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生缘起念生缘灭

第80章 到时成败到时说

虫鸣消失,深夜的寂静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一行五人,除去张云守夜之外,尽皆入了梦境,少女与清秀女子盘腿入睡,柳清风与中年男子二人睡相就差了许些。

张云时不时往篝火中添加干柴,这该死的平原地带多蚊虫,若是没有这堆篝火,恐怕就要让蚊虫饱餐一顿了,且,篝火的作用不止于此,明亮的火焰还能吓跑周围的野兽。

“啪嗒”

“啪嗒…”

在这深夜,早已乌云笼罩的星空乌云终于做出了行动,细细密密的下起了小雨,但这雨来的可真不是时候,篝火渐渐有熄灭的迹象,张云皱了皱眉,挥挥衣袖,周围顿时形成一道光幕,使得雨水无法进入光幕内。做完这些,他再次往篝火内添了柴火,这才使原本快要熄灭的火苗没能熄灭。

“之前便之这天要下雨,但没想到这场雨会来的这么迟。”

张云闭目自语,神念释放而出,持续扫视这周围内的空间,并无发现什么异样后,他没有收回神念,细看之下,却早已入了冥想状态,这一夜,张云除了在篝火快熄灭之时添加柴火外,便一直保持着冥想。

黎明,一夜中最为黑暗的时刻到来。

转眼间,黎明过去了,由小雨转雷鸣大雨,在转为小雨的雨水也停止了降落,星空乌云散去,似在迎接这晨曦的到来。与此同时,张云睁开双眼,收回一直笼罩周围的神念。一夜的冥想,神念进步虽不明显,但身体的疲惫却消散一空,清酒的后劲也随之消散。

最先醒来的是那清秀女子,在他睁目不久后,她同样睁开眸子,凝视般的扫了眼周围,此刻,光幕已消散,她自然不知夜半的雷雨。向着张云点头一笑。

方天空的一抹鱼肚白彻底显现之后,显然,一天中最为忙碌的晨曦来了,几人也陆陆续续的苏醒过来,柳清风再一次断片,中年男子从酒坛中爬了出来,看待张云的目光带有一丝敬畏,之前在他看来,张云天赋虽高,但酒量想必不如他的,但昨夜的经历让他认知到了这年轻人堪称逆天,一口气喝去十余坛清酒仍能保持清醒的人可不多见。

柳清风拍了拍脑袋问道:“张兄,昨夜发生了何事,为何我感觉脑袋发胀。”

张云无奈道:“你又喝断片了?”

他尴尬一笑,喝断片了可不是件值得光荣的事,经张云提起,他终于想起了昨夜发生的事,似乎自己有些“阴险”,去与本就醉了七八分的张兄比拼,结果张云的酒量又一次超出了他的预料,意料中张云被轻松灌倒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最终将自己也搭进去了这才勉强将其灌倒。

柳清风讪讪一笑,已经做好了被张云痛骂一顿的准备,但等了半晌也没等来一句骂语,目光略带疑惑的看了眼他,谁知张云根本没搭理他,这让柳清风轻轻松了口气。

中年男子疑惑道:“咦,怎么这么多酒坛子,我记得昨夜张兄弟与我没喝那么多吧,那这些多余的酒坛子哪来的?”

“昨夜柳老哥醉倒之后,清风兄想要趁我有了几分醉意,将我一举灌倒,剩余的那些酒坛就是后面腾出来的。”

张云答了一句,中年男子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后者,经过一番休整后,一行人再次向着茳城的方向赶去。

位于队伍前面的少女道:“若不出意外,今日应能到达茳城,到时一切就会省力许多,杨叔,前面可有势力。”

“禀小姐,前面似乎有个宗门。”

杨姓中年手中多了副地图,他的目光将地图的内容一览无余后,回答道。

“宗门…”

少女喃喃,示意中年男子将地图拿来,随意看了眼,只是最末流的宗门罢了,何况他们的路线并不需穿过那道宗门,只不过会在其附近走过罢了。

杨姓中年主动道:“小姐无需担心,那宗门不过是末流势力,若真敢多事,杨羽只需一刻钟就能将其灭门。”

杨羽,就是中年男子的名字,他的话语斩钉截铁,末流势力在玄域不过垫底的存在,宗内顶天也就有个金丹修士坐镇,那样的修为,在他眼中与蝼蚁有何异。

少女点点头不置可否。

临近中午,一行人来到了地图上所说的宗门附近,少女皱了皱眉,这地图可不是一般之物,上面不仅画出了玄域以西这一地带,就连各大宗门的位置也清楚记载在上面,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张云问道:“为何停下,有什么不对吗?”

“无事,走吧!”

少女回答道,挥挥手示意众人跟上,自己率先往前离去,张云神念笼罩这四周,神色若有所思,柳清风走了几步回头道:“张兄,他们都已经走远了,你还不走。”

他“哦”了一声,身子一晃跟上了几人,很快,几人便已离开那片区域,再前进了几个时辰,几人已经看到了此次的目的地,茳城!远远望去,一座看不到首尾的城池庞坐在东面,足以可见它的体积有多大。

几人午后时分远观到了茳城,却在残阳之时才堪堪到达,所谓望山跑死马完美体现出来,茳城不愧是玄域有名的大城,此刻虽是傍晚,城门处依然显得拥挤,出入各自二座城门,其中两座人员拥挤,另外两座城门与之相比却显得冷清。

张云神色意外,看着另外两座城池入口,中年男子看出他的疑惑,微笑着解释道:“另外两座城门应是布置了阵法,故意给高阶修士开的一个捷径罢了,只是想要出入其中,需要金丹的修为。”

“原来如此…”

张云感叹一声,无论在何处,强者都将受到尊重。他并没有头脑发热去走另一道城门,进入城内后,杨姓中年道:“少主,茳城有慕容家族的势力,我们…”

“不用了,我们直接前往传送阵所在。”

少女摇头否定道,如今到了茳城,虽然离她的家族依旧很远,但只需使用传送阵前往玄域中部的红宛楼,那里有着可直接传送至江慕家族的传送阵。

她显然对茳城并不陌生,熟悉的带着几人穿过一条条街道,传送阵旁自然有修士守护,不然若是有人心起歹意,破坏了这座传送阵法。那么,茳城将承受惨重的损失。

经过一番周折,一行人终于赶到了传送阵附近,即使此刻夜色已黑,那做位于一间小屋内的阵法依旧不断光芒闪烁,时不时便有人进入其中亦或从小屋内走出。传送阵法,可让修士横跨无数距离,在两个传送阵间来回传送,既可从茳城传送至另一座城池,也可从另一座城池传送至茳城。

小屋的不知由何材质做成,但其中必然掺杂了断念石,张云神念无法探测里面,也没有坚持。

“传送阵法难道就位于这叫屋子内?”

小屋周围堪称“重兵把守”,因此张云自然有了这个猜测。打量了眼看守小屋的修士,其中修为最高者其修为波动达到了金丹中期,这样的修为,可是此夕城那四大家主任何以为都高啊,这让张云不得不感叹,“金丹中期用来看门,真是好大的手笔。”

看门的修士修为亦是如此,可想而知掌控茳城的老怪修为最低怕也到达了金丹后期,甚至有可能更高,要知道,这里可并非玄域中心。

中年男子轻笑道:“张兄弟吃惊得有些为时过早了,茳城的整体实力在玄域还是排不上号的,虽在玄武西部名气挺大,但玄域以西这一地带实力一直是整个玄域最差的,没有之一,当然,这并非歧视张兄弟和柳老弟。整体实力差并不代表了你们的各人实力差,老哥说的没错吧!”

整个玄域最差,没有之一,这句话从中年男子口中说出,张云没有质疑,杨姓中年没必要在这些微不足道之事上欺骗,他略带吃惊的吸了口气,内心虽未翻江倒海,但也起了不少波澜。呼出刚刚吸入的凉气,张云微微一笑道:“杨老哥所言不差,整体实力不代表着个人实力。当然,张云也就随意说说而已,并非张云的实力有多强,能力压玄域之人。”

中年男子轻轻一笑,对他的谦虚之语不做评价。

柳清风与清秀女子不知晓看守小屋之人的修为,听的只是云里雾里,感触无他这般大,但听闻玄域西部实力最差,两人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内心不禁叩问自己能否通过玄女宫的试炼,答案显然不为人知,但两人渐渐有了钻牛角尖的迹象。

张云见状说道:“温皖姑娘与清风兄无需多想,莫要让道心受损,相信自己,就像琴儿…相信你们一样,当然,张云同样相信你们,莫要自己就自暴自弃了,辜负了琴儿…的期望尚且不说,难道就这样未战先怯了?”

中年男子同样开口道:“柳老弟和温皖妹子大可放心,如杨羽之前所说,整体实力非个人实力,玄域西部整体实力或许差与另外几块区域,但个人实力不一定比那些人低,如老哥在你们这年纪,修为与你们也差不了多少。所以,如张兄弟所说的那样,不要多想,到时成败到时说…”

到时成败到时说…

(本章完)

巷梦

作家的话
讲真,巷梦是不是不适合写书…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