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丝绕之情根深重

第30章 瑶姬公主

瑶姬公主似乎知道天星老君要走一样,并未吃惊。瑶姬公主见伯苍故意不看自己,掩嘴一笑,道:“此位想必就是仙君新收的弟子伯苍仙人了,对吗?”伯苍听后,回过神行礼道:“正是伯苍。伯苍拜见公主。”“仙人何必见外,往后本公主也要在天星宫与仙人一起学习星相之法,还要伯苍仙人多多关照呢。”伯苍抬头看公主,见公主的眼神温柔多情,忙低下头闪躲开,道:“伯苍是天星宫弟子,凡来此处者,便是我天星宫的客人,伯苍自然都会照顾,还请公主放心。”瑶姬公主见伯苍如此躲闪,掩嘴轻轻笑了一下。瑶姬公主见桌上摆着棋盘,便说道:“仙人可是喜欢下棋?看这棋盘上双方棋艺存有差异,弱些的一方定不是伯苍仙人所下吧?”青蔓忙施礼,回答道:“公主殿下,那弱方是青蔓所下。”瑶姬公主看了看青蔓,笑容微微收起,说道:“哦?一个宫女会下棋倒也不易。天星老君这里的规矩倒是不同,宫女也可与仙人平起平坐,下棋对弈。”青蔓正欲开口,伯苍说道:“师父向来慈爱,对宫中之人亦是如此。不过是下棋解闷而已,望公主莫怪。”瑶姬笑着对伯苍说:“伯苍仙人,这是误会瑶姬了,瑶姬只是想多了解些天星宫的规矩,毕竟以后还要与这些宫女经常碰面。”说完,转身看着青蔓说道:“对了,我那云雀宫有一副上好的翡翠棋子,你可否现在去取来?本公主想和伯苍仙人对弈一局。”未等青蔓开口,伯苍又说道:“不过是下棋对弈,公主之物尊贵珍惜,还是不要麻烦的好。”瑶姬公主并未回答伯苍,只是笑着看着青蔓,说:“怎么?莫非你不想替本公主去取?本公主出门也未带宫女,怎会如何不巧?真的是要难为本公主?”青蔓忙施礼,道:“青蔓不敢,青蔓这就去。”等青蔓走出大殿,瑶姬公主笑着转身,对伯苍道:“伯苍仙人,瑶姬并非注意支使那宫女。瑶姬只是觉得仙人必会喜欢那副棋子,顺便让那宫女知道尊卑之别,这天庭自有天庭的规矩,怎可因主人慈爱,她便任意为之,没个大小尊卑。”伯苍心想:公主出身尊贵,难免会在意诸多规矩。这样想着,便也觉得她并无低看别人之意。伯苍心中便有些释然,道:“公主所言有理,公主请坐,伯苍为公主沏茶。”瑶姬公主笑着坐下,道:“听闻伯苍仙人到天庭只有几日,不知仙人在此可还习惯?”“师父待我极好,伯苍并未不习惯。”“不知伯苍仙人平日里都喜欢干些什么?可有喜欢吃的东西或是用物?哦,伯苍仙人若不便相告,可不回答瑶姬,瑶姬只是想多了解些仙人罢了。”“伯苍并无特别喜欢做之事,也无特别喜欢之物。”瑶姬公主见伯苍仙人在自己面前如此拘谨,便换了问话,道:“瑶姬从小在这天庭,伯苍仙人觉得天庭上的女子与狐族女子比,有何不同?”伯苍行礼道:“公主,伯苍不敢妄言,也从未做过比较,更不在意这些。”“哦?那方才那位宫女,伯苍仙人觉得如何?”伯苍不知瑶姬公主此问何意,只能回答道:“伯苍来天星宫不过数日,怎能妄自评价他人?公主莫要为难伯苍。”瑶姬公主见伯苍如此紧张,掩嘴一笑,道:“瑶姬不过觉得与仙人投缘,想和仙人成为朋友,便多问了几句,仙人何必紧张?瑶姬只是觉得那位宫女想必这几日与仙人已熟识,况且人也清秀可人,仙人岂会一点不在意?瑶姬不过随口一问罢了。”“公主尊贵,伯苍怎敢妄想与公主成为朋友?师父收伯苍为徒,是希望伯苍一心习修,有所成就。其他无关之事伯苍无心在意。”瑶姬公主忙笑着说:“伯苍仙人可是生气了?瑶姬不问便是,来,瑶姬以茶代酒,与仙人赔不是了。”

天帝宫中,天星老君见到天帝,便着急的说:“帝君,瑶姬公主身份何其尊贵?怎可到我那小小的天星宫习修?老君我又何德何能,怎敢当公主的师父?”天帝道:“老君莫急,姬儿去了你天星宫?若不是你来说,连我都并不知晓。老君,姬儿年纪尚幼,多少顽劣了些。前几日去上生星君那里,说是要习修天机运道之法,才几日就又去了你天星宫。想必此次也不过待上几日便走了,老君且忍耐几日。”“老君我随性自由,帝君,你看我何时收过弟子?那伯苍例外,他是我早年的承诺。老君我实在不知如何教公主啊。”“我这女儿的心性未定,羲和与我都拿她毫无办法,此次她若能定下心性习修,老君你自是功德一件,若是几日便厌烦,老君便任她去,如何?”“帝君既言至于此,老君我还能再说不可?罢了,如今正好有了伯苍这个徒儿,两人便一起习修也好,那帝君,老君我先行退下了。”说完天星老君行礼退下。

“黄道之内,二十八星宿各有司,尽关璇玑之分,若风雨雷雹人间万汇。四方四灵守护,保日、月、星辰亘古运行。天星阁乃观其异动之地,世间万物相连,切勿小看那些微小变故。滴水穿石、群蚁堤毁之事,皆是因微小不易察。故习修星相之法以细为根本。另,这天星阁内有上古神兽龙马守护,此神兽有一瞬万里之能,但此兽性情难驯,切不可招惹于它。”天星阁外,天星老君对伯苍仙人与瑶姬公主讲道:“这天星阁外设有法障,只有我天星宫之人方能打开,且不可说与外人。伯苍是我天星宫弟子,老君我自当告诉他打开法障之法,公主恐怕不宜知晓,还请公主先回避一下,如何?”瑶姬听后并不恼怒,笑着说道:“仙君如此谨慎,难怪父帝将这天星阁交于仙君您,瑶姬当然明白,瑶姬回避便是。”说完独自走远了些。天星老君将打开仙障之法教于伯苍仙人。伯苍得其法,手只轻轻一挥,仙障便自行退去。天星老君捋着白胡,笑道:“徒儿果然聪慧。”瑶姬自远处走来,道:“仙君可已传授完打开仙障之法?如今是不是要进天星阁了?瑶姬也想跟随你进去看一看。”天星老君忙摇头道:“公主不可,平日里都是老君我一人进入,若带你们两人同时进去,恐那神兽会有不适,有所冲撞,若是再吓着公主,老君我可担待不起。不如,公主与徒儿一起返回大殿抄写星经,如何?”说完,冲伯苍仙人眨眼,伯苍领会其意,忙说道:“那我与公主这便回大殿抄写,就不耽误师父进天星阁了。”瑶姬公主心中知晓,天星老君不过是把她当作小孩子贪玩任性,所以本来就无心教她星相之法,只不过是敷衍她几日罢了。心中虽有些不悦,但想到自己此次来天星宫也不过是因伯苍而来,便也并未气恼,说:“瑶姬听仙君安排。”

享三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