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他导师

第29章 疱山

南柯那眼中的温柔,灼痛了齐修远的双眸。

她在保护他。

为什么,一直以来她不是一直在骗他吗?

“可是你会死的。”

齐修远死死的握住南柯的手。

“你不该为了一个只见过几次的人,搭上了自己的生命。”

“你去是必死无疑,我去是生死未卜,我可不能让你死了啊。”南柯拿掉了齐修远的手,看向牛柯廉。“带你徒弟回去吧。”

好好珍惜,他当不了你几天徒弟了。

“姑娘你!”牛柯廉伸出手眼中闪烁着不忍,可是一想到,她不去,就得让齐修远去,那不忍便被理智压了下去。

“在出发前,我想跟天元陛下单独谈一谈。”

“可以。”

天元陛下微微点头。

天元的人将南柯引入偏殿的会客厅,在入偏殿的时候,南柯转身看向自己未来的小徒弟。

他的眼眶红红的,像是要哭一般。

这场交易真划算,居然误打误撞的拉了一波那孩子的信任。

内室的门被关上,南柯才开口言道。

“道山的法术我都会,你不用担心我一个人无法拉道山下水,所以不要在我进入道山之后,再让道山派遣别人进去了。”

若是再派人,肯定是派齐修远那个小可怜,自己在疱山里面可顾不了那个小娃娃。

“你很聪明。”天元陛下微微点头。

“对了,你的人应该已经潜入疱山了,可有什么特征。”

天元陛下能亲自为了公主殿下的生死来道山,那便证明了女儿对她很重要,一个合格的父亲,不会把解救女儿的机会全部压在道山上。

“很遗憾的告诉你,我在乱葬岗发现了我派进去人的尸体,所以你是一个人在里面救公主,当然你出来之后,便会看到我的救援部队。”

“也好,这样便少了许多顾虑。”

天元陛下原以为她会很失望,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很自信这很好,但那里很危险。”

“我若死了,就当是自信的代价,我若没死,那这自信便为我赢来了丰硕的果实,我有一个小要求。”

“但说无妨。”

“在我出来之后,我要你让道山把齐修远赐给我为徒。”

“可以。”天元陛下点头。

“那就出发吧,我没什么废话了。”

“就这些?”

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南柯。

“您还想要哪些呢,得快点啊,不然公主殿下的命可能真的会不保。”南柯恭敬的向陛下作揖。“南小四告辞。”

光线昏暗的疱山内。

整坐山被挖空,而在这挖空的山里面,有着五层旋转式的高台,那高台越往上也就越窄小。

第一层的人数最多,地位也最低。

这里都是被拉过来的疱工,干着最幸苦的活——采摘疱石。

每天第一层都会死很多人,那些腐烂的臭气传到了上面,那那些上面的人闻到了那腐蚀的味道,让他们的空气不再清甜。

这些人死了之后,还污染空气,真是有罪。

于是英明果决的疱山矿主,也是这座疱山唯一的王,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便是将那些污染这里空气的尸体随意丢弃在后山。

疱山的矿主总是无比慈爱的,他虽在这疱山之中,受着万众敬仰,不为衣食和未来的发愁的痛苦,但依然心系山外的树木。

每天都坚持不懈的往那连绵的大山里面,运送着一具又一具的养料,从未间断。

日上三竿。

已经劳作了三个时辰的疱工们,迎来了他们一天最幸福的时候。

吃饭。

仁慈的疱山主人,用每天干八个时辰的工活来寻览他们疲惫不堪的身体,还不忘每天给他们一顿饭,来慰藉他们困苦的心灵。

疱山的士兵们抬着脏破的木桶向着众人走来。

那木桶一看就饱受岁月的痕迹,从它上面的斑斑点点,可以看出她曾经被用于喂食另一种类的生灵,通常人们喜欢将那种生灵称为猪。

由此可见,宽容仁厚的疱山主人居然还将这些不值一提的蝼蚁们,当猪这般高贵可口的生物看待,足以证明他的善良和宽厚。

那一桶桶粥被放了下来。

每一个疱工带着他们破旧的碗来到了士兵的面前。

看看这些粥,她哪里能称为之为粥呢,她就像是几粒掉进了那无边无际的大海里一般,而这些英勇的士兵们正在打捞着这些米,将他送到那些早已饥饿难耐的人碗中。

捧着碗站在角落中的公主殿下,看着手中的粥汤,一时间心情有些五味杂陈。

这种如同馊水一般的食物,在这里却是如同至宝。

下山不久,便莫名其妙的被士兵抓了,他们手中拿着的武器,让自己压根就使用不了任何灵法。

琼华仰起头将手中的汤咕嘟咕嘟直接干掉了,生怕有人来跟他抢。

扫过四周的人。

不远处的小男孩疯狂的舔着那粥汤,他跟这里的所有人一样,特别的瘦,瘦得骨头都快把皮给戳破了。

蜷缩的窝在角落里面。

琼华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碗。

她好饿,特别特别的饿,特别想再要一碗。

可是理智告诉她,别去要,指不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这些天,自己所见所闻完全的刷新她以往的见闻,极大的挑战了她作为人的底线。

忽然,一个饿得实在受不了的小男孩,抱着碗缓缓走到灵力士兵的面前。

低声恳求着士兵再给他一碗。

“天!”

士兵当场尖叫起来。

“大家快来看看,多么贪得无厌的混账东西啊,他居然说他一碗粥吃不饱。”那士兵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瘦得皮包骨,面部凹陷的小男孩。

“你说你没有吃饱?”身后的士兵提高的了嗓音问道。

“我没有。”小男孩的声音弱不可闻,可又异常的坚定。

“你这贪婪的家伙,这一大碗的粥居然没有喂饱你了,世界上怎么会又你这样恶心又自私的东西,你就不该活在这世上。”士兵确信的吼叫。“你什么时候才死啊,这样,可以为大家省下一大笔口粮。”

琼华握紧拳头,她想要上前帮小男孩,可是理智还是阻拦了她。

士兵挥舞起棍子,便将小男孩打倒在地。

文清墨

作家的话
庖山一个比地狱可怕的多的地方。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