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域寻迹

第56章 安歌进阶紫狼出

那该是一双怎样的眼睛,阖上的眼皮微微鼓起,眼梢狭长,淡淡的紫色与洁白的月色融合,安详而平静。就这样显现在月亮的对面,百丈透明气墙上,足足占据了几十丈,供着下面的万灵仰望。

所有的一切呜咽悲鸣停止下来,好像在等待着号令。

陆黎身边的灰衣人看到此景象,露出了讶然的表情,却被他习惯性地掩盖下去。

百丈气墙上的青衣人抖了抖,双眼里布满恐惧。“紫狼帝还有承灵人不奇怪,可怎么还有几缕帝神的气息散出……怪哉……”他喃喃自语,脸上清愁更深。

被裴悯击飞后退几里的陆池霧震惊地看着那双阖上的眼睛,透过它好像又看见了那些荒芜的岁月,一群拿着所谓大义来为难一个三岁多小女孩儿的高阶者们,做出那些荒唐的所谓大义之事。

陆池霧无端叹了口气,右眉尖的疤痕竖立起来。

陆离看着跪伏在地的石安歌,看着她瘦削的肩膀,一身布满灰尘褶皱的蓝衣,突然很想就此离去——他不愿意看见这样的她,她应该永远是冷静沉着的,不会表露任何情绪出来。可是他舍不得,于是他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她身边。

天上的双眼四周开始有气流波动,从眼睛开始,鼻子额头,三角耳,尖下巴……

原来这是一只狼,一只紫毛狼。她就这样阖眼蹲坐着,不动如山。下面的狼群都压低身体,尾巴夹在双腿中间,轻轻战粟着,又不敢呜咽出声。

石安歌的肩膀动了动,然后在这万籁俱寂中缓缓直起了上身,缓慢而坚定。她仰起头看着天上的紫狼。陆离看见她沾满泥土的下巴尖处凝着一滴晶莹的泪,在月光下,像水晶一样。

当石安歌对上紫狼阖上的双眼时,那紫狼就毫无预兆地睁开了双眼,一双紫色眼珠,像琉璃一样冰冷淡漠,下面的所有的生灵全部敬畏得低下了头。

陆离看见石安歌不紧不慢,不轻不重地抬手结起繁复的手势,双唇微微开合着,一双眼睛依旧对着紫狼。

安静的一刻钟后,石安歌的手势逐渐慢下来,脑门布满细汗。

即将停止的一霎那,陆池霧突然冲了上来,喊道:“不可!你是她的承灵人,怎可能让她替你师父成为无妄之墙!不仅不会成功,你也会被反噬而死!”

石安歌依旧我行我素,手势停下的那一刻,紫狼仰头对着圆月嚎叫,一时之间地下所有的狼全部对月而嚎,释放着压抑已久的惊嚎,此起彼伏,好不壮观。

石安歌吐了一口心头血出来,痛苦地趴伏在地。

陆离赶忙半跪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她竟然想让那上古神灵代替裴太爷爷化无妄之墙!这怎么使得!”一身蓝袍的陆黎走近蹲下,神色震惊。身后灰衣人一言不发。

陆离突然看见石安歌的头发枯黄下去,不可置信喊道:“石安歌!”

“哎呦,本来以为我跑到这边来想与黄沙蛇聊聊天,看看能不能恢复一下缺失的部分记忆,怎的又让我看这人间惨剧。”一把慵懒的声音慢悠悠传来。陆离看见一个穿着灰白道袍的青年踏踏拉拉地走近,忽然觉得他有些眼熟,努力想了想愣是没想起来。

“你是?”蓝袍陆黎问道,“守朴古神!”

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震惊看向来人。

石安歌兀的起身,抬头望着来人的眼里有光芒闪过。

“低调低调!”被称为守朴古神的青年抬起右手往下压了压,“哪是什么神啊神的,倒霉悲催的,我现在连家都回不去,你见过有做的这么憋屈的神吗?”

陆黎沉默。

石安歌沙哑的声音响起:“您的办法是如何?”

守朴叹了口气:“方法是有,不过得看我的老朋友愿不愿意出手?”

“帮可以,你有什么可予我?”众人寻声抬眼望去,说话的却是从不言语,一如亘古古石沉默站在蓝袍陆黎身后的灰衣人。

守朴不乐意道:“你们这系的人恁的斤斤计较,小气的很!举手之劳都要回报,就不能模仿一下我家主人那般大公无私!”

灰衣人听到这话也不恼,只平静看着守朴。

“行吧,若有机会我主人醒来,我自叫他老人家来见见你家小主,可行?”守朴卖主卖的脸不红心不跳,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灰衣人点了点头后,看了一眼陆黎,就飞身起来。飞到半空发现守朴没跟上,立在半空静静地看着守朴。

“你再怎么看下去,我也飞不了,我要能飞,早回家去了。”守朴无奈道。

片刻后,陆离看着两人飞向百丈气墙,恍然大悟:原来是两年前在山楂树下遇到的守朴大哥!难怪这般眼熟!

一边依旧跪着的石安歌眼睛紧追着飞走两人的身影,枯黄的发丝轻轻飘起。

只见两人飞到紫狼面前停住。

由于石安歌石是承灵人,神识共通,可以听到二人的交谈。

那守朴觑向紫狼道:“我好像对她有点印象,黑隐你记得她吗?”

灰衣人黑隐无波无澜回道:“我家小主人庆五百岁生辰的庆生会上,你代替你家鸿蒙帝圣出席。看见她安安静静端坐在一旁,兴起灌了她几杯烈酒,让她露了原形。追你追到了长白神山上,打了几天几夜。”

守朴心虚道:“幸亏她现在只是遗留下来的神灵之气,否则以我现在这个怂样,不死也半伤。”

灰衣人不置可否。

“小姑娘,听够了就把你的气之象收起来罢。”守朴对着紫狼道,不消一会,震慑万灵的巨大紫狼就消失不见了。

“嘿,小青蛇儿,过来一下,我跟你商量一件事情好不?”守朴双手后负,笑着对墙头上青影说话。

那沙蚺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周身愁云已散,神色坚毅,他定定开口道:“裴悯是心甘情愿化为气之墙,我也吸不走他所化气墙里的神灵之气。”

“蟠虺,你还是老样子,这次吸食了大半个绿城的地灵之气,够你等到被灭的那天了。”黑隐一脸的严肃认真。

“哈哈!你们能把我灭掉早灭了,还能留我祸害人间!”“沙蚺”大笑着。

黑隐直接飞上前,那“沙蚺”却在慢慢变透明:“你们的时间不多了,至多还有十年,好好交代身后事去罢!越挣扎只会显得你们更可笑!”

二人沉默不语。

片刻后,守朴收起手中的羊皮书,黑隐手上繁复手势不断,念着守朴说与他的口诀:“大道无形,有无相生,生死相依,万物有灵,聚!”

百丈透明气墙白光一晃,地下所有人俱被刺的闭上眼睛。再抬眼时气墙已慢慢实质化,成了一道坚硬厚实的灰墙。

待两人落将下来,枯黄头发已变回黑色的石安歌忙问道:“如何?师父他……”

守朴不知道怎么开口,用手戳戳黑隐:“你讲罢。”

黑隐即道:“石墙已成,是否能聚灵而生,且看造化。”

石安歌的眼睛灰暗下去。

温琬琰跪落下地,悲恸大哭。在场的所有人都跪倒在地,神色悲痛。

抽噎细哭者,嚎啕大哭者,睁眼流泪者,掩面痛哭者皆有。

试问悲情至处,何能抑之?

洁白月光温柔似水,那个悲悯苍生的老人已是一堵守护之墙。

陆离心中一滞,后知后觉明白那个见面就夸他长得真俊,慈眉善目的老人可能真的不在了。

弍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