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厂公

第68章 夜探梁家老宅

哗啦!

苏善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跑进了会客厅,然后便是看到了同样有些凝重的张重山,两人也没有什么废话,后者直接是将调查得来的详细消息全都放在了几案之上,消息倒不是很多,主要的还有一张长安城的地图!

“我已经查过了,宋书辞被杀后,是一个叫做陆秋的人接管了皇城水司,他上任之后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把水司衙的取水路线进行了调整,你看这里!”

张重山在那长安城地图上用手指出来一条线,低声道,

“原本负责防护城东区域火灾的取水路线,是荆北街加东华街连通东华门,这个区域一旦发生火灾,皇城水司的救火水车会从这里的水司衙出发,经过荆北街和东华街,然后从东华门出城,在护城河取水!”

“而现在,则是把荆北街变成了荆南街!”

苏善顺着张重山所指的路线在地图上缓缓扫过,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给张重山讨论,低声道,

“青红院就在城北,也就是说,奇珍会爆发火灾的话,水司衙的取水车原本会从荆北街经过,陆秋把路线特意更改到荆南街,那关键应该就在这荆南街上!帮我个忙,把荆南街的详细情况,给我送过来!”

“没问题,我这就派人去户部去取,整个长安城所有的情况,那里都有详细的记载!”

张重山黝黑的脸庞上露出了浓浓的凝重,转身出了会客厅,而苏善则是继续仔细的盯着那长安城的地图,并眯着眼睛思考,他有种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接近事情的真相了,只要再破了这个局,或许就有办法牵出丽景楼!

“荆南街的所有卷宗,给!”

大概一个时辰后,张重山带着厚厚的几沓卷宗重新回了会客厅,这些卷宗足足有半人那么高,都是用绳子小心的捆绑着,上面还蒙着厚厚的灰尘,是荆南街范围内所有的建筑等等,将近三十年的记录!

《长安城——荆南纪事——十三年》

《长安城——荆南纪事——二十三年》

《长安城——荆南纪事——新八年》

苏善没有过多的和张重山客套,直接是将那些卷宗上的绳索解开,然后从三十年前开始的卷宗,开始认真的看了起来,这些纪事记录的事情,都是荆南街这些年发生过的大事,时间,地点,都记录的十分详细!

甚至连每栋宅子的易主等等,都记录的十分清楚!

不过,这些卷宗的消息实在是太多,苏善看的比较慢,他一直是从上午看到了傍晚,当那夜色降临,屋子里的光线变的昏暗,有些看不清字迹的时候,汪云和张重山又是帮他点燃起了灯火!

火光摇曳,苏善眉头皱的更加凝重,而就在张重山都有些疲倦,想要回去休息的时候,苏善的身子猛地直了起来,那脸庞上也是露出了一丝浓浓的喜色,他忙着将一本尘封了大概有十几年的卷宗抽出来,说道,

“找到了!”

张重山连忙是好奇无比的凑了过来,苏善则是一手拿着卷宗,一手指在了那长安城的地图上,荆南街的中央位置,那里有一幢面积非常大的宅子,他指着宅子低声道,

“这里,三十年前,是首辅大臣梁余国梁家的府宅,武阳门之变的时候,梁家上下三百多口老小,全部被杀,这老宅血流成河,从此以后就成了空宅,鬼宅,而十三年前,江南的一个富商将这宅子给买了下来!”

“这个富商从没有住过这宅子,而直到半年前,他却突然来到了长安城,大张旗鼓的对整个老宅进行翻修重建……这个时间点,和当初青花杀宋书辞的时间差不多,再加上这是梁家老宅,我猜,这和奇珍会火灾,还有丽景楼,一定有联系!”

“梁家老宅?你说的很有道理!”

张重山听着苏善的话,那黝黑的脸庞上也是露出了更加明显的凝重,奇珍会火灾,取水道改变至荆南街,而荆南街上还恰好有梁家老宅,这一切的一切,好像被一条什么线给牵连到了一起,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这条线,急忙道,

“我这就派人去去看看!”

“不行,我们两个人去!”

苏善突然抓住了张重山的手臂,目光凝重的说道,

“如果我刚刚的猜测没错,现在的梁家老宅里,肯定有丽景楼的人,而且还相当的不少,别人去的话,很容易就暴露,这时候,万万不能打草惊蛇!”

“好!”

张重山听着苏善的话觉得有道理,认真的点了点头!

……

夜色深沉,漆黑如墨的天空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星光,寒风在死寂的街道上呼啸着,吹在脸上有种刀割般的森寒感觉,顺着夜色看过去,长安城都已经彻底沉睡,只有偶尔传出来的犬吠之声,随着风在飘荡!

苏善和张重山都是穿着紧身的黑色夜行衣,在半个时辰以后,顺着漆黑夜色出现在了梁家老宅的门口,顺着晦暗的光线看过去,那府宅的斑驳大门牢牢的紧闭着,门口上刮着的匾额也早就被人摘掉,空荡荡的显得有些压抑!

而就连门口矗立的两座镇门的石狮子,也是缺了爪子,少了耳朵,甚至还被人挖掉了眼珠子,一眼看过去,更是有种荒凉之感。

“我们从侧面进去,一定要小心!”

苏善仔细的观察了这前门片刻,隐约能够听到有脚步声在门后来回走动,他料定这门后一定有人在看守,为避免打草惊蛇,便又带着张重山朝着东南侧的小巷子走去。

来之前,苏善已经通过地图将梁家老宅周围的街道等熟悉的清清楚楚,片刻的功夫,两人穿过一条狭窄的小巷,来到了老宅的东侧面,贴着院墙朝里面仔细倾听了片刻,没有发现任何的动静,两人纵身跳上了院墙!

天空上没有丝毫的星光,阴云也逐渐显得凝重,两人借着院墙跳到了距离二人比较近的屋顶上,小心翼翼的趴在上面,朝着这府宅之内看去,不愧是三十年前的首辅大臣老宅,即便荒废如此之久,杂草丛生,却依然流露着当年的奢华与恢弘!

斑驳的雕栏玉砌,被杂草覆盖的假山池塘,还有那如今已经凋零的竹林,幽深曲折的小路等等,都是寻常的府宅中不可能见到的场景,苏善是在皇宫里呆过的,大概看了一眼之后,心中忍不住惊叹,这府宅在繁华之时,怕是比皇帝的后花园也不遑多让!

“咱们来对地方了!”

观察了这老宅片刻之后,苏善嘴角儿挑了起来,那阴柔的脸庞上泛起了一丝笑意,一旁的张重山倒是还没看出什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低声问道,

“你看出什么来了?咱们可是还没进去呢?”

“就算没有进去,也知道里面肯定有鬼!”

苏善把身子压低了一下,声音格外轻微的解释道,

“户部送来的卷宗里,说购买下梁家老宅的那位富商,半年前就准备搬进来,打算对老宅重新修葺整顿,还在户部报备,运进来了不少的沙石,按理说,这半年时间过去了,这宅子里的杂草早就该清理干净了!”

“但你看看里面,没有任何动过的痕迹,你说不是有鬼是什么?”

“对呀,这不像是要有修葺重建的样子啊!”

张重山听完苏善的分析,那黝黑的脸庞上也是露出了了然之色,他微微的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期待的道,

“咱们快进去看看!”

“走!”

两人飞身而起,沿着屋顶朝着庭院深处掠去,这幢宅子的面积当真是不小,足足得占据了整个荆南街的三分之二,两人小心翼翼的在里面观察,足足耗费了半刻钟左右的功夫,这才发现了一些端倪!

“那里有动静!”

苏善带着张重山趴在了一处凉亭的顶层之上,两人悄悄的抬起头朝着庭院深处看去,只见有十几个匠人,在庭院深处忙碌着,而即便是天色如此昏暗,他们周围都没有任何的火光,显然是做极为隐秘的事情!

同时,这些匠人的四周,还站着气息不弱的看守,他们手中都握着刀,夜色深沉看不清模样儿,但依稀能够听到他们的阴沉冷喝之声,

“都老实点,半个月之内,这些马车都组装完毕,就送你们回家,银子也会一分不少的给你们,如果做不成的话,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别说银子了,你们连这道门都出不去!快,别磨磨蹭蹭的!”

“是是是!”

随着几名看守的话音落下,那些工匠们都是纷纷惊恐出声,然后手上的动作明显加快了不少。

“马车?”

凉亭之上,苏善听着那些守卫的话,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目光在那些匠人们身上扫过,最终落在了旁边的一处空地上,那里摆放着大概四五辆马车,不过和普通的马车样子不太一样,后面不是车厢,而是空顶的车篓!

“这是……水车?”

皱着眉头盯了片刻,苏善突然反应过来,这些马车不是正常马车,而是和水司衙取水救火的水车是一样的,这一瞬间,青红院奇珍会火灾,皇城水司更改取水路线,以及这些水车等等,所有的线索,都是飞快的在他脑子里闪烁了起来。

恍惚了片刻,他眼睛里猛地闪烁出了浓浓的亮光,甚至有种狂喜的意味,他低声道,

“我知道丽景楼要做什么了!”

落叶知凉

作家的话
求个收藏推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