐平川浑身汗毛倒竖,骤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想到了一个恐怖的事情。

梁思琪遇见的那位先生,不是别人。

正是陈弼的同门。

当初齐平川还美滋滋的以为陈弼是卧龙,这位先生是凤雏,事实证明齐平川不是刘备,那位先生根本看不上他。

张雪迎死的第二天早上就跑了。

没想到去了信州。

而且把信王长女梁思琪给忽悠来了虎跳峡。

这不是个好信号。

齐平川不吝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摩这位先生——毕竟齐平川也腹黑。

换身处地,若齐平川是可谋天下的无双国士,不愿意辅佐某一个人,肯定也会想办法压着他,甚至于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

陈弼那位同门,极有可能想利用梁思琪来杀自己!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齐平川不淡定了。

那位先生既然能知道虎跳峡的存在,肯定也知道晴雨山之类的地方,他绝对不会将全部希望放在梁思琪身上,必然还有后手。

后手是什么?

齐平川几乎刹那之间就想到了:许秋生!

许秋生带到双阳的三个高手,其中一个在落照山死于自己的三两神功之下,还有一个持枪汉子和一个用柳叶刀的尼姑。

他们……

一定也在山里。

而且就在虎跳峡。

甚至……

就在这议事大殿里!

两个武道高手,要牵无声息的潜入虎跳峡,真的不算太难。

齐平川浑身肌肤骤然僵硬,目光落在梁思琪身上,注意力却全在周围,不动声色的轻笑着说道:“做个交易?”

在其他人看来,齐平川没有丝毫变化,还是进大殿时那副视梁思琪为囊中物,没有丝毫防备的状态。

梁思琪聪慧至极,已经明白前因后果,笑了。

很欢快的笑。

“我不!”

反正我大不了一死,你也得死。

齐平川眼咕噜一转,冷笑道:“行,你可以拒绝我,但有没有想过后果?你说你多好一黄花大闺女,从此就要被人囚禁在这虎跳峡中,对了,你应该知道的,虎跳峡还有好些老光棍,啧啧~画美不看啊……”

当然是吓梁思琪的。

梁思琪还真信了,脸色唰的一下苍白无比,欲言又止。

唰。

一片雪亮刀光骤然闪现,从屋顶倾泻而下。

宛若瀑流。

几乎于此同时,从大殿上那块写着“碧血忠义”四字的巨大牌匾后,一枪如龙,破空而来,枪尖闪耀着狰狞寒光。

如恶龙出海。

用柳叶刀的尼姑和持枪汉子忍无可忍,两人必须出手,阻止齐平川和梁思琪结盟。

虽然并不是最好的机会。

但他俩认为,两个不输尖獠死士的高手联手一击,而且是出其不意的偷袭,哪怕是绣衣直指房最强的绣衣,或者是左相麾下最强的杀手,也得饮恨而亡。

可惜……

为了不被发现踪迹,两人从藏身在议事大殿起,就一直屏息静气,不敢向外探头。

所以他们不知道齐平川手中那把大黑伞。

更不知道齐平川那一招坚不可摧的苟延残喘。

尼姑的柳叶刀落下时,她的眼前,蓦然出现一片黑色的海洋。

齐平川撑起了大黑伞。

然后顺手拔出了腰间长剑,一招苟延残喘。

一气呵成。

柳叶刀破不开大黑伞,长枪也只撞飞了齐平川手中那柄长剑。

持枪汉子和尼姑既惊且喜。

惊的是,齐平川手中那柄大黑伞,必然是京都国子监主簿张雪迎身旁那个小书童那柄从不离手的大黑伞。

喜的是,没了剑的齐平川必死无疑。

然而……

齐平川丢了大黑伞,扬起了手。

于是……

他们倒下了。

何时秋风悲画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