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舰娘快递公司

星际舰娘快递公司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34章 难民的日常

棚屋昏暗的电灯底下,所有人都是一张邋遢又兴奋期待的脸庞,关注着墙边长条灶台那边,等待着厨子命令下手上菜……这一餐,白莫邪真是永生难忘,脚底地面就是水泥马路,满是灰土,但没有泥泞,清洁保持的倒也不错。

餐桌是搭在垒起50厘米高石块上的,没有经过精加工的长木板,应该就是废墟里收集过来的床板、门板,每6、7人挤一张桌子,有人坐小板凳有的坐石头,有的坐不知道从什么家具上拆下来的木块。

食堂里面一共有15桌,每餐饭工人们分两到三批来食堂,批次是根据宿舍来,管事的叫到一宿舍,那就一宿舍的去休息、吃饭。

跨年饭挤难得能把餐桌摆满,厨房下手分发食物时,每个人都牢牢端着大碗,并且小心翼翼护着自己的四碗菜……白莫邪这边有点被这预料之外的场面给震惊到,正在研究手上的餐具——这边用餐日常似乎是用叉、勺、刀来着,一个没注意,他那份腊肠就被旁边的人叉去了一片,直接塞进嘴里。

不可思议,难以置信,虽然有这种心理准备,但真碰上了,白莫邪第一反应还是“不可能”、“不会吧”……地球上都没遇到过这种欺负事件,白莫邪那受得了这个气,而气就气在事情小到了就是“零”的程度,语言难以形容他这一瞬产生的微妙心情。

扭头想找个明白人交流,然而挺身回头的一瞬,眼角又看见桌子黑影一片晃动,立马回身,但自己的土豆腊肠已经全没了,再看同桌人——不是已经把所有菜倒进了大碗里,桌上只留空碗,就是直接把小碗堆叠到了面糊上面。

再低头看自己那份,似乎有人对于土豆腊肠被瓜分空不满,所谓贼不走空,就把自己的盐水大叶子菜给顺走了……

哭笑不得这个词,已经无法形容白莫邪此时不可思议心情的万一,要准确描述此时此刻他的心情……

外面自己文化正星际大战着,而自己则坐在一棚屋里被外星流浪难民抢着饭菜……要从万千词汇里,硬挑出一个两字形容词的话,那就只有荒诞,四个字的话,就是魔幻现实。

人生不易,每个人都在扎挣。

还好现在白莫邪没有把自己代入进流浪汉的心境,不然就会真跟他们没完了。

发愣,心念电转,想出很多大道理来说教他们来着——这是政府是整座城市提供的善意,给予我们这些什么事都还没做,却是同国同胞的善意,这种抢夺的行为,是在践踏他人的心意,看似占到了便宜,耍了点小聪明,但其实丢掉了为人的尊严。

然而……

衣食足才能知荣辱,吃不饱穿不暖,在最基本的生存争夺面见,一切上层道理都是乏力。

那么这种最底层的生存、动物般的竞争环境里,要怎么处理这个事态呢?

白莫邪代入角色。

一个在敌人袭击下失去了家园,现在又被自己同胞抢去了难得新年大餐的可怜难民,心凉、悲愤、哀痛、怨恨各种情绪大爆发的结果,应该是直接一拳砸过去,掀了桌子踢翻所有人,一碗直接糊到第一个动手抢食物的人脑袋上——如果自己不是个失意者的话。

失忆可能会让羸弱的人变凶悍,但大多数情况下,是只会让人变得更加羸弱——很简单的道理,失忆就是丢失了人生阅历,相当于丢失了几年、几十年岁数,世界又变得未知、恐怖起来。

而且白莫邪现阶段人设,是尽量少说的话……代入角色,就是个怂货,面对霸凌,正确的反应就是把保护剩下的食物,都倒进120mm口径碗里,抓着勺子起身跑出去吃……

当然他的主要食物是他自己带的“面糊”。

月光不甚明亮,没有任何路灯。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在食堂窗外墙角蹲了一排,借着里面的灯光吃着自己的东西,白莫邪第三宿舍一般都是最后一轮到食堂用餐的,另外两个宿舍里亮着灯,大家进行着饭后娱乐,姆瓦萨亚流行的“牌九”……

一根勺子伸到白莫邪碗上,但这次不是来偷菜的,而是倒下来一片腊肠……拉布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白莫邪身边,刚刚食堂里的那一幕临桌的他肯定也是看到了。

白莫邪就感觉十分不可思议,抬头直愣愣盯着他。

拉布:“瞅啥,再多我也没有了。”

说完就抱着自己的碗跑了开去。

……晚上还是很冷的,所以衣服被褥都有发放,看上去都是市民捐赠的旧物品,都是工业尺码,大中小,虽然穿起来一点都不合身,但发到手上倒是都已经洗得干干净净,能感觉到捐赠者的善意。

好在这个时代想找五颜六色的衣服都难,样式都差不多,素色调的旧衣服,一群人穿起来就跟工作服差不多了,然后管事的,会在一条灰布条上,写上每个工人的编号,工人把这个布条绑手臂上,或者当围巾系脖子上,露不露出工号都无所谓,这个布条就是集体标志,戴着的人就是伙伴工友。

宿舍里面强边有两排铁皮柜子,每排三层,一层大概65公分高,每个的大小能塞两床被子,是用来放一些私人。把自己的编号刻柜子门上,说明有主了,不少门上有抹掉了的数字,说明以前有主……看来新宿舍建好是有段时间了,有被使用过。

东拼西凑起来的铁皮柜子,自然无法严丝合缝关上,有个意思意思的门已经不错了,锁什么的自然是不可能有的,上工后所有人离开宿舍,由管事的把宿舍大门锁上,虽然这种锁也是意思意思的,真要强行进去,与其撬门,不如直接铁钳剪铁丝拆铁皮墙来得更快。

但谁会来偷流浪汉工人的东西呢?

结果第三天白莫邪装“面糊”的那只饭盒就丢了……他不可能随时随地都背着那只破包,作为唯一的随身物品,就放在2879号柜子里了。

扫描了一下,自己这口做旧了的高强度金属饭盒,到了第一宿舍某小团体成员手上……这种底层环境,形成圈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也说不上恶霸、黑社会什么的,也不会故意作恶之类,就是一种聚集在一起的“哥们儿”的感觉。

一帮子人平日里做什么都在一起,自然就会让其余自己独自活动的人敬而远之,成为人们心目中、私下交流里的“舍管”、“舍霸”……拉布渐渐渐渐就有,往这舍霸方面发展的趋势,毕竟他在组织逃亡事情,管事的人看不到,但瞒不过同宿舍人的小团体。

闭眼,电磁粘滞在肚脐上的主设开始工作,视网膜上全息投影,现场还原,分析电磁、粒子、特殊金属场的运动轨迹——不是拉布,但是应该是拉布小团队里的一个人,趁着晚上大家睡觉的时候,偷偷翻走了2879柜子里的饭盒,压到他枕头下面,第二天天亮上工,藏在自己的衣服里面,在废墟上找到第一宿舍团伙的人,送了出去……

虽然做旧了,但金属饭盒就是金属饭盒,这个身无长物的环境下,什么东西都是宝贝。

拉布这么做,应该就是为了跟最老资格的工人打好关系,就算他们不帮助逃亡,也要想办法让他们睁只眼闭只眼,在他们行动时不要出声就行……瞒住管事人的简单,但底下一起生活的人群要瞒住,那就是不可能的了……

事情清楚了,失物追回来可以是可以,但没那个必要……白莫邪感觉自己成为霸凌对象了,也称不上霸凌吧,因为生活艰辛,谁有那个闲力气在同样的苦哈哈身上找乐子呢。这种“霸凌”,也就是在遇到有什么可以夺取的时候,会第一个想到白莫邪罢了——丛林中的最底层。

至于为什么晚上会被偷东西,自然是因为白莫邪晚上根本不在大通铺睡,轻度洁癖,其实还好说,能忍就忍忍,但这种大通铺就绝对忍受不了的,抱着暴露了就暴露了的心态,晚上一熄灯睡觉,白莫邪就直接摸出宿舍,狂奔21公里回树屋基地休息。

晚上因为可能有人会上厕所,所以宿舍门不上锁的,但夜里城市、大街上到处都是巡逻队、关卡,也不担心有人会逃掉了——城市本身对于难民工人们来说,就是一座大监狱。

这三天,白莫邪已经把时差、生物钟调整到拜媞塔本地时间,以便白天的时候保持精力旺盛,至于食物问题,最开始带着饭盒便当,是担心无法获得补给,现在既然每晚都会跑回去,那就没有随身带干粮的必要了。

就是盒饭被偷的时候,里面还装有一天份的应急食物,调味料理机制造出来,含有生物纳米机器人的那种……拜媞塔人类没有生物高能微粒器官,无法利用其中的能量,同样生物高能微粒也不会影响到这边人类的身体健康,跟吃了一片灰尘差不多,最后被正常排泄出体外……

最后拿到白莫邪饭盒的一宿舍老大,并没有倒掉里面的白糊糊,而是这天晚上,加了一点偷出来的盐、辣椒,当宵夜跟大伙一起分吃掉,空饭盒则留下来自己用了,倒算是让白莫邪感到了欣慰。

之后的日子里,白莫邪一边等待生产基地半自动物资积累,一边继续混迹在流浪汉难民工人堆里,听着他们天南地北的方言、口音,丰富着自己的姆瓦萨亚口语能力——听说听说,能说了之后,还得能听,方言、口音、口语这些不多听,就无法做得下意识反应,交流的时候就会显得是“外国人”,使用的不是母语。

所以失忆是个挺好的借口,失忆会忘记口音在地球那边属于已知的情况,这边应该就不是大众常识了,但失忆可以让白莫邪有个话少的借口,依然是有用的……

就这样日子到了开历1338年,1季2星11日。工人生活,白莫邪除了自己的各种事情外,还在帮拉布做逃亡准备,相应的换来了不少保护跟照顾,例如白莫邪获得了优先洗澡权。

这个工地上,处处体现着“等级”,除了官方指定的领头人外,民间自发的“狠人”、人际关系好的人,可以获得更多资源,更上面的位置。举例来说,就是宿舍每个工人的个人立柜,上中下三层,中间位置的最方便拿取物品,属于厉害人物,最下层虽然容易进灰土,但依然方便使用,属于第二等级的人,而最上层,东西一堆高、堆多就不好拿了,能堆上去两米多,取用起来十分不便利,就是白莫邪这一等级的人用的柜子了。

其次就是洗澡,工地有接自来水,但供给量被掐着,水最主要的用处是做饭,每日洗漱什么的自然没有,跟洗澡一起4、5天一次。先洗澡的人水量充足,最后洗的人,有可能洗到一半就断了水,而且最后洗的人要负责烧热水。几个汽油桶放在厕所顶上,自来水软水管装满,然后在顶棚上烧温热,下面的人冲淋浴。

一个宿舍里先洗澡的人,就是人际关系最好,最强势的一帮子人。而白莫邪就被拉布安排进了这个小团体,以感谢他这些日子里的突出贡献……

但是反而好心办坏事,厕所里洗澡?一铁皮栅栏旁边就是尿池粪坑……没洁癖的都受不了这种条件的!

然而不洗澡不行,去年12星12日跨年夜那天晚上,白莫邪这批新来的就被要求集体洗澡,然后换上干净新衣服……卫生、防疫角度这都是必须的,医学科技发展程度高,人们对疾病、细菌、病毒认识足够深是一方面。

收音机里有提到,已经有基因研究,出现转基因粮食。而另一方面则更加直接——拜媞塔世界大战,细菌武器156年来一刻都没停过,难民们的衣物是必须被销毁的。

而至于为什么只是初步体检,就放他们流浪汉们进城?那是因为虽然有生化武器,但还没高级到那种能潜伏非致死,能制造大流行的程度,基本上都是急性,潜伏期段,症状明显剧烈的……

列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