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厂公

大魏厂公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两个疯子

哗啦啦!

张重山身后,苏善带领着凶悍如虎的腾骧营侍卫们鱼贯而入,瞬间的功夫,众人便是将这印绶监的大门给牢牢封锁,而剩余的侍卫们则是向着两侧分散开,又把两边的院墙给挡住,彻底拦住了赵敬的逃跑之机。

“赵敬,你知道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吧?”

张重山黝黑的脸庞上泛着凶戾,猛地将那柄百炼钢刀给抽了出来,刀锋在阳光下闪烁着森寒。

“干什么?咱家当然知道!”

赵敬布满皱纹的脸庞上泛着悍不畏死的决然,他冷笑着在众人身上扫过,尤其是在苏善身上徘徊了稍许,然后阴声吼道,

“无非就是毒害那老太婆的事情暴露了,咱家做的出,也敢认,没错,这件事情就是咱家安排做的,咱家就是看不惯这老太婆把持朝政,霍乱大魏江山,咱家就是要毒杀了他,把朝权还给陛下!”

“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一番辛苦筹划,竟然坏在了一个刚入宫的小太监手里,没能看着老太婆肠穿肚烂而死,咱家不甘心……”

“大胆赵敬,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

张重山听着赵敬越来越不敬的话语,黝黑脸庞变的暴怒,猛地对身后挥手,怒喝道,

“来人,把这老东西给老子拿下!”

“是!”

凶悍的腾骧营侍卫们呼啸而过,瞬间将赵敬给包围在了中间,锃亮的刀锋闪烁着寒光,让这印绶监的庭院都是变的格外压抑起来。

“哼……”

赵敬脸上并无任何忌惮,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身上便是爆发出了强横气息,一头白发也是随之被激荡起来,他的目光绕过这些侍卫,最终死死的盯在了苏善身上,阴声冷笑,

“咱家今日就没想活着,但是死之前,一定要宰了你这个坏事的小太监!”

轰!

阴吼声落下的瞬间,赵敬的身子便是已经爆掠而出,周围的侍卫们见状,纷纷挥舞着刀锋拦截了过来,只见他目光凌厉,身形朝着左侧闪烁,躲过了迎面而来的刀锋,而后左右手擦着刀背掠过去,分别落在了两名侍卫的胸口。

咔!

两名侍卫的护心甲直接是被喷薄而出的内力震碎,两道身影也是倒飞了出去,紧接着赵敬又是不顾身后的危险,再度朝着苏善的方向掠去,一名侍卫横扫一刀,直奔他的腰腹,赵敬脚尖点地,整个人如燕雀飞起,一掌拍在那人的头顶,借力凌空跃向苏善!

“老东西,老子来会会你!”

眼看着赵敬到了面前,张重山凌然的眼瞳中掠过凶光,直接携带着百炼钢刀迎上去,他虽然是靠着张太后的姑母关系坐上腾骧营统领的职位,但这武功却是实打实的不弱,已经达到了后天后期,只见刀锋如雷,瞬间到了赵敬的面前!

霸道的锋芒,震的赵敬白发激荡,面庞也火辣辣的发疼!

“给咱家滚开!”

赵敬目的是苏善,而且是抱着必死之心,不想和张重山在此纠缠,阴吼声传出的瞬间,便是身形微微侧过,仅仅躲过要害,而后迎着刀锋挥掌拍向张重山的面门,他这是两败俱伤的法子,肩膀上硬抗一刀,也要杀拼命苏善!

“老东西,你若是能闯的过去,老子不姓张!”

张重山眼瞳里闪过冷笑,挥舞出去的百炼钢刀改变方向,又是横扫向赵敬拍过来的右手,他年轻体力旺盛,武功又不在这赵敬之下,他有绝对的信心能够拦住对方,并将其活捉!

“啊……”

然而,赵敬却是根本全然不顾,他那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右手竟然丝毫不躲,继续迎着刀锋拍了过去,而目光则是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苏善!

“糟了……”

苏善看到这一幕,心里忍不住的咯噔了一下,这老东西好像连手都不要了,也要杀自己,这家伙的武功,据说已经是后天后期,真要到了自己面前,可拦不住他!

心中震惊的时候,但见那张重山横刀一扫,赵敬的右手被砍了下去,而赵敬则是发出狰狞而凄厉的惨叫,瘦削的身子擦着张重山的身侧掠过,冲向苏善!

“你……”

张重山显然没有想到这老太监竟然这般不顾一切,连手都不要了,脸上露出了难掩的震骇,而同时他因为刚刚发力过猛,此时身子踉跄着朝着前方掠去,已经来不及回身阻挡,他眼睛陡然瞪大,尖声喊道,

“拦住他!”

哗啦!

三五名腾骧营侍卫爆喝而来,闪烁着寒光的刀锋直奔赵敬要害,而苏善也是面色发白,急匆匆的往后撤退,他不是那种为了面子硬拼的人,为了活命,就算是表现的胆小怯懦,也无妨!

“小太监……我绝不放过你!”

赵敬眼看着苏善要跑,而张重山的威胁也就在身后,那一双眸子变的通红如血,机会只有一次,他绝对不会放过,只见那尖利吼叫声响起的瞬间,他挥舞着那只断臂,直接朝着挡在面前的一名侍卫撞击过去!

而对于身后的刀锋,根本浑然不管!

砰!

断臂直直的戳在那名侍卫的胸口,鲜血飞溅,那名侍卫被巨大的力量震的倒飞出去。

嗤啦!

赵敬的后背和肩膀上,则是同时重重的挨了两刀,鲜血飞溅,他那瘦削的身子踉跄了一下,面色变的更加的恐怖,脚下的劲气炸裂,他一个急窜便是冲出去了一丈之远,瞬间来到了目光惊恐的苏善面前!

“小太监,咱家就算死,也要拉你垫背!”

赵敬那脸色阴森的如同九幽恶鬼,左掌携带着无法形容的阴狠劲气,直接朝着苏善的胸口拍了过去,那森冷的气息,压迫的苏善面庞发白,甚至连呼吸都变的困难起来。

“苏善……”

这一切也就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张重山虽然以最快的速度转身来阻挡,但却已经来不及,他眼睛瞪大,脸上露出难掩的担忧。

苏善只是后天初期,根本不是对手啊!

“想杀我,你做梦!”

苏善眼看着那目光猩红的赵敬,脸庞上则是露出一丝凶戾,此时躲是躲不过去了,只能硬拼一次,后天后期又如何,他不信对方真的一掌就能打死自己,只要不死就还有机会!

“啊……”

狰狞吼叫一声,苏善将自己所有的内力都调动了起来,然后双臂猛地交叉在胸前,迎上了赵敬的左掌。

砰!

低沉的闷响传出,阴狠如刀的内力从赵敬的手掌上喷薄而出,苏善只觉双臂如同遭到了铁锤重击,咔嚓一声便是从中间折断,而对方那干瘪的左掌,则是重重的砸在了自己的胸口上,他闷哼一声,直接被震的飞出去!

轰隆!

赵敬这一掌乃是拼命之举,内力浩瀚如海,苏善重重的撞在两名腾骧营侍卫身上,竟然是连着他们一起飞出去,砸在了印绶监的门框上,门框直接炸裂,他也是噗的一声,喷出了鲜血!

而浑身上下更是没有丝毫的力气,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小太监,去死!”

即便如此,赵敬依然是不放心,他面色阴沉的如同厉鬼,猛地往前一窜,再度朝着苏善冲去,两名腾骧营侍卫急忙从左右过来拦截,赵敬根本就是不管不顾,左掌从天而降,拍向苏善的脑袋!

他宁可粉身碎骨,也要杀了苏善!

“想杀我,你也配!”

苏善察觉到死亡的危险,一瞬间的功夫,眼睛里涌上了狰狞的血丝,他硬生生的从地上翻起来,闪到了一旁,赵敬的左掌凌厉无比的拍在地上,那青石板直接碎裂,激荡出一阵阵的碎石!

如果是拍在脑袋上,必然是粉碎无疑!

“跟你拼了!”

对方已经是拼了命要杀自己,苏善被激发出了难掩的凶戾,他咆哮一声,忍着剧痛将断掉的右手举起来,施展铁爪功,朝后者的面门抓了过去。

“啊……”

赵敬到底是强弩之末,没来得及躲闪,眼看着那布满鲜血的利爪到了面前,紧接着又是噗的一声,苏善的利爪分别插进了他的眼眶,赵敬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尖叫!

“去死!”

即便如此,赵敬依然没有停手的意思,他脸庞狰狞无比,不顾一切的伸出左手,又抓住了苏善的手臂,然后另外一只断臂则是发疯般的朝着苏善的方向戳了过去。

砰!

苏善根本躲避不及,胸口上又被重重的戳了一下,整个人无力的滑了出去,而地面上也是留下了一道殷红的血迹,而这时候,他已经彻底瘫软,没有了丝毫的力气,喉咙里也是一股一股的喷薄出鲜血!

“啊……”

赵敬状若疯狂,那眼眶里流淌着猩红鲜血,连滚带爬的朝着苏善追过去,他慌乱的触摸到了苏善的手臂,颤抖着举起左手,又要挥掌落下去!

“给老子滚开!”

这时,那张重山终于是冲到了面前,他目光狰狞,一刀横扫,直接将赵敬的左手给齐肩砍了下来,鲜血飞溅,紧接着他又是一脚踹在了赵敬的胸口,后者擦着地面倒飞了出去。

“给我宰了他!”

张重山目光狰狞,发出暴怒阴沉的怒吼,刚刚那一幕太过于血腥,他也是被激发出了无尽的凶戾之气,恨不得立刻将赵敬给千刀万剐!

“慢着!留下他的性命!我还要审!”

就在侍卫们想要将赵敬乱刀砍死的时候,苏善挣扎着抬起了头,那张苍白无比的脸庞上,涌动着难以形容的森然!

如同野兽!

这赵敬拼了命也要杀自己,怎么能让他好过!

就算明知道什么也审不出来,也要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哗啦!

瞬间的功夫,一队腾骧营侍卫把赵敬给包围了起来,两名侍卫更是强硬的抓住了他的肩膀,紧接着又有两柄长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老东西,我没死,让你失望了!”

苏善硬撑着已经近乎散掉的身子站起来,踉跄着来到赵敬的对面,他恶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抓着后者头发,将他的脑袋提了起来,阴声道,

“你刚刚打的很痛快是不是?可惜了,我命大,还没死!接下来就轮到我了,我要把你给我的,十倍百倍的还给你,我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哈哈……哈哈……”

然而,赵敬却是没有丝毫的惧怕和不甘,他不顾脖子上的刀锋,猛地直起了身子,然后挥舞着那半截断臂,格外声嘶力竭的大笑了起来,

“小太监,你别高兴的太早!你死定了!就算现在不死,三个时辰以后,你也必死,你中了咱家的化骨绵掌,三个时辰之后,咱家的内力就会彻底爆炸,你浑身上下的骨头就会寸寸崩裂而死,没人能救的了你!”

“什么?化骨绵掌?!”

苏善听到这句话,原本没死的那点儿庆幸顿时消散,脸色也是变的格外的难看了起来,这老太监,竟然还会这种恶毒的功夫?!

自己只剩下三个时辰的性命了?!

“哈哈……小太监,你是不是很害怕,你怕死……哈哈,你想审讯咱家,折磨咱家,咱家告诉你,你做梦……咱家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咱家在阴曹地府等你!”

“先帝啊,老奴来见您了,哈哈……”

苏善恍惚的时候,那赵敬脸上又是露出了难掩的决然之色,他声嘶力竭的大笑一声,然后猛地长大了嘴巴,朝着自己的舌头咬了下去,他早就料到了此时此刻,也做好了咬舌自尽的准备!

“你想死,谁答应了?啊?!”

这时,目光恍惚的苏善突然是抬起了头来,他那张脸庞狰狞的如同恶鬼,不顾自己双臂已经断掉,施展铁爪功猛地抓住了后者的下巴,然后发出一声近乎疯狂的尖叫,硬生生的砸在他下巴上!

噗!

殷红的鲜血喷薄了一地,赵敬则是痛苦的发出更加尖利的吼叫,在地上痛苦的打起了滚儿来,他浑身颤抖着,鲜血在地上喷溅,显得格外触目惊心,而自杀,却也已经再没有机会了!

“老东西,我就算死,也要让你比我更痛苦一千倍,一万倍!”

苏善目光猩红如血,一脚踩在后者的脑袋上,任由后者如何挣扎,都动弹不得,他脸上带着难掩的狰狞,咬牙切齿的道,

“这内庭里的手段,我要让你全都体验一遍,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得知自己只有三个时辰的性命,他已经近乎疯狂了!

“呜……”

赵敬下巴已经被废掉,根本说不出话来,但是那浑身是血的身子却是剧烈的颤抖着,喉咙里也发出痛苦而绝望的呜号声,他原本做好了死的准备,却被这苏善给打断,如今死不了,等待他的是什么样的非人折磨,他心知肚明!

恐惧开始迅速的蔓延!

“噗……”

苏善脸上没有丝毫的同情,相反是更加浓郁的狰狞,他狠狠的吐了一口带着殷红鲜血的口水,怒声吼道,

“给我带下去,押入御马监天牢,没有我的命令,不能让他死了!”

“是……”

一众腾骧营侍卫被苏善这幅恶魔一样的举动吓的有些脸色发白,听到命令之后,这才是反应了过来,一个个皱着眉头走了上来,将那已经近乎破烂的赵敬给拽了起来,然后便是拖拉着朝着印绶监之外走去。

噗通!

这时候,苏善也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气力,他踉跄了一下,喉咙里又是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

“苏公公……”

一旁的张重山刚刚被苏善这幅发疯的样子给吓的有点儿没回过神儿来,此时见到这一幕,黝黑的脸庞上顿时露出一丝担忧,忙不迭的跑了过来,

“来人,把苏公公抬回御马监!”

“快……”

落叶知凉

作家的话
先说句抱歉,这一章来来回回写了三遍,一万多字,都写的不满意,今早上起来有了感觉,又重写一遍,终于定稿,把昨天的第十九章删掉了,现在新的第十九章,四千七百字奉上,希望大家喜欢!
求个收藏推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