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魂之杀机四伏

汉魂之杀机四伏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2章 再会

回到道场,大毛等人摆上茶盘,把盏言欢。

“归海的出现太及时了!”

龙归海笑笑:“巡警的出现才及时呢!要不是比赛被叫停,看他们中安武道要怎么收场。”

大毛给龙归海递了一杯茶:“归海既然回来了,那南山正道归海武道场的总教练就叫你来做吧,正好趁着你大胜的这个热度,我们广招学生啊。”

龙归海摇摇头:“我偶尔教教课还行,我现在复仇心切,做总教练怕是不能胜任。”

大毛说:“归海,你理解错了,我们把学生招进来了,对面的中安武道也就垮了,他们垮了,他们的文化侵略也就失败了,这才是大计。”

“好!”龙归海刚答应,强生便插进话来:“归海先别忙着答应。”他说着,看向大毛:“归海的武功高强,把他放在所有的归海道场,都能发挥巨大的作用,所以明小姐已经决定,高薪聘请龙归海做整个归海武道场的总教练,与各位馆长的地位平齐,他的工资,由集团财务直接发放。”

“呵!”龙归海受宠若惊,“我回去闭关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大家这么器重我吗?”

大毛虽然有些不甘,但是也无可奈何,他对龙归海说:“这是好事儿,既然明小姐这么器重你,那就不留你在我这儿受委屈了。”

“既然毛馆长没意见,那我就好办了。”强生说,“更器重归海的还在后面呢!纵然你轻功再好,你一个堂堂的总教练,总不能腿儿着上下班吧,明珠给你配了个座驾,我让人开过来了,就在街口呢。”

都知道明家人大方,强生这么一说,一行人的好奇心全被勾了起来,浩浩荡荡地跟着龙归海下楼,远远地看到街口停着一辆黑灰色的新车。

走近后,强生介绍着:“最新款,首发限量版,路虎揽胜星脉,3.0的排量,机械增压,最大380马力,喀尔巴阡灰色,颜色不喜欢可以换。”

“喜欢!太喜欢了!”龙归海的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

揽胜星脉安静地停放在街口,像一头沉睡的狮子,纵然闭着眼睛,依旧霸气侧漏。

强生从手下手里接过启动钥匙:“要不要试试车?”

龙归海刚要接过钥匙,强生突然问:“对了,你有驾照吗?”

“废什么话?”龙归海抢过钥匙,开门爬进车里,鼓捣了一会儿,引擎“轰”地一声,车子缓缓移动,随后加速离开。

强生跟在后面吼着:“哎呀我去!你会不会开?那只是配给你的,没说把车送给你,你他妈悠着点儿!”

中安武道场,原田武知手握着刀,身后站着刚从医院回来的山本元。长野夏被龙归海踢断了胸骨,肺脏炸裂,在送去医院的路上就没气儿了;长野春双臂骨裂,肘关节脱臼,就是治好也是个废人;小野太郎被踢断了脊髓神经,高位截瘫,送医及时,捡回来一条命。

“又是龙归海!”原田武知把刀柄都要攥碎了,“小野次郎、增岛、长野春、长野夏,还有小野太郎,我的七名亲传弟子,被他废掉了五个。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山本元说:“老师,是不是要我亲自去会会他?”

“不!”原田武知摇头,“我与他交过手,深知他的功力极深,定是经名师指点,他消失一段时间归来后,功力明显又提升一个层次,只怕你不是他的对手。我们对他进行过数次暗杀,全都失败了,我不想你也白白送命。”

“那……”

原田武知收刀:“青山雪快回来了吧。如果不是上次青山雪救下他,我们早就铲除掉这个心腹大患了。那小子也是个情种,现在恰好是青山雪将功折罪的机会。”

山本元看了看时间:“青山雪小姐上午的飞机,我已经派人去机场接了。”

“不必麻烦了!”木窗突然打开,青山雪一袭白色羽织,从窗口跃进来,剑尖直指原田武知的后心。

“老师小心!”山本元大惊。

原田武知急闪而过,刀刃割破了原田武知的衣袖。

“青山雪!”原田武知大为惊诧,“你疯了吗?”

青山雪站定:“原田先生,在您身边的十年来,我没有一天像今天这般清醒。”

“你什么意思?”

青山雪说:“我这次回家,翻看了父母留下的遗物,你应该能预料到我会发现什么!”

“哦?你发现了什么?”

青山雪握着剑:“原田武知,你拔剑吧!”她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虽然青山雪并没有在父亲的信中找到当年被害的证据,但种种迹象表明,杀害父亲的一定另有其人,而嫌疑最大,最具有动机的就是原田武知,所以她只好赌一把。

“青山雪,快别闹了。”原田武知敞开胸怀,缓缓走近她,因为他确定,当年翻找青山雪父亲遗物时没有任何他想要的剑谱,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他杀的她父亲,原田武知不相信青山雪发现了什么,所以他也要赌一把。

“老师!”山本元想要制止逐步靠近青山雪的原田武知。

青山雪咬咬牙,对着原田武知的胸膛送出一剑,他早有防备,袖口一挥,甩开了她的剑,随后转身拔刀,他放声大笑:“百密一疏啊,看来你这次回去真的发现了什么。不错!杀死你父亲的,不是中国人,就是我!他整理出了柳生新阴派的上三段剑法,倘若这上三段剑法送给我,我的剑法就可以登峰造极,独步整个RB剑术界,可是他却说这剑法是祖先留给全世界的遗产,要用来造福世界人民,多么可笑!我最后一次向他索要剑谱,他竟然当着我的面把剑谱给烧了,并没有留下任何的副本。这么好的东西,他竟然给毁了,你说他是不是很该死?”

“原田武知,果真是你!”青山雪咬牙切齿。

“怎么?”原田武知诧异,“难道你没有发现什么证据?”

青山雪把樱花剑立在身前:“直到你刚刚亲口承认,我的所有判断都还只是猜测,我佯装刺杀你,都是为了测试你,倘若凶手真的不是你,我甚至已经做好,以下犯上后的切腹谢罪。还好,苍天不负我,因为你的心虚,你终于露出了马脚。”

原田武知老羞成怒:“你诈我!”

“这些伎俩,都是跟你学的!出招吧!”

原田武知冷笑:“你是我的对手吗?”话音未落,原田出刀,刀锋划破空气,直刺过来,这一刀速度极快,青山雪慌乱中抽刀格挡,竟然震得手腕微麻,原田武知残余的刀劲留在樱花剑上,樱花剑震动不止,仿佛下一刻就要剑断人亡。青山雪还没有做好和他交手的准备,也深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可是杀父之仇不容不报,多年的武士道精神的灌输,让她已经做好死在原田武知剑下的准备。原田武知了解她,所以他也不慌不忙,也不舍得迅速结果这个自己一手教出来的最优秀的忍者。

六阳先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