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与爱

第9章 【确定】

舟溪突然惊醒,猛的从床上坐起来,然后走到客厅,茶几上放着一个黑色的画筒,神智清醒了些。舟溪记得,昨天下车之后,她从时笳手中接过之后迷糊糊的回到家,加上一天外出回来累、困,早早就休息了,拿回来搁置也就忘了。难怪睡的不踏实,原来忘了这重要的事情。舟溪拿过画筒坐在沙发上,早上起来啥都没吃,没有力气,舟溪费了好久才将画筒的盖子拔开,小心翼翼的抽出里面的画,铺展开来,舟溪愣住了。碧海蓝天,青青的草地,还有一座远处的灯塔,一位少女站在悬崖边上,正拿着相机,风吹过扬起了她的秀发,她不知道的是,她身后的男子正看着她的背影出神,男子的画板上出现了少女的身影……

“谁啊,一大早扰人清梦…。”

“画眠,我想我是对时笳动心了……”

“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我好像喜欢上了时笳!”

“喂喂喂……”

舟溪说完了之后就挂了电话,在沙发上继续坐了一会儿。明白了自己的感情之后,舟溪整个人走路都是飘的,洗漱好了,去厨房做早餐,一天三餐最重要的就是早餐了,要吃的像国王一样。

门铃响了,舟溪手上拿着一个三明治去开门了。一打开,就看到画眠火急火燎的走进来,看到桌上的早餐,拿过来就吃,

“你刚刚在电话里说啥?”

“你就为了这事跑过来的啊?”

“你说呢?谁叫你早上说了两句话就挂了”画眠忍不住给了舟溪一个白眼,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啊,我只是想告诉而已”

“给我说说呗,怎么回事啊?前两天问你还说没什么,一切顺其自然,转眼就说,你喜欢上他了。”

“就是明确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呗,昨天,他带我去了一个地方,对了,宣传片的素材已经齐全了,我这两天剪辑好发你。”

“这个不着急,我比较好奇的是他带你去哪里了啊,你们这一天都发生了啥?”

“我们就去了一个叫极客岛的地方,那里的风景真的是超美的……”

“然后,你就对他动心了?”

“给你看一样东西”舟溪取那幅画给画眠看,

“哇~这是哪来的啊?画的很惟妙惟肖,等等…。画中的女的好像是你”

“就是我…。”

“那这个男的就是时笳咯”

“嗯,这幅画是昨天时笳送我到我楼下,下车之后,他给我的,我也是今早才打开看的”

“啊啊啊……他这是算向你表白么?”

“也不是吧,可能只是想送我一幅他的画而已,我也不清楚啊,他也没有说其他的。”

“好吧,不过,我猜他也是喜欢你的。”

“也许吧,我现在确定的是,我对他动心了。”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啊?你难得的心动耶!”

“不知道啊,顺其自然咯!”

“也我觉得啊,喜欢就去表白啊,毕竟我们这个年龄,能遇到一个喜欢的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人生短暂,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呗。”

趁着年轻,去做想做的事情,去见想见的人。

画眠吃了早餐之后,坐了一会儿,就走了,临走之前嘱咐,随时向她汇报动态,要当舟溪的恋爱军师。真正的闺蜜就是这样,有事情会第一时间来到身边,你的事情,她比你还关心,虽然你恋爱了,陪她的时间会少了,但她最想要的是希望你能幸福。舟溪,很幸运的有画眠这个好闺蜜。

舟溪此刻只想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看会儿书,平复一下有丝慌乱的心情。这时,扰乱她心的人打电话过来了,时笳电话里说这周五市博物馆有一个画展,他刚好有两张票,问舟溪要不要一起去?舟溪欣然答应了。

周五这天,舟溪早早就起来了,前一天晚上他们约好了早餐也一起去吃。时笳的车七点半就到了楼下,舟溪赶紧下去,时笳远远的就看到舟溪走来,穿着一条黄色波点长裙,肩上挂着一个黑色小包,头发自然的披着。舟溪走到车前,时笳贴心的打开车门让舟溪坐进去。车开了十几分钟后,时笳将车停好,两个人来到一家挺多人的早餐店,找好了位置坐下,时笳跟舟溪解释说,这是古衍推荐的在她家附近的好吃早餐店,舟溪打心里觉得时笳想的很周到,默默对他的喜欢又加了一分。

他们到博物馆时,画展还没有正式开始,门口陆陆续续的排队进去。时笳和舟溪刚进去就碰到了一个熟人,舟溪看他们有事情在交谈,就跟时笳说,她自己在画展逛可以的,让时笳先去忙,时笳抱歉的跟舟溪说先处理一点事情,稍后就来找她。

参加画展的人越来越多了,舟溪一个人慢慢地走着,看到感兴趣的画,停下来上前认真阅读作品介绍,能够更深刻的了解这幅画呈现出来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

天地白茫茫一片,大雪覆盖了大自然的一切,雪花在大风的狂刮中肆意飞扬,零下40°的气温,一只狼站立在远处,两只眼睛看过来,目光锐利。舟溪被这幅名为《生存的力量》的画吸引了,旁边有个小纸片介绍说这是作者在某一年的冬天去到大兴安岭森林里看到的一幕,深深震撼了,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回来之后就把它画了下来。大自然的生存规则一直都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狼为了活下去,经过了残酷的斗争杀戮。

时笳跟朋友谈事情结束之后,就赶紧来找舟溪,在人群中就看到舟溪正盯着一幅画出神,一动不动的,好像周围的都不存在似的。时笳轻轻的走到舟溪的身旁,顺着舟溪的目光看向画,又看看了身边的人,感觉到了舟溪情绪里一丝的悲伤。

过了一会儿,舟溪才发现时笳站在自己的左边,“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啊?”时笳转过来看着舟溪说,“就刚刚,刚才碰到的是我一个朋友,听说我要办画展了,跟我聊了几句。”“嗯”舟溪还沉浸在这幅画中,时笳问舟溪是不是很喜欢这幅画,舟溪摇摇头只是说,在这幅画中感觉到了悲凉。舟溪恢复了状态,让时笳带自己再看看其他的作品。接下来,时笳给舟溪介绍了很多幅的画,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在旁人看来就很般配、养眼,有一些人还小声的谈论着,但他们没有受影响,舟溪完全被时笳的声音给迷住了,还时不时的偷瞄他,虽然多数情况下是被发现了的,时笳也是温柔的对她微笑。

他们从会展出来已经十一点多了,舟溪对时笳说,要请他吃午饭,以感谢他邀请的画展,时笳对于此提议十分赞同。舟溪问时笳是否吃辣,时笳表示完全没有问题,多辣都奉陪,舟溪心里很开心,她也很喜欢吃辣,是属于无辣不欢的,这样以后就可以吃到一起了。舟溪说完才反映过来把心里想的直接说出来了,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时笳也表现的很高兴,以后吃的问题上他们应该不会有太多歧义。

舟溪发现一家湘菜餐厅看起来不错,他们走了进去,餐厅内就餐的人不是很多,他们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两人桌就坐。服务员递上菜单后,时笳让舟溪做主点菜,他没有忌口的,本着节约的美德,舟溪点了三菜一汤。等餐期间,时笳问舟溪,觉得上午的画展怎么样?舟溪说,每一副都画的很好啊,很有意境,虽然并不是每一副画都看的懂它要表达的,但能得到一些之前没有过的视觉欣赏和内心的思考,这还是她第一次来看画展呢!时笳还担心舟溪对会这种活动觉得无趣呢。

服务员上菜打断了他们的交谈,菜齐了,他们就开吃了。两个人都有食不言的习惯,安静的就餐,他们也不觉得尴尬,相处的越来越自然。

他们吃完午饭出来,时笳准备先送舟溪回家的,刚上车接到了一个电话。舟溪在一旁听得好像是有点急事要回画室,看时笳挂了电话刚想说,她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的。时笳先开口“舟溪,我现在必须要回画室一趟,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吗?我晚点再送你回家。”“可以啊”舟溪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平复了时笳有点烦躁的心情。时笳打开公寓的门先走了进去,在门口的鞋柜给舟溪拿了一双粉色拖鞋,并告诉她,这是新买的,舟溪发现和时笳脚上穿的是同一个系列的,不同颜色,舟溪想到了情侣鞋,内心有点欢喜的换上了。时笳让舟溪在客厅看电视或是玩其他的都可以,客厅的东西可以随意使用,他先去画室了,最多一个小时就可以的,舟溪让他赶紧去吧,不用管她,她会自己安排时间的。

舟溪打开电视,拿着遥控器按了一圈之后发现没有感兴趣的节目。舟溪不禁回忆起小时候读书时,家长不让看电视,有时刚好有超级喜欢的节目时,还会等父母睡了,偷偷摸摸的起来,将电视声音调到最小,关了所有的灯,只有电视屏幕微弱的光,一有吹风草动,就担惊受怕的,唯恐被发现了。如今,各种综艺节目、电视剧、真人秀,层出不穷,却发现已没有想看的兴趣了。

舟溪关了电视,坐在地毯上翻看着桌子上的几本图书,看着看着就枕着书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叁玥如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