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丹田有手机

我得丹田有手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章 合作

浑河畔的岸边上,走过一群又一群拖家带口,忙碌迁移着的村民们,有不舍,有无奈,也有恐惧。

“离开村子,我们去哪儿安家。”

“走了,走了,不走,留在这里等死不成?”

“黑风大王发怒了,近百年怕是都不会太平了。”

……

苏动等人就在远处看着这一群群村民们离开自己的家乡,远去,现在离开,起码能活下来,不离开,说不准哪天就死了。

“妖怪,真是可恨,只要有妖怪一天,就没有我们人类的好日子。”

“都是那该死的黑风老妖。”

“黑风老妖不除,浑河两岸就不得安宁。”

王朗,武成等飞鱼捕头看着这一幕。脸色都不好看。

苏动一直沉默看着。马背上就坐着小孩郑大树。

“等吧,快了,黑风老妖的死期快到了。”

苏动的心里杀意深沉,目光深邃。

只要再给他一段时间,只要等他再进一步,掌握惊梦一刀,或是功力突破武统层次,就是杀黑风老妖之时。

现在还差一点,杀黑风老妖不易,后者谨慎无比,一次不成,绝没有第二次机会,所以苏动要有十成把握才下手。

只要最终能杀死黑风老妖,一切忍耐都是值得的。

“回去吧。浑河三十里村落都廖无人烟。就等西北军来除妖了。”

“等吧。”

一行飞鱼捕头皆道。

旋即一行人调转马头,朝着郡内飞奔而去

……

宁安郡外的一古道口,有一茶舍。闫正就坐在茶舍里,看着古道上来往的行人。

“再等等,今日上午若是苏动他们还不出现,我便进城复命。”他开心等待着。

越是这种时候,越急不得,万一那苏动大难不死活下来,事情就麻烦了。

“你也太谨慎了,那苏动怎么可能活下来。”他体内元婴冷笑。

“小心驶得万年船。”闫正轻笑。手掌举起茶杯喝着。突然,他握着茶杯的手掌一僵。目光死死盯着古道边缘,一队身穿飞鱼袍服的队伍,骑着快马,浩浩荡荡朝着宁安郡成奔去。

“是那苏动,还有那王朗,武成等人,怎么一个没死?那么多妖怪啊,还有两个大妖,没杀了一个人?”

啪。

他手中的茶杯都被捏碎。震惊,无比震惊,他们先逃的,就剩下他一个人,那些没逃的,反而一个都没死?

“大事不好,这苏动如今乃是飞鱼首领,回到郡城,只要给我一个临阵脱逃的罪名,我的飞鱼捕头位置就保不住了。”闫正脸色煞白。

“那群妖怪,怎么那么没用,连一个苏动都杀不了。我还交恶了这苏动,想下毒除掉他,难了。”

“怎么办。怎么办。”

闫正这边脸色难看。

突然,他体内元婴示警。

“小心,有大妖气息在附近,就在这茶馆里。”体内元婴突然道。

闫正一惊。

大妖?能让元婴修仙人都称呼一声大妖的存在,那怕是妖王行列了!

“大妖?冲我来的?”闫正心慌。可毕竟出身名门,心性也算坚韧,脸色还能保持正常。

这时,一身形干瘦,穿着一身黑袍的高大身影走过来,直接坐到闫正旁边。

“闫捕头?”那人开口,一股浓郁的妖气散发出来,闫正顿时心惊。

这是他见过最可怕的大妖。

“阁下是?”闫正看着面前这身影,除了身形高大外,脸色呆滞。双眼泛着黑光,嘴唇边还有口水流下…

“我是黑风。也就是你们口中的黑风老妖。”这高大身影随意道。

闫正却差点吓得一屁股从座位上站起来。

“黑风老妖?”

“别怕,这只是他的一傀儡,只是普通凡俗,承载着他的一缕元神而已,让我散发些气息,和他对话。”他体内元婴连道。

闫正立刻照办,心跳都加速。

黑风老妖啊,整个黑风山上,浑河三十里上下,最可怕的妖怪!就坐在他的面前。

能不害怕?

可他身上散发出那元婴气息来,也顿时让黑风老妖一惊。

元婴修士的气息?

他立刻对这闫正正视不少。狼妖将一说,他就让小妖打探,没死的那个捕头,张啸临死都喊着闫正。

“我此番找你,只有一事,你我合作,除掉那苏动”

“我可是人,你是妖。怎么合作。”

“你可是修仙人,自然和凡俗人类不一样,何况,你不想让那苏动死?”高大身影狞笑。

闫正略微沉默。随即摇头。

“就这么空口白牙,就想让我信你?”

黑风老妖笑容不见,看了这闫正一眼,那泛着黑光的眸子看的闫正都发毛。

“这是一株能增长三十年功力的三叶草。事情办成,还有一株相同的灵萃送上,合作与否。你自己考虑便是。”那高大身影随手甩出一小锦盒,落到闫正面前桌上。

灵萃!?

闫正眼前一亮,他体内元婴也渴望。

“都说这些霸占山川大泽的妖怪们底子丰厚的很,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随手就是一灵萃。”

“合作,和他合作,除掉那苏动。”

闫正和体内元婴达到共识。旋即看向面前高大身影。

“你先说说,我们怎么合作。同朝为官,我可不能对那苏动对手。”闫正道。

“放心,不需要你对他动手,只需要…”

两人密谋。

片刻之后,闫正离开,都没有进郡城,直接转身离去。

高大身影看着他离去。脸色难看。

“要不是我进不了你们的县城,还用你…那元婴气息,是怎么回事?”

他能感觉的出,闫正的功力不高,身体都还是肉体凡胎,可体内的元婴气息是怎么回事?

“管你如何,只要能将事情办好便是。”他冷笑,旋即起身,离去。走远了,黑光一闪,化作一缕黑风朝着天边飞去。

宁安郡内飞鱼衙门。苏动等人复命。将此行经过一五一十尽数禀报。

诸葛北狼在听到那三大妖将和上百小妖的时候,都脸色大变,可接着,就听到苏动说已然尽数杀死。

他都呆了。

所以后来关于闫正等人的不听号令,临阵脱逃,他都没怎么听清。

“你们这次杀妖。有大功,我会悉数上报,另外,闫正。张啸那些人等,若是回来,也该严惩,收回他们的飞鱼令,从郡内飞鱼捕头中剔除便是。”诸葛北狼笑道。

“苏动,这次你们做的不错。杀怕那些妖怪,看他们还敢为祸。”

“是。”苏动也点头。

“还有,过几日,便是你的任命仪式,这件大功,可要上报。”诸葛北狼仿佛比苏动还高兴。

“不必了吧。”苏动倒是不在乎这些功劳。他过去就怕连累身边人,毕竟妖怪狡诈的很。

“不行,一定要报。朝廷的好处,不拿白不拿。还有人抢呢。”他笑道。

苏动也只能点头。

旋即,苏动和武成等捕头分别。经过此事,大家也算是有了过命交情。自然熟络的很。

“也不知道那闫先锋活下来没?”王朗笑道。他可是记得狼妖将当时带着妖怪气势汹汹追出去的。

“管他呢。”苏动都不将那闫正放在心上。

“走吧,回家。”王朗也笑道。

古道上,王朗和苏动,以及郑大树,快马朝着平安县赶去。

丹琪天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