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何处寄

此情何处寄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4章 最难忘的礼物

“知道你醒来定饿了,不要说谢谢。”

我将嘴边的话咽回了肚子里,朝他笑了。

之后,我便很少见过他,只是偶尔看到他从屋子里出来,或是在灯光下的影子里。我从夫人们的谈话中了解到,原来将近年关时,军营中丢了一批军用装备。嘉知州与嘉烮正在商讨解决策略。

我这才知道嘉烮为何会提前回来,又为何会愁眉不展,原来是军营出了事情。

过了正月,我才见到了嘉烮。他好像更瘦了,不过可以看出,他的心情还不错,因为他对我笑了,眉头也舒展了,还买了桃酥给我。

今天是二月十四,我的生辰,我特意画了眉,穿了件新衣衫,坐在梳妆镜前,想着今早起来看到放在门口的盒子。

我知道这个盒子是师傅送我的,里面放了两本医书,一套银针,一个棉夹袄,还有一封信。信中详细的介绍了医书中需要重点识记的内容,最重要的是在信封最后写了一句“生辰快乐”。

师傅很用心,知道这本医书我快看完了,知道我需要一整套好用的银针,知道我一着凉就会引起咳疾。我很开心能够收到师傅的礼物,师傅虽平时沉默寡言,但却清楚每个人的需要。

刚好今日老夫人带着所有的家眷去了闺中好友举办的宴席,我正好落了清闲。拿出医书,想着各种药方的配料,以及它们的相克之物。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我听到柳妈的声音,说是有人让把这个盒子给我。我打开门,接过盒子,因为盒子是普通的纸包,我以为是梅儿送给我的生辰礼。可打开盒子,我才发现盒子里面别有洞天。

盒子里放着一尊送子观音,我立马关上了盒子,心中有些许的恼怒。送子观音是要送给想要孩子的人,而我虽然嫁了人,但并没有圆房,何来孩子一说,此人绝对用心不良。

我知道这礼物不是梅儿送的,梅儿送的礼物一般都是亲手做的。更何况,梅儿哪儿有钱买这么贵重的礼物。莫非是这个院子里的人?我不敢想下去。

我想把礼物还给柳妈,说是送错了,可是我都已经收了,哪儿有退回去的道理,我想把它砸了,又怕冲撞了神灵。所以只能把它藏好,放在最不起眼的位置。

到了吃饭的时间,冬枝还没有送饭来,我的肚子却一直在叫唤。我出了门,发现小厨房里也没有做饭,我便坐在院子里,晒晒太阳。

“淼儿,该吃饭了。”

我猛然回头,看到嘉烮站在门口,正看着我。嘉烮走过来,用他那满是白面的手抓住我的手。

“你不是应该去参加宴席了吗?”

看到嘉烮我还是有些意外的。

“说了几遍了,我不喜欢你那样的场合,记住了。”

嘉烮敲了我的额头,然后将一碗加了鸡蛋的面条放在我的面前。

“生辰,当然要吃长寿面了。”

长寿面这三个字好久没听到了,记得上次听是娘还在的时候。长寿面冒着热气,闻着还挺香的。

“这是你亲手做的?”

“尝尝。”

我真的很感动,这是我今天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快吃,吃完带你去个地方。”

“好。”

面我都吃完了,真的很香。

吃完面我们便上了马车,出了城,来到了爹的坟地。嘉烮从车里取出了好些纸钱,拉着我的手走到爹的墓碑前。

嘉烮站在远处,知道我与爹定有许多话要说。

我跪在地上,烧着纸钱,与爹说了许多事情,特别是与嘉烮的事情。

另我最没想到的是,在我打算离开的时候,嘉烮走近也跪了下来,拉起我的手。

“爹,今日我带着淼儿来看您了,请原谅我在成婚后一年才来看您。”

说着叩了三首。

我就这样看着他,心里居然很开心。嘉烮何等的尊贵,居然肯降低身份给爹磕头。这是不是也证明了,嘉烮的心中也是有我的。

看望完父亲,我们回了我以前的家。

我推开门,看到你梅儿正坐在院子里洗衣服,看到我时一脸的惊讶,眼神中闪过不安。

“淼儿,你回来了。”

梅儿站了起来,滴着水的手在衣衫上擦了擦,朝屋里看了看。

“谁啊,家里来人了?”

屋里传出男子的声音,随后,一个身材修长,略显消瘦的男子走了出来。

“这两位是?”

男子上下打量着我们,随后眼中流露出喜悦。

“这位是冯淼,就是我常与你提起的。”

梅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男子打断了。

“冯淼,就是那个嫁进嘉府充喜的,那这位莫非就是风都的战神、将军?哎呀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您快请进,请进。梅儿,还不快把我收藏的茶叶给将军泡上。”

男子伸出的手被嘉烮不着痕迹地躲开了,男子便去推搡梅儿。

“梅儿,你还没介绍这位是?”

眼前的人在我家趾高气扬,还对梅儿如此,简直是欺人太甚。

“我啊,是梅儿的男人。”

男子先一步回答。

“梅儿,你何时成的婚,竟不告诉我。”

上次回来梅儿还尚在闺中。

“我是想告诉你来着,可是嘉府哪儿是我想进就能进的。”

梅儿的手紧紧攥着,低着头。

“哦。我今日给爹烧了纸钱,顺便回来看看,没想到看到了你。”

这还真是天大的惊喜。

“我,我。”

“好了,进屋说吧。”

梅儿有苦难言的样子,我也不便继续追问。我直接进了屋子,看到里面乱七八糟,衣服鞋袜随地扔着,还散大着一些臭味。

“这是,你们住在我家?”

我惊讶地看着梅儿,梅儿低下了脑袋,我就明白梅儿真的住进了这里。

我下意识的转头就走,看到身后的嘉烮。他看着我,仿佛已经洞悉了一切。

“淼儿。”

我正打算走,梅儿终于开口了。

“有事?”

“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才搬来这里的,我也有我的苦衷。”

我虽没有回头,但我知道梅儿定哭了。

“今日我生辰,你送了我最难忘的礼物。”

我还是有些不能接受,直接走出了屋子。

茹鱼得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