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舰娘快递公司

第686章 莫宁图是谁

谱启皇:“是了,你们来找我们对话,是想要说些什么呢?抹杀者已经嗅到了银河系,攻击过来已经只是时间问题,银河系从此将永无宁日,萨弗鲁鲁,我方舰队追究贵方责任的议题暂时不论,贵方准备如何应对贵方一手制造的结果,我方可以接受无条件投降,并且将贵方的舰队收编,组建正式的统一战线,共同对付抹杀者危机……”

芳妃:“如果你们还有一丝良知,还当自己是‘人’,那么就该接受这个建议,不然,全宇宙将无你们的立足之地。”

艾尔豪多回头看看自己的队伍:“她这么说了。”

柚刹那:“她这么说了呢。”

安丸英雄:“有什么问题吗,她是该这么说啊,十分符合她的角色跟设定。”

维罗妮卡:“这么说,我也挺无所谓……我们要这样一个个发言吗?是在表态?”

毕利安:“我刚刚被点到名了,是不是也该说点什么?”

谱启皇:“按照我们这边的文化传统,应该称呼为——你叔叔,伍德黎安·方叶最近可好?”

毕利安:“好好好,怎么,这么说的意思是终于抓到那老狐狸的尾巴了?”

薇妃:“我们不介意你提供更多证据。”

毕利安:“哈,算了吧,我们合不来!只是临时合作一下罢了,到底什么个情况,我们之间的计划安排,吕肖安那边也已经跟你们坦白了,这里没必要再说一遍了吧。”

谱启皇:“我只是想说,他居然没在你们队伍里,这种热闹没他的份,有点不想他的作风啊。”

艾尔豪多:“确实不像,当年统一谈判都是他两头跑,最后促成全靠他一张嘴。现在老朋友见面,话都不多说一句了。”

芳妃:“能和平统一,是我们历代皇帝的不懈努力,我们先辈们的牺牲才实现的!”

谱启皇:“算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当年各方联络,确实是伍德黎安,也只有他能让所有人都放心。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啊,不是某个人还真不行,哎……”

薇妃:“……现在的这个人物,是爷爷你了。如果不是爷爷,我们真很多人都不会过来这里。”

谱启皇:“希望这一次没有消耗老夫的信任。”

艾尔豪多:“伍德黎安之后,想不到最得人心的居然会你。”

谱启皇:“人心?哈哈哈,算了算了,只是没人出声,总得有个人厚着脸皮出来当个东道主吧!”

颂德雷:“哼,拳头讲话更有道理!卖个你个面子,过来听听!”

黑龙帝国黑瞳女,玛姬娜·星辉:“什么建设意见都没有,失望。”

宽袍大袖,从唐朝壁画里走出来的狐狸男,沙纳·梅纳:“我们所在的理解层面不一样,无法互相理解,大概率形成不了对话,不如按照常规议案开始走流程吧。”

柚刹那:“大家都明知不会讨论出个结果的,但还是来了。”

毕利安:“大家?什么大家?我不知道,我反正是觉得能聊才过来的。”

吕肖安:“只不过是重复悲伤的轮回。”

莫宁图:“确实,我们这样闲聊一样的开会,最终的必然结果就是吵起来……”

薇妃:“你们这样一言一语的才是混乱的根源,这个社会,这个世界绝对不能交给你们!你们自己没个发言人来主持是吧,那我来帮你们来走流程——莫宁图,你把自己的大脑特征波纹彻底删改了是吧,那么也必要管你过去是谁,现在你只是‘莫宁图’,‘132r4w’的袭名领袖。

那么你现在行为,引导抹杀者入侵银河系,显然违背了你组织的根本纲领,我有证据、有权利怀疑你在132r4w组织内部的身份地位,怀疑你是否还具备列席现在会议的合法性——我们帝国是在跟132r4w最高领导人、导师莫宁图对话谈判,而不是一个名字发音是‘莫宁图’的个人。”

蜜莉多菈:什么跟什么?什么莫宁图来莫宁图去的?

茉维依:莫宁图是音译,意译的话有“先知”的意思,但并不是宗教意味的,翻译成精神导师、领袖又无法完全表达其中内核,所以就直接用莫宁图来代指他们那国家,奉行这个主义人群的领袖了。

白莫邪:就跟凯撒一样,可以翻译为罗马皇帝,但凯撒就是凯撒,由人名升华为一个特殊地位的名称,皇帝并不能明确传递出凯撒这个职位的全部社会精髓,后来我们就干脆翻译成沙皇,其实沙俄帝国皇帝的正式称呼就是凯撒。

蜜莉多菈:什么什么?什么铠?什么杀来杀去的?

白莫邪:……算了,我们也别闲聊了,听他们怎么吵吧……你们觉得薇妃是在念稿子,还是自己就整出了这么一大箩筐官方流程的?

裘莉安:本大人觉得应该是她自己,风格和跟本大人交流时一致,直指最关键核心,动摇他能站在这里发言的根基。

茉维依:根据我们的调查,薇妃没自己的团队,她的智囊都来至皇帝,应该说她本身就是皇帝的智囊。个人能力很强。

白莫邪:我也是一路都靠自己走过来的啊。

茉维依:老公最强!

裘莉安:噗——

蜜莉多菈:这么看来薇妃比芳妃更厉害咯。

白莫邪:话也不能这么讲……只不过日常生活中,不可能随时随地都有一堆智囊给你拿主意的,处理日常事务挺体现真实能力,我只跟薇妃接触过,跟芳妃没交集。

茉维依:我们会开始收集情报……

这边私聊着,台面上莫宁图并没有被一击而倒,面对对方提出的不信任,对作为组织内部代言人合法性的质疑,莫宁图直言不讳:“莫宁图已经放弃了理想,背离了组织路线,但就算失去了法理基础,我个人依然有足够的理由能站在这里发言。”

薇妃皱眉没有马上接话,而芳妃以为这是一个自己进攻的机会,抢道:“不可能存在你说的情况,132r4w应该复国,至少画地而治对吧,毁灭银河系,不符合132r4w的利益,更是跟两个纲领中的生存空间纲领相违背,你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这里不是靠人情义理就能呆着的场合。”

帝国方面所有人,包括白莫邪他们四人,心中都出了口气,隐隐松了口气,只要坚持对莫宁图地位不信任的议程,绝对能先斩掉对面一将,这样一来,之后的谈判中己方将一扫颓势,获得绝对的主动权。

然而事情会有这么简单吗……白莫邪升起一丝怀疑。

只见莫宁图微微一笑:“132r4w、132r4w,一部宪章、两个纲领、四个主义,然而我从一开始就不是以莫宁图的身份站在这里的啊,就不是带着宪章、纲领、主义过来谈判,向你们提出社会构想要求来的——我是作为执行者,整个计划现场负责人站在这里说话的。”

芳妃:“你说什么——”

谱启皇:“是吗?”

艾尔豪多:“是的,132r4w,原本的融党,在我们的见证下已经解散进行了重组,已经从现民众、行政政权中脱离了出来,你们提出的问题不成立……”

芳妃:“……”

薇妃:“我们是基于吕肖安的报告,来展开议程安排的,你们这种利用信息不对等,打时间差的政治操作,违背了公开谈判的最基本原则——互信。既然如此不信任我方,又要求进行对话,你们是在展现自己的政治幼稚性?”

莫宁图:“恰恰相反,说到信任,我正要开诚布公,向你们揭示一切——这也正是我站在这里,参与这场谈判的根本目的。”

芳妃:“是吗,我们听着。”

薇妃:“你们不是为了政治理念诉求?之前提出的那些重建家园要求?”

莫宁图:“复国?要求政治平权?不,我的目的就是通过大规模正面决战,引来抹杀者,不存在你们那个层次的大义、大道,我就是单纯的想要这个宇宙毁灭,换个角度,抹杀者是熵增的催化剂,让宇宙更快热寂——”

芳妃:“炸掉我们皇宫已经够疯狂了,果然你整个人都疯了。也就是说你之前到处行动,留下政治态度痕迹,参与政治宣言活动,都是在欺骗?欺骗敌人,欺骗自己人,现在一切大局已定,就无所谓了,站出来,大大方方说出真相,找人来见证你的‘丰功伟绩’?

你想自杀自己往恒星里跳去,没人拦人,你这要拉全宇宙的人垫背?别开玩笑了!还毁灭宇宙,当自己是谁?你自己放弃了智商,但请尊重一下在场其他人。这笑话并不好笑!”

两人一通快速噼里啪啦完毕,现场陷入沉默之中……莫宁图到底是疯言疯语,还是层层伪装下的真实目的,不光银河帝国方面在思考、分析、争吵,十二人委员会方面看样子也被蒙在鼓里,于是一时间就没人接着发言。

……银河帝国这边很多人是亲自本人到场的,正如之前所说,帝国方面有共同的价值观,处于一个体制系统之中,所以并不会像对面十二人委员会那样,一个个站出来发表意见,而是由出列的三人作为代表,进行发言,而后排有什么疑问、话题、论点,在内部通讯会议里先讨论一遍,再传给前面三人来提出。

但在此时,莫宁图发言造成的冲击,让钱崖子终于忍不住站出来直接发问了:“你们十二人委员会是个出于个人目的的集团,现在我方要求确认——你们这里的‘个人目的’,是个人政治理想、抱负,还是个人私欲。”

莫宁图:“有什么区别吗?你的意思是不是,一个人为集体服务产生的思想,就是个人政治理想,如果这个人仅仅只是为了他自己个人,那么就是不是他自己的政治思想,只是低级的私欲了?”

钱崖子:“没错,这是我方的态度,这是国家级别的谈判会场,请注意在这里的发言,高于常理世界的属性。从最开始柚刹那小姐就在提出她私人目的要求,我方也从一开始表态,不认为这是适合这个场合的议题。

贵方一再无视了我方给出的对话平台,无视了会谈最重要的对等性。我方以最大的克制,听取着贵方的发言。还请在接下来的会议中,遵照我们双方都能认可的谈判规范,以合理合适的议题为核心,进行友好的有建设性的谈判。”

话闭,向看过来的芳妃、谱启皇点点头,退回到了队列之中。

他话里的意思十分明确,自己这边的人不是法官、检察官、居委会的大妈,真要扯皮拉筋,去找合适的地方去吵去,别在这个讨论确定国家未来,超然于现实一切体系,凌驾于一切既有律法、规则,是制定规则场合上来提出。

如果再不进入银河帝国价值观中的正题环节,银河帝国方面将结束这场正式谈判,为了那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之事,大家没必要正正规规老老实实这么聚在一块,没意思,浪费精力,要道歉的、要毁灭世界的,私底下去找老皇帝、找军队系统对线去。

莫宁图情绪高昂地开诚布公,把自己的真实目的公之于众,结果换来的却是钱崖子的一桶冷水,帝国根本不在乎,这就让莫宁图一时无言以对,生出无法互相理解,不在一个世界层面的感觉——你们觉得毁灭宇宙都无所谓了吗?反正我是要真毁灭宇宙的,并且已经付诸行动,走着瞧吧……

总之,在钱崖子表态之后,现场又陷入沉默,双方都在高速处理信息,进行评估,根据当前状况谋划新的应对。

谱启皇作为这次会谈实际组织者,是以人情义理连系着谈判双方的,因为他作为退休皇帝,是没有任何正式官方身份的,从皇位上退下来,官方层面上,谱启皇的权限、身份就是一介普通公民,只不过挂着一堆荣誉衔而已,并不在军队指挥系统之中,将军们都是看在老朋友、熟人面上前来赴会,参会的命令跟审批是最高司令部,薇妃这边下达批示的。

列秋

作家的话
热寂(英语:Heatdeathoftheuniverse)是猜想宇宙终极命运的一种假说。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作为一个“孤立”的系统,宇宙的熵会随着时间的流异而增加,由有序向无序,当宇宙的熵达到最大值时,宇宙中的其他有效能量已经全数转化为热能,所有物质温度达到热平衡。这种状态称为热寂。这样的宇宙中再也没有任何可以维持运动或是生命的能量存在。热寂理论最早由威廉·汤姆森于1850年根据自然界中机械能损失的热力学原理推导出的。
目录
1发展历史
2理论不足
3热寂时间表
3.1退化时代
3.1.1星系和恒星停止产生
3.1.2行星开始脱离轨道
3.1.3恒星开始脱离轨道
3.2可能的分歧之一
3.2.1一半质子完成衰变
3.2.2全部质子完成衰变
3.2.2.1黑洞占主导地位
3.2.2.2黑洞崩溃
3.2.3宇宙的终极命运
3.2.3.1黑暗时代
3.2.3.2光子时代
3.3可能分歧之二
3.3.1全部物质变为铁
3.3.2量子穿隧效应至量子涨落
3.3.3铁星坍缩成中子星
3.4可能分歧之三
3.4.1宇宙加速膨胀
3.4.2宇宙的终极命运
4参考文献
--
前提是“孤立”,然而另外一个假说——引力穿透多维度的、多宇宙,当还有爱情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