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必须死

第27章 一千两银子(求推荐票)

许金水一向不管这些事情,闻言便一脸疑惑:“当真?”

“当真!”汪氏斩钉截铁道:“这看过的,又不只是我一人。里正太太,还有好几个人都亲眼见过。”

当初她为了显摆,邀了好几个人来家里做客,正是为了让她们亲眼见见女儿许兰的手艺。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许金水越想,越是惊骇。他觉得汪氏说的没错,女儿又不是傻子,这么一个露脸的事情,没必要去得罪保甲府。

“难道,是上天降下的责罚?”许金水喃喃自语。如今,也只有神鬼也能解释得通了。

“呸呸呸!”汪氏用力往地上吐了几口唾沫,道:“当家的,你可别胡说。按我说,就算是降下责罚,也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她压低了声音,悄声道:“我听说,这麻姑献寿灵的很。是不是王家做过什么丧天害理的事情,所以麻姑才不愿意给王家老太太献寿。”

“别胡说。”许金水横了她一眼,心里却信了个七八分,道:“看来是我们兰儿命中注定有这一劫。过几天,等王家消了气,你再来找人疏通疏通。”

“这疏通……没有银子可不成。”汪氏道。

银子!

许金水一想到要破财,就满肚子的不乐意。如果可以,他宁愿由得许兰自生自灭。可他许家就许兰一个女儿,还指望着她进了织锦府给自己多捞一些好处回来。

眼看养这么大了,这会儿放弃实在是不明智。许金水只在心里一扒拉,就明白这账算不过来。

汪氏转了转眼珠,一拍脑门道:“嗨!我怎么忘记了这一茬。今儿许三春和哑娘也都来了,我这就找邓媒婆去,让她把孙员外引来看看许三春。”

银子,许三春不就是现成的银子?多亏她早就想起这一茬,这会儿才不至于手忙脚乱。

许金水眼睛一亮,道:“那你还磨蹭什么?还不知道许三春在哪里,你快去!”

“当家的别急,南凤镇拢共就这么大个地方,想找到她还不容易?”汪氏抬脚就走,先找到邓媒婆,又使了几个大钱让帮闲的去替她找许三春。

许三春长得打眼,没费多少工夫,汪氏就有了消息。

邓大娘领着孙员外出现在茶摊对面时,许三春正扶着哑娘要离开。来到南凤镇的目的都已经完成,她打算再去买点东西孝敬哑娘便走。

“孙员外您瞧,老婆子没有骗你吧?”邓大娘指着许三春道:“这姑娘,够水灵吧!”

孙员外一对眼珠子几乎要粘在许三春身上,看也不看邓大娘一眼,只顾连连点头。许三春这容貌,何止水灵?比他纳过的那些小妾,都漂亮了不知道多少倍。

邓大娘趁热打铁道:“许家刚倒了霉,大姑娘被关进了牢里,急需银子去打点呢。员外您要是瞧中了,就定个日子。只要彩礼给的够,这姑娘就是您的!”

“你详细说说。”孙员外急切问道。

见他如此急色,邓大娘便知道这事妥了,将许兰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把许三春和许家的关系讲了。

“哦,原来如此。”孙员外托着大肚子笑了起来,道:“那个许兰啊,是活该!”

事情发生时他正在边上,看得一清二楚。王诚看起来是个老实人,其实最是记仇。许兰在他用来敛财的寿宴上捣乱,又被花家少主看在眼里,王诚心头指不定怎么想呢。恐怕,不是用银子能解决的。不过,这样一个美娇娘摆在眼前,这话他没必要提醒对方。

孙员外伸出两个手指头,道:“两百两!就这个数。”

邓大娘有些犹豫。

两百两不算少了,之前汪氏跟她也是提的这个数。只是许兰被押走之后,汪氏再找到她时,就提成了三百两,理由是要救许兰出来,得花不少银子。

“许家要是不愿就算了!”能把家业做大,孙员外也不是蠢人,道:“整个南凤镇,只要知道我想纳她作妾,就没第二个人来跟我抢。”

一来,他在南凤镇确实势大,二来旁人也犯不着为了这个来跟他对着干。

邓大娘也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但她也不敢应承下来,只好道:“老婆子去跟许家商议商议,再来跟员外回话。”

孙员外揣着手胸有成竹,他不担心许家会不答应。

这个姑娘,可真好看啊!也不知道乡野里怎么能养出这样水灵的姑娘。这皮肤,如上好的丝缎一般。再瞧瞧她的菱角小嘴,粉嫩粉嫩的想要令人一亲芳泽。

许三春扶着哑娘出来,抬头便见到孙员外和邓媒婆两人。她心头“咯噔”一下,没想到都这样了,许金水和汪氏还没有放过自己。

“快走!”她右手挽着孙太太送来的那个包袱,左手扶着哑娘,低头快步离开。

“这是怎么了?”哑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许三春怕哑娘和孙员外发生冲突,低声道:“今天有好多事,我回去再慢慢跟您讲。”两人坐了骡车离开南凤镇,到了田台乡时天色还未暗下来。

“哑娘,您到钱庄的事情,办好了吗?”许三春关上房门,低声问着哑娘。哑娘点点头,从怀里拿出两张银票,都是“五百两”一张的面额。

足足一千两银子!

许三春吃了一惊,握住她的手道:“哑娘,您可千万别让许家知道了!”不管哑娘从哪里来的这么多银钱,这都是她的身家,许三春觉得自己有责任保护好哑娘。

哑娘打着手势反对,“我不能看着你嫁给那个什么孙员外。有了这些钱,他们就会放过你了!”

“不,这只会让他们变得更贪心。”对许金水和汪氏,许三春不像哑娘这般有信心。

她打开那个包袱,拿出那条翡翠色裙子给哑娘看,道:“这是孙太太的裙子,遭了污迹我拿回来替她想办法。哑娘您放心,我绝不会替人做妾。”

许三春把许兰的事情讲了,道:“许兰出了事,汪氏没功夫来管我。我长大了,这些事情我能应付。”

哑娘仍然不放心,比划着说:“再有几日你就满十六岁,如果到了那时他们还没有打消这个念头,你就不能再拦着我。”

天际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