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如何治愈你

第4章 都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 (3)

今天,红烟改嫁了。

迎亲的豪车数不胜数。

沈墨今天开的车,独一说不出来名字,只是她在杂志上看过。

她一直觉得,红烟是个寡情的女人,爸爸下葬的时候,她一滴泪都没有掉,更别提后来那些日子,日日夜夜在别的男人房里讨取他欢心了。

昨天晚上,她总觉得,那个不顾她抗拒她接触,死命抱着她在怀里的红烟,十分地恐怖。是恐怖,她仿佛用了毕生力气,才将独一抱着的独立城遗照夺走。

独一很怀疑,她看见的红烟是假的。

红烟抱着她掩埋在独立城的遗照上,放声大哭。

她第一次,见这样的红烟,甚至,她都怀疑,红烟是不是要抱着她老爸的照片,死在婚车上了。

很显然,红烟并没有。

这一切,大概,只是她对独立城的内疚,羞愧而已。

s市的独家风光不存,自然是沈家坐上龙头第一位。

沈家大公子的第二婚,自然不能草率操办。

当天,婚宴过百桌,名酒更别提,要多少有多少,来的也都是商场上的达官贵族。

婚礼开始了,由于独一不愿意充当花童,红烟入场是被沈墨那个儿子牵着婚纱走上红地毯的。

独一拿着捧花,看着她被沈墨亲吻,一对新人笑的好甜蜜对着所有镜头和宾客。

真是讽刺…

她一个人,走了出教堂,坐在楼梯口,扔了捧花。

“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啊?姐姐,你是不是饿了?”

突然,有个男孩,撑着把小伞,坐到她身边,为她遮挡炎热的太阳。

独一盯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

沈墨的儿子,她怎么可能会给好脸色。

见独一不愿意搭理他,沈辰光小心翼翼,看了眼在楼梯阶下,打开车门,等待他上车的管家。做贼似的,从背后拿出个蛋糕。

“姐姐,你吃!”沈辰光那双褐色的双瞳,充满了讨好。让人觉得,他就是在撒娇。

独一斜眼看了看他,向边挪了两步。离开了他的伞下。

沈辰光不死心对她眨巴着眼睛,又坐到她身边,他冲独一傻笑起来。

后来,独一说起这件事,她觉得她那个时候,不是被沈辰光的笑容感染了吃了那块蛋糕,而是,她认为…哪里有男孩子那么甜的啊!沈辰光这家伙,绝比就是个搞基的料啊!

或许,她看上这双和丸丸一样,没有一点邪念的眼睛时候,觉得他的笑容和丸丸一样可信,她嫌弃接过了那块蓝莓味的蛋糕,任由沈辰光躲在她肩膀上挤眉弄眼说着幼稚地:“姐姐吃了我的蛋糕,姐姐不讨厌我!太好了!”

“小少爷,我们该去汐汐老师那里上课咯!”管家见小少爷,这些天一直为独一会不会不喜欢他,这烦恼解决了,便恭敬地催促他,该上课了。

沈辰光一听,不高兴地低下头,可是想到,父亲那张脸,立马站了起来,难过地说道:“姐姐,辰光要去上课了,姐姐,别难过,等辰光长大了,一定会赢了这个男人的。姐姐,我真的很喜欢你的!”

独一握着沈辰光递到她手里的遮阳伞,诧异望着他那瘦小的身影。

她一直觉得,沈辰光那个时候,说的话太幼稚了。都没有想过,当年那个递给她蛋糕,为她撑伞遮住太阳的小男孩。他并没有说谎,他说他真的很喜欢姐姐,是真的。他说他会赢了沈墨,最后他真的赢了。只不过…他不知道,姐姐不希望的是,他以那样的方式…赢了…

独一觉得,人的一生,只有三次幸运。第一次,平平安安出生,第二次,快快乐乐成长,最后一次,平平淡淡老去。

只可惜,她是个倒霉的人,她没有这些幸运。

虐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