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老子的青牛

老子是老子的青牛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9章 白家老祖白冰凝

白灰身死后,这道强光光柱依然势头不减,径直射向了白无常。

白无常的身形侧向横移,躲了过去,可那光柱的波动依然刮到了他的白色衣袍,而他为了多过这道光柱,也是突然动用真力,损伤不小。

白无常原本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转而张开大口,喘了两下粗气,很明显,刚刚那侧向横移的动作看似简单,可在那强光的极速和威慑下,能作出这样的躲闪,内耗非常。

几乎是同一瞬间,崔大牛等人那原本将要被逼迫着剥离开的魂魄清醒过来。

“灵魂出窍!这是灵魂出窍,是白无常要以无常道将我们的魂魄逼出体外,进入黄泉轮回。”

“快!运转全身的神识法力,激发体内生机,一旦有生机动向,魂魄自然会回归本体!”

在牛头和马面的提醒下,崔大牛等人连连惊诧下,忙以浑身的神识法力,让自己的魂魄回到了身体之上。

这种感觉,像极了崔大牛初来乍到这里时,吞了白霖和墨姬的火球的那一刻。

当魂魄与身体完全重合的一瞬,所有人恢复了行动能力,自然解冻。

崔大牛朝四下看去,尽是白茫茫的风雪,而白家,早已不知所向。

“该死的,徐冰又没在,没有锁位罗盘,咱们到底在哪?”

说着,一个女子的声音从东南方向遥遥传来:“白无常,你这个不孝子弟,我说一个白灰怎么敢如此作为?今日,作为白家老祖,老身要清理门户,整顿白家!”

此言婉转动听,可却蕴含着一股霸气!崔大牛等人心神一动,顺着声音方向飞驰而去。

而在白家,“白家大碗”上空,正楚楚而立一位端庄的女子,这女子一身浅蓝色的长裙,眉如黛,面如霜,一双黑亮的明眸,正带着恨意看着那披头散发,人鬼不分的白无常分身。

“我白家子弟,竟然堕入恶鬼之道,魔可修,不可如此修!虽然是一具分身,当老身依然要灭你,今日,灭分身,警示真身,从次以后,白家再无白无常!”

说着,白家老祖朝地面一指,那“白家大碗”顿时震动起来,表面的冰雪纷纷碎裂脱落,直接化成一面光洁如新的铜镜飞入白家老祖的手中。

此铜镜为球形钮,内饰雪花图案,外刻“净澄华月,纳寒凝冰”八字铭文,铜镜上有多道联珠纹饰,透出古朴的韵味。

此镜一出,疯狂吸纳雪中寒气和空中光芒,转而一根巨大如山的冰柱从镜中射出,“轰隆”一下砸向白无常的身体。

巨大冰柱透着凛凛寒气,散发着刺眼的强光,比之先前白家老祖出世时的光明,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桀!

白无常发出了鬼嚎一般的嘶吼,正逢崔大牛等人飞驰归来,老远就看见了这样一幕。

崔大牛心神震动,不禁想起来之前白话的那面光明凌霄镜,更是想不到,这白家的家族所居山谷,这个“白家大碗”,不仅是召唤大阵的关键,更是一面古镜法宝!

“此镜有如此威力,早知道我先搞来了,哎呀,真是可惜了呀。”

崔大牛露出悔状,转而忽然笑道:“要不然,把白话的那面镜子要来也成啊,算是徐冰换来的,嘻嘻。”

牛头却是一把扯过崔大牛,道:“白家老祖这镜子威力通天,还不快躲?!”

崔大牛一愣,被牛头和马面一起向一旁扯起,一边退着一边还嘟囔着:“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么?”

话音刚落,就看白无常嘶吼着喊着无常道,道无常,以最强的推力进行抵御,身形飞快遁去。

可没等口诀喊完,那道散发着刺眼光明的冰柱就直接从他的身体上穿了过去。

轰!

冰柱所过之处,无数的冰面崩塌,积雪溃散,形成了一条长长的巨大沟壑。

而白无常,那原本就耷拉的脑袋,啪嗒一下,好像断掉了一般,以一个极为夸张的角度掉了下来。

头颅离体的一瞬间,白无常的身体发出咔咔声响,好像玻璃被冻裂了一般,碎成一块块碎片,纷纷脱落。

转眼之间,那个先前不可一世的白无常,变成了一片堆积在那里的碎片。

牛头惊骇道:“这威力还不够大?想那白无常的分身,乃是魔玉锻造,我和马面成以蛮力轰杀过,丝毫没有损伤,可被这镜子一照,竟然直接碎裂了。”

马面长舒一口气,好像是一块大大的石头落地,更是帮他出了一口恶气一般。

而崔大牛眨着眼睛看着地面上的碎片,道:“你不是说地府的人一般不会挂的么?他怎么就挂了?”

“因为他是分身。”

“那你说,这些碎片,能不能给我打造给分身。”

“这个……”

“还有,他的头颅好像没碎掉,那么咱们是不是应该过去从雪堆里给挖出来,现在正是割他舌头的绝佳时机啊。”

“你……”

牛头和马面感觉冰面好滑,要摔倒了一般,可没等崔大牛过去,有人过去了。

一道银光呼啸而至,果真在雪堆里翻出了白无常的头颅。

此人正是薛清。

薛清左手拎起白无常的头颅,右手握着龙空剑,很兴奋,很激动,哈喇子都要淌出来了,而下一刻,表情凝固了,很失落,很不开心。

崔大牛等人心头一紧,莫非白无常的分身还没死彻底,又对薛清施法了?

大伙赶忙冲上前来,却见薛清手里,拎着的白无常的头颅,已经变成了一块圆球一般的魔玉。

马面哈哈笑道:“看来这回是真的挂了,连五官都没了,打回原形了,变成原本材料的样子了。”

崔大牛很惋惜的样子,用拳头砸着自己的手掌,道:“该死的,下一次见到他,一定要割掉他那讨人厌的长舌头。”

薛清咬着下嘴唇,点了点头,忽然接话道:“对,然后给我烤着吃!”

众人一片哄笑,却听那边白眉呼道:“晚辈白家第九十九任大长老,率白家三千子弟,恭迎老祖回归!”

“恭迎老祖回归!”

“恭迎老祖回归!”

崔大牛等人也朝那边看去,白家老祖没有说话,也看向了崔大牛这边。

白眉恭着身子,连忙呼道:“崔小友,还不快来拜谢我家老祖救命之恩?”

牛头马面等人随崔大牛来到跟前,崔大牛先是抬起头好好地端详了一下白家老祖,然后拜道:“白家老祖好漂亮!晚辈崔大牛,见过老祖,能拜在您的长裙下……真是做鬼也风流了……”

噗!

白眉急得吐血了都,忙解释道:“老祖勿怪,崔小友就是这副性情,但要是没有他,我们就不可能成功唤醒老祖,他可是白家的恩人呐。”

崔大牛摸着后脑勺,道:“白眉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一会儿说你们老祖救了我,一会儿说我救了她,你行不行呀?”

白家老祖盈盈一笑,道:“你以天火助我,我以凝冰镜助你,就是这么简单。”

崔大牛哦了一声,继续道:“那么,晚辈还有一事相求。”

“但说无妨。”

“之前没能割到白无常的长舌头,晚辈很不痛快,白家有个叛逆之人叫白灰,是二长老,那老东西的舌头也很长,能不能把给交给我,割一下舌头过过瘾?”

他这边说完,朝着薛清那边挤了一下眼睛,薛清也是捂着嘴角乐。

白眉接话道:“白灰是白无常的先辈,乃是白无常的爷爷的爷爷,已经被老祖灭杀了,灰飞烟灭,形神俱灭,灭到不能再灭了。”

崔大牛一听有些急了,道:“他爷爷的,怪不得舌头也那么长啊,哎呀,怎么这样?老祖你不地道啊,我这此愤难泄呀。”

白家老祖温柔地说道:“小家伙不用假意绕弯子,向要什么开口与我说。”

崔大牛咧嘴一乐,道:“老祖就是老祖,什么都瞒不过您,哎呀,老祖你先别走啊,我怎么找您啊?”

“找白眉即可。”

白家老祖说完,直接在空中虚化消失了,崔大牛看向白眉,道:“这……你们老祖叫什么名字?”

白眉道:“我们老祖,名为白冰凝,白家,以前叫做冰凝谷。”

崔大牛浑身冒气凉气,惊呼道:“冰凝谷!白冰凝?!这不是冰凝夫人嘛!”

张大喇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