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域寻迹

迷域寻迹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2章 不安恐惧寻人处

陆离拿着木剑在前打头阵,徐莺莺执着一把三尺青锋包尾居后方,毫无御气之能的杜若则在中间。三人一步一个脚印,大气也不敢喘,小心翼翼的一边预防突如其来的袭击,另一边防着被四飞的气波波及。

百姓们都已安全撤退被保护起来,反而显得夹杂在巨蛇堆的三人形单影只,弱小如蚁。

就这样走了半个时辰,三人都灰头土脸,神经绷紧,肌肉酸疼。

前方的一条黄沙蛇异常巨大狂暴,不仅把整个街道占完,就连周围的砖楼也被它给推到一大半。陆离三人的路完完全全被挡住。

烟沙漫漫,碎石遍地。就连天上的太阳也被蒙上了灰。

“嚣张够了,就让你这斯尝尝你王大爷的绝招!”随着一声大喝响起,巨蛇头顶突然出现数十把一丈长短,五尺大小的黄金大锤,灰蒙蒙中散发着强光。陆离觉得他头顶都亮了几分!

“落!”一字说完,几十把大锤像是被启动,“咚咚咚”猛锤黄沙蛇坚硬的头部,竟然还有三把黄金锤飞到了蛇的七寸!

陆离由衷赞叹:“这人还真是有两把锤子!”

徐莺莺也附和道:“原来这就是气之象,这就是四阶气师么?当真是恐怖骇人!”

杜若笑道:“亏得你们还是炼气者,像是没见过似的。”

陆离接道:“杜若姐你可别笑!我们学院里一般上了四阶的气师要么去了皇家学院,要么就另谋出路去了,我们所能见到的四阶以上气师除了教谕讲郎就是很少露面的师兄师姐。”

杜若了然道:“原是这么个回事。”

三人见四周没有黄沙蛇突袭,就放下心防来。

远处的四阶气师在战友防御阻扰黄沙蛇的帮助下,越战越勇,不消一刻钟便把黄沙蛇锤得软趴趴,头颅成坨。

四阶气师收回黄金大锤,回过头来,一眼就看见陆离身后藏着一截蛇尾在隐隐摆动。

见此,他大笑着走向陆离,还有三丈远的距离,他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掏出一把大刀在手。陆离三人见他笑得诡异,不明所以。陆离习惯性拿着石安歌给他的木剑挡在二女面前。

突然那人把手里的大刀急甩出去,向着三人脸面而来,陆离骂道:“你这死胖大个眼瞎,看清楚,我们是人!”急忙和徐莺莺举起剑抵挡,御出周身气团以防御。

不料那明晃晃的大刀却是偏了一寸朝他们身后飞去。一阵物体在地翻滚的杂音在他们后方响起。

“这位小哥,我可救了你两次,你就是这么报答你的救命恩人的?真是世风日下,六月飞霜人心寒呐!”被陆离叫做死胖大个的人促狭道。

陆离一时之间无言以对,还是杜若反应得快,急忙道:“谢谢这位大哥相救,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敢问大哥大名?”

那胖大个脑子却不像他外形那般粗犷狂爆,浑声道:“嗐,这里危险,你们还是赶紧躲进砖楼里去为好。哪有什么大名,我无名无姓平凡人一个。”

另一边他的战友急喊道:“王飞,赶紧的,下一条!”

“哎,等等你王大爷我!”说完抱了抱拳就走了。

三人谢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徐莺莺呆呆道:“这人还真有些做好事不留名的侠气。”

说完三人又赶紧往北城方向去。

黄昏时分,三人终于到达北城。

这边遭到黄沙蛇的袭击相对较少,但还是有不少气师在击杀黄沙蛇。陆离带着二女走近的一座大砖楼前,守卫的士兵看见这三人一个没有炼气之能,两个三阶气士,就把他们放了进去。

陆离进到里面,只看人人愁眉苦脸,痴痴呆呆。

“不知道外面的怪蛇什么时候才可以被杀光?我家里的葡萄还等着我回去浇呢。”一名长得黑噗噗的中年人愁道。

“嗐,就惦记着你的葡萄,我家妮妮都不知道在哪!”一名微胖的妇人哭诉道。

“外面的军爷,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怪蛇?你们在前线到底做了些什么,引得它们如此暴怒?见人就咬!”一名廋高个青年大声对着外面的守门士兵喊问道。

门外穿着黑圆领长袍的士兵回过身,胸口绣着的火红危山此刻暗淡无光。他耐心答道:“各位,请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保你们安全度过这次危机的!”

刚刚说不见了孙女的妇人上前喊道:“安全?那我的妮妮哪去了?你们帮我找到了?”

那士兵回道:“目前主力军正在绞杀各处窜出的黄沙蛇,部分士兵正在解救和保护受困百姓,请你们给我们点时间!”

随后又有很多人涌上去问东问西,那士兵解释得口干舌燥。陆离看不下去了,刚想上前替那士兵讲两句,解他的围。一旁的杜若却拉住了他小声道:“这种时候,民众只需要个发泄不安和恐惧的对象,你上去只会把自己变成发泄对象,并不能改变些什么。”

一边的徐莺莺也点了点头赞同。

陆离无奈地坐下继续运气恢复,好出去继续寻找方舒志。

见他坐定调息,杜若二女细细地在诺大的砖楼里,穿插在摩肩接踵,挨山塞海的人堆里寻找方舒志的踪迹。

茫茫找了一圈无果。回到陆离边上时,陆离已经调息好了。

杜若道:“我跟着你们实在是给你们添麻烦,要不你们两人去找?我方才看到有些受了外伤的民众,我想着为他们包扎治疗一下。”

陆离知道杜若一旦见了受伤的人总是放心不下,心里牵挂着。遂点头。

与杜若道别完后两人打听了最近处安置百姓的地点,又与守门的士兵求了好几遍,才得被放行。

两人继续踏上寻人路。

另一边,绿城的中央砖楼上,裴悯与陆池霧并排而战,边看战况边接受来自各方的讯息。

裴悯看着下面的模模糊糊的战场,衰老起皱的双手在微微颤抖着。

陆池霧倒是平静如水:“这场战役恐怕难以善了。我感觉到地下还有许多隐而未动的力量,均是中阶以上,且有沙蚺之处,怎可少了沙螣。他的气息波动我一直都感觉不清,或者说时有时无。毕竟这也是一个可比七阶气神的存在,有他在,这边一直不敢放开手干。”

裴悯道:“四大家族那边一直没有回音,想是不会派来援军。昨天你弟弟传信来会再抽调各州炼气者救援。”

陆池霧倒是有些惊讶,坤灵国不同于方與国,坤灵国各州各学院的炼气者一般不到四阶是不会出动救援的,看来这回事态是真严重了他的弟弟都要对国之根本下手了。此次战役后坤灵国怕是要元气大伤。

“老头子的这条命也是时候交出去了,老天爷已经慈悲给了我那么多时间,也是该够了。”裴悯语气平静,仿佛在讨论今晚该吃些什么菜才好。

陆池霧沉默。

这时候石安歌走来,问道:“师父,大波的黄沙蛇在北城潜出。”

月亮柔出淡淡的光晕,迷蒙中散发着慈祥。

弍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