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的,江湖

你说的,江湖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8章 商议

“诗瑶,睡了吗?”安成元轻敲着房门。

林诗瑶回到房间之后,一直都没有睡着,此时听到安成元敲门,急忙穿好衣服。

“稍等片刻。”

林诗瑶穿着完毕后,点亮了油灯,才打开房门。

房门打开,林诗瑶看着门外的阴、阳和安成元三人,微微点头。

“进来吧。”

安成元看到林诗瑶憔悴的面容,心中很是难受,本以为自己顺着陈娄,陈娄就只会寻他一人的麻烦,折磨他一人便可以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找自己家人的麻烦。安成元虽没有亲眼看到白天的那一幕,但只靠想象,便悲痛不已。那可怜的娘亲,受了一辈子苦,最后却因为自己的原因离世。

林诗瑶对于白日的事情一样悲痛,当那群人吵吵嚷嚷地闯进来的时候,她便意识到会有不妙的事情发生。那群人看她的眼神,仿佛要把她一层层拨开,怕,她终归是个弱女子,自然怕。阴和阳不好露面,心中一样焦急,也还好这群人没有对林诗瑶做什么,进来之后便询问安成元他娘在哪儿。可怜的老妇人,因为身体不好,躺在床上休息着,她常年都躺在床上,以前都是安成元每天喂一些粥之类的。后来安成元考上状元,有了自家的府邸,下人更是不少,吃得也好些,当娘的自然高兴,只是这清福还没有享受两天,便来了这么一群人。

他们把老妇人从床上拉了起来,半搀扶半拖着就往外走,林诗瑶也急了,急忙拦住这群人。

“你们干嘛,把我放下来,放下来。”老人沙哑的喊声让人心疼。

“各位大人,你们这是要干嘛?”林诗瑶带着下人,想拦住他们。

“真烦,我早说了带不出去吧,真是烦死了,这老家伙又吵,妈的,杀了杀了。”领头的那人挥了挥手,其手下便直接拔出陌刀……

“大人,尸体带出去吗?”手下询问那领头的。

“皇上说要活人,现在都死了还带个屁。”

“要是皇上责怪怎么办?这怎么和皇上交差?”

“你管那么多,你直接说老太婆身体不好,被吓死了。”

“谁再拦,谁的下场就和这老太婆一样!”

一群人如若无事,就这么离去了。林诗瑶和一群下人抹着眼泪,把安成元他娘的尸体抬回了房里。安成元府上的下人,都是普通人,没有一个会武功的,怎么敢和这群带刀的官兵打……

……

“诗瑶,明日我想办法带你们两个出城。”

“出城?”不止林诗瑶一脸惊讶,阴和阳也都皱着眉头,他们两个被安成元叫来,一路上都没有询问找他们是什么事情,没必要问,也不能问,安成元心中难受,这个时候他们只需要沉默就行。

“你有出城的办法?”林诗瑶问。

安成元点点头,把御膳房管事给他讲的都说了出来。

“这样做很危险,所以我需要你们二位,确保能安全出城。”安成元看向了阴和阳。

阴和阳沉思了一会儿。

“这样做的确很危险,我们这么多人躲马车里,很容易被发现的。”阴沉声道。

“没有别的选择了,马车里面躲你们二位,外加诗瑶,还有我娘的尸体,至于家里的下人,诗瑶你明天全部让他们散了吧,都给点钱。”

林诗瑶点了点头,说道:“这些我会安排好的,只是……成元,咱们就这么离去。”

“诗瑶,大皇子的事情你就不要提了,没机会的,我不是神仙,你也看见了,如今的情况,根本就没时间去考虑大皇子殿下,我们自身都难保。不是我说,诗瑶,咱们顾好自己,行吗?这些事情真的不是我们能管的。”

林诗瑶低下了头,想着应该真的是自己太任性了,把一切想的太简单。救国救民,黎明苍生,应该真的是自己在痴人说梦吧,自己这些想法如此天真,像个孩子。经历了安成元娘亲的事情,林诗瑶也开始妥协,她必须得承认,很多事情不是她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这个国家成了这副模样,没人能挽救,自然是有原因的,别人都搞不定,她一介女流瞎折腾什么呢?

“按你说的来吧,你把事情安排一下,我们几个需要怎么配合你?”

安成元见林诗瑶同意,长叹了一口气。

“此事不难,我明早会赶着马车出宫,在去往城门口的那条路上,会路过一条巷子,我现在还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跟我一起去,如果有的话,到时候就交给你们二位了,那条巷子一般没什么人路过的,而且又是早上。”安成元看着阴和阳。

阴和阳皆是点头,杀人的事情对他们来说不难,阳的伤已经好了大半了,没什么大碍,这几天的歇息,内力也都恢复了过来。如今的情况,阴可是全盛的至化五重的高手,玄寒掌法更是了得。

“那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我娘的尸体和府上的下人,就都交给你们处理了。”

阴、阳和林诗瑶同时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只能如此。

……

京城的一处府宅里,一群人正围着桌子,好一桌酒菜,大块牛肉,酒都是大碗装着。这群家伙喝起酒来,都是一样的动作,拿着碗,仰头灌入嘴中,豪爽至极。

桌子的旁边,一堆官兵的服装被堆在地上。

“我说老大,今天那娘们的确漂亮哈!”

“的确漂亮,奈何已经是别人的媳妇儿了,你小子那个时候要是精虫上脑,做了啥事,可就坏了计划了。”领头的喝了一碗酒,对那手下数落了起来。

“别人的媳妇儿就不能动了吗?”

“你小子还敢顶嘴?”领头的一巴掌拍到了那小子的头上,其他人随之哄堂大笑。

不知何时,一人坐在了大堂角落的椅子上,那群家伙在那里喝酒,丝毫没有发觉。

“咳咳。”那男子穿着朴素,脸上一道疤痕直接从左眼上方拉到了下巴右边。

随着这一声咳嗽,大堂里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往那边看去。

“拜见主人!”

碗,几乎是同一刻被放在桌子上,人,几乎是同一时刻跪了下来。

“事情都办了吗?”男子身体似乎不好,一说话就咳嗽。

“都已经搞定了,那老妇人已经杀了。”领头的回话。

“搞定了就好,后面的事情慢慢来吧,不用急。对了,你们在身上都放了蔓陀罗沙花吧?”

“都放了,风月楼那点小把戏,在主人您的眼中不值一提。”

“嗯,那就好,你们吃好喝好,明天一过,京城一过就可以随意进出了,那个时候我们就走。”那人起身,拍了拍那椅子,然后离去。

领头的见其已走,便带头站了起来。

突然,一阵风吹过,过堂风,有些凉,凉的同时,那风一吹,被那人拍了一掌的椅子……全然散成了一堆木头。

春花已凋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