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舰娘快递公司

第252章 一语成谶

政治外交上把“文明”不当“文明”,甚至“国家”都不当的这种错误,之前也犯过。只不过是犯错的可以说是全人类,而不是现在的“银河帝国”。

在刚跨过光速门口,文明跃升期,所谓“大宇宙时代”的时期,直接主观上没把一些无法理解的银河系内“文明”,当做文明看待,直接予以了改造甚至毁灭……你会觉得千万年传递一条信息的“石头”,是一个文明吗?当年不理解,只当是奇妙的“生物”,现在理解了,但已经晚了,银河系少了很多文明多样性。

这是人类整体知识水平的提升,带来的认知层面改变。

那么现在既然太祖皇发话了,那么白铃铃一个人一个文明的意见,就将无法忽视,如果最后讨论通过了,那么与白铃铃相关的所有事情,银河帝国都将无权进行干涉,白铃铃她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对坟场内银河系文明分支发动千难体战争,也将被定性为一次文明间的战争,银河帝国就将无权对其行使司法权力,简单来说就无法用国内法律判决她为叛国、内战等……

本来在法律道德上银河帝国占着压倒性的优势,所以一来到山寺这边,王星茹一上来气势是压倒性的、问罪犯人般的……结果现在双方都是文明了,那就得以文明联盟间的破坏和平、国际战争罪名来进行讨论了。

可以说如果获得王若夜的小报告后,第一时间捉拿白铃铃,帝国就将获得先手……然而首先皇帝本人就犹豫不决了,然后几个将军大臣一番,“人类”、“外星威胁”什么的一番讨论,就浪费了老多时间,结果事情现在就变成这个样了……

其次,不马上动手,还是对“类星体”的忌惮,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生命存在形式,如果受到极端刺激,会变成什么样子,没人拿得准,没人敢负起这个责——她可是策划还实施过宇宙毁灭计划的存在,如果在银河系外面,那还可以直接试探攻击看看,现在在银河系里面,出个什么状况,别说造成银河系毁灭了,就是破坏了一座星城,都没人担得起的责任。

总之在解明相位转移,获得白莫邪的行动配合之前,他们都会一直研究讨论下去……

羲俞昊转念一下,只不过放低姿态其实更好,作为对等的存在进行对话,自己银河系人类方依然占据道德制高点——白铃铃搞出来的千难体战争,死亡人数过亿,直接受影响人口两千亿,波及人口亿亿计——这个制高点,除了指望在人类环境中成长生活的“类星体”,拥有同样的价值、道德观念,可以接受外,对白莫邪这个纯人类那是绝对有效的。

目前可以看出来,白莫邪嘴上不情不愿,帝国要他干点什么,都一副不想配合、勉勉强强的模样,然而实际上却每次都不顾自身生命安危,积极完成了任务——他是的心还在帝国这边的,因此才会叛出吕肖安阵营,从橙子少女号事件开始,就跟帝国,跟自家闺女走在一起……

那么再考虑白铃铃跟白莫邪的关系,根据王若夜的分析报告,以及白莫邪自己提交的记忆显示,白铃铃都是依附于白莫邪的一方,所以如果能建立起文明合作关系,通过白莫邪控制住这个特殊形式、形态的文明,将可以使得帝国获得更大的利益。

追究千难体战争的问题,白莫邪隐瞒白铃铃身份、存在的问题,现在莫宁图的问题……帝国方面无论在那张谈判桌上,都是绝对主动的,而白莫邪想要的,不外乎银河系自由领一块而已,等坟场旧共和国势力事了,帝国给予正式承认完全没问题,就算是现在,也可以给予默认,让桃花坞在外银河系圈子里,成为高于海盗灰色领地的合法、合理场所。

说起来白莫邪不是有在搞个快递公司吗,这个条件,会让他获得大量“坟场星系——银河系星系”一线的订单,他应该会心满意足地跟帝国合作了吧……把白铃铃的事情,在文明联盟面前隐瞒、压下来,谁都不想把“类星体”文明的问题,在自己消化完前捅出去吧。

我们银河系也能有自己的特殊特色科技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金芒一闪即逝,代表着羲俞昊超脑运算了那么千分之一秒,在考虑清楚明白大量前因后果之后,太祖皇“白铃铃是个文明”话音刚落,斩云帝就接了一个“善”——于是一条今后千万年都不曾改变的帝国国策,就这么定下了基调。

当然这些幕后的台词,白莫邪一个字都不清楚,他只是觉得把白铃铃摆上了“文明”的高度挺好的,听着就好厉害,自家闺女当然是越厉害当父亲的就越高兴啦!望女成凤嘛!

新老两个皇帝又叽里呱啦说了一堆白莫邪听不懂的黑话,但他心里正高兴着,也没管什么“相舞”、“边册法”、“艺兰荖”是在说些啥子……

老大爷:“相舞艺兰荖准备了几?”

羲俞昊:“四个呔。”

老大爷:“一组才四个?不对不行,这不行,得打上八个啊……”

羲俞昊:“皇宫也修缮不可轻慢……”

老大爷扇了两下:“倒也是,皇宫那边的消耗也是必须的……之前囤的呢,艺兰荖跑生活的老头子我知道套路六个,至少六个能挤得出来。”

羲俞昊:“明白,吾会去催……”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三人一起侧头看向来处,只见是王星茹穿过樱树林快步走来,三两步就到了跟前……首先什么都不管不顾,踮脚,勾上羲俞昊的脖子就是一个香吻……真是跟王若夜如出一辙的风格。

白莫邪想到了自己的遭遇,一阵胃疼,侧开了脸去,非礼忽视……而老大爷则抚扇哈哈大笑,说着不愧是王家人,果然个个性情中人,当着他老头子的面都秀……

不知道吻了多久,斩云帝终于挣脱了王星茹的束缚,吃瘪表情再也藏不下去,满脸尴尬地看看老大爷,瞅瞅白莫邪。

“茹儿你……”

“停!”王星茹一口打断要教训自己的羲俞昊,整整衣服,一本正经向老大爷迈进一步,仿佛刚才激吻的人不是她一样,“紧急情况,拖不得了。”

老大爷:“……哦?什么拖不得了?反正也没什么好拖的了,我这边意见已经都传达完,你们自己再去商量,家里谁有违背的意思,我来劾之……”

“不是,是说……”王星茹扭头看了看白莫邪,她这么严肃的样子,是白莫邪从来没有见过的……

刚才跟她老公的那一激吻,怕不是在给自己压惊?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白莫邪不敢再深思下去——有什么事能让帝国情报部头头如此紧张失态的?

也用不着白莫邪深思什么,猜测什么她看向自己说话的深意了,因为她也一样,完全没有避讳白莫邪的意思,直接就把紧急情况说了出来:

“夜夜……王若夜她叛变了……”

白莫邪开始胃肝肾肺心全部疼起来,一时整张嘴巴都咧了起来,出声不得,大脑一片空白。

羲俞昊倒是镇静自若,尽显战争宿将风貌……白莫邪虽然也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生死战阵,名副其实的,亲身阵亡了的战场,回溯轮回无数——然而那都是他自己“死”完事儿,一切凶险、危机都由他一个人背负、一个人解决,但是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了……身边信任之人的“背叛”这种事情,对白莫邪他来说是出身至今头一遭……也算是填补了一项人生空白,增长了阅历了……

自己一直以来是不是对王若夜太坏了?一直提防这提防那,对她亲近全部敬而远之,所以才会……不不不,自己表达的十分清楚了,自己是穿越者的秘密,只会告诉最信任之人,同样她也没有捅给王星茹,这说明自己两人间有默契的……她是何等聪明之人,肯定是知道自己只是嘴上不饶人而已,必须要在众人面前做个样子,那么……

白莫邪:“那个、那个,会不会是……”

王星茹如同打断羲俞昊一样,十分直接了当地打断了白莫邪,瞟了少年人一眼:“别想了,不是误会,南南一直跟我保持联系着,他的话没有问题,我也直接跟王若夜联络过了,她本人亲自说明了自己的意图,表明了态度……你自己看把,视频有点模糊失真,酷机的通讯,但音频十分清楚明白。”

情况看来是真的十分危急,王星茹都不再用她惯用的绕圈圈说话方式了,直奔主题,这不……说着就放出了一个全息实况,王若夜的形象凌空出现,脸蛋娇俏可人,然而身上穿的衣服却是作战用的动力服了……连团服都很少穿的她,居然弄一身动力服,这件事情本身就透着反常。

只见全息影像里王若夜粲然一笑,开口第一句话直接就是:“小白,黄金骑士团夜夜接管了哦……”

一股沙场之秋的悲凉孤寂感莫名在白莫邪心头涌起,可能跟之前老大爷讨论古诗有关系吧,总之就是一股荒漠孤烟的苍凉情绪郁结在心头,现在又无从发泄,排解不得,闷得人心里发慌……

全息投影继续播放着,之后就是王若夜的一段“独立宣言”,首先宣布正式接管实验室A,以及宣布了对黄金骑士团所属桃花坞行星系的主权……

全息视频显示着是白莫邪十分熟悉的,本该简陋的工地般的办公平台环境……之前摆放在这属于指挥部的高处平台上的沙发全部不见,建起了一个半圆形剧场一样的,半开放式会场环境。

王若夜就站在剧场的,舞台正中间的又高出一截的讲台上,一身作战动力服,朝着应该是观众席,也就是面对全息视频视角的方向,大声发言着,而她身后一字排开两列新员工少女,细数下一共有41人。

这41名新员工少女把原本的团服重新涂装成了黑底红边,每个人都戴着同样的红黑配色的全封闭作战头盔,服装的左胸口有个变形“王”字的徽记,王若夜动力服胸口上也有这么一个标记……这该不会就是她自己设计的“国徽”吧?

总之,这一出王若夜看起来是有模有样,显然是早有准备,十分认真的行动——以她的性格、能力,没准备突然搞事情反而不可能。

在王若夜单方面宣布脱离黄金骑士团,成立“安京妖夜组”,并且与正在攻击桃花坞行星系的不明势力结盟,这一系列宣言之后,就进入“新闻发布会”的“记者提问环节”,而担任这个“记者”的人正是南宫望。

只听从王若夜面对的方向,也就是视频的录制拍摄视角,也就是观众席这边,南宫望那独特的中年大叔声音传出:“那么,王若夜小姐,我这里有几个问题。”

“请讲哦。”

“作为贵组总指挥,开场第一个词是‘小白’,是不是意味着……”

“没错呢,这是一份公开的公告、宣言哦,所以不用偷偷录制呢,直接用摄录设备就好,之后会提供专门通道让南叔把这段视频发回去哦。”

“专门的通道,信息战都不是问题了,所以是跟外面那些袭击者已经讲好了吗……哈,你这丫头啊真是,计划了多久了?”

“南叔哦,这算是你的一个问题吗?”

“算半个吧,丫头你想回答就回答吧……摄录设备就免了,之后我会直接把这段视觉记忆传回去,更有说服力,更能达到你宣传的目的对吧……那么既然已经结盟了,我可以知道你口中的‘盟友’到底是谁吗?”

“可以哦,他们自己称之为‘克拉西门徒’呢,‘克拉西’这个名字就用不着夜夜多解释了吧,知道的人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哦。”王若夜冲着视频眨眼。

白莫邪侧头看向王星茹。

王星茹用三、两句话进行了简单解释:“‘克拉西’,吕肖安智囊,可以算是老兵俱乐部的二号人物,比起吕肖安他的行事更加激进。”

王若夜那丫头,玩着玩着终于玩到了自己的对立面去了啊……白莫邪心中暗叹。

列秋

作家的话
大家好,好记得第3卷25、26章王若夜与龙女观月吵架的章节吗,回收3卷第30章出现的一个“一语成谶”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