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舰娘快递公司

星际舰娘快递公司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8章 在银河系旧共和国传统力量之外建立新的亲历史派

一直采取“弱势方角色对话”方式的白莫邪,眯眯眼开始思考转换话术,语气开始转强势:“……所以,当年我是祭品,献祭给了吕肖安,换取儒米蔻星,换取白色旗帜星域的弃世独立?”

正十分优雅骂骂咧咧的白蔻芳华闻言一愣,看过来,眨巴眨巴大眼睛,张张嘴,最后还没发出声音,却又被白莫邪抢先开了口。

“……所以,我们白家一直是恐怖分子的温床?帝国的蛀虫?吸食着国家的血液,靠着羲家的绝对理念苟活着,却干着葬送和平,毁灭现在幸福世界的勾当?”

“嘿!!!”白蔻芳华怒呔一声,头发又冲了屋顶,然而白莫邪就皱着眉头跟她直直对视着。

少年的双眼之中无喜无悲,静静的淡淡的,从这对沉静如湖泊的深眸中,白蔻芳华仿佛看到了无数身死,无数极悲、极苦、极痛,最终化做尸山血海的死寂世界后,一人矗立,静静的淡淡的,无喜无悲,所有情感回归最终的宁静……

长发落地,白蔻芳华侧头,当先收回目光:“……你也经历了不少罢,瞅你的眼神,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哎,累了累了,打不动了杀不动了,算了算了,不是你不懂,是老祖宗我不懂啊!哎……你也体谅体谅,把本宗当老人家看待吧,本宗也不把你当小辈看待了!”

“……明白了,如果世界规则是这样的话,我当年是自愿当牺牲品的吧。”

“……这个你就是真不懂了,其实当年我们也没讲清楚……其实并不是你想象中的‘恐怖分子’,我的感觉就一直是啊,都只是陪着他们玩‘过家家酒’……人活着就是为了一口气,尤其是对我们中的那些老顽固来讲,失去了理念,失去盼头,他们就活不下去啦!我们这些认清现实了的,就陪陪那些活在过去的可怜虫而已,给他们点事情做而已……这大局定得这么彻底,舰队没了,政体没了,连人民都没了,反,拿什么去反?!”

“老兵星空球俱乐部?”

“老兵俱乐部……”

白莫邪恍然:“……所以说宗主大人……咱们儒米蔻星人算是现实主义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人死了什么理念就都白搭?”

“现实?要说什么‘主义’本宗倒是挺‘实用’的……但有的人啊,就认死理,死亡反而是证明他们的存在,有些时候,为了一口气,命都可以不要了啊……你身边有这样的人吗?”

“……有,有人花了一生的时间来到我身边,我觉得……算了,这种时候没必要谦虚,她就可以为我生为我死。”

“嚯,这个比你之前讲的故事劲爆多了,再多说说儿。”

“说……没什么好说的了,哎,自我感觉太好,结果身边的王若夜背叛了,被发配回老家了……”

“……你又告诉了我什么……真是——”

“你让我知道了伍德黎安的事情,这叫我以后怎么去面对皇帝他们??”

“哎呀,怕个干楞子,伍德黎安那老玩意儿不是早隐居了吗。”

“宗主大人还真是多少年两耳不闻窗外事了啊。”白莫邪一仰头苦茶当酒一口闷了,“嘶啊……大家都知道,当年跟彪风皇签订和平条约的,就伍德黎安、寇瑟他们几个,现在他们私底下依然经常见面来着,这要是以后碰上了,面对面心里岂不是要有疙瘩……”

“哼——本宗倒是忘了,你现在算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呢,带着他的宝贝闺女私奔的鸿运小白脸……还真是有我们凡人没有的烦恼呢。”

“我也不是经常要跟皇帝见面的啊,也就2、3次……只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次数确实比普通人要来得高了。”

“你看看你看看,刚说自贬感觉太好,现在就又飘了是吧,你这何止是高啊,整个宇宙能跟皇帝面对面的人都没几个好不!本宗主戎马一生,别说见皇帝一面了,连之前自己本国的总司令都没有面对面见过!视频通讯一下都激动个半死……哎,当年老祖宗我也是个纯情少女啊……”

“……这样啊……那我奶奶怎么回事?她不是旧姓‘陈’的吗?怎么是变女儿了?”

“我家族里的媳妇儿都是本宗的女儿!但你奶奶确实是特别的呢……告诉你也无妨,反正更大的事情都给你说了——当年陈家小姑娘过来追求你爷爷,我们好歹是个大户,当年要看看对方姑娘是个什么样的啊……怎么说呢,小小只的库拉卡一样,超萌的,本宗当即就爱了……哎,可惜小姑娘意志十分坚定,非要你爷爷,把人抢了就跑……我也就只能允了,就让他们在一起了……”

“……所以后来利用宗主的权利,让我奶奶留守老家?”

“才不是……只是你爷爷跟你一样,要去陪那些老东西玩罢了,把囡囡放在我身边更安全。”

“所以我族不断把族人送去老兵俱乐部吗……”

“时事我不清楚,往事你不清楚……听你口气,老兵俱乐部是个恐怖分子集中地?这么说吧,八百年前,银河帝国建立那会儿,‘老兵星空球俱乐部’,就是我们这些老兵回忆回忆当年荣光的聚会罢了。

你当一开始怎的?就是个‘恐怖组织大本营’啊?时间旧了事情就会出现变化罢了!这么说,当年要打是可以打的,那为什么我们要在帝国时制6048年彪风历714年和平统一?

羲家人、我们自己、历史上的说法都是‘终焉之战’一战下来,银河系就要直接回归虚无,为了大义,我们‘银河系自由联盟’选择了投降,条件是政治独立,不接受银河帝国中央统治,于是就有了现在双赢的局面了。你也是这么学的吧?你还有记忆的话,当年我是这么对你说——

‘我们已经嵌入到了敌人内部,所以现在使命不再是打倒羲家,锡亚纳佣兵团的任务就变成了如何把银河帝国势力逼出权力圈,并且在银河系旧共和国传统力量之外,建立新的亲历史思想’。

很绕吧?没错,送出去的每个白家人,都是这么一句话,过去并不是由我来说的,只是前面的那些人把自己也送出去了,这边最后只剩下我了……这句话,当然不是我想出来的,是吕肖安那边要求的,其它事情真相一律不能讲的……”

“但现在不是都讲了吗?”白莫邪说了句废话,用来把话题引导下去。

“现在你也不是要送走的棋子了……要传达的思想其实是,‘我们也是和平的,也是认可羲家现在这套和平统治模式的’,但就是咽不下过去那口气来着,所以需要夺回军权……就这样。脑阔疼。”

银河系自由联盟,是当时旧共和国军事联盟的正式名称,虽然本质上就是反银河帝国联盟,但舒服面不能就这么直白写出来……要是直接写了,那岂不是在长他人威风?

“既然现在不想跟羲家混,那联盟为什么还要投降?”

“……正史那么讲是一个方面,没人想世界毁灭,银河系最后只剩下两极力量,对撞起来,那可真就撒大欢儿了……当然要说服所有人是不可能的,之前也有说嘛,有的人就会觉得有些理念比生命更重要,这里面就涉及到其它的逻辑概念了——脑阔疼,别看最后的谈判签字只一会儿,其实里面谈了好久,就我感觉,至少在终焉之战前一百年就开始谈了,伍德黎安那家伙,不可能简简单单变卦。”

“等等……我来总结一下,‘老兵俱乐部’不等于‘锡亚纳佣兵团’……”

“没错,哼,那小妖女连这个都瞒着你了?她怎么说的?”

“她说……欸?她还真就什么都没明说,是我的智囊自己根据对话种种推断出来的——‘老兵俱乐部’是‘锡亚纳佣兵团’对外活动的身份。”

“你知道‘锡亚纳佣兵团’是什么?”

白莫邪点点头——他跟三百年前的吕肖安可是有过交集的,只不过那时候他是桑都司,第一次见面,自己是已经圈内小有成就的科学家雇主,而吕肖安则是刚刚成为自由枪骑士,被派来坟场的新人雇佣兵。

那时候他还拥有强烈的正义感,觉得自己是在为了全宇宙智慧生命,跟抹杀者作战……

而再见面之时,自己已经是成名的宿将,而他则成了背负一堆追随者性命的赌徒冒险者,两人虽然再一次成为了队友,然而心中所重视之物上的差异,却让两人注定貌合神离。

所以从最开始,直到自己最后慷慨赴义,混乱失去有效监管的战场上,吕肖安不断上下其手,最终成功从茉维依手上骗到了她木心超脑的蓝图,为后来奈琪姐妹的诞生埋下了伏笔。

而就如白莫邪在坟场活动的佣兵团叫黄金骑士团这样,吕肖安他建立的佣兵团,就叫锡亚纳佣兵团……对于这个佣兵团的存在,白莫邪可以说比白蔻芳华还要熟悉。

“嗯,你在坟场那边呆过,那就好说了……”

白莫邪都懒得问她为什么知道帝国最高机密,坟场、抹杀者的事情了……虽然她一直没讲自己的军中职位,但这事儿只要查查就能知道,她那个战乱年头里,知道抹杀者的情报是理所当然的。

跟现在银河帝国,为了和平演变而隐瞒坟场、抹杀者情报不同,当年各国各势力,是为了国内国民稳定,不造成恐慌,才隐瞒远得看不见的抹杀者的威胁的——说白了是针对方向不同,现在银河帝国主要是在对外,封锁自己这边的消息为主,让在坟场内的旧共和国势力的民众们不知道银河系的剧变。

至于当年的国家势力,则都是对内,对内部民众隐瞒消息,反正基本上有所有银河系人类,在有生之年里是见不到抹杀者的,那干嘛不把重心先放在眼见的国内建设、国际战争上呢?

……白蔻芳华接着自己的思路讲下去:“是老兵俱乐部在先……吕肖安从坟场回银河系之后,被不知道谁引荐进入了俱乐部,在我们的老兵俱乐部内部,建立了他的组织,依然延用了他那个‘锡亚纳佣兵团’的名字,那时候,他还跟他留在坟场那边的力量保持着联系。你知道他的理念吧,他的思想是……嘶……”

“这个我知道,一年前发生的事情我还是记得的,他跟我的交际应该在去年一年里是最多的——他想要‘纪念’所有逝去的人类,要证明他们的存在——也就是说要公开坟场跟抹杀者的情报。”

“欸是这个样的吗?哦……好像还真是的……虽然不是他的原话,孙仔,你不是也是超脑吧?”

白莫邪翻翻眼睛:“他把他两个‘女儿’交给了我,怕不是也没安什么好心,也想着‘内部瓦解’什么的,但王星茹动作看起来更快一步的样子。”

“……讲了半天真是又乏又脑阔疼,最后关键是——你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明白什么来着?”

噗——

白蔻芳华一口解渴的茶水喷了出来,一只打理长发的波波球连忙赶过来进行清理:“合着半天,老祖宗我全都白讲了啊!?你个……”

“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明白得太多了,不知道这个‘明白’具体是说明白什么来着……”

“吓死本宗了……把话讲清楚啊,老祖宗我懒得动脑筋了啦!”白蔻芳华又慵懒地往后躺倒下去,“咱们一开始的话题是什么来着?”

“宗主大人跟后孙讲,为什么要把后孙‘卖给’的吕肖安的原因。”

“是的,没办法,谁叫本宗被你威胁到了呢,把你这个皇帝大红人推到跟家族对立,可就脑阔疼了……虽然本宗很不想管这片烂摊子,但本宗毕竟还有留念啊……孙仔,你开出来的条件是什么来着?”

“1,白无双进入我组织核心。2,白玲玲成为儒米蔻白氏。3,任何行为都不牵涉白家。”

白蔻芳华瞅瞅眼:“所以——白玲玲是……”

“白玲玲是文明。”白莫邪口带骄傲。

列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