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也顺便喜欢了全世界

第56章 军训(五)

会操顺利结束,张初阳代全班同学去主席台领了奖状,一一班表现优异,拿了个一等奖。

全体教官最后在大家面前表演了一套军体拳和一些其他动作后,直接被大队长带走了。

临走前教官们没有和同学们打一声招呼,他们头也不回的排好队走了,张初阳看着他们的背影,突然有一股热血涌上了心头。

他突然很舍不得王教官,从相处的这一星期以来,大家已经把教官当成朋友了。

昨天是王教官的二十二岁生日,大家提前买好了蛋糕,然后在教室里集体为他唱了生日快乐歌。

女生们还给他买了十一双袜子,正好二十二只。

张初阳站在队伍的最前面,举着班牌,天还在下着小雨,他回头看了木子淼一眼,发现她已经开始哽咽了。

木子淼已经和旁边的人哭起来了,张初阳被她吓了一跳,虽然他心里也很难受,但他没想到平时乐观开朗的木子淼此刻竟然哭成了一个泪人。

木子淼没有哭出声音,但眼泪却一直在流,张初阳不知该作何安慰,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校领导又讲了几句话,然后大家自行解散。

为期一周的军训结束,大家可以回家了!

队伍解散的时候张初阳一直走在木子淼旁边,她身旁还站着叶浔,她一直在给木子淼递纸巾。

一直到他们回了教室,张初阳才走到木子淼身边安慰了她几句。

木子淼也很乖,张初阳一安慰她,她的眼泪立马就止住了。

张初阳不知道木子淼是不想在他面前哭,还是她已经没事了,所以就一直在安慰木子淼。

“要一起回家吗?都放学了!”张初阳小声问道。

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张初阳木子淼和叶浔三个人。

“你也搭公交车吗?”木子淼小声问道,她还有一点哽咽。

“嗯!我们可以一块搭车回去!”张初阳小声的回答道。

叶浔也安慰了木子淼几句,然后和木子淼打了招呼后就走了,她的家和他们不在一个地方,所以就先行离开了。

张初阳把教室的窗户都关上后,木子淼也把自己的书包收拾好了,两个人最后离开教室,张初阳把教室的门锁上了。

两个人说好都先回宿舍收拾东西,然后再去学校大门口集合。

张初阳回宿舍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把东西收拾好后就去了学校门口,有几个班里的女同学看见他还和他打招呼。

他身为班长,和同学们打招呼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木子淼过了好久才出来,两个人一块坐九路车去了市里,然后又在西站倒车坐上了去西江镇的车。

木子淼全程没说一句话,直到公交车开出市区的时候,张初阳才主动开了口。

“你好些了吗?”张初阳小声问道。

车子上挤满了人,张初阳把抢到的座位让给了木子淼,而他就在木子淼旁边站着。

“没事了!”木子淼抬头笑了笑,完全没了刚才伤心的样子。

“没事就好!你可把我吓坏了!”张初阳小声说道。

“哈哈!”木子淼又抬头笑了笑。

“周二返校,到时候我们还一块吧?”张初阳开口问道。

他这算是一种邀请,邀请木子淼和他一块上学。

镇子上去上学的人都是搭公交车,他没理由不邀请木子淼和他一起。

“可以啊!到时候提前给我发信息。”木子淼小声说道,声音已经变回了原样。

刚才她哽咽的时候,嗓子都有些沙哑了。

“好!回到家可要好好歇歇,这几天都累坏了!”张初阳小声说道。

听不懂是叮嘱还是建议,木子淼就简单的点了点头。

车子到小镇的时候已经快四点了,张初阳和木子淼在车站告别,然后就拉着行李箱回家了。

爷爷奶奶都在家里,妹妹还没有开学,他先洗了把脸,又去屋里照了照镜子。

没想到军训一个星期把自己晒得这么黑,张初阳看着镜子里跟黑炭一样的自己,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皮肤本来就不白,现在变得更黑了。

他把在镜子旁打量了一会儿自己,然后又去翻了翻自己的手机,发现同学们发的说说都出奇的一致。

“军训前是欧洲人,军训后变成了非洲人!”

大部分人发说说的意思都是这,张初阳又去照了照镜子,越照越觉得自己黑。

连妹妹看见他都说他被晒成了非洲人。

晚上吃过饭后,张初阳陪奶奶说了会儿话,又陪爷爷看了会电视,把妹妹也哄睡后,他才回自己的房间。

他翻了翻木子淼的空间,然后忍不住给木子淼发了信息,他今天想和她聊天,不然感觉自己睡不着。

“睡了吗?”张初阳发了过去。

现在是晚上九点多,他觉得木子淼可能都睡觉了。

“还没呢!你怎么还不睡?”木子淼秒回。

“我有点睡不着!”张初阳也秒回。

他把房间的窗外关上了,今晚的风有些大。

“我现在也不困!”木子淼回复道。

“今晚的风大,把窗户关紧了!”张初阳回复道。

“嗯嗯!”木子淼秒回。

两个人随便聊了聊军训的时候有趣的事,到十点多的时候就睡了。

张初阳第二天一直睡到了早上八点,他觉得浑身都很爽,自从军训这几天以来,他都没睡过这么舒服的觉。

第二天早上上街去买了一些菜,上午的时候他就在家里教妹妹学习数学,中午吃过饭午睡一会儿,下午看会书再去打篮球,张初阳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由于明天下午他就得回学校上课,所以今天这一天晚上太不想睡太早。

他还是先和奶奶聊了会天,然后又和爷爷聊了会天,又和在外面打工的爸妈打了个电话,最后又把妹妹哄睡着了。

打电话的时候他把手机递给了妹妹,妹妹每次和爸妈打电话都很开心,张初阳也觉得很欣慰。

他妹妹从没抱怨过什么,他在家也尽力的去哄着她,所以兄妹俩的关系好的不得了。

临睡前张初阳给妹妹的枕头下面塞了两块巧克力,这是他今天下午去学校打球的时候特意去超市买的。

拾梦荒年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