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人传奇

电影人传奇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3章 徐厂长

北电从50年代成立开始,始终面临一个严重问题,学校缺教学实习经费,教师实践少与学生实习条件差。现在这个问题比以前更严重,很多年轻教师甚至没有拍过电影。作为老师,你没有实践过,没有真正拍过电影,怎么去教学生?

为解决这个问题,学校一直在想办法,与各制片厂联系,由学院派出各系专业课教师去厂里参与摄制故事影片,那些在创作人员很少的小电影制片厂,如天山电影制片厂与NMG电影制片厂,都欢迎北电派专业教师去。最近几个月,北电又想到了新主意,让学校老师写献礼片剧本,以献礼片的名义找文化部借钱拍电影。

学校领导将《锄奸》定为献礼片后,一做预算发现《锄奸》成本太高,至少要六十万;而文化部是有名的穷部,借一二十万都非常困难,借六十万根本不可能。学校让许望秋压缩预算,但许望秋压到五十万就没法往下压了。从文化部借钱,拍成献礼片这条路走不通了。

为了解决《锄奸》的拍摄问题,学校专门成了工作小组,由张克牵头,带着许望秋、谢非、曾练平以及教学实习处的任杰老师,直奔魔都。

在这个时代,火车硬座没有限制,任何人都可以买,但软卧就只能是高级干部和六级以上的高级知识分子可以坐。许望秋他们肯定只能坐硬座,张克作为导演系主任,能够买软卧。不过为了省钱,他坚持跟许望秋他们一起坐硬座。

这个时代的火车上也有盒饭卖,不过盒饭不是那种泡沫塑料饭盒,而是铝制饭盒,吃完之后饭盒要回收。盒饭3毛钱一份,不需要粮票。不过对大部分人来说,这个价格还是太贵了,很多人出门的时候都自带干粮。

这个时代火车非常慢,许望秋他们坐的不是特快,每到一站就会停,大站停10多20分钟,小站要停5到10分钟。在停车时间比较长的大站,许望秋和曾练平两个坐不住的年轻人会趁机溜出车站看两眼,顺便拍几张照片,买点土特产品。

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漫长旅程,许望秋他们终于抵达魔都。如今的魔都完全没有四十年后“东方小孟买”的风骚,街上几乎看不到小轿车,只有黑压压的自行车群在流动。

这个时代不同系统都有自己的招待所,各个系统的人出差也习惯住自己系统的招待所。北电属于文化系统,许望秋他们从火车站出来,就直奔魔都文化局。在文化局招待所安顿下来后,他们带着《锄奸》的剧本和相关资料直奔魔影厂。

魔都是中国电影的发祥地,也是华语电影的根脉所系,在1949年前,中国最主要的电影市场也几乎都集中于魔都。在30年代到40年代初,魔都电影极为辉煌,魔都也被誉为“东方好莱坞”。

1949年11月16日,魔都电影制片厂正式成立,接下来两年中,长江电影制片厂、昆仑影业公司等8家私营电影企业联合组建为国营的魔都联合电影制片厂。到了1953年2月,魔都电影制片厂再与魔都联合电影制片厂合并,仍沿用魔都电影制片厂厂名。

从上世纪50年代中后到60年代上半期,魔影厂出现了一次创作高潮,拍摄了《渡江侦察记》、《南征北战》、《我这一辈子》、《红色娘子军》、《李双双》、《阿诗玛》等脍炙人口的电影。不过运动开始后一切都化为乌有,整个魔都电影系统被整得特别惨,尤其那些对江卿过往比较了解的人更是遭到各种迫害。在运动中魔都电影系统被迫害致死的达36人,魔影厂16人,其中包括郑君里、上官云珠等著名电影人。

张客到北电任教前一直在魔都工作,跟魔都电影界的头头脑脑都非常熟,跟魔都电影厂厂长徐商楚也是老朋友。两位老人十多年没见面了,此时相见,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双手紧紧握在一起,长吁短叹,很是感慨了一番。

寒暄过后,张客开始讲此行目的:“我这次过来是寻找合作的,我们学校有个非常不错的剧本,但北电的情况想必你也知道,根本拿不出这笔钱。我们就想跟你们合作,由你们魔都电影厂出钱,出设备,我们学校出人。电影拍完后打魔都电影厂厂标,收益也全归你们。不知道你怎么看?”

“那太好了,我正为没有剧本发愁呢,现在好剧本特别难找!”徐商楚闻言大喜,跟其他所有电影厂一样,魔都电影厂也在为剧本的事发愁。

魔都电影厂在运动中遭到了极大破坏,但大部分导演都健在,并不缺导演。导演室的老导演,像汤晓丹、桑弧、沈浮等人都还能拍片;中年导演有谢晋、岑范、黄祖模等人;青年导演也有吴贻弓、赵焕章、杨延晋等人。

不过1977年国家对魔影厂下达的生产指标是8部,而魔影厂只完成了5部;今年国家对魔影厂下单的任务是10部,魔影厂到目前为止投拍的电影只有7部,肯定完成不任务。

徐商楚为此很头疼,要求厂里导演要大胆上,只要本子有基础,可以边拍摄、边修改、边完善;为了完成任务,魔影厂甚至将淮北梆子《两张发票》拍成电影充数。

张克见徐商楚这么急切,知道这事有门儿,转头对许望秋道:“望秋,剧本是你写的,你给徐厂子介绍下《锄奸》的故事。”他见徐商楚诧异的看着许望秋,笑着解释道:“你不要看望秋年龄不大,但本事却不小。剧本《妈妈再爱我一次》,还有电影艺术上的那篇《论现代电影语言的中国化》可都是望秋的手笔!”

徐商楚就像一个发现了猎物的猛兽,眼中闪着惊喜地光:“你那篇《论现代电影语言的中国化》反响不小啊,我们厂里很多人都说你的文章写得特别好,对中国电影的问题看得特别透彻。还有你那个《妈妈再爱我一次》可真是好本子,我们本来想买的,可惜晚了一步,被苏振声那老东西抢先了!”

许望秋咳嗽一声,抗议道:“苏振声是我师父!”

徐商楚微微一怔,哈哈大笑道:“原来你是苏振声的徒弟啊,难怪他能把《妈妈再爱我一次》抢到手。没想到苏振声教出你这么个徒弟来,你师父他身体怎么样?”

许望秋知道徐商楚跟师父是朋友,笑道:“师父挺好的,最近正在忙《妈妈再爱我一次》的事,12月份电影就会开拍。师父憋着一股劲儿,希望拍两部能够叫得响的作品。”

闲聊几句后,许望秋开始进入正题:“徐厂长是魔都人,在魔都呆了几十年,应该听过特科锄奸的故事,我们这个故事就源自于特科铲除叛徒白鑫。故事以我党的几位重要领导人被抓为开头,紧接着周汉庭他们接到任务准备劫囚车营救,但由于准备不足,枪支武器出了问题,导致营救失败,四位领导被枪杀。省委下令要查出叛徒,用叛徒的血祭奠死去的烈士。于是周汉庭开始召集人手,准备锄奸叛徒……”

在听完许望秋对《锄奸》的描述后,徐商楚的眉头皱了起来:“隐蔽战线题材有点敏感,尤其是中央特科,就更敏感了。电影涉及到中央领导,又是惊险片,很容易触雷啊!”

许望秋马上解释:“我们这个故事的原型确实是特科铲除叛徒,但我们作了大量改编,故事发生地改在了江南省的省会滨海市,锄奸的也是锄奸队,不是特科,跟特科和总/理已经没有关系了。主要是讲段海平如何从普通的地下党成长为坚定的革命者的。”

徐商楚听到许望秋这么说放心了,光是拍地下党铲除叛徒倒没什么问题,这种题材的电影以前魔影厂也拍过。《锄奸》的故事听上去似乎不错,但到底怎么样,还得看完详细剧本才能确定:“你们带剧本来没有?你们也知道一部电影能不能拍,不是谁个人说了算,必须等厂里的艺管会讨论过后才能确定。”

“有剧本!有剧本!”许望秋将自己的包打开,取出十几厘米厚的一大叠稿纸,拿起最上面几张放在徐商楚面前,“这是剧本。”

说着许望秋又拿起一份稿纸放在徐商楚面前:“这个是分镜头剧本。”

徐商楚听到分镜头剧本有些诧异:“都还没勘景,你们就写分镜头剧本了啊?”

许望秋无奈地道:“我们也是没办法,如果不写分镜头剧本,你们可能不知道《锄奸》拍出来会是什么样。我们不光写了分镜头剧本,而且把所有的镜头都画出来了。”说着,他把手里剩下的稿纸都放在了徐商楚面完。

徐商楚大为震惊,不光写了分镜头剧本,还把镜头全画出来了,这得费多少功夫啊,他低头看看面前的故事板,确实将电影镜头画出来了,一格就是一个镜头,在旁边还有各种标注,镜头号,景别,摄影机位及运动轨迹、人物调度……

徐商楚看看张克,又看看许望秋他们几个,心里无比震动,心想他们为了这部电影竟然准备到了这种程度,这花了多少心思,花了多少心血啊!

许望秋见徐商楚不说话,担心还是不能说服魔影厂,一按脑门,从包里取出一盘录像带放在徐商楚的面前:“徐厂长,为了让你们了解我们的创作意图,我们用学校的摄像机拍了两场戏,这是录像带,到时候放给艺管会的人看吧。”

徐商楚目瞪口呆地看着许望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在电影圈摸爬滚打几十年,见证过许多电影诞生,但从来还见过哪部电影的准备工作做到了这种程度。他还没有细看剧本,但他相信一部电影准备工作做到了这种程度,绝对不会差的!

青城无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