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明成化年

梦回大明成化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9章 青灯古刹话妖魔

谢宇一行不知道的是,难民中有几个人早就盯上了他们,其中一个面色阴沉的男人冷笑一声道“不会错,正是那圣女不假,剩下一老一少却不知道是谁”

“圣女又如何,如今我吴桥分坛算是彻底完了,千日打柴一日烧,都是吴半仙那废物,死的那么干脆,真是便宜他了”回答他的人是个蒙着脸的汉子,但是听声音却是和方才说话的那个人分毫也不差

“那却不然,只要我们三生童子还在,这分坛就没有失了根基,何况已经让那胖头陀去普照寺挂单,吴桥到东光不过换个地方而已,小心谨慎一些,不愁那大事不成”第三人肩膀似乎受了刀剑之伤,裹了块白布用手摁住不放,但是其说话的声音和另外二人相比却是有些沙哑,也显得阴厉了许多

面色阴沉的男子闻言点头说道“大哥说的极是,只要她不坏咱们的事,就暂且由她去好了,三弟你也不必沮丧,数年光景我等就在吴桥县站稳了脚跟,去那东光县又能难到哪里去,按计划行事,不出几年必定可复兴我等的分坛”

说罢,三人加快脚步远远甩开了难民的队伍,避开谢宇一行也向东光的方向去了

谢宇一行一路之上虽然走的不算慢,但东光县城毕竟离那吴桥尚远,等三人方才趁着夕阳的余晖,赶到东光县的城门时,那东光县城的大门却是刚刚关上不久,三人望着紧闭的城门只能暗自心急却是毫无办法

“还是寻个村户权且住下吧,老夫这把年岁如若再睡那旷野荒郊一日,怕是万难挨住啊”李大人想起昨晚的夜风不禁心中发苦道

白莲向四周望了望只是失望道“老先生这附近连个村子都没有,哪里来的村户,如今也只好再忍耐一晚了”

谢宇也是怕了住在野外,这可不是野营,如今连个帐篷都没有,二三月份华北的倒春寒真是能冻死人的,他思量了一下说道“方才在路上不远的地方,我曾沿途看到一座寺庙,大约在县城的东南方向,算起来若是现在出发,天色大暗前应当可以赶到,不若我等去那里借宿一晚如何?”

白莲和李大人闻言尽皆点头,于是三人调转方向朝着谢宇说的寺庙便走,不过三四里的脚程,没等天色大暗一行人便看到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庙宇,庙宇的规模不算小建造的很是规矩,虽然年深日久不免破败了些,但是看得出应当是北宋时期的风格,走到近前借着暗淡的余晖可以看见寺庙山门外挂着一副匾额,上书三个大字,普照寺

谢宇走到庙门口推了推庙门却是没推动,只好接连敲了三下,见没人回应,便又敲了三下,终于庙里有了动静

“阿弥陀佛!寺外谁人造访?”大门内传出一声佛号,随即有人问道

谢宇闻言大喜道“我等是行脚的客商,路过贵宝刹想投宿一晚,麻烦法师行个方便”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里面僧人说罢卸下门栓,从里面走了出来,却是个中年的和尚,身穿一席灰色的僧衣面上倒是显得很是和蔼

“多谢法师成全,小生一行感激不尽”谢宇见有人出来忙拱手道

那僧人见到谢宇和李大人面色尚好,但带他看见白莲却是眉头一皱说道“阿弥陀佛,贫僧不知三位之中还有一位女施主,佛门清净之地实在多有不便,这便不好相留了”

谢宇闻言面露难色,心说我怎么把这茬儿忘了,自古寺庙的规矩不能留女子过夜啊,心思至此谢宇竟也一时也为之语塞

而此时李贤却翻身下马,走到那僧人面前双手合十道“这位法师,此女乃是老夫的孙女,老夫此行乃是送她去城中投亲,若是法师不肯收留,我怕这荒郊野外的,若是遇到什么变故,那便让我爷孙二人如何是好,我等不过在贵宝刹留宿一夜便可,天亮就走绝不停留,况且他夫婿尚在,又有何不便的呢”说罢李贤从袖中淘出一锭银子,看个头儿足有五两之多,只是瞬间便塞进了僧人手中

“这是老夫的一点香火,老夫家中也设有佛堂,日夜礼拜供奉,虔诚的很啊,还请师父您行个方便”给罢香火,李贤又接续说道

话说清酒红人面,财白动人心,那僧人方才一脸的不乐意,如今见到李贤的银子虽是面上依然不惊不喜,但话风可是变了,只见他将银子塞进袖口双掌合十说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既然老施主如此虔诚,此女亦有这位男施主相随,佛门广大,容留一夜也不是不可,三位施主随贫僧这厢来”

说罢那僧人也不多话,将三人引入山门随手插上门栓,便绕过前殿向大殿后面走去,谢宇跟在那僧人后面,心说哪个年代都一样,银子开路无往而不利,就是这青灯古刹也不能免俗

只见那僧人绕过大雄宝殿走了个侧门,来到一处偏院,随手打开了一间房门说道“这处院子本是僧舍,奈何本寺香火渐薄,僧人纷纷外出挂单,如今空了下来正好让三位施主暂住”

谢宇一看这院子还不小,三间瓦房坍了一间,但是另外两间却是还算完好,待谢宇一行看那了片刻,那僧人却开口说道“贫僧稍后便去取那铺盖之物顺便提些水过来,院中有柴可自行取火”

“那便麻烦法师您了,只是我等今日忙于奔波,尚未来得及进食,还请法师您多少备些斋饭来”谢宇闻言想起自己一行人确实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了忙说道

“无妨,贫僧自会去火房寻些斋饭,但本寺香火不旺,平日里只有一些粗茶淡饭,还请三位施主莫要见怪”那僧人闻言应允道

谢宇闻听僧人应允便也说道“那小生就谢过法师了”说罢对那僧人拱了拱手

僧人见状双手合十回了个礼,便退出了偏院,没过多久僧人便取了一干应用之物回来,还带了个岁数不大的小和尚拿了个藤笸箩,笸箩里里面放了些咸菜和杂面馒头

僧人放下东西交代了几句,说是为了避嫌晚上要从外面锁上院门,让三人不要随意外出走动,谢宇满口答应,待送出了一老一少两名僧侣谢宇这才出了一口气,虽然花钱有点多,但好歹不用住野地了

李贤此时正在院中踱步,李大人没受过什么大罪,一辈子干什么都有人伺候着,好在白莲自幼闯荡江湖倒是手脚麻利得很,和谢宇两人忙活了一阵子便将两间屋子收拾出来了,李贤折腾了两天几乎没怎么睡好觉,现在是实在撑不住了,等二人收拾好了屋子,方才升起火来,李大人便挑了一间瓦房自行睡下了,竟连饭都没顾上吃一口

谢宇也是乏了,奈何白莲精力充沛,非又缠着他说书,谢宇实在没办法便只得说了一段,但是白莲却不满足道“先生这段书没前日说的精彩,定是故意糊弄我,再说一段,再说一段”

谢宇困得眼皮直打架,无奈道“再说一段我给你换个篇目,就说个《画皮》的故事吧”谢宇这人不光会说评书,也讲得一口好故事,特别是这神鬼之说更是在行,他有心刁难白莲,直把本身不甚吓人的故事添油加醋,揉了很多本身没有的剧情出来,越是吓人的地方谢宇说的越细致,时不时的还故意作态吓人用以增加恐怖气氛

东城糙人

作家的话
第一更奉上发现一天要是七八千字真存不下什么稿来,维持2500一更,依然一日两更,这样万一有情况不至于出问题,多谢支持,顿首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