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罪臣又作妖了

第2章 美人帐下犹歌舞

天之尽头的宫殿,灯火通明,琴瑟之声传遍亭台楼阁。

异域女子于雕花大鼓之上轻舞,纤纤玉指,形如青葱,旋转、轻颤,妖媚之时撩拨人心。

于龙椅上的那人,目露痴迷,嘴角噙着一抹笑。

咕咕咕、咕咕咕——

忽而,一只鸽子飞入大殿,躲过了所有暗卫的攻击,直冲上位的安晗而去!

安晗眉头轻微皱起,骨节分明的手指轻叩桌面,他看向那只鸽子,饶有兴味地喝了口茶,可是……那只鸟儿,为什么要在他头顶盘旋?

是有何种重要的事件要传递?

啪!

一滩稀烂腥臭的东西,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安晗的头上!

咔擦……他突然捏碎了茶盏,顿时茶水四溅。

“该死的鸟!”

“来人!给朕捉住它!拔毛凌迟!!”

安晗恼羞成怒,用袖子擦拭时,抬头看去,那只鸽子竟然在空中转体一周,将整个信筒都丢了下来!

侍卫忙冲上大殿,挥剑跳跃,鸡飞狗跳之时,正跳鼓上舞的贵妃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原来那只鸽子啄了贵妃的衣襟,然后对着安晗晃了晃小屁股,一溜烟地飞走了。

几十个侍卫捉不住一只鸟。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安晗黑了脸,“都给朕下去!”

一帮人吓得屁滚尿流,连声谢罪,又夹着尾巴跑了。

雪国新主,喜怒无常,好美人,好饮茶,以杀人为乐,他登基没几日,近臣就换了一大半。

瞬息之间,大殿空无一人。

安晗秀气白净的脸上才多了几分落寞,他挥袖擦去脸上的脏污,才捡起掉在地上的信筒,拿出信纸——只见上边有几行清秀却更显风骨的字:

[狗皇帝,军中药材不够,你的兵士要死光了。]

“顾绝兮!!!”

传说,当晚国主嚎得悲痛欲绝,嘴里念着心头想着,都是灵渊前第一医者的名字。

大约是对前线的顾将军爱在心头口难开吧。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说书人“啪”地一声收起折扇,笑得有几分风流邪肆,只可以眼睛有些小,众人瞧不见他眸中的算计和戏谑。

“啧,说话说一半,明天裤衩大一半!”一个喝茶的少年站起来,听得并不尽兴,砸了茶杯就走了。

裤衩大了,意味着某些部位小了。

自古男子都忌讳这个,围观者笑得不怀好意,却并未加入这场戏谑。

说书人并未动怒,只是整理了衣襟,露出了颈间风蔚阁的标志。

敢在天子脚下议论国主,这份气度,也只有风蔚阁会有。

少年变了脸色,赶紧道了歉离开。

“将士阵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说书人哼着陈旧的调子,摇摇晃晃地离开,似是宿醉过后的清明。

这世上人人都沉醉,无药可救。

西羽战线。

伤员的惨叫呻吟透过风雪、透过厚厚的帐子传来,像是凄厉的二胡,顾绝兮辗转反侧,还是难以入眠。

终是叹息一声,坐起,披上大衣走向风雪。

“真是烦人。”

他们,又是谁的孩子?谁的丈夫?谁的爹爹呢?

姑娘血色的长袍在雪地里缓缓拖动,似是一朵梅,盛放在这冷冷的寒夜。

墨忆安

作家的话
章节名出自高适《燕歌行》,高适大人对不起!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