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舰娘快递公司

第24章 继续,飒——

这个时代动力装备真是人本身身体的素质可以忽略不计了,就刚才白铃铃那一下飞剑偷袭,就是坦克穿甲弹的威力了,一般肉身别说又是反手又是扭身,各种别扭姿势了,就是正面蓄力去格挡都接不住。

羲家四个丫头,气顺了正准备起身离开……动力服提供外部动力源与支撑,实际上里面穿着的人完全不用自己出力气,胳膊腿全断了,动力服都能自己动作着把人带回来——战场上这种情况比比皆是,身体被击穿破坏后,动力服就自律返航,担架都用不着。

而之所以刚才美少女们躺一地——身体酸胀疼得受不了,动力服把肢体被动拖着不就更疼了,所以羲檀乐吵架时蹦跶了一阵子,然后就又萎了下去……

面对自家女儿不但不团战时帮她爹忙,还在她爹车轮战后跳出来约架,白莫邪松开塔齐娜的手,看着比自己还高的英武女将,说了三个字:“‘枫铃儿’。”

“……嗯,唔……”塔齐娜自然懂他的意思,苦恼起来,白莫邪、白铃铃两边来回瞅了半天,十分苦恼,小声咕哝,“以前一直想抱抱枫铃儿……”

白铃铃还刀入鞘,电磁束缚粘滞到后背上,蹦蹦跳跳来到塔齐娜面前,背负双手:“想抱铃铃?可以哩。”

塔齐娜瞪大了眼睛,回头看向白莫邪。

白莫邪这个当爹的撇下嘴,摊摊手,不发表意见。

塔齐娜不再犹豫,将近一米八的身高一把把就一米三多点的小萝莉抱入怀中,一通举高高后让环臂让她骑坐在自己怀抱,兜着小萝莉转起圈来,哈哈哈大笑着开心得不行。

白铃铃似乎也挺喜欢这种亲密接触的,平时就一直很粘自己……白莫邪思考了一下,可能跟她的诞生以及经历有关吧,现在她更想明白“什么是人类”,能让她“耙耙”这么着迷,根本不去思考宇宙大进化的事情。

塔齐娜就这样捧着白铃铃走到了白莫邪面前:“我果然还是个直脑筋啊!想在才想明白雪可兰那丫头为什么要那么激动,这也是好事,反正我想通也简单——我就是喜欢白铃铃这副模样!”

说着就探头往侧头看向她的白铃铃脸上蹭,蹭得小姑娘咯咯咯笑个不停,塔齐娜心中那是喜欢得不行……闹了一好阵子之后,才想起来还在跟白莫邪对话:“……咳哼,反正我就是这么直来直去的一个人——喜欢归喜欢,但命令我还是会听你的——以前的约定我不会忘记,总之以后要请你们两个多多指教咯,咯咯哦哦……”

说着就又开始颠起怀抱里的小萝莉,捧着她转圈颠着,还时不时举高高两下,算是完成了长久以来的心愿,十分满足——白莫邪变成枫铃儿的时候,可是不准任何人这样亲亲抱抱举高高的,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能让人这么玩儿?

“喂你们不是要打吗?快点打呀,别磨磨蹭蹭!”

白莫邪偏头一看,是走得远远大概一百米外的羲檀乐在用头盔扬声器大叫着,不止她席地而坐在那边,刚才先离开的姑娘们又有不少走了回来,在安全距离上围坐了一圈,一副要看好戏的模样。

羲檀乐叫完后侧头跟羲檀娴嘀咕:“哼哼,等他放水,我就要大声嘲笑他……哼,做事这么不公平还当团长。”

羲檀娴斜她一眼拆台:“要笑你去笑,别扯上我们咯,到时候小心又被教训一顿。”

“唔……”羲檀乐不吱声了。

羲天蘅让羲鸿颜脱了动力服帮她按揉胳膊,腿舒筋活血中,羲鸿颜里面是一身早有准备的运动服,所以脱出来也没关系。

这回儿听见羲檀乐又在想搞事情,羲天蘅本来要教训她的,但突然意识到羲檀乐有两年没好好跟自己说过话了,看来当初的事情她还没过去……一时不知道怎么处理好了,姐妹间关系变成这样,就感觉好尴尬。

羲鸿颜感觉大姐姐手上的动作变缓了,抬头一时就把羲天蘅的表情都看在了眼里,心里暗暗思量起来。

塔齐娜也听到了这边的叫喊,看了看后连忙把白铃铃放到地上,蹲下身子对视:“以前的‘枫铃儿’很厉害来着。”

白铃铃:“现在的枫铃儿超厉害的哩!”

白莫邪开始转头往后走去拉开距离后摆起出架势:“没有跟你的‘前世’正面单挑过,一直是我的遗憾,听说你能打赢了‘人类最强超级战士’……”

白铃铃把背后的太刀吸附到腰侧:“没有打赢哩,应该说在对我有利的环境下的胜利,我不觉得是赢了……耙耙的太刀是直的?唐刀?”

白莫邪:“虽然我用的是直式的,但这把更长一些,而且这长刀柄,是双手使用,准确来说应该叫苗刀。”

塔齐娜听完这段对话就退开,去到远处围观众女那边了。

白铃铃重新摆出居合斩起手式:“耙耙对上古冷兵器、功夫研究都好深哩。”

白莫邪回想起过去在单兵战上被虐杀,无奈苦笑:“走了不少歪路啊,学了那么多,后来发现除了去奥运会,平平耍耍帅,根本没有其它用武之地了……看见我这撤刀,左手托刃的架势没——迎、推、刺,可以用很多枪法的招式,破甲后连削带打威力惊人……”

白铃铃:“明白了哩,已经查找阅读完毕全部套路资料了——”

自己把什么都交代明白了,不会吃不知道苗刀套路的亏就行,难得有值得全力一战的对手,可别不尽兴,白莫邪点点头:“知道爸爸完全没有打够,所以过来满足爸爸吗?”

白铃铃:“王若夜说得很道理哩,这可是让大家知道人家厉害的最好舞台——赐教哩!”

飒——

所有人眼中只觉得两道光撞到一起,原本娇娇小小,感觉还没自己手上刀高的小萝莉,现在变成了一阵洪荒风暴,跟另一边的滔天巨浪发生惊天碰撞……两人的每一刀每一式,其实都很明白清楚,在现代摄录设备的辅助下,毫厘间的动作在全息屏上一清二楚……然而这些动作全部连贯起来后,就没人看得懂了,那是一种思考跟不上眼睛的感觉,只觉得好厉害打得好漂亮,但到底好在哪里,就是话在嘴边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时裘莉安也全息投影过来,看着湖边的战斗:“我们已经折跃到银河系边上了,你们不需要准备些什么吗?”

杜菲:“看打架呢!工作的事情等会儿再说!”

白莫邪跟白铃铃这一场打得是风起云涌、天地色变——是真的色变了,主要原因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战舰虽然体积巨大,半个亚洲大地堆满7、8倍高的珠穆娜玛峰的感觉,但生态区就这么一个奥运体育馆大一圈的感觉,人身上长个肉刺的比例都比这个大。

能正面抗核弹,就能量上差不多就能近似看做等价于核弹的存在,现在就是两颗人形核弹在不躲不闪正面硬撼,核反应作为一种能量攻击,物理伤害基本全靠冲击波。之前白莫邪一挑一群时,首先没有这么连续的出招,其次大家一起高速动作,使得气流紊乱,形成不了现在两人这种如同搅咖啡的气旋。

产生全息投影的光子自然可以在真空中传播,但现在是空气生态环境,空气分子平稳时还好,现在激震起来,更有土粒、尘屑卷上半空……弧形穹顶的蓝天开始出现雪花纹,那是种大片大片成团尘埃在飘落,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

菈妮娅呆呆看着天空,这种景色是她家乡托尔图加常见的天气——黑洞视界内环绕银河系河心黑洞超光速运动着——这些都是在她出来之后才知道的,从小在她的认知里,整个世界应该就是那副模样,大地看不到尽头,在天文望远镜中能看到是弧形向上,天气好时的时候避开“太阳”,能看见对面的大地,夜晚里满天星辰就是对面的城市灯光……

到了冬天,开始结冻的大海,浮冰会犹豫质量、密度、引力原因漂浮起来,小块一些的会直接升入天空,然后随着天空气流运动,太接近中心人造聚变体后,融化分解变更小,然后不少会在自己头顶落下——那不是实心的冰雹,松松空空的奇妙大团灰烬一样的东西,这种天气让整个世界变成了灰色,本来就颓废的城市,更加失去了光泽,让自己忍不住想唱——

“我是误入人间的神子,纯洁无瑕的水晶宝石,在这腐烂绝望的城市,我不是为此诞生于世……”

艾蕾娜眨眨眼恢复可爱的大红眼,看过来:“好听——”

“哎?我唱出来了?”菈妮娅揉揉鼻子,“嘿嘿,不好意思,这是香菲儿的歌,我是她的忠实歌迷哦……你为什么捂着兔耳,盯着我看啊?”

艾蕾娜:“……唔,免得又失控……那边打得太精彩了啊。”

格伦儿:“……看你忍得这么辛苦,干嘛不干脆回去呢。”

艾蕾娜扭扭捏捏了一下:“舍不得……我录下来,回去看慢镜头。”

菈妮娅:“你这样怪麻烦的……我那边,对,就是海盗老窝,有这种专门把自己改造成你这样的狂战士,战斗的时候,切换给杀戮系统,号称没有血没有泪……”

格伦儿:“哎,人与人之间的战争真可怕……啊,对不起,我没有说兔兔你的意思。”

艾蕾娜坐地上腿缩到胸前,小手捧着头顶,样子十分小可怜,摇摇头:“没关系,银阿莱行星啊,可以看成是一场人类第三世界大战重演,要活下来,只能适应……菈妮娅的家乡也是那样?”

菈妮娅伸着一腿支起另一腿,样子十分洒脱:“算是吧,只不过没有世界大战,毕竟上面有绝对的世界统治者存在,但下面大家百十人的局部战争不断的……说点别的吧,我们托尔图加可不是银阿莱那种有地表的生态星球哦,我们不是生活在星球外壳上,而是外壳内侧,那是一颗巨大的行星要塞。”

雪可兰摸了过来:“有多大?”

菈妮娅苦恼起来:“我没注意,但至少应该跟太阳差不多。”

艾蕾娜:“‘太阳’?”

格伦儿:“这个我知道,是特指太阳系里的那颗恒星对吧,作为一颗中等恒星,目前是银河帝国对变引擎能级的单位!”

雪可兰小声:“唔,这我也知道……虽然我经常逃课……”

艾蕾娜:“然后呢然后呢——托尔图加生活在内侧?”

菈妮娅:“那可不是吗,自然星球两极的人是脚对脚的,在我们托尔图加里头顶对头顶。”

格伦儿:“哇哦。”

艾蕾娜:“这么有趣吗?!”

雪可兰:“……有点想不明白……旋转离心力把人吸在内侧壁上吗?”

菈妮娅:“对的!”

“……离心力是种惯性力,并不存在,那是牛顿力学体系,考虑不了变速问题,只使用于惯性参考系,非要以内部一人做参考系的话,就只能引入‘虚拟力’,也就是惯性力……不选星球上个体做参考系,这个问题就简单了,就是加速度朝向……你们知识都有,但还没去活用的习惯,简单来说就是缺少阅历……”

难得有炫耀自己很聪明的机会杜菲大大咧咧开口,向新人们展示自己很厉害,要知道平时能给她忽悠的人屈指可数。

雪可兰撅噘嘴:“知道的啦,参考系概念都是牛顿之后才扩充开来的呢,只是一下没转换过来……”

艾蕾娜:“好了好了,那些没意思,托尔图加之后呢?生活跟普通星球一样?”

菈妮娅:“对的,一个样,没什么区别,只不过似乎重力常数不太一样,反正我们行星中心是一根‘通天塔’,气球里插根柱子一样,外面的飞船都走这个通道出入,这也柱子也是行星的核心,有多大多宽,我也说不上……我只在最后离开的时候,到了下面看看,还是坐悬浮车来着,刷,一下就过去了,反正我们这艘蜜莉忒斯就是从那通道里剥离出来的……”

艾蕾娜:“好想去看看啊,外面世界真是太奇妙了。”

“我可不是为了观光才离开坟场的。”雪可兰态度一如既往,语气干巴巴,没有友好的意思。

列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