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是假修仙事真

第43章 终回清玄

若无行说是之后再好好谈谈,可其实他已经有了粗略的想法。

只是那方案,对于慈母兰茗来说,或许不太能接受。

一回到清玄宗,若无行便将若柏和方柒,全叫到跟前。

“每年,我们宗门都会有去‘魔道’勘探的任务。从筑基开始,难度不等。如今你二人皆有奇遇,且恰巧适合……我想问问,你二人愿意此次的历练任务,选择去魔道勘探么?”

一来就来个这么大的么?!

若柏和方柒面面相觑。

若柏有点怂,不知该不该答应,毕竟……她怕死。

于是强制压住了心中的那股兴奋激动,冷静思考。

方柒倒觉得无所谓。

魔道和邪道相临,她又曾是邪道中,消息最灵通的百花舫弟子,对魔道,也称得上一句“了若指掌”。

“师祖,弟子愿意。”

“那小若呢?”

“……”

女主怎么同意得这么干脆啊……

“毕竟这个世界的修士,很少同你一样,理智和情感宛若分裂。”

义士又出来嘲讽。

若柏装作没听到。

“我都行。”若柏沉吟,“只是如今我的体质……”

“放心,你到了魔道,那边有驻站弟子,会告诉你破解之法。”

“……那我便没有异议了。”

“如此便好。”若无行颔首,“只是我希望你们两个能保密。到时候对外,只说你们去做其他的历练去了,明白?”

“明白。”

“好。”若无行点头,“方柒,你如今的剑道,学到哪里了?”

“学完了。”

“学完了?”若无行看了眼方柒,“剑穗那部分,也一起学了?”

“学了,如今正在熟悉。”

“这样……”若无行沉吟,“小若,听闻你同风秦关系不错?”

“有些来往。”

“他不日前便出关了,如今正在无涯山内。你若有空,便可去向他请教一二剑穗的用法。若是无空,我这儿有一玉简,你便自行研究吧。”

剑穗的用法?

若柏好奇挑眉,接过玉简。

若无行又嘱咐了两句,若柏才同方柒一起离开。

“小师伯。”

“嗯?”

“之前在梵门的事情,我听说了。”方柒望向若柏,“劳烦您了。”

梵门?

什么事儿?

若柏在梵门发生了太多事儿,有点记不清。

她疑惑地眨眨眼睛。

“就是您为我说话那事儿。”方柒抿唇,“若不是您,我多半会被阴阳门带走。”

“怎么会。”若柏想起是什么事了,有些哭笑不得,“放心,梵门还在呢。”

“但他们立场不够……”方柒眸光闪烁,“总之,谢谢您了。以后有什么吩咐,您尽管找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在方柒看来,若柏这点儿修为,敢正面刚阴阳门的人,那简直是把自己脑袋挂在刀刃下!

虽然阴阳门的人,不至于当众杀了若柏,但邪道修士,大多记仇。指不定方柒以后在外面遇见,就被针锋相对、暗中仇杀!

是以,方柒非常感激若柏的心意,更感激若柏没让自己又落入邪道之手!

她是真的不喜欢邪道的处事方式。

自生来,便被母亲独自带大。

母亲是个坚韧的人,也是个极有分寸、善恶分明、善良的人。听闻从前,母亲也是云镭国国民,只是不知怎么,来到了万盛国。

……总之,从前世起,她心里,便有个云镭国、有个清玄宗。

这一世历尽艰辛如愿以偿,便不想再重蹈覆辙!

“言重了。”若柏眨眼,“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嗯。”方柒没有多说,有些事儿,不是说能说清的,“那小师伯,我先去练剑了。”

“好。”

若柏挥别方柒,这才御剑前往风秦的屋子。

他正在屋外练剑。

若柏没打扰他,待他止剑,才慢慢上前。

“师兄,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风秦收剑,瞥了眼若柏,眼中有些诧异。

怎么短短几年不见,这人……感觉更邪性了?

也不叫邪性……

风秦又看了若柏一眼。

嗯……更放得开了?

“师兄最近可有空?”

“何时。”

“父亲让我向师兄讨教讨教剑穗的用法。”

“剑穗?”风秦挑眉,“你悟剑了?”

“不像?”

“……”

你又没舞剑,我怎么从你脸上看出像不像?

风秦无语:“剑穗不难,主要是对敌时用。大都悟剑后的弟子,都先看相关玉简,自行领悟后,找人试剑。”

“唔……这样啊。”若柏笑了笑,漫不经心地上前几步,“那我想请师兄教教——从头到尾地教,需要多少酬金才好?”

这师妹,感觉真的有些不同了……

风秦下意识闪过这个念头,随后垂眸,敛住神色。

“无须,上次你给的足够了。”

“行吧。”若柏将手环化剑,“那师兄看看我这剑,帮我想想,这剑上弄什么剑穗好?”

这边风秦开始耐心给若柏讲解,剑穗的种类和区别。

阵法里的义士,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

若柏……为什么在这位师兄面前,不自觉展露些凛冽和自我呢?

他根据若柏前世的记忆,不停分析、反推,最后,在风秦介绍完剑穗后,也得出了结论。

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个笑容。

有意思。

这个师兄,竟然能让若柏不自觉信任?

太有意思了。

义士忍不住闭眼,开始思索,之后要怎么和若柏交往,才能又激起若柏原本的面露、又能让若柏信任。

只不过……

可能义士想若柏想得出神,不自觉惊动了同心契。

“哟,怎么想我?”

“……”失策,义士叹气,“当然是见你许久不理我,想怎么讨好你。”

“呵。”

若柏冷笑,不再理会。

天色不早,同风秦告辞,御剑回竹屋。

“给你这么久时间,想好怎么讨好我了么?”

“用真诚?”义士故作苦恼,“我也愁。这同心契都弄了,你怎么还是不信任我?”

“……”若柏也愣了,想了想,“你听过人的第一印象论么?”

“所以?”

“大概是你的神秘根深蒂固,让我不可信了吧。”

“我还以为……”义士轻笑,“我老是让你恼羞成怒,还能知道你的真实情绪,你怕了我?”

“……”

果然,人和狐狸,不适合说太多话。

若柏闭嘴。

写文为爱发电

作家的话
QAQ,天热,过敏,脸肿红且痒。毁了毁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