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冬白了夏

若冬白了夏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章 我会一直护着她

酒店房间里,两个男人面对面坐在桌子两侧,颇有分庭抗礼的意味。

男人穿着白色修身短袖,身上的肌肉线条分明,林宗萧虽然是医生,但是平时十分注意锻炼身体,医生经常一站就是几个小时,是很容易得一些身体疾病的,所以平时没事的时候便会经常去健身。而他此刻眼神锐利正像雄鹰一般地盯着自己,宁白不得不也拿起气势,调整了呼吸,直视着他。

没错,来的人不是林辞若,而是林家二哥林宗萧。开门的一瞬间,宁白原本美滋滋的心情一落千丈,看着林宗萧的打扮,毫无疑问是来警告自己的。

宁白严阵以待,到不是被林宗萧的气势吓到,而是担心自己表现不好,林辞若的家人会多加阻拦,自己会追不到媳妇。

“之前小若在,我不方便问,我这个人比较实诚,有什么话我就直说了。”看着宁白直视自己的眼睛,眼睛里清亮纯净,整个人虽然优雅温润,但是气势上并不差,林宗萧倒是更添满意,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宁白的心跳也随着频率一起砰砰直跳。

“二哥,我知道您的顾虑,您直说,我会诚实回答。”宁白满脸真诚加严肃,表情怎么看怎么搞笑,差点把林宗萧逗笑。

清了下嗓子,林宗萧才进入正题,“喜欢小若?”

许是没想到林宗萧会问如此直接的问题,宁白微愣了一下,随即坚定地点了头。

“玩玩?还是认真的?”

“认真的,我不知道要如何描述我的心,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从小便喜欢她。”听到宁白说起小时候林宗萧微眯起眼睛,果然,他就说两人应该从小就认识,只是没想到他这是从小就没安好心啊。

看见林宗萧不搭话,宁白接着往下说,“林家没搬走的时候,我们两家关系很好,我经常会跑到她家玩,小时候还开玩笑说过要娶她。”许是想起小时候有趣的事情,宁白不像刚刚那般严肃,不自觉地便扯起嘴角笑起来。

“后来林家举家搬走了,我们便没了联系,只直几年前我来临州采风时,不经意间遇到过一次,不过她当时并不记得我了,许是搬走的时候她还太小,对我的印象并不深。再就是后来她来我工作室应聘。”宁白简单地把经过复述一遍。

“小时候的喜欢还能作数?先不说你小时候的记忆还有多少,单单考虑你小时候心智并不成熟,我就不是很认同你说的喜欢的话。”

“的确,小时候可能只是觉得她可爱,所以觉得喜欢。但是在临州重逢后,我便时常想起她,在看见她简历的一瞬间我欣喜若狂,接触下来发现她虽然变了一些,但是我却更坚定自己对她的想法,说喜欢可能不准确,应该说是爱。”

小若变了?自己怎么没发现,除了身高外貌,性子可是一点都没变啊。啧啧啧,难道在喜欢的人面前会不自觉地变了个人?

“我姑且相信你说的话,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怕我表白会吓到她,虽然我对她算是很熟悉,但是我对于她来说却是陌生人一般,或许她接触下来对我也有些感觉,但是我还是希望多给她些时间让她更好地认识我,了解我,确定自己的心,我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等着她,我不会逼着她做决定。”

好嘛,这两个人心都系在对方身上了,现在这是互相着试探着玩呢?欺负自己单身狗?林宗萧听着有些郁闷,自己这是多管闲事惨遭暴击么?

林二哥忽然想起自己是来警告宁白把握尺度,注意分寸的,不是来看他秀真心的,不能轻易被他说服。

正了正自己的姿态,重新拾起自己的气势,“不管你和小若以后如何,你记好了,她有我这个二哥,还有大哥,我们林家就这么一个掌上明珠,哪怕倾尽家财也不会让她受一点伤,只要你敢欺负她,让她伤心难过,你可以试着想想你的结局。”

想了想,林宗萧觉得自己刚刚说的不对,又补充道,“刚说的不准确,小若是我们孩子圈最小的,她除了我们自家的哥哥还有别人家的哥哥宠着。”

宁白听完简直头皮发麻,小若的哥哥看起来不少,还都是十足十的妹控啊!!!

“您可以放心,我绝不会让她受伤害,即使她最后没有选择跟着我,我也会一直护着她,我会和林家人一起护她周全一生。”

宁白说的很郑重,并没有因为林宗萧的话而有一丝退却,让林宗萧这个大男人都有一丝感动,怪不得自家小妹的心都拴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了,不得不承认确实很有魅力。

说到这份上自己也不能再说什么阻止的话,只能希望他保持住自己对林辞若的心,现在说着容易,一辈子坚持下来却很难,林宗萧没再说什么,宁白也算暂时得到了认可。

林宗萧走后,宁白整个人瘫在沙发上,应付林家的男人太难了,这才见了一个,以后还得见林家大哥和林叔叔,也不知道林叔叔对自己还有没有印象,呼,追女朋友真的太难了。

正在为自己的未来感到堪忧的时候,手机忽然传来振动,打开微信,看见林辞若的头像上有一个红色的小1,宁白急忙打开,“宁白,明天去哪儿采风呀,要几点出发?”

这是林辞若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虽然是打字的形式,但是也足以让宁白欢呼雀跃,宁白抚过屏幕,果断截屏。

“明天我们去望山,可能要早点走,我七点半去找你,带你去吃早餐。”宁白本来是想直接过去找她的,但是想到林家二哥的样子还是决定收敛一点,没关系,林家二哥明天就回京市了,之后四天还是两人的独处时间。

“好。”宁白很快收到了回信,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就好像平时林辞若轻柔软糯地回答自己一样,直勾得宁白无法入睡。

林宗萧从宁白房间出来后直接去敲了林辞若的门,和林辞若聊了一会之后要走了自己的那副画像,林宗萧对这幅画很满意,他不懂艺术,也欣赏不来,只是觉得林辞若画的很像,纸上的人就仿佛是另一个自己。

临走时又老父亲般地告诫林辞若:你现在还小,要多把心思放在你的学业上,不要只想着感情,也要把握住分寸,不能乱来。

林辞若听得面红耳赤,想着祁明淇让自己抓紧机会随时扑倒宁白,更加羞涩起来。

第二天听完报告,给林辞若发了短信,提醒她回京市后别忘了搬去他家,林宗萧便紧紧抱着这副画上了飞机,决定回去之后装裱起来挂在客厅。

鲸鱼爱吃酥

作家的话
小白心里苦,但是小白不说。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