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余却斯然

余余却斯然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4章 脱离轨迹(四)

靳斯然并没有去林渺家,而是约了林妈妈在附近的咖啡店见面。

“小靳,怎么了?是林渺出什么事了吗?”林姨刚走到靳斯然跟前,还没坐下,言语间处处透着担心。

靳斯然看在眼里,瞬间不知道如何开口和她说这件事,他轻轻呼了口气,现在不说要等到什么时候,等到最后有人因为现在的犹犹豫豫付出代价才说吗?那太迟了。

“林姨,有件事我必须告诉您。”他尽量组织好自己的语言。

“林渺对我有特殊的情感依赖。”结合靳斯然自己的发现以及余余遇到的事情,这件事已经不需要带有任何的“可能性”词汇,靳斯然也明白这点,他没有说那些不确定性的字眼。

坐在对面的林姨,明显愣了愣。

“小靳,你是说渺渺她喜欢你?”

本该是疑问的语气,可让人觉得这位母亲早就注意到自己的女儿情绪有了异常,也是常理,但是靳斯然没有料到林姨对这件事情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意外。也许是他自己对女性的察觉能力没有一个清晰的了解或者认识。

“林渺前段时间找过余余,当时情绪有些失控,做了些不太好的事。”

“余余?”其实林渺对这个名字还不太熟悉,听到它还不能快速地联想到具体的人。

“上回同你一起来医院的那小姑娘吗?”

“也是我女朋友。”靳斯然补充说。

“你看我这记性,真是越来越不行了。”林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随后靳斯然把上次事情的经过简单地说了说。

“林姨,这事怪我一开始就没有处理好,但是我还是希望您和林渺好好聊聊,快高考了,不能因为这件事影响到她的成绩。”

“不怪你,你是好心的。”

林姨抿了口咖啡,“你林叔希望她能考上她自己喜欢的大学。我会和她好好谈谈。”

或许是靳斯然一开始就不该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完成林叔的心愿,这是靳斯然最初的目的,但是实现目的的过程中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咖啡店里交谈一番,也不到二十分钟,各自都还有事要忙。

“小靳,不好意思,给你造成了困扰。另外,麻烦你代我向余余道个歉,对不住那孩子。其实我有发现渺渺最近情绪有些不对,但没想到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你知道的,她不是什么坏孩子。实在对不起,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会处理的。”

咖啡店门口,林姨这样说。

丈夫去世后,她独自一人照顾着女儿,虽不必为了温饱居住犯愁,纷乱的思绪却时时萦绕在脑海,常常失眠。

靳斯然望着眼前的林姨,只觉得她的脸上现下没有了当初林叔给他们看的照片中那样的光彩。

林绍东工作的特殊性让她时时为他担心着,她也总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万一,万一哪一天意外发生了,她也得和林渺好好生活。她是一个理智的女人,现下有了问题就先去解决问题,其他发泄情绪的行为只是对自我进行缓解,但对事情的处理起不到任何实质性的作用。

在这一点上,余余同林姨很相似。

余余已经开始为期三周地西安实习。Y城到西安不算太远,但如果由学院承担经费安排每个人在白天直达的航班,那也是一大笔费用,飞机转高铁虽然需要在路程上话费近八小时的时长,但是能减少花销。

不过,大家似乎都不介意路程的长短,个个兴致高涨,毕竟这可是毕业前最后一次,也是唯一次历史系全体出游也仅有这么一回。一路上嘻嘻哈哈,并没有因为长途转车感到疲惫不堪。

只不过,311宿舍因为上次请假的事情,四人之间的氛围有些尴尬,余余倒还好,自那之后,她没有说过瑛琪一句,照旧和她相处,不过心理的隔阂是没法消除的,表面见不到的事情,不代表真的不存在。反倒是瑛琪自己,不太和她们三人交谈,总是找机会避开她们,估计心理仍然觉得余余联合着庄洛和冉西一起孤立她,余余向来觉得勾心斗角最没有意思,不屑于做这些事。

到了酒店,天色已晚。

“吴老师,我要自己单独开一间房。”刚分完房间,瑛琪就找到带队的老师。

“为什么?”吴老师没想到累了一天好不容易到了酒店,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会儿,就有学生有情况,还只能在内心哀嚎。

“我睡觉打呼磨牙,怕影响其他同学休息。”瑛琪是有胆量向老师提出要求,好在她不是“蠢笨”的人,不会在老师面前抱怨一通,或者把理由变成“我睡眠浅,旁边有人睡不着。”

“刚才已经问过所有同学对住宿分配是否有异议,冉西和你分到一间房也没说什么。”吴老师尽量耐着性子说,他可不像这般20出头的年轻人经得起长途的折磨。

“老师,我可以自己出钱开一间。”瑛琪不死心,一再要求。

“一个人住不安全,还是两人住一间最好,暂时先住着。之后有问题再说。”安全才是首先应当被考虑到的因素,吴老师倒也不仅是因为自身不想再麻烦说的这话。

看着老师态度那么坚决,瑛琪没再坚持,和冉西一间房也还好,她平日里也喜欢和冉西在一块儿。

到达西安后的第一天,历史系的就开始了实习,第一周的活动安排也就是把西安比较著名的景点,如秦始皇陵兵马俑、半坡遗址,西安大雁塔等文物建筑区走一遍,和旅游的性质相差不大。

“余余,你手机在振动。”庄洛收拾着今天出门要带的东西,对卫生间里的余余喊道。

刚到西安第一天就碰上例假,余余的心情有一点点受到影响,之前有些不规律,她每次都只记住大概在一个月的早中晚哪一个阶段。

“没事,不用管它。”

余余赶紧收拾出去,来电提示还没有结束。

“在做什么?”一接通,靳斯然就开口问,他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时间,这个点,余余应该已经起床准备着出门了。

“收拾东西,你呢?”

“晨跑回来,刚洗完澡。”

余余这才想起他今早没课。

“你生理期就在这几天,我在你行李箱里放了补气血的营养品,早上和睡前都可以吃一些。”

靳斯然对女性生理相关知识不是很了解,尤其是关于月经的事。他自己上网看了不少相关的科普,有些生理期注意事项他还给截下来记了下来。

“你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你收拾完之后,我有检查过你有没有忘记或者少带必需品,就给你放进去了。”靳斯然有些脸红,他知道月经是女性正常的生理情况,可说到这个,这么大个男人还是有些害羞。

“你懂的不少嘛。”

“都是上网查的。”他不敢随便在网上买所谓的营养品,咨询过他的医生朋友后才敢买了给余余。

“余余,该走了。”庄洛提醒她。

余余慌着去拿包,不小心点到手机屏幕,电话随即挂断,而后发了一条微信给靳斯然说明,省得他担心。

远在Y城的靳斯然,看着手机聊天界面,忽然就觉得自己有些想余余了。

“唉”,一声带着一丢丢无奈的叹气后,靳斯然转身进了书房。

鹤汀澜

作家的话
设计了一个完稿计划,明年我会特别特别忙。也不对,从十一月份开始我会特别特别忙,但是忙总是好的,就怕没有可以忙的事情。
希望大家能够找准自己的方向,不要整天无所事事,或者最后发现自己碌碌无为。如果发现现在正处于这样的状态,那就快做些事情改变它。
人生漫漫亦灿灿,现在开始也不算晚。
谢谢大家的支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