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犬公的喵女王

第2章 002梦境

围着屠喵喵和苗玉华的几人住的也不远,但再近也得回家做饭吃饭,吃完饭她们还想睡一会儿呢,再耽搁下去可就没的睡了。

几人和母女两个打了招呼转身走了,苗玉华也拉着屠喵喵进了纸箱厂。

正阳街道的纸箱厂虽是国营,但却不大,也没有食堂,是为了街道上的贫困户而设立的,雇佣的工人都是街道的贫困户,而屠家母女就是街道的贫困户之一。

在车间里找了个干净的角落坐下,苗玉华没有着急吃饭,而是关心地看着屠喵喵。

“喵喵呀!你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送饭了?天气这么热,你胃又不舒服,来回跑什么?”

屠喵喵看着苗玉华因为劳累而瘦弱的身体暗暗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她妈虽然瘦,但身体还不错,再过几年她妈的身体就不好了,再加上和继父那个渣男生气,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她死前她妈的身体已经完全垮了,要不是因为她,她妈妈早就应该住院彻查了。

“妈,我没事了,胃早就不疼了,你快吃饭吧,吃完了好睡一会儿,下午不是还得干活吗?没有精力怎么干啊?”

苗玉华皱了皱眉,“你不用管我,我没事的,这点活都干习惯了,先说说你到底怎么了?别跟我说些用不着的,你什么样我这当妈的还不知道?”

屠喵喵就知道骗不过苗玉华,她家老妈精着呢。

可屠喵喵也没打算说实话,她不可能将重生的事告诉她,怕她吓到了,但她又不想骗她,骗也骗不过,因为从小到大她只要一撒谎她妈就知道,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屠喵喵左右看了看,见四周没人,工厂里的工人全都回家吃饭了,工厂负责人在办公室里休息,车间里就她们母女两人,就凑近了苗玉华趴在她的耳边低声道:“妈,我做了个梦,这个梦可真实了,都把我吓到了。”

苗玉华皱了皱眉,“我还以为怎么了呢?梦都是反的,你别瞎担心。”

屠喵喵摇摇头,“不是的,妈,我梦到再过两个半月纸箱厂就会换新的领导来管理,那人是街道主任家的亲戚,不会管理还贪污,一年后纸箱厂就黄了,你们这里的人全下岗回家了,我们娘俩那几个月过的可惨了。”

苗玉华一惊,“是吗?不会吧?我们现在这领导管的挺好的,不会说换就换了吧?”

屠喵喵撇撇嘴,“那人大学刚毕业没找到工作,刚出校门什么都不懂,热情倒是有,干劲儿也足,只是心太大了,又没那能力,没多长时间就因为吃回扣进去了,纸箱厂也黄了。”

苗玉华不信,“不会的,你别胡思乱想的,好好学你的习。”

屠喵喵点点头,“嗯,好,不想了,你吃饭吧。”

苗玉华见屠喵喵不再说了就打开了饭盒。

半盒二米饭,另一边是清炒土豆丝,还有一个小饭盒里装着酱茄子,闻起来十分的香。

苗玉华惊讶地瞪着饭盒里的菜,一脸震惊地看向屠喵喵,“这是你做的?”

屠喵喵笑了笑,“当然了,梦里跟饭店里的大师傅学的。”

苗玉华的嘴角抽了抽,“又来!”

屠喵喵笑了笑没解释,“妈你吃吃看。”

苗玉华没再说话,低下头开始吃饭。

原本苗玉华想着这是闺女第一次做饭做菜,不管好不好吃她都要全部吃完给闺女捧场,可没想到饭菜入口后又让她震惊了。

这味道,绝了!不比她差!

苗玉华做饭就十分的好吃,而她的手艺全是屠爸爸教她的,只是屠爸爸去的早,她这手艺也没完全学成,但做家常菜还行,十分的可口。

苗玉华毫不吝啬地冲屠喵喵竖起了大拇指,“真不错!”

屠喵喵傲娇地扬起头,“那是,也不看是谁做的!”

苗玉华不再说话,安安静静地将屠喵喵带来的午饭全部吃完。

吃完了午饭苗玉华也想清楚了。

闺女什么个性她心中有数,今天以前她可是什么都不会,而且她为人冷漠无情,根本不会与刘姐她们交谈,可是今天她却和她们说话了,而且还笑了,这在以前根本不可能,所以闺女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儿,而最大的可能,就是她所说的那个恶梦。

“喵喵,你梦里还梦到了什么?”

苗玉华的突然提问让屠喵喵错愕,她眨了眨眼睛,“妈你不是不信吗?怎么又问起来了?”

苗玉华摆了摆手,“这不是闲的嘛!陪妈聊会儿再走吧,天气这么热我也睡不着。”

屠喵喵心知苗玉华可能怀疑了什么,她家老妈那么精明,不可能看不出她的不同寻常,于是屠喵喵就将上一世的事大概说了一遍,就连她是怎么死的也没瞒着。

“梦里我很不听话,也很不合群,班里没有人和我交好,我一个朋友也没有,和她们更加说不上话,于是我越来越厌烦上学,到了后来就干脆不去了,与社会上的那些混子天天混在一起。

那时你很伤心,但却没有放弃我,每天挣着微薄的薪水让我胡花,而且长期的劳累让您身体越来越差,却因为没钱而没有去检查,而我却还拿着你的工资去谈恋爱。

我找了个男人嫁了,那男人却是个渣男,他有家暴倾向,每个月我都要被他打两次,后来我生生被他打死了,然后梦就醒了。”

屠喵喵不敢深说,她怕说太全了更让苗玉华怀疑,只得说了个大概。

苗玉华倒是没有怀疑什么,她正心疼闺女做了个可怕的恶梦,也不知道她的梦里还没有具体的事,比如说,那个欺负了闺女的男人,如果还有更具体的,那……闺女嫁人了,房事她梦到没梦到?

苗玉华想的远了点,虽然担心却不能提出来,免得闺女没梦到却让她给说出来,回头再问她房事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办?还是闭嘴吧,等以后观察观察再说。

梦里的事除了闺女遇到渣男的事外其他的并不在意,在她看来这些都是假的,她闺女虽然高傲,但也没到和人无法交流的地步,一个班那么多学生,总有一两个能说的上话吧?最少同桌能跟她说话吧?根本不可能一个朋友都没有。

爱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