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皇子闯天涯

第10章 生死之际

“不要!得罪了!师兄!”柳若锦一掌打在萧未遇的胸前,他被击退数米倒在地上。

此时,萧未遇手中的解药瓶子也随之飞出,被柳若锦伸手抓到。柳若锦即刻扶着我的臂膀向远处逃离...

倒在地上的萧未遇从未见过柳若锦如此决绝,眼中一向善良柔弱的她却为了救我,连回头看一下萧未遇的举动都没有。萧未遇发疯一般的大叫,他没有追赶我们,反而剑锋转向了已被点穴的阎大、阎三、阎四身上,一顿乱刺,直到此三人的鲜血溅满他的脸,顺着脖颈往下流....

随后,萧未遇便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呆愣了起来...

深秋的天气,虽然阳光很足,但是微风中夹杂着的寒意却丝毫未减。柳若锦前额的头发来回摆动着,头上的汗珠也格外闪烁。

就这样,她搀扶着我,毫无目的的走着,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里,也许此时的她已赫然醒觉,刚刚救我的举动意味着什么。

看似有迹可循的人生,往往会有出乎意料的举动。第一反应做出得行为,又让多少人惊讶无比,不知所措。也许,若锦的内心深处是不愿臣服于一眼见底的现状的,恰恰不假思索的直接反应,帮她选择了内心的渴望。当然,还有一份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可对我而言,今日的所有点滴过程,最终将变成魂牵梦绕…

走着走着,她的脸色开始有些苍白,薄薄的嘴唇显得格外红艳,并微微张缩着,使呼吸能够更好的配合急促的步伐。她直直得凝视着前方,没有丝毫想要停歇的意思。

我被搀扶的臂膀不断摩擦着她的侧胸,急促的心跳让我不敢开口说话,怕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唯恐一张口,这梦就散了...

身体变得越来越沉重的我,使柳若锦的脚步也开始放慢,我实在不忍,叹道:“若锦,我们相识不过数日,你今日能救下我一命,我已万分感激,把我放下吧。”

柳若锦不答,只是将她手中紧握的解药瓶子直接塞给了我,继续往前走。她剔透的汗珠已流至脸颊。

我接着道:“若锦,别走了,你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你贵为苍琼阁少主,身份何其尊贵,如今,你不但违背了你母亲的命令,又打伤了你师兄,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柳若锦依旧不答,搀扶着我缓慢的向一棵大树下走去。我双眉紧皱,神情凝重的望着她的脸,那一刻,更加确定她将是我一生最大的牵绊。也许,她为救我性命,向萧未遇出手的那一刻,也注定这惊鸿一瞥从此变成了铭肌镂骨...

“好了,这里应该安全了,你先把解药服药吧。”她的身子有些不稳的将我放在身旁的大树下,回头望了望来时的路,用手背擦了擦额头至眉间的汗,急促的说道。

服下解药后,我在没有调息的情况下,已感觉身体如常。我整理下身上的衣衫,对她微微一笑。

她回过头来也对我一笑回应,好奇道:“你的毒已经解了吗?看起来你已经没事了,这下我也放心了,嗯....我也该走了。”若锦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这表情多少有些无奈,也许更多的是不知怎么面对自己的母亲…

“你要走吗?去哪!?”我慌忙的拉住她的手,追问道。

“回苍琼阁。”她低下头,弱弱道。此时,她的脸上随之也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绯红。

“你现在回去,阁主肯定不会饶过你的!?你救我时,难道就没想到这些吗?”我不解道。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不愿看到你死在我面前,其他的便没有多想....可对于苍琼阁来说,至从母亲柳落衣接任阁主后,它便是我的家,无论回去会受到何等责罚,我都是要回到母亲身边的。”她的表情有些凝重,话语也越发坚决起来。

我顿时有些沮丧,心痛极了,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又想到自己身上还中着腐血碎骨丹之毒,只剩下两个月的性命,即使能阻止若锦暂时不回苍琼阁,又能如何呢?

我低下头,心中不禁重重的叹息,眼神凝聚在若锦塞到我手中的解药瓶子上,细想到:我与若锦整整相差十岁有余,就算我对桃李年华的她早生爱慕之心。此时此刻,自己又能承诺她点什么呢?!

而如今,又欠下了她的救命之恩,两个月后是死,现在回苍琼阁最多也是一死,何不陪着若锦一起回去面对呢!虽说柳落衣行事狠辣,但若锦终究是她的女儿,也许柳落衣见我随若锦回到阁中,反而不会再过多责怪若锦,也未尝不可一试啊。

“好,我知…留不住你,眼下我也只剩两个月的寿命了,我便随你一起回苍琼阁。”我斩钉截铁道。

话落,柳若锦凝视着我,神情中带着些许不舍,她犹豫道:“其实,你...你身上的腐血碎骨丹的毒,我...我能解。”

我微微一怔,尚未说话。若锦又道:“我能感觉到,你是个向往自由且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的人。索性,我就将你身上的毒全都解了吧,这样,你就能找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好好的过完一生了。”

说完,柳若锦的泪水开始在眼中打转,又微声道:“我回到苍琼阁后,可能以后很难再出来了,你、我也许...再也不会相见了吧。我若为你解了腐血碎骨丹的毒,也算了却一桩心事,希望你从此不要再记恨我母亲...”话落,她强忍着泪水对我微笑着。

看着她的微笑,我心里酸楚无比,泪水也湿润了眼眶。心中不禁自责:也许,都是因为我的出现,才打破了她原本的生活;其实,在皇帝朱元璋罢免已故父亲爵位的那天,我就是个该死之人。可老天不但没让我死,还让我遇到了若锦!可是…难道,真的只是遇到而已吗?!

我欲开口告诉若锦:不管我有没有中毒,我都已决定陪她一起回到苍琼阁领罪。

也就在这时,柳若锦却趁我不备,突然点了我的穴道,我惊想:她为什么要点我穴道?就算是解我身上的腐血碎骨丹之毒,也没必要点我穴道吧!莫非……若锦,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已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的我,定神得看着若锦,只见她将真气凝聚在左手食指之上,用食指重重得向她的右手腕处划了一下,鲜血瞬间流出。她半蹲在我面前,用柔情的眼神直视着我,眼中有些闪烁,道:“没事,我这就为你解毒。”

话落,她便把血流不止的右手腕,紧贴在我的嘴上,她的鲜血不断的流入我的口中…我眉头紧锁,神情慌乱,用尽全力想去摆动自己的身体,并想要拼尽全力将自己的嘴绷住,反去顶住她鲜红的手腕。可始终未能动弹分毫,我不禁泪流,脸上持续露出抗拒之色…

我嘴角处,时时渗出若锦手腕中的血来,不断的滴在我盘坐的双腿上。没过多久,她全身瘫软在我的怀中,颤声道:“好了…你…你身上腐血碎骨丹之毒,应该…应该已经解了....我能够这样死去,其实….其实是最好的….结局。”

话落,她便没了任何声响,手腕处的鲜血却还在不停的往外流,很快得染红了我的衣衫…

叹清萧

作家的话
这几天,家中烦心事多扰,文字将更新缓慢。另外,此章节(第六章生死之际)日后也将会进行多处修改,因为写作之时并非最佳状态。
请大家见谅,也向支持本书的读者朋友说声:谢谢你们!
2019年4月5日午12:35叹清萧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