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秦王

第33章 好大狗胆

李泰站在人群之中,森然吐出几个字,“废王!另立新君!”

而这个时候,嬴泽却刚好走到李泰家正厅门口,所过之处所有李泰家的仆人都被他一剑了账,所以李泰并未发现嬴泽。

其他的官员们也被此刻口出狂言的李泰震惊了,纷纷交头接耳议论起来,也没有发现嬴泽的到来。

直到嬴泽听到李泰说要废了自己,另立新君,然后一脚踹开了正厅紧闭的大门时,这些官员们才下意识的看向门口!

“嘭——”

“李泰,你好大的狗胆!聚众妄议君王废立!你可知,此举可让你满门抄斩!”嬴泽的双眼之中爆发出极寒之意,死死盯着李泰,只要他一有异动,嬴泽就会立刻将他斩杀!

李泰此刻也是懵逼的,他为了举办这个集会,在家里布置了不少的仆人,其中还有两名锻体境五层的高手。

可就是这些高手,居然连一声哀嚎都没有发出,就全被嬴泽解决了!

这让李泰陷入了最危急的时刻,这个时候怎么说也说不清楚了,留给李泰的只有最后一条路,暴起截杀嬴泽,才能夺得一条生路!

“大王……臣……”李泰支吾着,突然跪了下来,猛地朝嬴泽膝行几步,似乎要抱住嬴泽的大腿求饶。

但实际上嬴泽看的一清二楚,李泰这厮左手已经伸进了右边宽大的绣袍之中,握住了一柄匕首!

“嗤——”

嬴泽没有给李泰任何机会,手中新手剑猛地挥动,扫过李泰的脖颈,将他的人头斩落!

同时寒声道:“你们胆子都很大嘛?刚一离开王宫,就聚众妄论君王废立,此举形同叛逆!一旦查证,满门抄斩,你们心中就没有数吗?!”

嬴泽冰寒无比的话语让这些大秦官员们瑟瑟发抖,整个人都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还是枢密院的两位正副使,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猛的跪在了地上,不断朝着嬴泽磕头。

一边磕头还一边痛哭流涕的求饶道:“大王!臣也不知李泰找我等来是为了妄议君王废立啊!直到刚才我和刘副使都一直在谴责李泰这厮,说他不能在这种时候举行集会!天地明鉴!请大王开恩啊!”

“没错,臣与左正使一直是大王的忠臣,忠心耿耿,日月可鉴!还望大王明查啊!”

“对对对!我等也是被这李泰骗来的!我等对大王的忠诚同样天地可鉴,还请大王开恩!”

“请大王开恩啊!”

群臣见枢密院正使左逍和副使刘博强都跪下来求饶了,也不再在乎自己那点可有可无的面子,呼啦啦的在嬴泽面前跪了一地,纷纷痛哭流涕的求饶表忠心。

但嬴泽此刻见到群臣如此样子,心中没来由的愈发讨厌他们,心中的愤怒甚至更加高涨了几分。

“呵呵,没发现就准备废了孤王,被发现了就是孤王的忠臣是吧?天地可鉴是吧?”嬴泽阴森的冷笑着,一步步朝着正厅上方的主位上走去,每路过一个臣子,那臣子便会把头颅伏低,完全不敢抬头看嬴泽一眼!

此刻的嬴泽,终于是有了几分千古一帝的模样!

“你们很好啊!非常好!既然你们这么喜欢集会,那不如孤王择一良辰吉日,一起送你们上路,如何?”

嬴泽的话是真的冷,冷到这些臣子们各个胆战心惊,如坠冰窟!

“大王饶命啊!”

“大王饶命啊!大王!”

他们没有别的办法了,这是直接被嬴泽抓了现行,那还能怎么办,接着求饶吧,求到嬴泽饶了他们,或者心烦了一剑杀了他们。就这两个结果。

“饶命?你们这会儿知道求饶了?那若是你们真的将孤王废了?到时候孤王找谁求饶?!左逍是你吗?还是你刘博强?!”

“嗯?!”

两日之前,嬴泽当堂击杀刘彪的时候,这些人还一个个以为自己可以取刘彪而代之,现在又想着另立新君,嬴泽是真的有些不想要这些人当臣子了,没一个好人!

与李泰同属尚书台的一位官员在这一刻或许是神仙点化,终于想起了自己还可以买命,立刻从人群中爬出来,爬到嬴泽面前哭喊道。

“大王!臣等知罪!臣等甘愿受罚!臣愿意将家中一切财产捐出!只求大王饶了小的一命啊!”

嬴泽听了这臣子的话,心中也不由得起了念头,反正这些人也没用了,不如就让他们为大秦发挥最后的光和热吧。

“海卿家,你说愿意捐出家中一切财产对吧?”嬴泽脸上的怒意消失,变成了笑眯眯的脸色,看的厅内跪了一地的大秦臣子一脸懵逼。

大王您刚刚还是怒不可遏呢?这会儿就好了?就因为海西林这家伙说要把家里的财产全捐了?

那我也能捐啊!这捐多捐少还不是我来定吗?!

“对!臣愿意捐出家中全部财产!只求大王饶了小人和小人一家的性命!”海西林见嬴泽神态变得轻松,赶紧顺着杆子往上爬。

嬴泽见海西林这么懂事,嘴角的笑意更甚,道:“海卿家此举,的确能够证明他对孤王,对大秦是忠心耿耿,可见他是被李泰那厮骗到这里来的!海卿家,孤王恕你无罪!”

地上李泰的鲜血还在不停流淌,海西林见嬴泽愿意饶他一命,兴奋的赶紧磕起了头。

“臣谢主隆恩!谢主隆恩!”

海西平这一番操作看的众人一脸懵逼,可又不敢交头接耳,只能互相打量一番,随后又有一个尚书台的官员从人群中爬出来,俯首道:“大王!陈烨愿意交出一半家产,求大王饶了小人一命!”

“哦?一半家产?看来陈卿对我大秦并不忠诚,你留着那一半家产想干什么?资助反贼?准备叛逃到其他国家?!”

“来人啊!把陈烨这个叛逆给孤王拖出去斩了!”

嬴泽完全没有给陈烨解释的机会,直接就让人把他拉出去斩了。

尽管陈烨发现自己说错了话,立刻改口说自己一定会交出全部财产,可也已经来不及了。

周栋手持长刀,将陈烨拉到门口,一刀直接砍了头,鲜血直喷出三米远!

“还有人,想要捐出家产吗?孤王劝各位好好想想,再发言。”嬴泽仍旧笑眯眯的看向诸多臣子,但这笑,却让所有臣子冷若冰霜!

厚颜五尺

作家的话
感谢小栗子的第一个打赏,今天三更,说道做到,嘻嘻嘻,希望大家踊跃在书评区讨论剧情呀!作者菌可是很期待你们的脑洞哦~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