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一刀

沧海一刀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9章 22.布衣神相

吃完早餐,步轻云跟白婉儿逛于街市,街市上人来人往热闹之极。

两人边走边聊。走到一个货郎跟前,步轻云一眼就看到货架上的一根银钗,步轻云走过去轻轻捏起。钗首成凤头状,凤嘴里叼着一颗垂下的珠子,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亮光。

步轻云转身插到白婉儿头上,如瀑的长发在这支银钗的陪衬下使白婉儿更增添了一丝柔情与温婉。此时白婉儿看着步轻云的脸颊,更显说不出的温柔。

“嗯,好看。”步轻云说道,白婉儿脸颊又似泛起一片红云,微微低下头。

步轻云转身紧接问道:“请问这只钗多少钱。我要了。”

货郎道:“啊,客官您好眼力,这支钗在姑娘头是真好看,比西施昭君带着还美。”

步轻云微笑着看了下白婉儿,白婉儿脸更红了。

货郎接着道:“我给您优惠下,只需要两个碎银就好。”

步轻云付了银子,看着白婉儿微笑着并学着货郎的口气说道:“真美,果然是比西施昭君还美。”

白婉儿揉着自己的秀发,绯红着脸抬起说道:“哼,你坏。”

步轻云还是盯着她的脸,她的脸仿佛更红:“喜欢吗,婉儿。”

“才不要告诉你呢。”白婉儿说完捶了下步轻云的胸,娇柔的转过了身去。

步轻云充满阳光朝气的脸上,仿佛更多了份喜悦。

“枯木逢春喜悠悠,通盘烦恼古后休,万般通达皆如意,背后诸事不犯忧。布衣神相,摸骨算命,天地万象,相术通神,欲破天机,唯有我李神衣。”

白婉儿刚沉浸在充满爱意的欢乐中,却被旁边的声音打破,她跟步轻云不约而同的向那边看去。

此人一身相术打扮,手持白纸折扇,身后有一道竹竿,竹竿上挂着白帘写到“布衣神相”。

李布衣也在看着他们,微笑着道:“两位不妨来卜一卦,只需二两银子,如果不准分文不取如何。”

步轻云跟白婉儿相互看了一眼,刚要离去。此人又吆喝道:

“哎,等下,请听我说完,你这几年运短亨,如同小树招大年夜风,固然不克不及连根拔,也要载楞几载楞。”

步轻云问道:“先生是什么意思。可曾说的是我。”

李布衣一乐说道:“非也,我看的是这位姑娘。”

步轻云跟白婉儿对望了一眼道:“那我呢。”

李布衣折扇甩开,微微一抖道:“大年夜门挂纱灯,中面明堂里面空,常把新土填旧坑,一年闹个松扑登。你近来也不好。”

此时步轻云却笑了。

李布衣却惊讶道:“怎么。运不好你还如此开心。”

“我看先生并非能点破天机。”步轻云笑道。

“噢?”李布衣抚须问道。

“所谓入门先观来意,出言先要拿心,先生可知我来意,又知我内心?”

李布衣哄然一笑道:“这正是我厉害之处,如果我没看错,两位非但不是本地人,还要去西南方。”

步轻云说道:“那还要先生给看看。”

“看两位面相,近些时日定遇忧心之事,还遇烦心之人。如不出两日,必有血光之灾。”

白婉儿愉悦的脸有了变化,但是她并未说话,只是慢慢走到步轻云身边,抓住步轻云的胳膊在细细地听卜卦人道来。

步轻云神情却更加轻松,而且依然面带微笑道:“那敢问先生,我们该如何避过此劫呢。”

“这个简单,遇物托物,遇人随人。天机劫数,应此而破。”李布衣抚扇说道。

“好,好,先生果然是高人,在下佩服。”步轻云抚手道,接着掏出银子,在手里掂量一下掷在卦案桌上,案桌似乎很像泥做的一样,银子竟然深深的嵌入里面。

李布衣微笑着,折起手中扇子,扇柄一拍,银子仿佛像有灵气一样弹出,掉进桌上的罐子里。随后李布衣说道:“谢了。”

走出一段路之后,白婉儿问道:“刚才那个算卦的说的可信。”

步轻云点点头。

白婉儿又问道:“你怎么会知道。你好像一向不迷信的。”

步轻云叹息道:“昨天傍晚我们遇到的那和尚,他就是江湖中人称癫和尚的绝尘。此人手段毒辣,武功甚高。”

白婉儿听后眼睛睁大,想要追问什么,可是已经说不出口。

步轻云又紧接说道:

“这件事本来我早想告诉你的,今天早上我竟然又遇到了他。”

早上就是早晨买早点的时候。

白婉儿紧紧的握住步轻云的胳膊,步轻云道:“今天除了他还遇到两个更加厉害的人,一位是武当赛纯阳的吕奉江,一位就是七星道人胡七。两人都是江湖中有名的剑客,特别是吕奉江的剑法,已经接近余秋子。”

“那他们之间都是什么关系。”白婉儿追问道。

“不清楚,但是现在似乎我已经有点眉目。”步轻云说道。

“你是说你已经知道了。”白婉儿道。

“我大概知道了,目前来说吕奉江至少不会对我们做什么,唯独剩下三人,一僧一道还有这个算命的,他们的言外之意就是让我们尽快交出九阴真经。”

“莫非是两日内。”

“不错,两天后,城外落叶坡。”

“那我们是不是要赶快离开此地。”白婉儿追问道。

“我看很难走得开,不过你放心,我自有办法。”步轻云微笑着说道:“只是我要告诉你,即使九阴真经被他们抢去,也不能让他们得到那张藏宝图。”

“嗯,我明白,如果迫不得已,我会毁掉那张图的。”白婉儿说道。

步轻云微笑着点点头,不管经历任何挫折,他总是充满笑意面对一切,不管经历什么风雨,他脸上依然充满阳光。也许就是这样,白婉儿才深深的喜欢着他这一点,喜欢着他的人。

阳光依旧,人心依旧,

燕飞天似乎不管什么天气,他身边总是带着那个斗笠,斗笠永远遮住他的脸。

暮心湖边本是闲雅人士常来吟诗谈笑的地方,何奈深秋已凉,无人至此。

深秋的暮心湖并不荒凉,反而有另一番景象。

燕飞天孤立在湖边,远看就像一尊石像,肃严的石像,因为他早已跟湖色融为一体。

一个人在不远的树下站着,此人并不出众,手里拿着一根长杆,经常赶车用的长杆。腰间插着一柄短刀,极短的短刀。短刀就跟他的人一样,既不出众,也不好看,因为好看的刀并不一定能杀人。

燕飞天一直未动,眼神却起了变化:“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我并未跟着你。”树下的人说道。

“我似乎在哪见过你。”燕飞天道。

“马车上。”树下的人说道。

他就是那天谷城县外给那红衣夫人赶车的马夫。

“你莫非就是神刀小唐?”燕飞天问道。

“不,我只叫小唐。”小唐说道。

小唐的刀虽然不起眼不出众,但是死在他刀下的人名声却很响,苗疆五鬼,断魂剑段天德,天罡手郑大熊,开碑手彭大春,最有名的应该算是近几年来江湖上人称神刀独行侠的杜长春。

小唐接着道:“我不喜欢别人称我神刀,因为名号越响的人,通常死的也越快。”

这句话本是江湖中的实在话,因为追名逐利的人往往只看重名号,名号响亮,就会引来他人的妒忌,妒忌本就是任何人内心最原始最容易萌发的心理。

这种心理往往只会给人增添烦恼,令人不快。

一个人的内心不痛快,就会产生敌对意识,所以这种意识就会驱人去挑战,胜王败寇,败者必死。

燕飞天冷冷的说道:“看来你是一个聪明人。”

“我不聪明,但是也不笨。”小唐说道。

“如果你真的不笨,就不该跟着我,你回去告诉你家夫人,我说出的话,绝不是空话。”燕飞天依然没有转身。

只是现在小唐已没有踪影,因为他也清楚燕飞天的为人,他跟来只不过是在完成自己的任务,他现在离去却只因他就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春去秋来,花开花谢,花谢之时岂不就是秋天。

有时人是不是也会随着四季的转换而凋谢。

其实江湖本就是一个四季交替的世界,江湖中的人也是随着四季的变化而变化。

现在已是深秋,该来的人也该来到。

来到之时,是不是就是人谢之时?

冷凌叶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