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一代圣君

第21章 向忠失利

七王府

当明宣听到戴柯说,建元帝派了向忠到太子妃身边时,坐在椅子上简直笑得肚子疼。

明宣这阵子从戴柯这里了解到不少陈年旧事,这位向忠向公公在其中自然也是浓墨重彩的一笔,连建元帝这样的人都不得不退让,这样的人派到太子妃身边,太子妃有再多的算计怕是也没用了!

戴柯很是纵容明宣的动作,只提醒道:“小主子,您小心些,莫要摔了下来。”

一旁七王妃张氏却不惯着明宣,训斥道:“你这是什么样子,还不快坐好!”

明宣闻言也不敢大意,端正身子坐好,只是间隙对戴柯挤眉弄眼的,表示无奈。

戴柯见了忍不住捂着嘴偷偷地笑,张氏见了忍不住也笑了,道:“好了,你这总是喜欢作怪的性子是像了谁?”

戴柯也在一旁凑趣道:“这个老奴倒是知晓一二,王爷小的时候,主子她最爱逗弄王爷,王爷性子沉稳,每每也哭笑不得,想来小主子是像极了主子了!”

戴柯嘴里的主子自然是当年的继后,听戴柯这么说,七王妃张氏也眼前一亮,她可没见过自家王爷露出那种表情的时候,只觉得稀奇。

不过张氏也不愿在明宣面前说这些,那样太过轻佻了。

说了些闲话,明宣也转入正题,道:“母妃,你说太子妃最近究竟是怎么了?难道只因有了嫡子,性格便有如此大的变化?”

明宣有些唏嘘道:“我还记得小时候,太子妃还十分喜欢我呢!”

七王妃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到底不懂女人的心思,那时你装作女孩,太子妃也同样只生下两个嫡女,她觉得母妃与她同病相怜,所以才对你有几分喜欢,可你并非是女子,反而是王爷嫡子,太子妃身上的压力自然更重了,对你自然也没了好感。别说对你,当初太子妃对我这妯娌也是十分亲热,可自从你换了身份,你何时再见过太子妃邀我去东宫说过话?连平日里遇上也没话说了!”

明宣若有所悟,但还是觉得牵强,便道:“可如今太子妃已经有孕,有很大可能是个嫡子,为何此时还要针对孩儿和您呢?太子妃这会儿树敌,可不是明智之举啊!好歹等到生下太子嫡子,那时候她不管做什么,看在嫡子份上,祖父与太子怕是都只会纵容她吧!太子妃看上去可不是得志便猖狂的人啊!难道这会儿时间便忍受不了吗?”

七王妃听了也点了点头,道:“这点确实是可疑,论理说,太子妃不该这样着急的,不过女子有孕时,性情往往会有大变,太子妃受了情绪影响也未必不可能!”

明宣听了也觉得勉强说得通,但转眼看见戴柯的表情不太对,不由有些疑惑,便问了出来,“戴公公可是知道什么?”

戴柯摇了摇头,说道:“奴才只是想到,太子妃有孕,没见太子如何高兴,所以觉得有些奇怪罢了!”

不说其他的,向忠那样的人物最是严谨,连当初做小太监时,都敢对皇上进谏,如今对太子妃自然不会客气,这对于还有孕的太子妃,无疑是个不小的折磨。

若是太子有心,把向忠带到自己身边,怕是皇上也不会说些什么,哪怕皇上偏心自家小主子,要给太子妃一个教训,可也抵不过太子妃肚子里的嫡孙。

明宣听了也觉得蹊跷,道:“虽说以往太子夫妇关系不太好,但事关嫡孙,太子也不可能不在意,难道说,其中有什么问题?”

明宣这边猜测这个问题时,宫中建元帝也在奇怪这个问题。其实他在让人把向忠送到东宫时,便有些后悔了,原本指望着太子爱护太子妃,把向忠要去,免得让还有孕的太子妃整日听向忠劝诫,谁知,太子竟丝毫没有动静。

建元帝也不好再反悔把向忠要回来,只能让人盯着东宫,免得向忠真做出什么事情不好收场。

让很多了解向忠的人诧异的是,向忠到了东宫之后,并未学以往那样,对太子妃的行为举止挑刺,或者劝诫。

反而就像是苏正托辞对太子妃说的那样,帮两位郡主打理宫务。

见到向忠这个态度,包括建元帝在内,很多人都松了口气。而明宣这种与太子妃有间隙的人虽觉得扫兴,但也没做什么。

只是情况没维持多久,东宫出了件大事。

此事要从向忠到东宫说起,向忠虽说对某些事情看不过眼,但这么些年宫廷中的打磨,向忠在某些地方还是学会了婉转了的。

向忠当然知道,如今东宫最重要的事还是太子妃的肚子,这点天下人都在盯着,若无意外,这是大周的下下代继承人,不能有丝毫疏忽。

所以向忠平日里做的最主要的事便是盯着太子妃的安全,衣食住行他非要打听清楚才行。

加之向忠本来就是来插手宫务,没人觉得向忠的作为哪里不对,反而很多人对向忠没起其他幺蛾子感到高兴。

时日久了,向忠也发现了不对,这东宫事务明面上说是让两位郡主出面打理,太子妃又让其信任的奶娘万氏在后面描补。

可实际情况却是,这个万氏不知不觉间竟能做得了太子妃的主,连两位郡主都无法驳斥,这让向忠觉得不妥,这万氏岂不是刁奴吗?

向忠没有贸然行动,私下里让人盯着万氏,很快向忠便摸清楚了万氏的底细。原来万氏深受太子妃信任,万氏某些事做的有些出格,太子妃也视而不见,可见其对万氏的亲近。

万氏见自个深受信任,胆子自然也越大,不但私底下不许明芙明蓉两位郡主接触宫务,还敢私底下收买两位郡主的身边人,监视两位郡主。

知道这件事的向忠怒气勃发,简直是不敢相信万氏竟然这么大胆。

但向忠这次没有一时冲动的把万氏揪出来,毕竟这些日子里太子妃对万氏的倚重简直超乎寻常人想象。

向忠开始试图阻挠万氏的嚣张跋扈,暗中扶持两位郡主打理宫务,以夺取万氏的权力,向忠此举是不想撕破脸,毕竟不好让太子妃动怒,若是两位郡主与万氏相争,太子妃应当不会如何气恼。

但向忠没想到,在万氏察觉两位郡主试图反击她的时候,跑去太子妃跟前告状,太子妃竟也听信万氏的话,找来两位郡主一番训斥,勒令两位郡主全都听万氏的话。

一开始向忠还不知道这件事,只是过了没多久,向忠碰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看着有些眼熟的宫女让向忠紧皱眉头,他毫不留情的斥责道:“冬儿,你不好好在明蓉郡主跟前伺候,跑我这干嘛来了!”

冬儿面对向忠这个冷面神一样的人物本就害怕,听他这么说忍不住吓了个哆嗦,但是想到对自己叮嘱过得郡主,冬儿还是忍着害怕说道:“向公公,是郡主让冬儿偷偷过来的,不能让别人知道。”

向忠还是皱着眉头,他问道:“郡主有事传召奴才即可,为何要你过来?”还偷偷地!

冬儿连忙回道:“向公公,不是郡主不想见您,郡主那边出大事了,万姑姑在太子妃娘娘跟前告了两位郡主一状,两位郡主因此被太子妃娘娘禁了足,郡主没有办法,才只能找您求救了!”

说到这,冬儿便把当时发生的场景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原来向公公不想激化矛盾,便从侧面支持两位郡主的举动让万氏狗急跳墙了,而万氏不知道怎么的说动了太子妃,让太子妃怒极。

太子妃当着万氏的面召来了两位郡主,一顿叱骂之后,让两位郡主吓得不轻,等太子妃骂累了之后,回去歇息了,却没让两位郡主回去。

万氏等太子妃走后,对两位郡主冷嘲热讽,指桑骂槐,把两位郡主身边亲近的奶娘宫女们都给抓了起来送到了慎刑司,理由是意图谋害太子妃!

且因为万氏行动的快速隐秘,两位郡主同样被太子妃禁足,向忠还真没发现出了事。

而冬儿是因为有一个在太子妃跟前颇受重用的干娘,万氏便放了冬儿一马,可冬儿是个忠心的,想尽办法偷偷见了明蓉郡主一面,明蓉郡主便让冬儿找这位向公公。

向忠听到这话脸色顿时黑成了锅底,他冷冷地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不过若是真的,咱家这做奴才的,必定不会让万氏逍遥法外,你暂且待在这里,等咱家回来再说!”

说完向忠便急匆匆的赶去了慎刑司,找了相熟的熟人调查东宫是否送了一批人,结果果然不错,且那万氏自以为有太子妃撑腰,连点表面功夫都不愿粉饰,直接安了个罪名,把人给送来了。

向忠怒极之余,让慎刑司相熟的人暂且看住这批人,又回到自己住处找到冬儿,带着冬儿来到了太子妃跟前。

向忠身份特殊,太子妃自然不能不见,见向忠来意不善,太子妃心中也有些担心。

听到向忠因为这点小事儿跑过来,太子妃心中不满的同时,表面却丝毫看不出来,说道:“向公公想多了,明芙明蓉只是小孩子心性,万姑姑身为本宫身边的人呢,对晚辈教训一二也无甚大事。”

显然太子妃是对向忠没什么好感,只差明说向忠越俎代庖了!

向忠却好似没听到,继续问道:“还有万氏竟把两位郡主身边伺候的人都送到了慎刑司,罪名是谋害太子妃您,这件事可是真的?”

太子妃闻言眼神一厉,转头看向万氏,万氏心道不好,连忙解释道:“太子妃听奴婢解释,怕是那慎刑司的人听岔了,奴婢说的是,伺候两位郡主的那些人不尽心,让您为此而劳累,还差点伤及肚子里的龙孙,奴婢也是想到太子妃您因此而受累,一时情急,便让慎刑司的误会了吧!”

听万氏这么说,太子妃的脸色也缓和回来,说道:“念你还算忠心,这次本宫只罚你三个月的俸禄,你可认?”

“奴婢认,奴婢认!”万氏忙不送的答道,把肉疼那些俸禄的心情抛在脑后。

而后太子妃看向向忠,温言说道:“这次多亏了向公公,否则慎刑司弄错了因由是小,诋毁本宫两个女儿的名声事大。”

向忠心中一凉,显然没预料到太子妃如此偏袒万氏,且还指鹿为马,把慎刑司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实在是让人心惊。

向忠无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包括报信的冬儿在内,还有慎刑司所谓的听错话的几人都被带走,想来下场并不会好到哪去。哪怕向忠知道,这宫中的奴才并不值钱,可这些人未免太无辜了吧!

甚至还有两位郡主,只看万氏嚣张的气焰,向忠无法安慰自己,两位郡主不会因此受什么影响。

最后向忠只能无奈的向太子妃告罪,道:“是奴才做事失之严谨,还望太子妃恕罪!”

太子妃也不过是敲打一下向忠罢了,所以便说道:“没什么,向公公只是忠心为主罢了。没什么大错!”

宫外,七王府

明宣目瞪口呆的听戴柯说完这件事,无语道:“我记得公公您说过,向公公当年战力非同一般,一番话说得皇祖父都羞愧万分,最后亲自为向公公道歉,怎的如今向公公倒退了这么多,反而被太子妃给制住了?”

戴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与向忠乃是同僚,怎会不了解他,道:“小主子有所不知,那向忠并非是被太子妃制住了,只是人之常情,向公公觉得太子妃知道两位郡主受了委屈,肯定不会放过万氏那个刁奴,可谁能想到太子妃竟偏袒万氏区区一介奴才到这个地步呢?向忠这是非战之罪啊!”

明宣叹了口气,道:“那向公公恐怕是有些憋屈啊!还有明芙明蓉两位堂姐,他们故意通风报信给向公公,万氏怕是又要针对他们了,两位堂姐虽是太子嫡女,竟还要受制于万氏区区一介奴仆,实在是荒唐!”

戴柯却轻笑着摇了摇头,道:“小主子,太子妃若是因此而小看了向忠那才是笑话呢!经此一役,万氏怕是要倒霉了,向公公的胡须可不是一般人能碰的!”

待明宣要细问,戴柯轻笑不语,显然不愿解惑,明宣也不由开始注意起这位向公公的动向。

阿极要变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