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明月照归路

第32章 合作愉快

“切!”木安可一脸不屑,“这么一首破诗还称得上大家?浅薄的见识限制了你们的想象。”

“你懂什么?你会做作诗吗?”贺长风眼睛往隔壁瞟了瞟,梁大家可是那位的太外公。

“我不会作诗,但是我却知道有比这个好得多的诗。”

众人一起看过来,今天听到的奇事已经够多了。

“听好了啊,神仙写的诗。”

木安可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背在身后,昂首挺胸,作高深莫测状,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方步。暗十六看不惯她那臭屁样,但又碍着“神仙”的身份就忍着没有出言讽刺。

摆足了架子,木安可清清嗓子,高声缓吟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房中一时陷入了寂静,贺长风一脸震惊,木青一脸兴奋,暗十六似懂非懂。隔壁传来什么东西掉地上的响声,木安可轻笑一声,在墙上敲了一下:“我说隔壁的这位,你也听了这半天了,估计也有许多不解之处,要不要过来仔细问问?”

此话一出,房中气氛又是一变,暗十六惊叫道:“你怎么知道的?”说完就收到贺长风一个警告的眼神。便讷讷起来。

木青也一下收起笑容,瞪着对面两人。

片刻,一声爽朗的笑,进来一个人,四十来岁,一部美髯,风流倜傥。一进门便拱手道:“姑娘莫怪,封某唐突了。”

“封先生。”贺长风点点头,只是抬了抬身子,做了个样。

“姓疯?发疯的疯?”木安可装傻。

封良玉脸一僵,“非也,乃封侯拜相之封。”

木安可作恍然大悟状:“噢!明白了,是固步自封的封,好姓!”

你这么一解释,就一点都不好了,封良玉干笑了一下,心中暗骂,但也纳罕——这两句装疯卖傻的解释就绝不是一个山村农女能有的。

木安可心说:我没说封疆裂土的封就已经是给你留面子了,“不知封先生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说,”你是神仙,谁敢指教你呀?“姑娘刚才说神仙中也有平民百姓?”

“当然有,和这里差不多,有种植有养殖的,有做工有务农的,只是比你们这里的人过得好,懂的知识也多。”

“青埂峰,是什么地方?”

“青埂峰,是我跟师父学艺的地方。”

“姑娘都学有什么艺?”

“我天赋一般,就学些普通的拳脚功夫,再就是认识几个字。”

“没学些点石成金,撒豆成兵的法术?”

“这些都是骗人的!我们那儿崇尚的是科学。”

“科学是什么?”

“就是聪明人发明的技术,制造出更先进,更实用的工具,让我们那的人过得更好。”

“这么说你们的工具兵器什么的要比这里好了?”

“是比这里的好,”看对方眼神一亮,不由心中冷笑一声,“可我没种过地,对农具不懂。兵器更别说了,在我们那儿是受管制的,谁家私藏了一经举报是要坐牢的。”

“你师父不是大神吗?你还怕坐牢?”

“也不光是坐不坐牢的问题,主要是我们那儿没有战争,用不着这个,即使有那么几个不法分子也有专门机构在管,就像你们这儿的捕快。兵器武器只捕快能有,我们是不让有的,所以我只知道,却不懂!”

“木姑娘不是在推脱吧?”

“绝对不是,我敢发誓!”

“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多问,还有一点,木姑娘酿了葡萄酒能不能卖给我们?”

“本来我是想卖给我唐伯伯的……”先卖个关子,看对方皱起了眉头,才慢悠悠地说,“不过,因为采摘葡萄的时候要用不少的人力,用你们的人最方便不过了,所以就卖你们了,这叫和平解决,双赢!”

这个封良玉倒是不在乎,人手他们有的是,还可以趁着合作的时候多探点消息。

“双赢?”没听过这个词。

“是啊!双方都得了利益,化干戈为玉帛,你好我也好,不是双赢是什么?”

“不愧是做过‘神仙’的,说得太对了!双赢,是双赢,哈哈!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我回去做些准备,葡萄成熟了我再说后边该怎么做。另外还有件事先要特别说明白了。”说完,看向封良玉。

“木姑娘有话请讲!”

“我木安可是个光明磊落的人,喜欢直来直去,有什么事都放明面上说,不要弄出些背后下暗手的小人行径。我的来历也最好不要对外宣扬——封先生,你可做得了这个主吗?”

心里一惊,你怎么知道我做不了这个主?这句话差点脱口而出,仰天打个哈哈:“木姑娘多虑了,你说的那些我们是不会做的,但请放心!”

“贺公子呢?”看向贺长风。

“同样!”只能代表我自己,可不敢保证那位,“我们的事也请木姑娘守口如瓶,若有一丝半毫的泄露,后果就不是你我能承担得了的。”

“自是如此。”知道这已是对方最大的让步了,“既然这样,那么,合作愉快!”伸出手,看对方莫名其妙,笑了一下“这是我们那儿的礼节,不适合你们这儿,抱歉!”收回手,“封先生,贺公子,你们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和封良玉交换了一下眼神,贺长风说:“这酒方子,就不要再让别人知道了。”

“这个不消说,我自是知道——既然这样说定了,我们兄妹就不再打扰,告辞!”拱了下手,对木青说,“走了,哥。”

木青还在消化刚才所发生的事,还没回过神来。听见这话,机械似地站起来,跟着走了。

墙上暗门打开,江闻煜走了过来。贺长风和封良玉都站起身来。

“你都听见了,怎么看?”贺长风问。

“有真有假,师父可能是有的,葡萄酒肯定是真的,剩下的就不一定了。看着吧,只要对咱们有用就行了,若是无用,再杀不迟!”

“是!”房中人都应道。

江闻煜停了一下又说:“继续监视着,再去查一下那首诗的出处。”

说实话,这首诗的确比那个什么胭脂醉要好得多,而能做出这么好的诗的人,就绝不是一个泛泛之辈!说不定顺着这首诗还真能查出幕后主使之人。

走在大街上,木安可在木青追问下把自己进大黑山所经历的事说了,木青一阵后怕,免不了把木安可又是一通埋怨,最后问:“那你刚才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有真有假,除了师父与神仙一说,剩下都是真的。”

“我竟然都相信了。”木青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说的跟真的一样。”

“那是因为你没经历过什么事,他们可就不好糊弄了。”一个个的,都特么是人精。

云中锦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