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舰娘快递公司

星际舰娘快递公司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42章 是谁干的

然而没人知道,没玩家知道,甚至骗过了冒险者大厅的监控各种技手段——当年他们梅所斯家族选址,在沙底山脉岭之外的山谷上建庄园,就是为了在这沙底山谷中,修建这么一座全石质的秘密地下城。

这座地下迷宫覆盖整个谷底,当年全靠传送魔法进行施工修建,如今也只能通过传送门进出,比沙漠墓穴还要神秘,然而这个永不见日的地下世界并不阴沉黑暗。

魔法照明是根据地面白昼变化的,晚上的时候,魔法照明会全部关闭,极北之地日照时间比较长,所以在灯火大量着的时候,看不见空气中弥漫着不知名烟瘴,各种魔法材料混合而成的气味,刺鼻到令人无法呼吸,任何魔力探测手段在这片区域都会失效,整个核心区域充满了诡秘的气息。

虽然除核心区外其它两个区域没有常亮照明,但整个地下城并不死寂,魔法造物、构装生物、魔导机械,在各个区域穿梭着,而在核心区里更是能时不时能看见匆匆忙忙的人类身影,所有人都把自己笼罩在宽袍兜帽之中。

城区内明面上的魔法道具改造作坊,不说其工艺程度如何,别说各国密探往来其间,更是有接取到相关任务的天人好事者,复杂的眼睛让大多数有理智的大客户望而却步,而且大宗魔法道具,例如城墙上的大炮,法师塔的各种术式,以及白莫邪获得那块城控源,就必须在专门的宝石工厂、魔法工坊里进行处理。

除了街头巷尾,赚冒险者黑钱的小作坊外,26个王国在北极城里也有自己的工厂、工坊——他们26个王国的“行业联盟”,就是魔法道具制造、魔力水晶开采行业,毕竟是水晶原产地,开采完就地制造产业一条龙理所当然。

而这些国家开的宝石工厂、魔法工坊,背地里在干什么勾当,北极城的人们心知肚明,但只要各国自己国内不知道,就没有任何问题。

于是黑市中的明面上,脏物改造行当,从初级到高级,从冒险者小物什,到大型魔导装置,看起来就被私人跟国家给包圆了。然而事实上,梅所斯家族的地下城才,是北极城改造黑市市场上的吸金巨鳄——他的客户全部是世界最顶层的存在,那些暗地里勾当不能给任何第三者知道的人物、势力、国家,他们就需要一个绝对秘密的服务商,黑市中的里侧一面,黑暗之中的黑暗存在,这就是梅所斯地下城了。

有市场就会有动心思的,目光远大的梅所斯老家主,一步步完善了三大区域设施,将地下城彻底完工,投入正常运转,就开始培养罗菲斯·迪·伊拉梅昂·梅所斯,并最终将打拳交给他。

现在地下城比当初又扩建了一圈,持续为家族提供了将近三十年的财富。

当然,钱财对于这个洪荒世界来说,其实根本一文不值,所以在大陆东西南方,魔核、魔力水晶是硬通货,耗尽魔力后被制作成了一般等价物,也就是作为“货币”来使用。

所以为什么还要积累各种形式的财富?因为一个世界只要存在经济这个系统,那么金钱到达一定数量之后,那它就不再是单纯增长的数字了,而是变成了权利,而权利的本质就是对他人的凌驾。

银河系持续数十万年的战争,使得经济得以靠战争税的形式延续,其实就技术、理论、手段来说,人类早就可以抛弃这种古老的系统了,于是战争一消失,银河帝国就弄出了GC。

但对于完全没有任何科学技术硬件基础的世界来说,无根无基的势力想要扩大影响力,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积累财富,量变到达质变之后,目标就是财富背后的人脉。

在老家主手上,梅所斯家族近十年形成了气候,通过运营这个“黑中黑”的行当,跟整个人类世界上层连系了起来,就算身处极北之地,甚至可以影响到世界另一端,最南方中立侧的政局。

位于北极城的26国所属的各种明暗组织,更不用多说,都得让着梅所斯这地头蛇九分。并且对于梅所斯家族一切的要求,是有求必应,所以北极城明面上看似有三个势力,实际上梅所斯就是无冕之王。

北极城这个固化的阶级,一直持续到了6553年,外来冒险者、空降的天人,根本不可能了解这里面的盘根错节,就算挖出数百各种组织,一时半会也无法绕清,理出其中共通的那根梅所斯线——萨伏依茶会就陷在这个坑里面。

但对于在北极城里土生土长的人来说,梅所斯家族是绝对的统治者,这个就是常识中的常识了……成文不成文无所谓,十万本土居民都心知肚明就完事——这就是一辈子小心过来的老丹尼尔,即使明知风险远远大于收益,但最终还是答应下来的原因。

3月22日这天下午,在这个为黑市接黑活的地下城里,传送过来了两个把自己藏在兜帽阴影中的人,一路在核心区中穿行,跟大多数行色匆匆的宽袍人没有什么两样,左弯右绕,直到进到了一扇两人高一人宽,黑铁魔纹魔力萦绕的大门之后,两人才取下了兜帽,不约而同地长出了一口气,袍下之人,赫然是黑杰克里跟老丹尼尔。

魔法灯亮起,这是一间十分舒适的会客室,铺着来至凯奇拉王国的高档地毯,装饰着海外岛国亚特兰蒂斯的珍奇海兽魔核,来至西方王国的金属雕刻品——全是没有实际价值的纯欣赏之物,这些玩物在通天塔世界就不只是奢侈品而已了,是权利的象征之物。

但在不懂行人的眼中,例如老丹尼尔看来,就又是骑士老爷们瞎折腾的没用破烂玩意儿,放菜市场上都换了不来几个钱。

黑杰克里先给自己来了杯三月酒,拉了张羽绒椅坐下后,才向一直佝偻着身形,十分拘谨的丹尼尔招招手:“坐。”

坐?坐哪里?从来就没有坐过丝绸软垫椅子的丹尼尔迷茫了,看了一圈没发现普通木头椅子后,只得提着屁股,坐到一张靠在墙边的椅子上,生怕压坏了椅垫子一般。

黑杰克里不理会他什么反应,抬头看着天花板的精美吊灯:“……知道吗,做这灯的木头就够付你要的钱了……”

“啊,啊……那是那是……”

“不考虑多要点?背个碑,给仔子没考虑考虑?”

还能要多少?再多都超出老丹尼尔的想象能力了。

“不了不了,已经够老头后半辈子了,已经够了……常绿常绿,只要能到南边新城市去……”

“没错,人要懂得知足……你是第一次见到我,但你对我可不陌生啊,丹尼尔,果根子的。”

“啊?”

“你的名字可是圈子里的一个传奇啊,走尸七八个三四个传你名,我们老家主都有提到过你,还说如果你不是混血的话。”

“没办法,老头子我啊,只能给坏名声,刻不上骨片刻不上……”

“诶——打育,有点盼头呗。”

“那是那是……常青藤常绿,到了新地方就隐姓埋名,就隐姓埋名,做点小生意,养个婆娘,过点小营生,碑文的好事留给仔儿吧,到时候到时候——”

“行了行了,知道你在表态,在辩白什么……那反正都是剑柄冒火没人锤的,我们就有话直说了吧——既然这么怕我们灭口,应该有考虑后手的吧?是准备要我们动手的时候再说?”

“嘿,来地佬,来地佬……”

“育打嗝儿,不用这么绕来绕去,早点交代了吧,真冒个火起,可就没你半茬开口的机会得。”

“……”

老丹尼尔并不知道自己是在那里,但根据冒险者业内多年的浸润,没吃过猪肉,也听说过猪跑步的,因此能第一次碰到就判断出是“父子城”,而一路过来见到的魔法构造物、建筑模式,显然这里就是一处人造地下城了,那种高级冒险者所津津乐道的挑战目标,被称之为秘境的最高难度迷宫……梅所斯家族很强大,但强大到能自建秘境这种程度,确实是超出了丹尼尔的幻想的最大阈值了。

确实可以在自己没有任何反应,没有一丝痛苦的情况下被干掉,然后成为这个深山腹内永远的秘密——老丹尼尔根据空气清新程度,看着地面、墙壁的整块整块大理石,山岩一般的纹路,还以为这处秘境位于山体之中。

脑海里一直转着这些小心思,此时被当面拆穿底牌,一时情急脑筋打了结说岔了话:“老头儿哪敢哪敢啊,背碑都没个响的啊……”

“嚯?敢说没有吗?好好好……担心威胁我们梅所斯家族,伤了情面以后不好混什么的是吧……怎么说呢,你太看得起自己了?还是看不起我们?都不想骂你弃仔子,因为你本来就是……你自己想想,我们人类有必要在乎一只面粉虫?难不成还能顶出个魔核?”

“嘿嘿嘿,是是是……我、我老头儿糊涂了……大家都是应绿之子都是应绿子,嘿——”老丹尼尔连忙打了个哈哈,赔笑装傻,希望黑杰克里把自己前一句谎话给带过。

绝对高位者果然不屑于揪小辫子,黑杰克里直接摆证据:“别废话了,我们知道你一传送回城,就溜去了冒险在大厅。”

“啊,我、我……”老丹尼尔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汗如雨下,不止脑筋打结,舌头都开始打结,之前想得好好的说词一句都出不了口。

“要不是给你的活儿还没完成……呵,打个走尸呢,没见你这么拖的。”

“……我、我不是在作对,不是作对,老头儿我老头儿……”老大尼尔都快哭出来了,眼泪是真的在眼眶里打转。

“……”黑杰克里转了转手上的酒杯,突然放柔了声线,“我也只是拿重杠驮脚垫的,扫扫鞋底……呵,常绿应绿是吧,要不要唱下诗?毕竟我们梅所斯是宣誓通天塔的对吧?”

“老、老……”

“算了,你嘛也正常……现在害怕,对了吧,因为害怕而做好准备,因为害怕什么准备都派不上用场了……我冒险时也遇到过。”黑杰克里看在眼里叹了口气,“最近我压力也很大,找你撒气有点过了,抱歉……说出你信心满满,敢跟着我过来的,不怕我动手的理由吧,别让老家主对你的评价掉了价。”

老丹尼尔的老眼往上抬了抬,想要瞅瞅黑杰克里,如果能从对方的表情上看出点什么就好了,然而这间完全超出他理解、见识、认知、眼界范畴的华丽房间,太过丰富多彩的物什晃花了他眼,一种自己多看上一眼都是种罪过的莫名情感,让老头儿抬了下眼,就又低垂了回去……什么都说出来得了,反正在梅所斯眼中都是小儿科,自己能有什么底牌?最后还是要看老爷们的心情……

“果儿根,老头儿我下了个延迟标……”

“嚯——”黑杰克里瞬间就明白了丹尼尔这话的意思,“什么内容。”

“‘寻找失踪的刀无双’。”

刀无双——是白无双在通天塔世界里的用的角色名字。“下个标”是本土侧“发布任务”的土话。

“没别的了?”

“没了没了,没有任何简介,说明内容,只有目标跟我这个发布人名字……没了没了,真的没了——”

“……定到什么时间?”

“明天中午。”

“具体——”

“3月23日12点!”

啪——

一声轻响把老丹尼尔吓得整个人一抖,抬起头来一看,原来只是黑杰克里把酒杯放回到了桌上。

“挺行的嘛……标这么一个,上这个码,确实什么都不用多说了。”

“到了新城市我马上取消,马上就消标马上消标。”

“嘿,想得真周道,我们还不得不把你遣去有天人囤啊,还都不能乱传送,得考着地儿送,不得送到什么偏远地界自生自灭啊。”

“不是不是……老头我是想去中立侧看看,去中立侧看看,我母亲就是在那里认识的父亲,老头儿就一直想啊,寻这个片皮啊……”

列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