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安康

天下安康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城头大战

没有人知道身为主帅的张会是如何被击中的,但确确实实北门失去了主帅。城墙上的士兵和民夫见此更加混乱起来,有好几个将佐竟然也趁着混乱逃下城去。

汪文进自是不知道对面城墙上隋军主帅已死。他见城上隋军发生混乱,索性准备一鼓作气,杀上城楼。

汪文进任命表弟吴叔泽亲自率领这几年手上培养的最精锐的五百死士登城。

这五百余人在酒足饭饱之后,趁着夜色掩护,来到北门护城河一侧。等到汪军的霹雳车发威之后,这数百死士身背大刀,挂着绳索,脱个精光,纷纷跳入护城河中。

婺州的护城河本就不宽,此时正值夏日,这点水对于这些水乡中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一个猛子下去再抬头已经到了对面十米开外的对岸。众人爬上岸去,顾不得头顶上随时可能落下的巨石,数百人在主将带领下分成两队,避开霹雳车主攻的城门处,分别从城墙处沿着绳子爬了上去。

有被巨石误中的,也只是闷哼一声,重重的摔了下去。

马上有隋军发现了这个场景,可此时张会已战死,根本无人组织军队抵抗,这个情景非但没让隋军继续反击,反而使他们因为恐惧而四散开来。

不多时,就有汪军死士爬上女墙,顾不得仅有的几个抵抗的隋军,挥舞着横刀跳了下来,就向溃散的隋军杀去。很快在城门两侧城墙的位置,汪军就打开了缺口。

这时汪文进也发现对面吴叔泽发出的信号,命令手上的霹雳车停止了轰鸣。

黄明远带着人向北门匆匆赶来。一路上看到无数四散逃命的民夫,还有不少的隋军掺杂其中。

黄明远一把拽住一个急于逃命的溃卒,问他北门上的情况,

那溃卒哆哆嗦嗦地说道:“回···回···回···将军,张···张司马死了,汪军杀···杀上来了,北门丢了。”

黄明远铁青着脸,一把把他丢开。那溃卒吃痛一声,也不敢再多言语,寻个缝子,钻入人群之中,逃了。

黄明远转过头对黄明祯说道:“明祯,你带人在城下督战,凡胆敢溃逃的士兵,一律杀无赦。”

“诺!”

黄明远转身向城墙上而去。

这时汪军已经杀上城楼,凭借着人数优势,很快将隋军压制在一处角落里,这时有汪军已经下城墙准备打开城门了。

黄明远在前,手持一柄大横刀,见有人下城楼,也不避让,双手握刀,直挺挺地向着对方劈去。这一刀,那人连脑袋带肩被黄明远削去,黄明远将他一脚踹开,也不停歇,随手将刀刺入后边第二人的胸膛,抽出刀来,血喷的到处都是,染红了黄明远的盔甲。

黄明远毫不停歇,连砍几人。见有敌来,只顾向前,丝毫不避,身侧亲卫队长黄青守在一旁,帮黄明远堵住缺口,二人很快推上城头。

另一侧焦家兄弟二人也是连砍带砸,终于将杀进来的汪军挡在城楼上。

城楼上的汪军更多,隋军越战越少,要不是有一人悍勇,整个北门早就全丢了。

黄明远在城墙楼梯口处,远远地就看到一名七尺大汉,手持一把短柄陌刀(类似朴刀),使得上下翻飞,左突右冲。虽然城墙上狭窄,没有多少回旋余地。但这大汉丝毫不惧,刀刀飞驰,动作丝毫不花哨,却是最见真功夫。手上刀招沉猛威利,大开大阖,但见其力达刀刃,臂与刀成一直线,扫劈拨削,掠奈斩突,让人看得是眼花缭乱又血脉喷张。

黄明远看的暗暗点头。

这时对面有一头领见这隋将久攻不下,暗藏一侧,就要突施暗箭。这大汉不觉,黄明远在一旁却是看的清清楚楚,情急之下,用脚挑起地上长枪,就向那贼酋投去。

那长枪飞驰二十余丈,正中贼酋胸膛,那贼酋仿佛是不敢置信,睁着眼睛倒在了地上。

这时那大汉才看到黄明远救了他一命,他认出黄明远身份,知道城内有援军来救,也不恋战,带着剩余人向黄明远靠近。

“壮士好手段,不知叫什么名字?可还敢再为本将冲阵一番?”

“末将常州人管崇,谢将军救命之恩,愿为将军效死。”

常州人管崇?黄明远一愣,应该就是那个在大业九年起兵造反的管崇了。

管崇作为一个出身不高之人,历史上曾在江南掀起一阵不小的风波。他曾遣部将陆顗渡江夜袭屯兵扬子的隋将赵六儿部,破其两营,部众发展至十万人。转战江南一带旋与另部义军首领吴州朱燮共推刘元进为主。管崇曾数次击败过率军围剿的王世充。只是可惜天不遂人愿,在与隋军的交战中定计令义军手持茅草,顺风纵火焚烧隋营,不料风向突变,烟火扑向义军。隋军乘机反攻,他与刘元进在战斗中牺牲。

这管崇洒脱不羁,又能征善战,更是不恋战虚名,是个人才。

城上的隋军见终于迎来了支援,也士气一震,黄明远的到来让他们有了主心骨,跟在黄明远的预备队身旁,这些人也不再只是恐惧,开始有了战意。

而城头上的汪军死士却是陷入一阵困境,刚才被黄明远一枪扎死的不是别人,正是亲自带队主攻的吴叔泽。

汪军主将一死,士气立刻一泻。

黄明远将十几个好手交给管崇,让他反向向着汪军推过去。

管崇也不含糊,手持大刀,连劈带砍。汪军死士无甲,更是在管崇的刀锋下,连连后退。而管崇宛如天神下凡,威震敌胆,一刀在手,万夫莫敌。一步一步将对面的汪军赶向对面。

而另一侧焦方威、焦方杰兄弟也上了城楼。

焦家兄弟是曹州单县人,早年便在淮、泗一带水上为寇。黄明远后来在高邮剿匪时遇到收服二人,二人便跟在黄明远身前,成了黄明远的家臣。兄长焦方威手持一对大铁戟,武略过人,有典韦之勇,许褚之威;弟弟焦方杰为人精细,机变过人,端是能担大事之人。二人只忠于黄明远本人,皆是黄明远最亲近的心腹。

焦家兄弟身后十余人本来就是黄明远的家兵出身,最是擅长这种狭窄空间的战斗。焦方威手上这沉重无比的大铁戟,沾着就伤,碰着就亡,面前竟无一人是其一合之敌。

两人相对杀来,很快就将城门楼子前的敌兵绞杀一空。

城上的汪军虽为死士,但哪里见过如此两个万夫不当之勇的骁将如疾风骤雨般的打击,虽然人数众多,但却被隋军分割开来,渐渐势颓。

鸣奇

作家的话
从今天开始,每日两更,分别为十一时和二十时,写书不易,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