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极崩裂

星极崩裂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4章 无人村庄

村庄很小,只有十来栋一二层小楼房,并且楼房是参差不齐的坐落在柏油公路的两边。从房子的数量和分布来看,村庄里大概有二十多户人家。

凌曌驱车很快就来到村头的第一户人家,下了车,凌曌走到房子门口,伸手敲了敲门,然后等待房子里的回应。不知道是不是房子里的人都出门了,凌曌久等许久,也不见房子里的人来开门。凌曌再次用力敲门后,房子里头仍然没有回应。

无人回应,等候无用。凌曌很干脆的离开房子,驱车去了下一家。下一家房子的门前是一片水泥地,沿水泥地往里走是门面房,一扇略带锈迹的卷闸门把门面房关了起来。

“啪嚓,啪嚓……”凌曌站在门口用力的拍打着卷闸门。一楼是门面房,二楼才是住家,凌曌之所以用力拍打卷闸门就是担心二楼的住家人听不到下面的声响。

但是不管凌曌如何拍打卷闸门,弄出多大的声响,就是不见有人来开门,也听不到房子里有任何回应的说话声。

“难道这个房子里的人也出门了?”凌曌非常纳闷的说。

自言自语说完后,凌曌忽然意识到一个被自己忽略的问题,这个村庄同样的非常安静。既没有叽叽呱呱的说话声,也没有孩童互相追打的闹腾声。

凌曌赶紧走出楼房水泥地,站在公路边向前方的其余房子看去。凌曌的视线一一扫过每一栋村庄小楼,结果发现,每所房子的门都是关着的,楼房门口没有人,甚至连街道上都没有一个人。

空无一人的村庄?

凌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些人都去了哪里。看着这空无一人的村庄,凌曌想起一路过来所发生的事情,内心有些惶恐。

忽然,惶恐的凌曌感觉后背一片发麻,汗毛直立。凌曌迅速转身,但是身后什么也没有。

干净的水泥地面,略带锈迹的卷闸门,既没有可以遮掩的物体,也没有可疑的东西。凌曌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太紧张造成的错觉。

抬头看了看二楼的窗户,在紧闭的窗户后面是厚厚的窗帘,因为有窗帘的遮挡,凌曌无法通过窗户看到房间里面的情况。看不到房间里面的情况,凌曌也不知道房间里到底有没有人。

凌曌仔细回味着刚才突然出现的感觉,这种感觉凌曌自己也说不清楚,很像遇到危险时的感觉,但又比危险的感觉强烈很多倍。

凌曌想起小时候有一次跟着爷爷上山采药,不知不觉落在爷爷身后大概10多米,突然一条眼镜王蛇从草丛里爬出来盯着自己。就在被眼镜王蛇盯住的刹那间,小凌曌感觉后背发麻,汗毛直立。

刚才的感觉就是后背发麻、汗毛直立,这跟小时候遇到眼镜王蛇时产生的感觉太相似了。所以凌曌才转身想看看后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自己产生如此强烈的危险感。但是凌曌转身后却没有看到任何异常。因此凌曌才误以为会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身后的状况如常,凌曌一时也无法分辨到底是自己的错觉还是房间另有情况,只能悻悻然的先离开。转身离开的时候,凌曌又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盯住了。刚刚突然而来的浓重危险感,现在又被什么东西盯住了,这个村庄简直诡异,为了不打草惊蛇,凌曌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直直的走向公路边的车。

重新坐上车,凌曌不知道该去哪里。村庄和加油站都没有人,这既不能给没油的车加油又不能打听打听最近的情况。来到村庄的目的一个都没有达成,而且想往前走,车还没油,真是进退两难。境地两难的凌曌,无奈的坐在车上思索解决之道。

思索很久,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的凌曌只好采取最笨的方法:挨家挨户去敲门。万一有一两户人家在,就可以解决当前的问题了。哪怕搞不定油,至少可以打听打听情况。

凌曌重新下车,向前面最近的一间房子走去。被盯着的感觉一直都在,为了以不变应万变,凌曌行动如初,同时凌曌心里想的也很清楚,不管是什么东西盯着自己,只要敢来,他就敢往死里弄。人总不可能被感觉憋死,何况凌曌还要挨家挨户去敲门。

走到第一间房子门口,同样的,凌曌站在门前用力敲门,但结果依然是既没有人开门也没有声音回应。第一间如此,第二间也如此,第三间还是如此。不信邪的凌曌,不停的敲,不停收获失望。

终于,在凌曌敲到第十六间房门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当凌曌敲门的手刚碰到房门时,房门就自己打开了,不是凌曌有多么用力,而是房门只是虚掩着。

站在门口的凌曌在门打开的刹那,迅速闪到门口旁边,躲避可能出现的攻击。被什么东西盯着的感觉从未消失,不由得凌曌不多一个心眼。

房门打开,房内也没有出现攻击,稍等了一会后,凌曌走进了房间。

门后是一个厅房,厅房里有沙发桌椅板凳,电视冰箱消毒柜,在大门的斜对面是一个里间,里间旁边是楼梯。

房间里的地面,家具上都有一层灰,凌曌走过的时候,留下了明显的脚印。从较为明显的灰尘来看,房间应该有段时间没有住人了。

房间近期为什么没有住人,暂时先不用管,门既然开了,必须先把整间房搜索一遍,看看情况再说。厅房空旷,无需再搜,凌曌径直走向里间。

里间的房间很小,除了床之外就只有几件简单的家具。在里间凌曌无法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只能往楼上走。

二楼有三个房间,都有床,明显是休息所用。在最大的一个房间,凌曌发现被褥上有无数的抓痕,而且被褥被抓的稀烂。看着床上被抓的稀烂的被褥,凌曌想不通,一个人受到何种的折磨才能将被褥抓的如此稀烂。

其他的两个房间,一个空空如也,除了床之外啥也没有。另外一个房间如最大的房间一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被褥也是安好的,没有被抓的稀烂。

房间内没有任何有用的线索,凌曌非常不甘心,好不容易才有一间房子可以进来搜索,却一无发现。但是不管凌曌甘不甘心,线索都没有,最后凌曌只能下楼出门。就在凌曌刚想走出二楼房间的时候,发现二楼窗户的玻璃是破碎的。

凌曌赶紧走到窗边,伸出头仔细的查看窗外的情况。窗外的阳光有些西斜,但仍然炙热的照射着大地,在距离窗户不到几米的地方,有一个黑色的人形痕迹,黑色人形痕迹跟蛇牛被太阳照射后行成的黑色痕迹非常像。

看到的人形黑痕与蛇牛死亡形成的黑痕一模一样,凌曌简直不敢相信。如果这个人形黑痕的形成跟蛇牛死亡后的黑痕一样,那这不就是蛇人吗?

这怎么可能?凌曌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如水的雨

作家的话
先发一章出来,下午继续。刚刚突然发现涨了4个收藏,挺高兴的。如果喜欢本书就帮忙推一把,给个票或者投个资,谢谢!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