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何处寄

此情何处寄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回城

夜里,我翻看着师傅给我的医书,想着明日要去山上采什么药。

“咚咚咚~”

“谁啊?”

门外没有回应,我就想着应该是师傅。

“师傅,是你啊。”

我打开门,看到门外的并不是师傅,而是讨厌鬼。

“有事吗?是不是伤口裂开了,你等一下,我去拿药。”

“不用了。”

“伤口裂开是需要上药包扎的,要不然很难愈合的。”

“伤口没有裂开。”

“哦。”

“这个还你。”

讨厌鬼将手帕还给了我,便回了房。我看到他的房间灭了灯,才拿着手帕转身回房。

我放下手帕,再次拿起医书,可什么也看不进去,索性吹了蜡烛睡觉。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门外有人,想着师傅与讨厌鬼房间的灯都熄了,怎么可能有人站在我的门外。

我睡的很安稳,起了个大早,做了早饭,将饭放在锅里,便背着木筐上山了。

我在山上采了许多草药,为了避免上次的事情在发生,我采完药便早早地回了庄子。

“阿嚏。”

我一进门,看到师傅打喷嚏,想着师傅应是得了风寒,便去药房抓了药,给师傅熬药。

“师傅,你快把药喝了。”

“好。”

师傅喝了药,猛得咳了起来,我拍着师傅的背,给他顺气。

“师傅没事。”师傅的咳嗽缓了不少,“你今日去山上采了不少的药,回去歇着吧。”

“好,师傅,你好好休息。”

师傅躺下闭着眼睛,我端着药碗出了门,便看到讨厌鬼坐在椅子上。

“你的药熬好了,我去给你拿。”

讨厌鬼端起药碗喝药,我这才发现他右手的伤疤。

“这里好吗?”

“啊?这里,挺好的,依山傍水,每日上山采药,看医书,还有师傅教我医术。师傅的医术特别的高,救了很多人,人们都称他为活菩萨,能做师傅的徒弟,是我三生有幸。对了,还有~”

“知道了。”

还没等我说完,讨厌鬼就起身回了房。

这几日师傅与讨厌鬼每日谈天说地,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我只是每日上山采药,看医书,做饭,偶尔缝些入冬时的衣物。

时间过了半个多月,讨厌鬼的伤好了大半。

“老三,我明日便走了。”

“大哥,你的伤还需静养些日子。”

“不用了,我已经通知了盛宇,他明日就来了。”

“你还是回趟家,否则父亲的暴脾气又收不住了。”

“我向家里递了消息。”

“那好吧,你想走,我也拦不住你。但是我准备的草药你都要按时喝。算了,我还是交给盛宇比较好。”

我听着他们兄弟二人的谈话,心里很羡慕,若我也有个兄弟姐妹该多好啊。

晚上我做了一大桌子的饭菜,师傅拿出仅剩的一瓶药酒,给讨厌鬼服用。

第二日,来了一个同样穿着军官衣着的人,他的身后有两匹马,还有一队的士兵。师傅与我说,那是上好的宝马,五千两一批,贵得紧。我站在门口看着讨厌鬼,不知为何会有一些不舍。今日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看这么贵重的马匹,我就是攒一辈子的钱,都比不上这马的一身毛发。

为首的应该就是师傅口中的盛宇,师傅将草药和药膏给了盛宇,又交代了些事情,盛宇上了马,便走了。

“师傅,那人真的是你大哥吗?”

“嗯,有什么不妥吗?”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师傅行医救人,性格温柔似水,而他却整日冷言冷语。”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啊?”

师傅不在与我说,而是进了门,开始翻弄草药。

“淼儿,你去西房,把桌子上的琴抱出来。”

“琴?师傅你会弹琴。”

“师傅会的多着呢,往后你可要好好学。”

“好,只要是师傅教的,我一定好好学。”

我去西房取来了琴,将琴擦干净,放在桌子上。

师傅轻轻抚摸着琴,有种老朋友多年未见面的感觉。不过我来这里一年多,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师傅弹琴。

琴声很好听,我扶着脑袋坐在一旁,看着师傅灵活的手指,在琴上拨弦。

“师傅,我想问问,我爹还好吗?”

讨厌鬼在时我不方便问师傅有关爹的消息,因为他是外人。

“淼儿,你爹他很好,我给他开了些暖胃的药,让他减少胃疼的感觉。”

“谢谢师傅。”

“无碍。”

我不知为何今日师傅对爹的事情好像有所隐瞒,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我相信师傅。

过了几日,这种感觉没有消散,反而更加的强烈,这使我很害怕,我一定要去城里看望爹是否安好。

我来到师傅门前,看到师傅在研墨,便走了进去。

“师傅。”

“有事?”

“师傅,不知为何这几日我的心里总感觉很难受,我想进城去看看爹。”

师傅听到我说进城,研墨的手顿了下,便继续研墨。

“好,师傅明日带你进城。”

“谢谢师傅。”

我迈着欢快的步伐出了门,去药房里拿了些治胃病的草药,又去厨房做了些爹爱吃的点心,这些都准备好了,我坐在镜前看着我明显圆了的脸,想着爹是否也像我一样。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身梳妆,做好早饭等着师傅。我们吃了饭,便赶着马车,朝城里走。

我坐在马车里,揭开帘子,看着这里熟悉的一切,心中总不踏实。

三天的时间,我与师傅进了城,往家里的方向走。马车拐进了我熟悉的胡同,我知道我就要回家了。

“爹,女儿回来了。”

我下了马车,就往家里跑,我以为爹在家里等着我,我也以为爹又去了赌场,可最让我没料的是,我看到爹趴在炕头,下半身用一张被子盖着,眼神迷离,瘦骨嶙峋。

“淼儿,淼儿回来了。”

“爹,您怎么了。”

“爹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你就是他的女儿吧,你爹与人打架,被人打断了腿,现在就只能躺在床上了。”

我看到一个身材臃肿的老妇人走进来。

“你是?”

“我呀是新般过来的邻居,院子里的那个男人,应该是你丈夫吧,姑娘你可真有福气,嫁了这么个长得好看、还有钱的男人。他啊,让我来这里照顾你爹,一天十个铜板。行了,你们父女两人好好叙旧,我就先走了。”

我看着爹苍白的脸,没心与那跨门而出的老妇人解释。

“爹,很疼吧。”

“不疼,等我好了,就让那帮孙子知道,老子的厉害。”

爹说着牵动了伤口,倒吸了口凉气。

“爹,你别动,牵动伤口更不容易痊愈。”

我揭开爹的被子,看到爹身上缠绕着的白布,映出丝丝的血迹,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傻孩子,爹没事儿,一个大男人连这点苦都受不了,还算什么大丈夫。你师傅给我看过了,说这伤口不碍事。”

“都伤成这样了,怎么会没事。”

“爹没事,你可是知州府里的人,谁敢欺负老子。还有,是我不让你师傅告诉你,我的情况的,你可别错怪人家。”

“我知道,师傅是为了我好。”

“你这个师傅真不错,要是我姑爷就好了。”

“父亲,我已嫁为人妇,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想吃肉,你去给我做点。还有,去街上给我打二斤酒。”

“肉可以做,酒就不要想了。”

“你个臭丫头。”

我没在理会爹,出了门,看到一身青衣的师傅。

“师傅。”

“你爹还好吗。”

“爹很好,还说中午要吃肉。”

“那就好。淼儿,你爹的事,”

“我明白师傅是为了我,不想让我担心。”

“把这个给你爹,他应该会喜欢。”

“药酒?”

“我特意留了一瓶。”

“谢谢师傅。”

我去隔壁的大婶家买了肉,和一些窝头,便回了家。

我做好肉,给师傅乘了一碗,然后端着碗筷去了爹的房间。

“爹,肉好了。”

“嗯~真香,好久没闻到这么香的肉了。”

“那你就多吃点。”

“这是什么?”

“你闻闻。”

我打开药酒,给爹倒了一杯。

茹鱼得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