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的人设崩了

夫人你的人设崩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0章 道歉就完事了

暖黄色的大床上,苏语骤然睁开眼,她先是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里的疼痛感不在,仿佛是她的错觉一般。

坐起身来,她看向四周熟悉的环境,奇怪,她什么时候跑到尹诗的床上来了。

客厅里,尹诗有一下没一下的刷着手机,管家不知道跑去哪里了,没有拌嘴的对象,她无聊的快要人间蒸发了。

萧疏逸的微博他翻了一遍又一遍,盯着那条‘已有家室’的置顶微博勉强原谅他了。她向下翻了翻评论,不少网友发了自己的照片,并留言‘这件事还是瞒不住了,我就是家室’。

突然来了兴致,举着手机四十五度向下倾斜,她随手自拍了一张,效果还算满意。按照其他人的格式发送评论,并@萧疏逸。

苏语见她偷笑,问了一句,“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

尹诗收起笑容,一本正经道:“没什么,你没事跑楼上去干什么?”

她严厉的样子像极了小时候她在外玩耍忘记回家后被院长妈妈训斥的表情,苏语像是个小学生一样站的笔直,委屈道:“是她自己找我来帮忙,骗我上去的。”

“以后有关于鬼的事情你离远一些,这次是碰巧我回来,下次你就没那么幸运了。”

转念一想有的事情不是她想主动避免就能避免的,她不放心道:“不然,我把你的鬼眼封上吧。”

“不要。”苏语连忙捂住自己的眼睛,虽然这双眼睛能看到一些恐怖的画面,但是她也能遇到像尹诗这样善良的鬼,例如那个高中帮自己补数学的鬼老师。

“行了,我不封了。你还没吃饭吧,桌子上的泡面都凉了。”

她不说苏语还没感觉,她捂着饥饿的肚子,想要继续吃那桶来不及享受的泡面。

刚打开塑料盖子,一只手打在她的手背,她不明所以的望着尹诗,“怎么了?”

“这面都烂成这样了还怎么吃,我请你去外面吃吧。”

尽管她又要面临一次美食在眼前,却吃不到的痛苦,但孩子身体健康最重要。

尹诗没吃过饭不知道哪里的菜味道不错,直接把选择权交给苏语。想着晚上还要去兼职的事情,苏语就选择了学校附近的小吃街。

此时是下午五点钟,学校的小吃街人太多了,尹诗就算站在人群外面都觉得拥挤。她豪爽的转了一千块钱到苏语的微信上,“你自己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苏语没有收她的钱,去年她刚来这个城市是尹诗提供的住所,白住了一个暑假的房子,她又怎么会好意思要人家的钱呢,而且她自己没课的时候都会兼职,手底下还是有四位数的存款的。

辰北大学在C市的郊外,虽然离市中心有些远,但是环境算的上是一流。不少外地旅游的人都会选择来这里拍摄照片。

尹诗站在街口,看着离她最近的摊位,宣传海报上写着三个大字,‘棉花糖’。

生意挺不错的,周围排了挺长的一支队伍,大多是情侣。尹诗偷偷舔了舔嘴角,不知道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给你。”

一根粉红色的棉花糖出现在面前,尹诗顺着木棍上的手指看过去,男生戴着帽子,嘴上围着口罩。另一只手同样拿着一根蓝色的棉花糖。

尹诗指着自己,疑惑道:“给我?”

他轻轻应了一声,胳膊又往前伸了几分,“请你吃的。”

自十分钟前他就观察到这个女生一直站在这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棉花糖,还偷偷咂了几下嘴,想吃又吃不到的样子可爱极了。

尹诗连忙摆摆手,给她她也吃不到,白白浪费东西,“不用不用,谢谢你啊。”

男生比她想象的还要固执,伸出的胳膊没有收回的意思,一再坚持要给她,“拿着吧,我自己吃不了两个,而且,我还有事情。”

周围人的视线都在两人身上,尹诗拒绝了两次无果,打算转身离开。谁知男生突然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强制塞到她手里,转身离开。

尹诗呆愣在原地,他怎么能碰到自己的?

队伍传出一阵调侃声,虽然是善意,可作为一个有夫之妇,尹诗感觉很尴尬。

远在剧组的萧疏逸莫名其妙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王斌看到他走神,喊了一句,“萧疏逸,你离绿布远一点,挡住其他人拍摄了。”

萧疏逸:……

也不知道尹诗在干什么,还是给她打个电话吧。

“喂……”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尹诗视死如归的按下接听键。不知道为什么,尹诗有些心虚,明明她没有做错事情,但就是有些理亏。

感觉到她语气不太对劲,萧疏逸柔声哄道:“还生气呢?都是我的错,别生气了好不好……宝贝。”

网上有句话说的没错:女孩子其实是很大度的,只要你认错态度足够好,哪怕你什么错也没犯,她都会原谅你。

所以,不管女朋友是因为什么原因生气,道歉就完事了。

尹诗不得不承认她心颤了一下,前世今生,萧疏逸从没有和她叫过这么亲密的称呼。尽管隔着电话,她还是不可避免的红了脸。

结结巴巴回道:“我、我没、没生气。”

早在今天下午她的气就消了,况且看着手里的棉花糖,她的负罪感又加深了一层。

苏语手里拎着好几种小吃,从队伍中穿梭出来,见到尹诗手里的东西,感慨一句,“原来你喜欢棉花糖啊!”

旁边做棉花糖的大叔热心肠,既是解释也是打趣,“不是,那是一个男生送给她的。哎姑娘,叔叔我见过不少情侣,眼光一向很准,那个小伙子肯定对你有意思,你们不如试着交往交往?”

大叔常年在外练就了一副好嗓子,隔着电话萧疏逸都能听的清清楚楚,他声调低了几分,嘴角勾起,带着不知名的笑意,重复一遍,“有一个男生送了棉花糖给你?”

怪不得他有一种不详得预感,原来是有人要挖他墙角。

尹诗咽了咽口水,干巴巴问了一句,“如果我说是他强塞给我的,你信吗?”

萧疏逸保持微笑:“你觉得呢?位置发给我,我现在就过去。”

她想到什么,突然有了底气,理直气壮道:“你居然不相信我,我生气了。”

萧疏逸:……

事情不按常规发展,现在不是应该轮到他生气嘛?

裴时

作家的话
到底是谁的错?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