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舰娘快递公司

第614章 奇妙的再遇

“‘最后一别’,卡妃总是会用些怪好听的词儿,文艺。”

多读点书自然会学到很多词儿了,卡妃没功夫跟涅丝贫嘴,只关心自己的话题:“嘁——我就这么点故事,都说得不要了……你小时候呢?哥哥姐姐带着你玩?”

“我小时候?别提来了,老没劲了!哥哥姐姐他们都自个儿飞儿玩去了,把我们几个丢一边,让我们自个儿跟附近孩子们玩儿,回来塞我们几根甜花吸,让我们给爸妈保密……”

“还能这样啊?!”

“可不,还没托儿所好玩……纺织厂的托儿所啊,可有趣了!棉花仓库里,活动时间可以跳棉花堆里倒腾!我觉得啊,在云里应该也就这个感觉了!”

“在棉花里闹?不算破坏物资的吗?”

“生棉花啦,大人们不管的……还能帮他们捣蓬松不是。”

“嗯,听着就好玩……”

“长大点就不让啦!我也就玩过几次,哎,我家为什么有哥哥姐姐……”

“哎——”

“不提这些难过事了!你能请假出来玩吗?好不好嘛,难得想找你玩。”

“嘁——假惺惺……没假请啦,都说了我什么工都不算,那有假一说……”

“哎?那怎么办……”

卡妃瞅瞅涅丝,瞧见把她给唬住了,噗嗤一笑:“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就是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呗。”

“哎?哎!那感情好!那我们明天……啊对了对了,差点就给忘了!咳哼,卡妃,明天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嗯?不是你约我玩吗,怎么问我想去哪儿?”

涅丝咧嘴,总不能说,这是老妈教她问的吧,看来任务也不能生搬硬套:“哎呀哎呀,问问而已,问问而已嘛……”

“非要说的话……最近一直想再去12区神殿一趟……”

“郊游吗!挺好!一起一起!”

“才不是……”

“赶集?那我准备点东西去换换。”

“哎呀不是的,我是想一个人半夜再过去一趟啦。”

“哦!‘神迹’……你还没放下这事啊。”

“嘁——”

涅丝突然福至心灵:“啊!对了!你别一个人去,我们一起半夜去吧,我们都看到了,就相信你了啦!”

卡妃眼睛一转:“诶!确实啊,我怎么没想到!到时候你看到,也会相信了!看你还笑不笑!”

“嘿嘿……不是啦,我之前也不是笑话卡妃的啦……只是神迹真有那么好见到的吗?”

卡妃摇摇头,也有点不确定:“不试试怎么知道,确实是一个人影在收供品,眨眼就不见,但那我确确实实看到了……只一瞬,他的模样,我永生难忘,长得就像是……就像——就像——就像——”

还在埋头缝纫的涅丝回头瞅瞅:“就像?”

只见卡妃说着说着就卡壳了,眼睛瞪得老大老圆,跟车轮子一样圆,脖子缝线牵着了一样,咕溜溜机械地匀速转动,目光就这么直愣愣地、死死地盯着一个方向不放。

涅丝望见卡妃的异样,好奇下,一边保持着手上匀速推动绸缎,一边微抬身子,越过缝纫机跟连动机械,向卡妃在盯着看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个瘦削,看个头应该跟她们同一代的男生,正推着一台两米长的金属推车,从厂房外,把一批一批加班要用到的物资包给运进来,堆放到墙边物资区码齐。

这男生一身灰布工装,鞋也是普通二八帆布鞋,虽然穿着打扮并非全国统一的校服,但也就是普普通通工人打扮,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要说到奇特的地方,那可真就奇特得紧了,在涅丝的人生中可以称得上生平仅见——

“哦,是‘半边脸’啊——”

涅丝压着嗓子小声嘟哝,卡妃没听清,自然疑问了一句:“什么?”

“唏——小声点。”

“什么?”

“你干嘛盯着人家看。”

“神迹……啊,不是……”

“什么?也是,别他那脸吓到也是自然的,听说是被炸弹烧的,能活下来真是神迹……”

此时被涅丝叫做“半边脸”的男生,已经把布料包全部搬运了出来,转身要把空车拉出去,这个角度刚好把他被烧毁的半边脸看得一清二楚。

只见他半截长发下,隐隐可见他整个额头到鼻梁往下,左眼左脸颊整片筋肉模糊,揉烂的纸张,如同一块干净整洁的麦田,有至少三分之一的面积被坦克碾出一片三角形的烂泥沼地带一样,可怖可怕,是那种会吓哭小孩子的恐怖伤痕。

明亮的电灯下,半边脸拖着拖车轻快地往厂房外走去。涅丝往后翘脚踩了卡妃一下,让卡妃回神:“还盯着看,很不礼貌。”“不是,我不是……”

卡妃总不能说那男生完好的半边脸,跟她见到的“天神”一模一样吧,尤其是灯光阴影下,只能看到他完好半边脸的时候,那一瞬令卡妃恍惚,除了目不转睛盯着他外,再也做不出任何其它反应。

看着男生走远去了,一片嘈杂的机械声中,涅丝才放开声音,跟卡妃展开背后议论:“卡妃是第一次见到半边脸吧?其实他上个星期就过来了,听说干了很有段时间。”

卡妃依然沉浸在震撼中,千头万绪,心不在焉敷衍地应是:“嗯啊。”

涅丝没管她情绪状况,自顾自道:“……他是货运站的搬运工,跟车,把物资搬到各个工厂指定地点。”

工厂要进行生产自然需要原材料,而原材料不会凭空出现,都是火车、货船运到码头、火车站仓库里的,下一步由货运站的卡车,根据生产计划,进一步运送到各个工厂区域货运站仓库,最后再根据指标,从货运站拉到具体各家工厂。

工厂没有职业搬运工,把物料搬到机械设备上这最后一步,由打杂临时工或者学徒工完成。

工厂的工人们只负责把喂到嘴边的饭吃下去——伸手拿摆到了手边的物料,进行加工。而就涅丝、卡妃她们纺织厂,缝纫流水生产线上的工作来说,布料、绸缎、缝线,都是自动化运转的,制造过程都不用动手,需要动手搬运的部分,是纺织完后从缝纫台上落下来的成品,一般是等堆积起来后,由学徒工、杂工拖着拖车一次性拖走。

而把物资从卡车上搬运下来,运到工厂仓库,或指定地点的工作,完全由货运站承担,每辆卡车上都有几名到十几名搬运工,司机把卡车停在开阔处,搬运工们就跳下来开始把物资,按照工厂物资管理员的指挥,运送到指定地点。

在一片厂区跑熟了的搬运工,工厂的物资管理员、厂长清点对账完货物,报个厂房、仓库号,搬运工可以不用人带路,就能自己拉着货送到位了,效率就能高很多……

“……大家也都方便,所以你看,这个半边脸应该来了不断时日了,对这里熟的不行,我见到他的时候啊,都是他一个人在拖货……”涅丝向卡妃说明着情况。

“嗯啊,是吗。”

“就是啊,我一开始以为是老早就在这片工作过的,调走了,最近又被调了回来,就问老妈,但她似乎也不记得有见过半边脸,就很奇怪。”

“很奇怪……”

“很怪,这么有特点的男生,只要见过不可能没有印象的。”

铃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27点30分钟,夜班的下班铃响遍厂房,而半边脸就在铃声中推着满满一车布料包又进了来,卡妃又跟踪雷达一样,眼神死死跟踪着他……而这一次男生似乎感受到了这边的目光,推着车偏头看向这边一笑。

“哇呜——”涅丝惊呼到一半,马上打住,接着埋头假装忙收尾。

男生没有停下来,等他推车而过,涅丝后蹬腿,踢了卡妃一脚,捏着嗓子:“愣着干嘛,快刹车准备走了!”

“嗯啊,哦哦哦——”

一群夜班大妈大婶中,两丫头忙活起来,收拾她们用完的缝纫机,准备交给之后加班的人……今天加班只一半开工,所以涅丝老妈并不会来了。

卡妃跟涅丝收拾停当,把夜班做好的产品装框收件好,等拖车拉走,之后去员工休息室拿书包、个人物品——卡妃跟涅丝都没有自己的员工储物柜,都是共用涅丝母亲的柜子,只有涅丝有钥匙,所以卡妃到厂里工作时,必须跟涅丝一起上下班。

等她们从厂房办公区走廊间绕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夜班的大妈大嫂同事们,正在拿着鸡蛋、水果往半边脸怀里塞,十分热情的模样,已经满手礼物的男生,苦笑推脱不过,大家就把礼物往他拖车里堆。

卡妃跟涅丝看得云里雾里,跟夜班的领班打过招呼,就开溜了……半边脸对于涅丝来说只是个偶然的过客,她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在身,得把明天的活动给定下来,核心关键问题是要如何跟卡妃说好,让她带上几个老哥一起。

而卡妃此时心思则还全在半边脸身上,没有什么心情思考涅丝在说些,嗯嗯啊啊的,基本上任由涅丝说什么就是什么……直觉里就是觉得,半边脸跟生日那天的天神有什么联系,尤其是那眼神,卡妃坚信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这么相似的眼神了——生日那天微蒙的天色,跟夜晚厂房里通明的灯光神似,相似的光影,相似的匆匆而过的场景,留给卡妃的印象一模一样。

同时脸型外貌带来的冲击力也一样,卡妃感官里都是震惊的,上次是被美貌所震撼,这次则是被可怖所震撼……

卡妃心底此时打定了主意,比起飘忽不确定的12区神殿神迹,现在先找能确定踪迹的半边脸更加符合实际——虽然她根本还没有想清楚,干嘛要找半边脸,找到半边脸之后又要怎么样,总之先找到他了再说。

而另一边白莫邪也觉得缘分妙不可言,世界真是小,居然随便搬运次货物,就又碰到了那天的少女,于是本能地出于礼貌朝对方笑了笑,然后突然就想起了现在自己的长相,小姑娘显然是被吓到了,眼神都呆滞直楞住了,而看起来是她伙伴的工友,直接被吓得哇呜叫出了声。

就搞得白莫邪怪尴尬的,没想到居然会碰上见过自己真容的人,只想快快搬运完走人,好在这时下班铃响起,就让白莫邪解脱不少,感觉没被盯着瞅了。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两个少女离开后,下班后的女职工们又围了上来,为这个星期、上个星期、上上个星期,帮她们照顾孩子的事情的道谢……

事情经过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前段日子前线似乎有什么动作,卡德拉西亚全部工厂全线加单,所有城市工人全都加班到36点,就让卡妃没能借到自行车。

而涅丝纺织厂这边,托儿所平日里由仓库管理员们,跟几个临时工负责带孩子,让厂职工的宝宝们在棉花堆里打滚。但现在全面开工,开始清库存了,就不能让宝宝们继续待在仓库里了,同时管理员和打杂临时工,还得忙起来,把物资拆包分发运输到生产线上去,忙得不可开交,孩子们就没人照看了。

以往遇到这种情况时,是厂长跟副厂长站出来带宝宝们,而对于带一群几十个小祖宗这事儿,其实他们早就心里有苦说不出,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上。每次都是把自己跟小祖宗们们一起锁在大会议室里,一边签着文件开会,一边被骑脖子在头上拉屎拉尿捣蛋。

但这次情况就不一样了,1季6星期某天早班,厂长一如既往强颜欢笑,站在仓库前等待小祖宗们集合时,碰巧轮到白莫邪送物资过来。

一番攀谈下来,白莫邪了解了情况,本来加单赶工,厂长要调度排班工作已经很繁重了,现在还要代理托儿所“阿姨”,喂饭喂奶端屎端尿,疲于奔命。

白莫邪看看熊孩子们,发觉并不全是小婴儿,需要喂奶的就三个,其他都是一帮娃娃头,于是就自告奋勇,接下这件带娃的任务来——任何厂长只要开口说一声,就可以把做搬运工做的“跟车”临时抽调到自己厂里。

列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