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生缘起念生缘灭

第52章 我心即剑

“咳咳”

寂静的空间响起了咳嗽声,张云嘴角溢出血迹,强压下口中的鲜血,目光冷笑的看着几道黑袍人影,迈出脚步向着几人走去!

“老狗,你有那能耐进入山洞吗”?话语毫不留情的嘲讽着那领头的黑袍人!

眼看张云愈来愈近,领头黑袍内心闪过慌乱,欲要运转力量挣脱开束缚,却发现体内灵力无法动弹丝毫!

“竟真的将一方天地定住了…”

领头黑袍内心颤了颤,他无法运转丝毫灵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云到来!

“还在试图挣扎…”?

张云看着黑袍的动作,嘴角闪过冷笑,这定天盘的威力他当初可是深有体会,想要凭借灵力挣脱束缚就是无稽之谈!

缓缓走到领头的黑袍人影几丈前,张云目光隔着空间与领头黑袍对视在一起,看着那平静的眼睛,黑袍人影内心暗暗一惊!

那如一汪清潭般的平静目光,让他颇为不适,在他眼中,张云本该是锋芒毕露的,但从目光中的对视,他知道自己错了…

半晌,张云嘴角露出嘲讽,口中轻笑:“怎么,老狗,是不是想要我走到你身前!”

“我知道你还有些小手段,但你最好把你的手段收一收,和我一起等待那女人突破,否则…”

闻言,领头黑袍内心微惊,他本欲等待张云到来后一举将他拿下,却不成想似乎张云对他早有提防!

“果然还有手段…”

见状,张云冷笑一声,刚刚那一刹领头黑袍的目光在不经意间闪烁,虽然很快被其压下,但他还是捕捉到了这一幕!

感受着洞府内渐渐增强的修为,领头黑袍内心一片焦急,若非忌惮张云手中的定天盘,他早已冲上去灭了这个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毛头小子!

“呼…”

“快了,那女人快成功了…”

张云口中吐出一口浊气,眼中闪过亮芒,这期间他需要牢牢看住这领头黑袍,从刚刚眼前这黑袍人闪烁的目光中,张云极为肯定这黑袍人还有手段没有用出!

“怎么办,若是让那妖修突破…”

领头黑袍目光露出慌乱,半晌他的内心暗叹一声,“那竖子有法宝在手,偷袭只有一次机会,若失败了就是万劫不复”!

他并非没有逃遁的想法,但想到那样做的后果,内心便很快将这个想法否定!

看着神色愈加苍白的张云,领头黑袍心底浮起喜色,“这竖子强行催动如此强大的法宝,身体必定会遭受严重的反噬,如此…”

想到此处,领头黑袍压下内心的慌乱,犹如一条蛰伏的毒蛇,随时会发起他的致命一击!

“咳咳”

张云口中再次溢出血迹,本就苍白的面色此刻再无血色,感受到体内生机的亏空,他的双腿旁下,以此来减缓生机的消耗!

突兀的,在他盘腿坐下的瞬间,领头黑袍眼中闪过冷意,一道光芒从他体内射出,顿时他的身体飞出一个小人,如初生的婴儿般大小,仔细观摩这小人的外貌,竟和领头黑袍面容完全相同,仿佛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

这个小人呈白色透明状,自黑袍领头中飞出后,向着盘坐的张云冲去,转眼便已出现在他面前,向着定天盘飞去!

就在小人即将触摸到定天盘之际,张云双目陡然睁开,看着近在咫尺的呈白色状小人,口中轻笑,“果然有手段,这想必就是元婴修士所修炼的元婴了吧!”

说罢,他的手指向着透明小人轻点,顿时定天盘再次射出一道光芒!

“好个竖子!”

“竟敢算计与我…”

“简直卑鄙!”

小人脸上浮现出愤怒的神色,目光怨恨的盯着张云,此刻他怎会不知晓自己被张云给算计,或许从一开始张云便在等他主动上钩!

光芒将小人定住之后,张云摇了摇头,开口道:“并非是我算计与你,而是你自己沉不住气,自以为抓住了我的破绽!”

他的确是为了减少生机的消耗这才想要坐下,但在过程中他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个破绽,想要试试能否引诱出领头黑袍的手段,却不成想这领头黑袍如此沉不住气,竟真被他这一个小小的破绽引出了元婴!

他的目光认真打量着眼前的小人,眼中露出奇异之色,这仙人竟是由精纯的灵力形成,舔了舔干燥的唇舌,望向小人的目光闪过一丝火热!

但很快张云便将这丝火热压下,他人的灵力即使再为精纯,终究不是自己的,若是强行吸收,日后必出祸端!

何况,他缺少的并不是灵力,而是相应的领悟!

“如今我的领悟已经到了金丹后期,是时候找个时间突破了…”

张云口中低笑一声,想到自己突破时直接能越过金丹初,中期,达到金丹后期,眼中不禁闪过一道亮光!

……

一刻钟后,女子所在的洞府传出一股强大的气息,这股气息散出的威压远超之前,证明着女子修为已经达到了新的高度!

感受到这股气息,几名黑袍人影面如死灰,这足以超越普通元婴的气息,代表着女子修为已经成功突破!同时代表着他们再无完成任务的机会,何况还有个张云在一旁虎视眈眈!

“突破了?”

察觉到洞府内散出的气息,张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神念探入山洞内,看到女子那朦胧的身躯缓缓站起,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张云眼角嘴角抽搐,“这才刚突破,威压便超越了我所杀的那个黑袍人!”

他的神念化作凝结成一条线进入女子耳中,随之一句话语回响在女子耳边,将洞府外的情况告知与她!

女子目光露出异色,听到识海中的话语后,她的脸上覆盖起了冰霜,移动莲步走出洞府,冷冷看着百丈外的几道黑袍身影!

张云看了一眼洞府口的女子,继续传音道:“领头的黑袍人实力很强,你我联手也不是对手!至于其余的,太弱…”

说罢,他的嘴角露出笑意,刚刚之所以不灭杀其余黑袍之人,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女子还未成功突破,他不想徒增变数,但如今…

他的手中紧握剑胚,低喝一声顿时身躯化作一道剑光杀向三名黑袍人!见张云杀来,三人眼中纷纷闪过慌乱,纷纷元婴出体,欲丢下肉体逃遁!

“想跑?”

“晚了…”

他的口中冷哼一声,右手紧握手中的剑,口中大喝一声,“剑势,出”!刹那间,张云身体周围刮起了一阵锋锐的风刃,随着风起,他手中的剑发出一阵尖鸣,眨眼后,只见一道微弱的剑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三名逃窜的元婴划去!

半晌,风停止了吹动,但张云身后的发丝仍在飘动,而那三个元婴小人,本就苍白的小脸变得更为惨白!

张云眉宇皱起,刚刚那一刹他手中的剑分明划过了这三个元婴的脖颈,但结果却让他诧异!那三个透明的元婴除了脸色更加惨白之外,没有丝毫伤势,跟不用说死亡!

“为何会这样?”

他的话语露出不解,而那三个小人显然同样没猜到这一幕,纷纷嘲讽道:“笑死我了,刚刚那一剑就像在给我挠痒痒,你们呢?”

“哈哈,这毛头小子竟妄想灭杀我等元婴,太可笑了…”

这三人刚刚内心有多恐惧,此刻话语间的嘲讽就有多狂妄!

闻言,张云眼角轻挑,低吟道:“烦人的苍蝇,一次杀不死你等,那就来两次,我就不信你等还真是不死之身!”

说罢,他的口中吐出一口浊气,将双眼缓缓闭上,眨眼后,摄人心寒的目光落在那三个小人上!

“势来”

张云口中大喝,同时,他的身体轻轻一跃,居高临下的看着三个小人,轻声开口:“不知你们是否还能接我一剑…”

话语落下,手中的剑刃之上凝聚出一股逼人的剑势,寂静的空间再次起风,吹起了他随意披在背后的头发…

这一刻,张云的身影在三个小人眼中无限放大,仿佛一座高山,需要他们去仰望!同时,所有天地大势汇集与他的周围,仿佛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天意!

突兀的,剑鸣声回响在三个小人耳中,刹那间,一道微弱的剑光再次从风中射出!

眨眼后,一道剑光从三个小人的透明躯体穿透而过,半晌,张云收起手中的剑,回头看到三道不可置信的目光!

“你,是如何…”

话语还未说完,那透明的三个小人便在神色不甘中,化作点点星芒,消散在这片空间中!

“我心即剑…”

张云喃喃开口,似在自语,亦像是在回答三个透明小人的话语,但遗憾的是,他们听不到了…

“原来,修剑,同样也是修心…”

一道话语再次从他口中传出,回响在这片空间,紧接着他的眉头紧皱,目光中陷入沉思,他之所以能灭杀那三个透明小人,是因为在出剑之时,他的内心把自己看成了剑,因此那一剑的意和势,才能将三个小人灭杀!

巷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