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是曹丕

我竟然是曹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1章 身为曹家子(求推荐票!收藏)

曹子建那小王八蛋,听说曹家的工匠梁师傅他们要转战农庄,跳着脚地跟卞氏哭,要跟着一起到农庄。

“阿娘,我一定听阿兄的话,去了一定不给阿兄惹麻烦。我要去看看,我的小兔子还活着没有,还有我的小松鼠!”

那臭小子一边往嘴巴里塞韭黄炒鸡蛋,一边打嗝,眼角晶莹的泪珠还挂着未干。

他上次带回来的兔子和小松鼠,被他折腾两天就折腾得没气了。

“阿娘,我一定听话,不惹事!”

臭小子小嘴一瘪,十分乖巧地扑到卞氏怀里。

又是亲卞氏,又是说好话。

把卞氏哄开心了,饭也不好好吃,抱着他那小碗,就到门口坐着望着农庄的方向有一口没一口地扒饭,发呆。

卞氏无法,只得唤了梁师傅来左交待又交待,生怕他路上有什么闪失。

那梁师傅听说不到五岁的曹家四公子要跟着一起去,脸都焦急得白了。

“夫人万万不可,小公子太小,出什么事小的担待不起。”

那小王八蛋,见梁师傅跪地上一边颤抖一边回卞氏的话,跑过去信誓旦旦道:“你放心,我一定不给你找麻烦!我保证乖乖呆在牛车上,一动不动!上回我跟阿兄回来,我就没动!你只要给我弄个火盆烤火,别让我冻着就行了!咱们半天功夫就到农庄了!那里可好玩啦!”

卞氏听子建说出了这几句人话,也动了心。

但是地上的梁师傅磕头如捣蒜,嘴里呼天抢地喊:“夫人饶命,夫人饶了小的……”

曹操大踏步迈进来,低吼道:“胆小如鼠,成何大事!给我滚!”

梁师傅连忙哆嗦着身子连滚带爬出了司空府,大冬天的,一边走一边擦额头上的汗。

卞氏意欲上前再说两句话,却被曹操瞪了一眼,不再敢说。

相比较起来,曹老板就大气得多,他就认为经受不住环境严峻考验的人都不必活在世上,斥责卞氏道:“都快五岁的人了,就你整天婆婆妈妈的。

照这样下去,他成得了什么气候!

羽林监枣祇现在是屯田都尉,把子建交给他,一点问题没有!

半天的路程,就把你焦急成这样,以前怎么没见你心疼子桓心疼成这样!”

“还有,子建又不是第一次去,他刚刚说的不是挺好的!妇人之仁可以,但是教育孩子不行!”

“他那三个哥哥,哪个不是早早就学骑射了!时下兵荒马乱,你这样护着他,你让他以后怎么生活!

开春讨伐张绣,子桓就要上战场了。子修是虎豹骑将主之一,打前锋!”

曹操白了一眼卞氏,也不管卞氏一脸的委屈,自个儿把盘子里的香煎排骨吃了,连盘子底落下的几粒芝麻也都捡了扔嘴里,还舀了一勺饭,把碗上黏着的油也拌饭吃了。

对于香煎排骨的做饭,子桓只是放了十三香和胡椒粉,想不到锡福记的厨娘们竟然懂得创新,出锅时还在上面洒几粒芝麻。

其实所有的东西,都是这样不断创新尝试出来的,只要给出一个开始和方向,事情就会慢慢地发展出令人难以预料的结果。

马均改造八仙桌和曲辕犁就是这样,听说那小子最近正在捣鼓一种新型牛车和马车。

对于任何发明创造,子桓都是欢迎的,这都是推动国家进步的东西。

绝对要给与支持并为其创造环境。

卞氏逶迤着碎步,替曹操把鞋袜脱了,扶他上床,揉着曹操的肩膀道:“妾身年纪大了。好不容易养育了三个儿子,哪里敢有什么疏忽和怠慢,生怕有什么闪失,对不起夫君您和曹家祖宗。孩子可都是妾身的命呐。要不然您再给我生一个。我就不天天看着子建发愁担忧了!”

曹操望了望已经酥软成一团的卞氏,握住卞氏的手,一把就把卞氏揽进了自己的怀抱,豪气道:“身为我曹家子,注定是要不平凡地过一生!

以后不管生多少个孩子也要平常对待!

即便只有一个,也要这么培养!

不然我归西后,他们会被被人从高位上拿下来的!”

豪言壮语说完,曹操又抚了抚卞氏丰腴的身子,温言道:“晚上我去你那里,现在先去把子建送走。”

子建那小王八蛋听曹老板叫他的名字,赶忙就奔着小屁股跳上了曹操的卧榻,把个卞氏的脸红得跟什么似的。

冬日的农庄,呈现一片银灰色,尤其天刚刚亮的时候,空气中还有水雾和冰凌,十分寒冷。

但是窝在温柔乡里的军汉们,有的还在酣睡打呼噜,整整战斗了三整夜,他们中的大部分早已没有了最开始的雄风。

第一天吃了油渣排骨以及十头野猪,个个都雄风振振,玩得酣畅淋漓。

第二天虽然没了排骨和油渣,但是有野猪和兔肉,战斗也是十分酣畅的。

到第三天就彻底蔫了,找子桓道:“公子,今晚给点肉吃呗!”

子桓望了望眼前眼皮肿得跟猪尿泡似的,腆着肚皮的小子,正是曹休给他介绍的武艺和头脑都不错的朱葑。

一看他那泛着潮红的脸,就是在女人身上刚刚戮战结束。

子桓一边舀水簌口,一边道:“你家将主呢?”

现在才刚天亮,耕地的人早已赶着耕牛扛着锄头出工去了。

只有整夜战斗的军汉才刚陆续爬起来。

说来可奇怪,这事明明事女人在下面,最累的却是男人。

女人们全都天不亮就起来烧水做早餐,有的还跟着耕牛出工了,半点没耽误,只有军汉们一个个懒洋洋的像被夺了魂似的在洗脸。

朱葑往自己脸上狠狠浇了两捧冰水,拍了两巴掌,向一个院子里撸嘴道:“估计战斗又开始了。刚刚两个小师娘给他端早饭进去了。”

曹休是有正牌夫人的,朱葑说的师娘,是曹休在农庄刚纳的妾。

曹真也打着哈欠过来,软塌塌拍了一下子桓的肩膀道:“咱不奢求吃味道最好的香煎排骨,给点油渣和野猪肉吧,不然没力气啊!”

钕砉

作家的话
昨晚忘了定时发书,刚发现……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