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修仙闯异界

第2章 通道

在明天四月二日的零点,地球将正式实施一项举世瞩目的大型工程——地球磁场矫正计划。其主要的内容就是用精准当量的地下核爆来推动地核的微小转动,从而矫正地磁极点,改正这些年来因为地磁不断偏移所带来的不利影响。

核爆顺利进行了,矫正计划的目标也成功达到,地磁极点正常了。

然而所有人却没有察觉到,这次工程暗中造成了天地巨变。核爆引起了无人知道的巨变,全球范围内开始缓缓地生出异相,并且神之通道也将在本月的第一个月圆之夜显现。

未来显现在地球的神之通道共有三处,它们用类似传送阵的方式通往异世界。

“谁也没有想到神之通道竟然会出现,尤其是几年内没有一个人知道通过通道到达的是一个崭新的异世界。”陈恒心中默默想到。

最初,通道被发现后,无论是人或者物均是一入传送阵,就杳无音信、生死不知,得不到丝毫的有效反馈信息,慢慢地,进去“牺牲”的人就越来越少。

“更没有人能想到,异世界的利益,竟然大到超乎所有地球人的想象。”陈恒心里叹息道。

在三十年后,所有的地球人不管老少皆知那个被连接的异世界是一个灵气逼人,广阔无垠、天材地宝众多,能修炼飞天遁地,生活类似华国古代的一个修真世界。

但此刻却只有陈恒一个人知道。

“先期进入的人,甚至被误认为进入宇宙黑洞化为宇宙粒子而死亡。”

“但是那些在异世界幸运活下来的人,最后大部分都成长为未来地球上举足轻重的力量。”

那些人进入异世界后就开始有人获得机遇脱颖而出,并且一步先步步先,越来越强,以至于三十年后地球的最强高手——“七大金丹”中有六名都是早进入通道的人。

根据七大金丹的描述,异世界的正式名称被地球官方确定为“中央清微世界”。

中央清微世界里修真盛行,更有可以翻江倒海、毁天灭地、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的法门。

“这才是最大的利益,超乎权势和财富的利益,地球上那么多豪杰帝王拼命追寻而得不到的利益——长生与力量。”陈恒心里突然间澎湃起来。

上辈子的陈恒只能仰望这些修真高人,但是由于法决难求,他只能通过网络收集各种不靠谱的功法,修炼了许多年,更是连引气入体都做不到。

可谓碌碌无为。

没想到前世平凡地过了三十年,而今生又有了一次选择的机会。

是继续过着平凡的日子然后在三十年后的地球末日中像蝼蚁一般地死去,还是挣出一个新的未来?

是继续做靠网络修行的群友,还是在这天地大变,仙道重现的新时代中博一个自己掌控的人生?

既然老天给他重来的机会,他这一世,一定要掌控原来的命运,不会再像前世那样,如蝼蚁般地死去。甚至,他还要设法挽救地球的末日命运。

前世那些所谓的天之骄子,修炼奇才们,不过是正式修炼的起跑线比他一介平民更高而已。

而今,他只要第一时间进入通道就能抢先一步。

前世通道的消息被国家隐瞒了许多年,直到被广泛爆出中央清微世界里有修真长生的消息后,国家才公开,然后国家严格将通道控制起来,所有进入通道的人员都需要进行筛选。

这种通道因为有获得长生的途径,仿佛神的恩赐,被地球人称呼为“神之通道”。

筛选在某种程度上使得进入神之通道成为一个少数人的权利,普通人通过筛选的几率是小之又小。上辈子直到三十年后,在黑市中,偷渡一人进入神之通道的价格还需要2000万元巨款。

这导致了陈恒上辈子只能艳羡那些少数人求取长生,成为天上的明月,而他自己则注定无法进入通道,只能一辈子做泥潭里的泥鳅,并且最后迎来惨死。

陈恒走进卫生间,拧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将脸上的泪痕洗掉。

他抬起头来,凝视着眼前镜子内的自己。

白皙的皮肤,单薄的身材,一头乌黑茂盛的头发,眉如剑刃,眼睛深邃,整体属于偏秀气型,脸色还带着病态的苍白。

这是十六岁的陈恒。

此刻他的身体不停地传来虚弱的感觉。他用手扶着浴室的水龙头,喘息一声:

“我的病是刚刚发作结束吗?”

陈恒从出生起就患有一种先天疾病。这个病使他吃尽了苦头。每天的中午十二点,陈恒必然陷入令人绝望的无边疼痛之中,同时意识迷离,每次的疼痛都持续一个小时,不管用任何方法治疗都无效。

疼痛醒来后必然浑身湿透身体虚弱。

陈恒的这种疼痛仿佛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疼痛。

陈恒后来曾经做过对比,他拿火烧过自己的胳膊,虽然那是常人无法忍受的疼痛,但是和每日正午的持续疼痛相比,也是不能相比的,那种疼痛更是带着让人绝望的味道。

陈恒的父亲母亲从婴儿时期发现这个病开始,就带他看了无数的医生,花费了大量钱财,始终无法找出病因和治疗方法。最终,病症由上海的一名著名医生确认,“先天神魂不足,无法治疗,恐怕也无法顺利成活。”

再后来,2岁多时候,陈恒父母产生了巨大的矛盾。矛盾的最终结果是陈恒母亲带着陈恒神色憔悴地回到了独居杭州的外公家里。

陈恒外公经营着杭州的一间药铺。

从此陈恒和妈妈和外公开始一起生活在杭州。

十岁的时候,陈恒妈妈劳累去世。十四岁的时候,陈恒外公患病去世。从此,陈恒独身一人。

而陈恒的父亲,十四年来,陈恒再也没有见过也没有听到过他。在陈恒的生命里,没有父亲这个词。

陈恒走上二楼,二楼客厅桌子后面的墙壁上挂着陈恒妈妈和外公的遗像。

望着遗像里面那眉目清秀露出牙齿温和微笑的妈妈,陈恒又仿佛见到了生前的妈妈。

他忍着微红的眼圈,郑重地取下几只线香,给妈妈和外公上香。

跪在遗像前,陈恒喃喃自语道:“妈妈,外公,你们好。我又回来了,也许是因为命运的安排,也许是因为诸天的神佛,你们的儿子外孙,小恒,元秀又回来了。”

是的,陈恒是一个有字的孩子,而且是,从出生就有字的孩子。

陈恒,字元秀。

一零后。

萌哈来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