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的人设崩了

第120章 渣的无可救药?

尹诗两人不在的这段时间,家里都是尹沐南在帮忙打理,他的能力仅限于请人打扫卫生,不过,已经让尹诗很欣慰了。这个儿子,没有白养。

管家恢复了精气神,又开始嘚瑟了。它不再收敛气息,光明正大的在门外转了好几圈,就是为了告诉狐妖,小爷回来了!

汪纯捏着面膜的手一顿,若有所思的向窗外看了一眼,上次让那只猫妖侥幸逃跑了,没想到它还敢找上门来送死。想来,不是有了靠山就是脑子有问题。

“川哥,今天晚饭吃火锅可以吗?”

李白桦身上穿着围裙,细软的长发用发圈随意的绑在身后,眼神柔和,仿佛忘记了眼前的男人婚内出轨的事情。

尹川正在修改策划书,因为他的生活作风有问题,学校委婉的提出让他主动辞职的想法,怕带坏校园风气。

他自觉有愧,没了教书的工作,在家清闲了一段时间。习惯了忙碌的时间,让他清闲下来,他浑身不得劲。

干脆翻出自己很久以前就写好的策划书,打算从商。奈何启动资金不足,这些年算上他的工资以及各种外聘工作等其他收入,他应该攒下有两千万了。

自己做老板前期投入的时间和金钱都太多了,他顶着压力坚持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家里的老父亲和老母亲因为他的事没少操心,每个星期都要来家里三四次给他做思想工作,但是没用,尹川就只剩下一根筋一样,不论别人说什么,就是不愿意和汪纯离开。气的他们差点和他断绝血缘关系。

还好,李白桦支持他,瞒着父母暗地里塞给他不少钱,弄得他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每每和她单独相处,就忍不住把人拥进怀里,明明他最喜欢的是汪纯,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自己婚内出轨就很对不起妻子了,他现在又不要脸的生出不放人走的念头,唾弃自己一顿,还是说不出让李白桦离开的话。

他尽可能保持冷脸,淡淡扫了她一眼,“吃什么都好,不过做饭这种事情不是你该操心的。”

李白桦抿了抿唇,嘴角上扬,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让她进厨房,这样她怎么接受他变心的事实。

她小声反驳一句,“我喜欢做饭。”

这句话不假,自从结婚之后,她就在家相夫教子。两个孩子都没怎么让她费过心,所以大部分时间她都比较清闲,为了不让自己无聊,她就在做饭上下了功夫。厨艺天赋异禀,没有人在吃过她做的饭菜会不夸赞的。

尹川捏了捏眉心,他知道这是她的爱好,只是随口说说。但这足以让他烦躁,明明他已经另有所爱了,为什么会一直对李白桦关心有加,难道,他渣的无可救药了?

汪纯从房间出来,依偎在尹川怀里,“既然李姐姐喜欢做饭,那就让她做呗,咱们家里,好像没有人会厨艺吧。”

两人举止亲密,李白桦瞬间就没了笑容。她死死盯着放在尹川胸膛上的那只手,涂抹着鲜红色的指甲油紧紧的和他十指交握,像是在宣示着占有权。

汪纯一出来,尹川视线就一直落在她的身上,没有分给任何人一点,即使是他的两个孩子都得不到他的关注。

痴迷着望着汪纯,他的心里却产生了抵抗心理,他现在的做法和禽兽有什么区别。

尹画听不下去了,她就是上了个厕所的缘故,这第三者就忍不住没事找事,“妈,饭是做给人吃的,你弄这么一大锅我们三个人也吃不完啊!”

意有所指的话包括了她的父亲,李白桦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在外人面前,倒是没说什么。

汪纯不生气,看了尹川一眼,说教道:“这么大的姑娘了应该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阴阳怪气的语气,怎么显得没有教养一样。”

尹画不屑的撇撇嘴角,“一个第三者跟我谈教养,请问你学会了吗?”

“爱情这种东西,是挡也挡不住的。与其死皮赖脸的紧抓不放,还不如痛快放手成全他人。”

汪纯趴在尹川的胸膛上,手指一点一点的敲打,堂而皇之的说出让别人离开的要求,完全不觉得自己插足别人的婚姻有什么问题。

她之所以没有赶走李白桦母子三人的愿意,就是生活缺少一些调节剂,她需要找一些好玩的事情消遣消遣。

尹画作出呕吐状,她真的被她奇葩的三观恶心到了,“别侮辱爱情这两个字了,你也配?”

汪纯晃着手臂,撒娇道:“川哥,你看她!”

尹川面上浮现一抹反感,想也不想的指责道:“向你汪姨道歉,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我是不是教育过你要懂得礼貌。”

换做任何人说尹画,她都不会放在心上。但指责她的是自己的父亲,那个她曾经仰慕的英雄,她眼睛酸涩的难受。

李白桦把她护在身后,失望的看着尹川,一字一句道:“女儿又没有说错什么,凭什么要道歉。还有汪小姐,住在这里还对主人家的孩子指手画脚,没皮没脸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吧。”

汪纯阴鸷的盯着她,蓦然笑了,她紧紧的贴着尹川的胳膊,“川哥,房产证上写的应该是你的名字吧,这难道不能算是我的家吗?”

在李白桦的视线下,他说出一句令人伤心的话,“当然是。”

汪纯斜睨一眼,“听到了,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主人家。”

气氛逐渐沉重,李白桦心累的看了一眼尹川,眼神里装着令他惊慌的失望,他嘴角蠕动刚要说些什么,视线和汪纯对上,眼神逐渐平静。

“爸,你和我妈还没有离婚呢,就急着让她以主人家的身份自居,有些不太好吧。”

尹意从房间走出来,手掌上沾满了朱砂。汪纯目光闪了闪,心口闷得难受,身体更贴紧尹川。

尹川无言,他的脑袋稍微清醒了一些。茫然的望着李白桦,有晶莹的泪水在她眼眶里打转。

他犹豫道:“桦儿……”

袖子被扯了一下,他的眼神又变的浑浊。不过那句轻喃,还是被李白桦听到了。

裴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