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是假修仙事真

第82章 联系若无行

小童将二人带到屋内,又把秦杉交代他的事情办完,便恭敬离去。

若柏见他走远,铺开纸,将谱曲默出。

一边写,一边同正在打坐的方柒传音。

“师叔,师门回信了。”

“嗯?”

“关于秘境。”方柒垂眸,“之前我不放心,思去想来,还是用特殊方法,联系了在邪道的清玄弟子。”

若柏手一顿,直面晕开一团墨点。放下笔,将纸揉成一个团,烧尽。

“什么时候做的这事?”

“之前我单独行动的时候。”

那就是拍卖行那次的。

若柏表情微冷:“为何不同我说?”

“临时想起,可狐狸也陷入沉睡,没有办法,只能先传。”

若柏深深吐了一口气,但是想到方柒到底是个有多年阅历的人,没有发怒。

“仔细说说。”

“我只问了一句话,我们是否是第一个做这任务的人。”

若柏挑眉:“你信不过谢鸣诚?”

“都有。”方柒颔首,“师祖当初说,这秘境才发现不久……五十年开一次,对于修士来说是算不久,但是……我觉得哪里有问题。”

“所以结果呢?”

“在这儿。”方柒翻手,拿出宗派中的身份牌,“师叔不妨拿出您的一观。”

若柏翻手,拿出自己的身份牌,仔细查看。

这宗门身份牌,特鄙视嫡传弟子的身份牌,是宗门特殊炼制。其中,含有一滴精血,可与宗门灵堂中自己留下的那抹含有神识的牌子联系。

“师叔输入一些灵力。”

若柏输入。

身份牌灵光一闪,上面竟然浮现了宗门灵堂的样子?!

“师叔,那些人话已带到,师祖他们正在等我们,其余的之后再说。”

若柏深深望了眼方柒,没有说话。

“若儿?若儿听得见么?”

“爹,我听得见。”

“之前你们叫人传来的话,我收到了。其实这个任务,应该是正道第一次发出,但是……我不知道你们为何有此一问,还是寻人去探了一遍。”

“在天宵宗,五十年前,确是有该任务秘密发出。”

若柏眉头一拧。

“哼!怪不得!之前这个任务,本来我们只打算做单人任务,交给在那边潜伏多年的弟子,结果天宵宗那边竭力劝阻!”

“爹。”若柏仍觉不对劲,“天宵宗那边是否承认?”

“你关山叔叔……”

“!!!”若柏忽然起身,面露急色,“关山?关山知道我们这边排的哪些人去做任务么?”

“……小若,你怎么了?”若无行觉得若柏有些奇怪,“我没说,这毕竟是宗门秘密。你为何如此急迫?”

“……没什么。”若柏舒了一口气,“爹,您继续。”

“若儿,你那边是否遇到了麻烦?”

“有点。”若柏迟疑,“但是具体是什么,我这边还未有定论,恕我不能先告知于您。只是……麻烦您之后,让所有人,保密这次来做任务的是谁。”

“并且……爹,如果条件允许,放出烟雾弹。让其他人认为,我和方柒师侄,都还在正道境内。”

话落,若柏便通过留在那边的神识,看到若无行眉头狠狠一皱。

他若有所思地望了眼若柏的位置,点头答应。

“那你万事小心。”

“我会的。”方柒颔首,“爹,您刚刚说关山叔叔有怎么回你话?”

“他让我别问。”若无行面露疑惑,“他的意思,似乎是……当年发现秘境,时间紧迫,来不及与大家商讨,便只好派了自己门派的人去。”

“若儿,你知道谢鸣诚么?”

若柏眼角一跳:“知道。天宵宗询山弟子,谢鸣诚。曾在无明伯伯的藏书中看过一些关于此人的描述。”

“嗯,当时因为他卦术出众,所谓鬼才……是他能越大阶杀敌!这样的人派出去,却还是销声匿迹了。”

“若儿……”若无行迟疑,“其实我同你掌门师伯商议,如果你们觉得任务过于危险,可及时退出,我们再给你俩安排别的。这任务……有些超出你们的境界范围了。”

若无行再宠女儿,他也知道……女儿虽然天才,但是真的实力比起那“鬼才谢鸣诚”,还两说。

“爹不用担心,只要您不泄露我们门派,是哪些人去做的任务,我们就是相对安全的。”

“你的意思……”若无行恍然,“内鬼?”

“大概。”

若柏轻笑。

若无行眉头紧皱:“可之前天宵宗发任务时,十分紧急,这消息几乎也只有几个上层知道……”

“若儿,你确定么?”

“暂时还没物证。”若柏没明说,但却又像把所有话都说出来了一般,听得若无行心惊,“父亲您放心,只要您让知情人不外露我和方柒,我们就还能应付。”

“而且……父亲若是有机会,请帮我弄一根关捱的头发。”

“!!!”若无行惊得退后半步,“你是说……”

“我谁都没说。”若柏语气平淡,“我都说了,只是猜测。况且我资质尚浅,第一次历练……万一猜测是错的呢?”

“还请爹镇定一些。”

“……”

完全不能镇定好吗!

剑修若无行觉得自己仅有的那些脑容量,已经要不够了。

若柏之前的话若有所指,像是在说关山。

可之后又十分否定……

那她在说谁?还怀疑关捱?

怎么可能!

关捱是关山夫妻二人一手带大的,品行很好,天资过人,怎么也不该是那内鬼。

这到底……

若无行觉得自己脑袋都快被搅成了浆糊。

“父亲,若是您想不清楚,可以不想。或者……找个秘密时候,去问无明伯伯。您千万别露馅了,我和方柒,还等着您给我们掩护呢。”

“放心……”若无行深深吸气,“我知道该怎么做。”

“嗯。”

若柏颔首。

见若无行飘忽离开,这才收回输入的灵气。

“师侄,你怎么知道身份牌,有这功能?”

若柏似笑非笑,瞥了眼方柒:“如今已经给了肯定回答,也说了谢鸣诚……师侄不用再怀疑了吧?”

“抱歉……请师叔宽恕。”

“我何至生气?”若柏嗤笑,“有怀疑正常,我只希望师侄以后做事的时候,能多少告知我一二。”

“虽然不至于影响大局,但我们毕竟是搭档。”

“且你会做这样的事情……师侄,应该不是临时起兴吧?”

说完,若柏起身,重新磨墨写曲谱。

写文为爱发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