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樽幽月(全集)

第16章 下山

妇人的选择像耳光一样抽得龙白月脸颊又疼又热,但龙白月并不觉得意外。不是谁都能在看透自己受到的伤害之后,还有勇气回到令自己遍体鳞伤的红尘中去,继续以低跪的姿态活着。龙白月只是觉得可惜,红尘中那么多生机勃勃的、让人欢欣鼓舞的美好,她今后都看不到了。

翠虚赢得漂亮,甚为自得地引了那妇人进上清宫。那妇人一脸看破了红尘的超脱,默默地跟着翠虚往里走。随着步伐的迈动,她的头发渐渐地变得油光水滑,像缎子一样泻了她一肩;她的皮肤褪去了暗黄,变得如同凝脂,霜雪一样洁白;她低垂的双眼没有了皱纹,睫毛浓密,端庄文雅。在她越过龙白月的时候,她的样子让龙白月惊讶得合不拢嘴。

那明明是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丰额广颐,雪肤花容又端庄安静,好像庙里观音的福相。这就是她原先的样子吗?难怪会被翠虚设的迷障击溃,这样的美人,怎可能受得了委屈。

也难怪翠虚要想法子将她骗到手,她端庄大方的相貌和邪气重重的翠虚配起来,竟意外地般配。

“无法无天了还,”龙白月相当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道观里能随便来个女眷吗?没人过问吗?”

“呵呵呵,你不也是上清宫的女眷嘛。”紫玄真人忽然沿着山道走上来,大步迈进上清宫,边走边笑龙白月。

龙白月回过神,看见紫玄真人木屐上粘着厚厚的泥,知道他又是出去游玩刚回来,连忙福了一福:“真人回来了。我也是气不过……”

“上清宫虽然不单收女弟子,但不反对男女阴阳双修,那女施主如果愿意在上清宫跟着翠虚修行,她的家人甚至官府都不能干涉的。”紫玄真人笑着解释。

“这……”简直是诲淫诲盗啊,龙白月心想,一时忘了自己也是歪门邪道的。

“孩子,阴阳双修可不是你想的那样,”紫玄真人猜到龙白月的心思,不禁好笑,“要不,我劝紫眠和你配着练?”

“啊?!不要不要!”龙白月脸红成一片,慌忙摇手拒绝。

奇怪,她干吗要拒绝呢?她客气个什么啊?龙白月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诲里可从来没有过“我一个大姑娘家,怎么好意思嘛,就是再想也只能说不要啊”这样青涩的反应。一般说来,她应该当仁不让地收下,再撒撒娇卖卖乖,巩固自己的收获。但是对紫眠,过往学到的东西都不灵了,她的举止应对有时候真像个情窦初开的黄花闺女,叫她常常事后想起来都后悔得要命,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

紫玄真人当然只是在开玩笑:“我说笑了,你的身骨不适合修真。那位女施主,她第一次到上清宫参加法事的时候我就发现了,真是百年难遇的好资质,翠虚眼睛倒是挺毒。”

“手段也挺毒。”龙白月不以为然地咕哝了一句。

“呵呵,”紫玄真人又笑起来,动身往里走,看龙白月跟在他身后就又说着,“那位女施主天资奇佳,在红尘里纠缠一辈子不是太可惜了吗?”

“我不懂。”龙白月闷闷的,觉得和紫玄真人也说不通,索性敷衍起来。

“因为你也是红尘中人,双眼是被蒙住的。”紫玄真人笑着指指自己的眼睛。

“我只看到她很痛苦,翠虚明明在折磨她。”

“孩子,这就是翠虚和紫眠的不同……”紫玄真人顿顿,意味深长地看着龙白月,“紫眠如果好比温和的补药,翠虚就是一方狼虎猛药。”

“猛药起沉疴,这我知道。”紫玄真人的比喻让龙白月失神了半晌。

“补药对健康的人有好处,病重的人吃了也能得到点安慰,所以不用冒险就能乱开;猛药却不然,你得防着吃药的人还没收到疗效就因为其毒性而一命呜呼。”紫玄真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神色凝重中甚至微微带着点自责,“对朝廷也是这样,我送出的是补药,因为怕猛药被人当毒药给毁了,也怕猛药的毒性太烈伤了人,连带着我们这个药罐子也会被砸掉……即使我知道,他的命数明明不应该参与政事……”

一只是虎,一只是鹄,两个徒弟他都爱,即使无法得道成仙,能培养出这么灵秀的两个小家伙,他这辈子都不枉了。他宁愿放鹄出去冒险,因为天鹅飞得高看得远,等闲也不容易受到伤害;纵虎出去伤人,恐怕迟早有一天他会等到一个拎着张虎皮来讨债的人。

“真人,你后面的话我可不明白了……”龙白月讷讷着,不明白紫玄真人让紫眠去京城做官,是因为朝廷足够“健康”呢,还是紫玄真人不负责任乱开药呢?

紫玄真人回过神,哈哈大笑着挥了挥衣袖,头也不回地继续走:“总之,猛药不能乱开,毒死了人可就麻烦了。”

龙白月停下脚步,眯起眼睛看着紫玄真人的背影,只能苦笑——猛药不能乱开,可炮制猛药的郎中不就是你吗?

看来这上清宫尽是些颠三倒四的人,等紫眠养好伤,她还是跟他速速离开比较好。

可是,像翠虚和紫玄真人这样重视修炼胜过一切的想法,是不是也是紫眠的心思呢?如果他也是一心向道,根本不在乎尘世的喜怒哀乐,那么,他会原谅破他道行的她吗?他会愿意和她在一起吗?

龙白月的心很是不安,却又毫无办法,她很清楚她喜欢的并不是一个凡夫俗子,而是一个道人。

她的情,可比得过浩渺无边的道法?他可愿为了她,以俗世为家?

如果紫眠养好了伤要回京城去,还是先由她来打点比较好。龙白月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联络贺凌云比较稳妥。

她给贺凌云写了一封信,出于谨慎,内容含混得很:

曾为相思摔碎了琵琶,如今与友人住在信州上清宫。京城已是盛夏,这里的荼蘼却还在开花。我站在花架下却无心赏景,因为潜心修道也因为你。忍不住给你来信,想询问你在京城的消息。

落款:松江舟上人。

龙白月觉得贺凌云应该能看得懂,毕竟他对她以前在松江的过往印象是那么深刻。这样的情书,即使落在外人手里也不会露出蛛丝马迹吧?她托一个小道士帮她寄了信,估摸着回信这两天也该到了,她天天都会去上清宫门口等消息。

就在今天晌午过后,龙白月总算盼来了贺凌云的信,把她乐得眉开眼笑。她拿着信准备回去和紫眠一起看,却冤家路窄,半道上碰见了翠虚。

龙白月赶忙把信藏进袖子,浑身戒备地盯着他。

翠虚修炼进程顺利,一脸的春风得意,却在看见刺猬似的龙白月的时候,面色一沉:“你这是什么眼神?看我很不顺眼吗?”

“我什么时候看你顺眼过?”龙白月虎着脸,也是狠声恶气的。

“你……”翠虚瞪起眼睛正要发飙,却看见他的徒弟向他颠颠跑来,只得暂时放过龙白月。

“师父……”那小道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喘吁吁地说,“五百年以上的人参都给紫眠师叔用了,剩下的人参都不足五百年了,要不要还给紫眠师叔送去?”

“笨蛋,这个还要问我吗?五百年以下的那种破草根子济什么事?”翠虚恨恨道,“去找你师祖问问看,另外上好的茯苓也送些去。”

“是。”小道童唯唯诺诺着跑开。

待得翠虚盯着道童跑远,他回过头来,就看见一边的龙白月神色怪异地盯着他。他的脸唰的一下红到耳根:“你看什么看……”

“我还真搞不懂你……”龙白月歪着脑袋,半信半疑地斜睨他,“你也关心紫眠?”

“废话,”翠虚恼羞成怒道,“他是我师弟,我当然关心他!”

“呵呵呵……”龙白月讪笑着——这话谁信哪?

“爱信不信。”翠虚尴尬地拢拢头发,往紫眠的厢房走。

龙白月和翠虚顺路,索性跟着他走。在她窥破了翠虚的秘密之后,她甚至对翠虚的印象有点改观了。凭她阅男无数,这时候还看不透翠虚的心思,这花魁可就白当了。她坏笑着凑近两步:“哎,从前我有个姐妹唱曲,一位公子天天在台下喝她倒彩,可谁知道后来,那公子替她赎了身,还娶了她呢。”

“什么乱七八糟的?!”翠虚扬起袖子躲开她,像见了鬼一样,“唱曲、赎身,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龙白月哑然,这才想起来自己身份低贱,还堂而皇之地拿来开玩笑,谁能受得了。

“算了,我早就知道你命格低贱了。”翠虚挥挥手,不想与她纠缠。

他有些头疼地一路往前冲,却在接近紫眠厢房的时候停下脚步,犹豫着咬咬唇,还是转身离开。

“你不进去?”龙白月奇怪了,他不就是往紫眠这里来的吗。

“算了。”去得太多,万一让紫眠那小子怀疑他关心他,那他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明明关心他就进去看看呗。”

“你说得倒简单!”翠虚恼怒地回头瞪着龙白月,面色愤懑,“当年就没好意思,这么多年过来了,当然只会越来越不好意思了!”

“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他,”最终翠虚还是躲开,他背靠着一棵老松树远远地望着紫眠厢房郁闷,对陪在一边的龙白月说,“他从小法术就学得好,人又漂亮,我们都很注意他的。”

“那为什么不对紫眠好点?”

“他不搭理我们,我们男人哪里好意思娘们兮兮地去关心他,当然是合伙捉弄他了,”翠虚漫不经心地撇撇嘴,“如果他当时肯回击,我们就能打成一片了。”

龙白月也知道紫眠的性子,接着翠虚的话说:“可是他冷漠、忍让、回避你们,是不是?”

翠虚心照不宣地和龙白月对视一眼:“所以,我们只能变本加厉地欺负他了。”

当年的欺负是年少懵懂,如今的欺负就成了骑虎难下,没有人好意思改变态度,僵持和对峙就顺着惯性延续下去。

渐渐地都快要忘了自己真正的心情。

“现在想来,他之所以那么隐忍,很可能是在意自己的身世,”翠虚有点懊恼地说,“他自卑着呢,怎么可能和我们虎虎生风地干架?这我们小时候哪里会懂?”

龙白月听得此言,神色一凛:“身世?你是说,关于他是皇上的儿子,或是关于他是狐妖的儿子?到底哪个是真的?”

翠虚沉吟一下,瞥了一眼龙白月,开口:“皇上的儿子,这个传言,很可能是真的。”

龙白月的心怦怦狂跳起来,有点口干舌燥地问:“你确定?”

当初宰相要对付紫眠,理由也是因为他的身世。

“你没发现我们道号的差别吗?”翠虚皱着眉说,“我叫翠虚,师兄弟们也都是翠字辈的,只有他,师父用自己的字辈给他起了道号。”

“说起来倒真是的,我以为起道号都喜欢用紫啊翠啊的,现在想起来,整个上清宫只有紫眠和紫玄真人用的是紫字呢。”龙白月点点头,“紫玄真人这么做,是要给紫眠提升一个辈分?”

“是的,这就跟本朝驸马娶公主的规矩一样,驸马的父亲要通过改名字,将儿子的辈分虚提一辈。师父这么做,为的是避免在辈分上跟皇上平起平坐之意。”

“这么说来,紫眠真是皇子咯?”龙白月还是不敢置信地低声喃喃着,人都有点恍惚了。

“是啊,如果他是皇子,他现在拥有的又何止这些。”翠虚冷笑,“他为什么会由皇子变成偏山僻岭里的道士,我想,这也是他最想知道的吧。他的身世只有师父知道,可师父向来对此讳莫如深。”

“为什么?难道紫眠的母亲真是狐妖,所以他才不能得到皇子的身份头衔?”

“我不知道,”翠虚耸耸肩,“这么多年相处下来,我倒觉得他就是一个普通人呢。不过他大概也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所以才会在道录大人来选道官的时候,非要和我争。”

那是紫眠第一次和他争,没想到紫眠一较真,他就输掉了。

“你输了是吧?”龙白月红口白牙地嘲笑翠虚。

“那是师父偏袒!”翠虚很不甘心地辩白,“本来最后一局就算是平手我也能赢,可师父下三烂,出的什么鬼题目……竟然叫我们比吃盐!”

龙白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比吃盐紫眠怎么可能会输?

“结果我输了,不过紫眠也因为吃盐太多,事后难受得卧床三天。”翠虚想到往事,也不由得发噱。

龙白月想到紫玄真人之前对她说的话,意味深长又带点神秘地说:“紫玄真人偏袒的可不一定是紫眠哦。你想想,紫眠一做官,整个上清宫倒是被你继承了。”

翠虚瞠大眸子,难以置信地瞪着她:“你说什么鬼话呢。”

他不需要紫眠让他,他更不需要师父偏袒他,他一向用自己的实力说话。翠虚恼怒起来,一挥袖子,撇下龙白月就走。还没走几步,他又回头恶狠狠地对龙白月放话:“听着,我对你说这些,可不是要你代我去向紫眠示好。如果我的话你泄露了半分让紫眠知道,我叫你老上三十岁——此乃独门心法,到时连我师父都救不了你。”

“放心,我什么都不说!”面对翠虚的威胁龙白月彻底屈服,只顾捂住脸庞不迭地哀叫。

等翠虚走远,龙白月拿出袖子里的信笺,倒有些为难了。她现在了解了情况,倒觉得他们如果立刻离开上清宫是件很伤感情的事。她有些惆怅地走进紫眠的厢房,一直进到里间卧室,就看见紫眠半倚在床榻上看书。

“伤刚刚好一点就这么劳神?”龙白月无话找话讲地搭讪着。

紫眠抬起头,淡淡地看她,也不说话。

自从他醒来后,他们的关系就越发冷淡了。龙白月尴尬地咬咬唇,还是打起精神扬扬手里的信封,强笑着打破沉默:“我给贺凌云写了信,他回了,我们看看他写了什么吧。”

龙白月拆开信笺想念给紫眠听,谁知道上来头一句就是:“你的情信写得真差,不要再纠缠我了……”

她卡住,念不出来……算了,还是从第二句开始念吧。

“当然,我作为一个对感情负责的好男人,不会不考虑你的痛苦……”

嗯,这句也跳过,龙白月默默地扫了一眼第三句:“信州贵溪县县令是我的朋友,正巧也是你的旧识,我已经安排好了,你有事可以去找他。京城日子平静,我专心上进,你不必担忧了。”

龙白月看得懂贺凌云的意思,她抬起头来,见紫眠还在等着她念信,就转述信件大意:“贺凌云说了,我们要是下山,可以去找贵溪县县令,那是他的朋友,他安排好了。京城方面好像也没多大问题,我们要回去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紫眠点点头,淡然开口:“是该早些回去。”

紫眠的冷淡让龙白月轻抿双唇,目光怯怯地闪躲,在落到床榻边桌案上放着的人参的时候,她忽然开口:“紫眠,你可知道这人参是谁送来的?”

紫眠皱皱眉头:“还用想吗,肯定是师父的意思。”

“紫玄真人倒是来得少,”龙白月话里有话地暗示,“送饭、煎药、打扫,都是那帮小道童在做,他们是谁的徒弟?好像是那个翠虚的徒弟吧?”

“师父器重翠虚,上清宫的所有事务,不都是翠虚在做吗。”紫眠漫不经心地继续低头翻书,根本不推敲龙白月的话。

龙白月已经暗示到这份上,再多说,她怕老上三十岁——还是算了吧。

今年夏末会出现五星连珠的天象,紫眠必须赶在这个日子到来前回京城去。龙白月当初听宰相说过,皇上已经安排了紫眠用祝由之法对北边燕王施展咒术,只不过这件事已经被她自己忘得一干二净了,她现在只是单纯地以为紫眠急着回京城做官而已。

在紫玄真人的厢房里,紫眠跟师父话别。紫玄真人看着自己徒儿淡然却又固执的表情,叹了一口气:“紫眠哪,可还记得我给你起这个道号的用意?”

“徒儿记得,是‘紫气长眠’的意思。”紫眠低着头,恭敬地回答。

“是的,你有九五贵相,这我不瞒你。但是你也要明白,你特殊的身份,注定了有些东西你是不该得到的。”紫玄真人再一次提醒他。

“徒儿明白。”紫眠薄唇紧抿,神色纵有不甘,却在一瞬间按捺了下去,“不管遇到怎样的刁难,徒儿都一定退让——我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不配去争夺名利,所以我也不会去争,可是,我想见见……”

紫眠顿住了,话无法继续说下去,攥紧的掌心微微出汗。

他想见见自己的生身父母。不论他身上的血液是多么矛盾荒诞,能来到这个世上,他是怀抱感激的。只要能见上一面,说些话,就足够了却他长久以来的心愿。可是,自从进了京城,他想方设法地接近那座皇宫,却始终收效甚微。

父亲他是见到了,可总是高高在上的,看他的眼睛也像面对其他官员一样,没有丝毫隐晦的异样,这叫紫眠有些莫名的失落。至于母亲,他一点消息都打探不到,深邃的后宫,她是否真的存在,还是一个谜。

这几年他几乎都是在原地徘徊,领教最多的只是各种非难的手段。也许,也许再立上一功,事情就会有进展。

紫玄真人看着紫眠微微波动的眼神,看透了他的想法,不由得又是一气长叹:“紫眠哪,或许我真不该准你下山……但是,唉,一切都是天命。”

“谢谢师父。”紫眠低头恭谨地作了一揖。

“嗯,你回京城做事,一直记得我的教诲就好——紫气长眠,不争不求。”紫玄真人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来,叮嘱着,“还有,你急着回京城我也不拦你,但一路上切莫再强行施法了,你身子还没有完全复原,再冒险玩命,我可救不了你了。”

“徒儿谨遵师父教诲。”紫眠羞赧地笑笑。

“干吗不让我用缩地术送你回京城呢?”紫玄真人想想还是不甘心。

“悄悄回去怕又要让人有机可乘,”紫眠笑笑,“索性这次下山就到贵溪县衙去,让官方派人护送,某些人也得投鼠忌器不是?”

紫玄真人点点头,捋捋长髯:“这倒也周全,如今的贵溪县县令我认识——是个年轻有为的官员,为官清正不徇私情,人称玉面阎罗的就是。”

上清宫的小道童们给紫眠和龙白月打点了一点行李。作为天下闻名的道观,上清宫门面上虽然仙风道骨不食人间烟火,实则香火旺盛财大气粗得很——厚厚一沓银票送给龙白月做盘缠,把她激动得险些昏死过去。

翌日清晨,龙白月跟着紫眠下山去。

两人顺着曲折的山道石阶一路盘桓而下。龙白月忽然停住脚步回头望去,就看见不远处翠虚正站在上清宫大门外遥望他们。他站在石阶最上一层,身边陪着前些天开始跟着他阴阳双修的——如今已是青莲居士的妇人。

那妇人身着道袍,面色温润如玉,慈眉善目,神气间已隐隐然带着仙气。看着她空灵脱俗的样子,叫龙白月都弄不清到底红尘和修道哪样更好了。

紫眠看见龙白月停下,也跟着她回身往后望,就看见师兄翠虚正皱着眉看他,他不禁也跟着皱眉。

皱眉对皱眉,甚觉无趣的翠虚袖子一挥,悻悻地掉头回上清宫。

看到师兄离开了,紫眠转身继续下山:“我们走吧。”

“其实……”龙白月挣扎一下,唉,变老就变老吧,“我觉得你师兄满关心你的。”

紫眠像见了鬼一样瞪了一眼龙白月:“谢谢啊,宰相还关心我呢。”

“你不是会望气卜算的嘛,有没有算过翠虚到底对你有没有敌意?”龙白月看着紫眠脸上几乎和翠虚一模一样的神情,问他。

“没有,”紫眠愣了一下,“已经习惯这么相处了,好好的望气卜算做什么?”

“习惯”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龙白月无奈地翻翻白眼,乖乖跟着紫眠往山下走。一路无话。

水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