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宠娇夫:殿下,爷有喜了

第24章 表相

夙蓥殿内父女二人正在对弈,卿珏见姐姐在这个时辰进宫,定是有事与父后商议,十分懂事的带着弟弟去别处游玩,不打扰她们。

“对陛下封王一事,你如何看待?”姬如歌手持白子落入棋盘,望着有惊无险地局面,目色深沉,眉头紧蹙,出声询问对面爱女。

“亡。”

一字,蕴含着杀气横生,血腥味十足。

闻言,姬如歌面容微变,手指一僵,迟迟不落子,沉默了片刻,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地笑意,落下一子,封了她的路,语气里充满了讽刺。

“狠。”

她心要不狠,怎能让她的太女姐姐败下阵来。

连生父都被她利用至死。

弑帝。

几十兄弟姐妹,被她一一拔除。

尚在腹中的胎儿,都未放过。

弑杀亲生骨肉,又有何不可!

“可她此次,注定要败。”凤妘姻注视着看似了无生息的棋局默,抬手落下子,眉头舒展,一股运筹帷幄地气息散发而出,嗓音清淡。

“你入宫所为何事?”姬如歌得到想要的答案,顺势转移话题,询问她此次目的,望着她死里逃生的棋盘,眸色一沉,持子落下。

“幽凰之森有异动,要去看看,后日出发,来与你说一声。”凤妘姻继续落子,再叮嘱道:“再我未回时,爹爹与珏儿、泠儿,少单独行动,暗中我也会再加强人手。”

“好。”姬如歌心知如今局面,不可任性,乖乖应下。

须臾,棋局也拉下序幕,双方再次平局,让悠然进来收了棋,男子泄气地趴于台几面上,一脸生无可恋。

与姻儿对弈,次次都是这个结局。

“别丧气了,爹爹,呆会儿,与弟弟们去凉亭喝下午茶,孩儿先回府了。”凤妘姻瞧他那样儿,心里微叹,出声提议并告辞。

“知道了,你先去忙。”姬如歌有气无力的回道,也不看她一眼。

凤妘姻起身,眸子里闪过一丝无奈,站了一会儿,转身离去。

“凤后,可要小睡一会儿?”悠然看潇王离开,回到内殿伺候,见主子趴着,面色担忧的询问。

“不了,随我去小园走走。”姬如歌起身让他扶着,向景园而去。

刚出殿门,正要上马车,出宫之时,再次被拦下,脸色一冷。

今天拦她的人,太多了吧,是不是近她脾气太好了。

“何事?”凤妘姻站在马车旁,转身看向来人是十皇妹,见她手里还拿着圣旨,沉声问道。

“皇……妹,有事求潇王帮忙。”凤久平原本想叫她皇姐,但又似想到什么,急忙改口,一脸敬意小心翼翼的说道。

她正要出宫找她,在路上见到她马车,向夙蓥殿使去。

就在此等着。

“先上来。”凤妘姻挑眉,淡淡出声,自经上了车内。

见此,跟着上了马车,在她上车之后,前面的白衣女子驾车往宫门口而去。

“你想找本王借人。”凤妘姻看她迟迟不知如何开口,从空间取出茶壶,泡茶,片刻,倒了一杯花茶递给她,替她回道,语气肯定。

“是,陛下今日下旨,给我们剩下四名成年皇女封王,她目的恐怕没那么简单,或许是想,让我们前往封地之后,离帝都久远,借此找时机暗杀,而那位新生皇女,可能也是一个借口。”凤久平跪坐在她对面,精神紧绷,全身拘谨,见她主动开口,忙出声说道,喝了一口茶润喉,继续分析道:“而叶贵君她们可能会猜想,她此举是为了那位皇女腾位置,给她准备充裕的时间,定不会坐以待毙,我担心父亲的安危,才想找你借几个人。”

一席话,猜准了,旭帝的一半目的。

帝都,权贵世家,给十皇女评价……

游山玩水,吟诗作画。

一副无欲无求的态度。

可又谁知,这表面下。

人家多谋善虑,心思缜密,明确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年前,找我要灭魂鞭时,怎不见你怕我。”凤妘姻看她神情紧张的模样,轻笑一声,勾唇调侃道。

“人,可以借你,不过……。”

“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全力以赴完成。”凤久平知她意思,抬眸看向她,目光坚定不移,出声保证。

只要能确保父亲大人,不受影响,不被牵扯进去。

让她做什么都行。

就算没那人的遗言,她也会护他一世安然。

凤妘姻向她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去,后者附耳过去,脸上从震惊到恐惧,变化莫测。

“我一定完成,潇王交代的事。”凤久平恢复神情,语气淡然。

内心却久久未平,她听见的计划。

“叫皇姐。”取出玉扇敲一下她头顶,厉声道。

对她这个皇妹,她还是挺满意。

知趣。

不然也不会一次次帮她。

一年前,还破格,中途出关给她炼制武器。

就是有点蠢。

与凤芜一样。

“是,皇姐。”凤久平摸了摸头,笑容满面叫道。

她这是被皇姐,认可了?

毕竟,当年她还在帝都时,除了她的两个同胞弟弟外。

她们这些同母异父地兄弟姐妹,都得恭恭敬敬地唤她一声。

潇王。

连母皇,都不敢叫她名字。

马车停在一隐蔽处,还设下了障眼法,防止有人见她从潇王车下去,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好了,你先回去。”

“皇姐再见。”凤久平弯腰佛起车帘,跳下车,转身离开,护卫继续驾车回潇王府。

“主子,凤芜小姐来了,在昙华楼。”

刚府门,门卫上前行礼,扶她下车边汇报。

“嗯。”微微一笑,回道。

朝昙华楼走去,是珏儿,在她府中的院子。

人在宫中,不去,反在那儿。

傻子。

“那边交代清楚了?”

白衣女子站立在亭湖中,手中握着一白荷包,望着湖水发呆,听见熟悉的声音,慌忙把东西收回空间。

“嗯,来与师尊报备。”凤芜转身走至她面前,躬身尊敬行礼,隐藏心里的慌乱。

想得太入神,都没发觉,师尊已过来。

“是知,为师要去幽凰之森,才火急火燎赶回来的吧,先去沐浴休息,晚间来我书房。”凤妘姻看她脸色疲惫,定是这几日没合眼,眉头微皱,出声打发她去休息。

以她的修为,几个月不眠不休都无妨。

可在短短几日,穿梭在半个大陆之间,安排好所有事物,还有预算后续发展。

也耗不起。

无囯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